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WB http://weibo.com/2443487602/
分站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节目单
神魔情海魔涛 魔云战韬

霹雳斩魔录22剧情+吐槽*暗中调查与刻意隐瞒

天迹带上男友法儒问罪人觉,乐寻远抱上鬼麒主的大腿,法儒与云徽子隐瞒案情,天迹只能暗中调查,剑儒与庭三帖兄弟相残,神谕是双剑,玄尊是终极黑手,假人觉有身份暴露的可能。本章信息量大,需要仔细观看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22章

乐寻远,本是藏晦居一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但通过谋划,他飞黄腾达,野心膨胀,已然到了觊觎天下的程度。尔今他给自己写了个诗号,以霸气之姿站在鬼麒主与地冥面前,要求成为两人合作的桥梁,为下一部升级打下坚实的基础。

(乐寻远即将抱上鬼麒主的大腿,也就是要与玄尊搭上线了,地冥这个阳奉阴违的好日子快到头了)



瞑邪无妄招招带杀,元筝险些就要交待,幸好老昙及时出手,打跑瞑邪无妄,救下元筝。老昙向元筝身后望去,才知古聘逸已英勇捐躯了。元筝良心发现,为何自己这样伤害古聘逸,他还愿意为了救他而牺牲。而元筝一直与老昙为敌,老昙竟也出手相救。元筝感到痛苦,为过去的所为而痛苦,过去曾经受到的伤害,全都反加于世人之身,最后仍是伤害到自己,而一直为敌的人却是这样以德报怨。元筝感到了升华,他不想再作那些无谓的杀戮,要做回真实的自我,找回善良的初心。 

(不足三岁的稚子终于迷途知返,而他儿戏一般的报复,也使得苦境大乱,即使停止也无法挽回损失,但只要能找回初心,无论何时都不算晚)



根据玄尊的草纸上的记载(翻译)来看,当年玄尊在阴阳入口捡到一个天赋异秉、文武双全的孩子 ,便想培养他成为玄黄三乘,却不料发现其是[人鬼体质],无法担当重任,故而虽位列玄黄三乘,却非命定人选。 

[人鬼之子],即是人觉非常君。

据记载,玄尊原本想培养非常君成为[人之最],但最后发现其身具[鬼魄]无法脱身,武功就学得正邪难辨,所以只能成为辅佐人之最的保姆。云徽子也想起来,当时册封人之最后,玄尊便要大家找寻真正的[人之最],所以云徽子可以想像人觉有多么讨厌人之最。

根据草纸提供的线索,天迹将整件事串连起来,非常君是人鬼之子,所以练成[一魂双体、一气双化],再暗中针对天迹与地冥,实在阴险。既然罪证确凿,天迹决定亲自对人觉采取行动,以霸气侧漏的姿态。 

云:师弟佩服啊佩服,咱仙门的娇花竟然还有霸气可以侧漏~~

天:当然要找奉天陪我一起去啦,他可是护花使者,我在一边吃爆米花喝汽水就好了。 

云:你这只臭田鸡,就会利用各种机会接近二师兄!

天:我本来就是天迹啊,奉天不顾着我怎么叫[奉天]呢,你有啥不满?

云徽子气得大叫,天迹洋洋得意,师兄弟的嘴仗又以天迹的胜利而告终。然而天迹离开后,云徽子一改逗B笑脸,叹息道[玄尊,你为何……]。

(这段描述,将玄尊谋划的真意完全暴露。首先俺们要知道,[人鬼之子=人觉]是错误的,是误导信息,因为玄尊想要隐藏真相,并且达到抛弃人觉这个马甲的目的,正所谓一箭三雕。

1.玄尊草纸的内容有漏洞,与天宙之间的影片冲突

当年玄尊在阴阳入口捡到一个天赋异秉、文武双全的孩子 ,便想培养他成为玄黄三乘,却不料发现其是[人鬼体质],无法担当重任,故而虽位列玄黄三乘,却非命定人选。玄尊原本想培养非常君成为[人之最],但最后发现其身具[鬼魄]无法脱身,武功就学得正邪难辨,所以只能成为辅佐人之最的保姆。当时册封人之最后,玄尊便要大家找寻真正的[人之最]。

这段描述存在很大漏洞,最明显就在,先说要培养成三乘,又说要培养成人之最,但[人之最]并不是三乘中的职位。再者,草纸的内容与天迹在天宙之间看到的那部分内容有很大的差异。

天宙之间的内容是,玄尊捡到人鬼之子,盛赞其为[人鬼共生的奇迹之子],并且要让这个不懂世事的孩童挑选[玄黄三乘]的职位——玄尊从一开始就知道人鬼之子体质,并且十分看重这一点,才寄予厚望,而非草纸中所写的,因此要另寻人之最。另,影片看到这里就被傀一打断,正因为玄尊不想让天迹看下去,现在才有机会混淆视听,所以这不是真相。

2.金蝉脱壳,玄尊扔了[人觉]这马甲,没人知道他曾经就是玄黄三乘之一

假人觉=假鬼麒主,这个相信大家都知道了。上一档仙魔中,假人觉曾误导墨倾池,说地冥是血闇源头,会使空间转移之法(黑洞)。然而实际上,会使空间转移之法钻黑洞逃跑的不是地冥,而是鬼麒主,不仅如此,真正的血闇源头也不是地冥,而是玄尊。

就在斩魔录第21章,玄尊亲口承认,正是他将血闇之气渡到地冥体内,如此一来,地冥身负仙门根基与血闇之气双重武力。也就是说,玄尊=血闇源头。假人觉为何要掩护玄尊与鬼麒主呢,原因就在于,这三者是同一个人,假人觉=假鬼麒主=玄尊。

所以问题来了,既然三者是同一人,为何鬼麒主要暴露自己的另一身份人觉呢?如果没有肉体,玄尊就无法使用一魂双体之法了,究竟是啥原因要这样做呢?其实不难理解,玄尊的目标就是金蝉脱壳,他想扔了人觉这个马甲。

以人觉的身份在地冥与天迹身边行事很方便,但也有其危险性,一旦漏出马脚,很可能玄尊就要暴露了。所以为了减少暴露的危险,玄尊做了长久的布局。

草纸是放在玄尊陵寝的,原本应该与《仙门秘史》一同被法儒发现,但玄尊低估了法儒对天迹的感情,所以差点儿就要失控。幸好天迹关心法儒,亲自入陵寝探密,这才救活了这步棋。天迹早知体内暗伤,甚至早就怀疑被关天堂之门是人觉所为,但一直找不到线索。直到鬼麒主提醒地冥,再由地冥转告,天迹这才坐实心中猜测,又因体检报告,与草纸内容,彻底确定人觉的嫌疑——所以这一切,其实都是玄尊的计划,天迹地冥法儒,其实都是计划中被套路的对象。

3.转移视线,让法儒天迹不再关注[人鬼之子]

既然人鬼之子是个套路,人觉并非真正的人鬼之子,那么人鬼之子就另有其人。而天迹、地冥、法儒相信了玄尊透露出来的误导信息,自然不会再关注[人鬼之子],如此一来,玄尊又掩盖了真相。

4.栽赃陷害,玄尊干了坏事,黑水全泼在真人觉身上

既然一切都是计划,所以别看假人觉那般可怜,其实也是照着剧本演的,目的就是骗人。下周天迹带上法儒问罪人觉,人觉一定要供认不讳,如此一来,必遭法儒暴打,但不会打死。既然没死,那就会被关,如此一来,玄尊就有机会李代桃僵,把真人觉弄进来顶缸,这样玄尊就脱身了。真人觉不知坐了多年的牢,很可能要继续坐牢。

但幸运的是,有庭三贴在,相信真人觉有出狱的一天(可怜)。

5.云徽子与奉天一样,隐藏了事实不让天迹知情

天迹离开后,云徽子一改逗B笑脸,叹息道[玄尊,你为何……],这句话说明,云徽子也知道有关天迹相关的重要信息不肯透露,并且此事也与玄尊有关,从云徽子的语气来看,他已知晓是玄尊坑害了天迹。

云徽子与法儒很可能知道的是同一件事,与天迹相关,不说的原因是不想伤害到天迹。那么这个体检报告,很可能不是完整版本,云徽子有可能隐去了部分内容。

6.智商上线的天迹,究竟有没有被忽悠?

上一章中,天迹智商上线,可以看出天迹其实心里什么都明白,只是他惯常以逗B的形象来掩饰。天迹是逗B,但不傻,相反他在掌握极少线索的情况下,推测出人觉就是幕后黑手,这实属不易。所以在上章结尾时,云徽子递出报告时颤抖的手,以及草纸内容与天宙之间的影片有冲突的情况下,天迹还会被忽悠么?俺认为不会,天迹此举,很可能又要将计就计,就看他要如何与玄尊斗法了。

7.真人觉才是寄昙说的天命保姆

假人觉,也就是玄尊,把真人觉囚禁PALY,自己披上人觉的皮后,占了寄昙说保姆的位置,实际上干的全是坑害老昙的事儿。玄尊不会希望寄昙说归位变成梵天一页书的,以人觉的身份将天迹关入天堂之门,之后玄尊将浩星探龙变成夸幻之父,然后诱导他玩弄世人引发古原争霸剧情。

玄尊这么做的真意,就是要阻止梵天一页书的回归,否则有梵天在,其武力将成玄尊的巨大威胁。玄尊的性格就是先下手为强,所以才会暗中提前对梵天下手。

8.BJ就潜藏在贴吧与TB

云徽子气得骂天迹[田鸡],俺曾在TB与贴吧都见过这样称呼天迹的道友,所以BJ也算是广泛取材吧XD



人觉心情不好,X烟儿为他准备了洋葱料理,庭三帖惊呆了,因为人觉以前从来不吃洋葱,眼前的人觉真是好友么?话虽如此,庭三帖仍未往别处想,只当好友是认识到挑食的坏处,所以改了这X惯。人觉为三乘友情失衡而惆怅,庭三帖也不再玩笑,而是体贴的宽慰好友。 

庭:老实说,那个地冥看起来好凶,他那张脸看起来就是心机深沉的白面奸,你与他接触就是找死。

(地冥是白面奸,那天迹是什么XD)

人觉仍是感慨,说好的一起守护和平,维护三界平衡,却不料三乘内斗,互相倾轧,人间惨剧啊。然而庭三帖问起何谓[玄黄三乘],从哪里得到的封号,人觉又只字不提。人觉说,天迹与地冥各有其职责所在,而他的责任就是辅佐人之最。

人:其实就是人之最的保姆。

庭:人之最不就是寄昙说么,你是他的保姆,怎的没在他身边跟着?

人:我有照顾他啊,弄琵琶与楚天行死后,人之最入魔发疯,我有照顾他,结果还被打了。

庭:人之最啊,那么有天之最、地之最么?

人觉说没有,庭三帖就更奇怪了,为何有了人觉,还有个人之最?天迹管天,地冥管地,人觉不管人,却要给人之最当保姆,这是何道理?人觉听罢只感委屈,让庭三帖别再说了。

庭:好友,真是委屈你了,如此高才却要去当保姆,好似比天迹、地冥低了一级。这是好友你心胸宽广,若是换了别人,肯定撩挑子不干了。

人:别说了这都是命啊,只叹如今三乘失和,必将闹得三界大乱,我是个罪恶的男人……

庭:好友别怕,如果他们欺负你,我肯定帮你!

人觉转移话题,问想剑儒之事,庭三帖不想聊这个,便借口要准备[七日之约],就此告辞。

X烟儿想去人觉的书房查看食材图鉴,认识天下奇珍,人觉没有理由反对,便由他去了。

(这段透露若干信息:

1.假人觉不挑食,什么都吃,真人觉不吃洋葱,并且不拘一格

2.庭三帖问起[玄黄三乘]受封的原因,假人觉避重就轻没有回答,因为设立[玄黄三乘]的原因在于示流岛末日之战。而庭三帖的哥哥剑儒正是末日圣战的幸存者,好基友方御衡则是罹难者。如果假人觉提到示流岛,庭三帖一定会去了解,调查来去难免发现人觉是假货。

3.假人觉事先请庭三帖来吃饭,实则是找他来救场,事情解决后,又趁机打发他离开。

4.X烟儿也是掌握假人觉异常的重要人证,若是他在人觉的书房发现别的证据,则有可能陷入危险

5.假人觉故意引起庭三帖的同情,将来很可能拉他当木仓使)



乐寻远实在是个人才,他站在地冥与鬼麒主面前,挑明了要做二人[合作之桥梁],并且细数种种好处: 地冥与鬼麒主将力量交给乐寻远,由乐寻远统领行动,一来可力往一处使,二来可以免于猜忌,三来也可免于背叛对方的可能。 

这么说听来似是有理,乐寻远本来就是地冥的部属,他自然不会反对,但鬼麒主却有些犹豫。于是乐寻远表现了胆识,若鬼麒主不肯,就要在此地与地冥联手,诛杀鬼麒主。于是鬼麒主也看出乐寻远的魄力,当即赐予力量,不用想就是血闇之气了。

鬼麒主不仅赐予血闇之气,还指点乐寻远去天葬幽穴找他的朋友剑劫  祸天韪,若是他愿意就可以作为打手了。既然有了合作桥梁,鬼麒主认为就可以休战了,但地冥却有话说。

地:休战可以,但若你再针对天迹,就小心自己的老命。

鬼:随时候教,凭啥你能玩他,我就不能?

地:小心末日降临尸骨不存!

鬼:哈,你真以为自己是血闇源头?

鬼麒主化光离去,地冥又警告乐寻远不要行差踏错,以免落得与元筝一样的下场。 

(乐寻远要成为鬼麒主与地冥合作的桥梁,实则是学元筝,想集合鬼麒主与地冥的势力,白手起家成立自己的公司。鬼麒主看出乐寻远是个有能耐的人,所以才愿意给他机会。更重要的,乐寻远诗号中有[地葬天垂],与鬼麒主的[天缺地陷]目标一致,所以得到器重。

反观地冥,在玄尊面前就乖得像孙子一样,答应要杀天迹。在鬼麒主面前威胁不许动天迹,已经是第二次了——原本这并没有啥问题,但地冥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鬼麒主正是玄尊,所以地冥这是赤果果的阳奉阴违。

既然地冥不可能对天迹下手,那么玄尊必定改变计划,只要七灾完成,地冥就没用了。地冥的位置可以由乐寻远担任,而玄尊失了人觉这个马甲,没有实体的他必定要再找个身体,常年浸染血闇之气的地冥正好合适。地冥与天迹互为半身,玄尊早就想除天迹而后快,若是夺舍地冥再趁机同化天迹,真是极妙的一步棋)

有乐寻远夹在中间,便可暂缓针对鬼麒主,亦可专心玄尊所交办的其他事情。地冥有意让傀一吸收闇阳之力提高自身能为,将来就能做剑随风做不到的事,实现自我价值。

(玄尊交待地冥的工作有三:1.维持七灾顺利进行,提升闇阳的能量,2.寻找一个人,耗时不短,但一直没有找到,3.杀死天迹,实现自我价值。

对于第一件工作,地冥一边做一边向天迹透露些许情报,玄尊让地冥找人,结果很久没有消息,玄尊让地冥杀天迹,结果地冥警告傀一与鬼麒主不许对天迹出手。这就是典型的阳奉阴违,地冥其实就是个地下工作者,他实际上并未对玄尊保有忠诚,当然玄尊也并不信任他,随时做好了坑害他的准备。

另外,鬼麒主嘲讽地冥自为以是[血闇源头],其实已经暴露了他就是真正的血闇源头=玄尊的身份。)



有了风兽相助,提前预告风刃的发灾地点,使德风古道成功救下不少百姓。同一时间四方儒门亦多方救助百姓,仁宇明圣的敬天怀亦不例外,整个儒门重新夺回了群众路线。

在去往玉凰台的小路上,凤儒偶遇御均衡。近来救助百姓,伤患增多,所以御均衡请示了玉贵妃,在此地开辟了药田,时常来此照料。凤儒则曾在此地见过一奇特花朵,转眼即逝,似是仙品,故而每年都会来此围观。御均衡闻此甚为惶恐,不想竟坏了凤儒雅兴,此地已种种满药草,想来那灵花亦不知所踪了。凤儒安慰道,若是寻得此花,也是要将其入药,或者能在今后的某个时刻派上用场。此地药草生长迅速,凤儒认为与那灵花有关,御均衡亦有此感。反正并无他事,凤儒便留下与御均衡一同采药,也算善举。 

(不知名的仙品灵花,大约与天照有关) 



七灾造成的死亡之力,汇集成闇阳,酝酿着最后的恐怖末日,从这里就能看出,血闇=饿货,目标就是末日。玄尊=血闇源头=饿货之始,末日圣战的一系列布局,也能看出玄尊从一开始就是饿货,而非被饿货感染的可怜人。 

如今已进行到第五灾,闇阳吸收了数量难以估量的亡魂怨气,力量已十分强大。一个巨大的球形体悬在地下的坑洞中,散发着邪恶的气息,地冥领着傀一参观了这般奇景,感叹着末日即将到来了。

俺们来汇总一下得到的相关线索: 

闇阳即是另一个太阳,是相对于天空的太阳的相反能量

示流岛上,饿货的漫延从天照神社开始

疯魔剑上缺奔跑时,曾说[天无二日]

人鬼共生之子=奇迹之子,地冥曾说他才是真正的奇迹之子,玄尊不断怂恿地冥杀死天迹找回人生价值

天迹查看[人鬼之子]录像被傀一打断,玄尊草纸说人觉+鬼麒主=人鬼之子

玄尊=假人觉=假鬼麒主=血闇源头=饿货之始,所以他的话都不能信

地冥与玄尊互相防备,地冥对玄尊阳奉阴违,地冥对天迹感情复杂,曾警告傀一与鬼麒主不得伤害天迹

中了血闇之气的人都会对主人言听计从,但地冥对玄尊并未保持这样高度的忠诚

天迹与太阳、阳光之类的各种暗示(详见之前的吐槽),示流岛都城朝阳城与城中各处与太阳有关的宫殿命名,示流岛邪染从天照神社开始,玄尊从示流岛上拐走的人鬼之子面目模糊

玄尊带走的人鬼之子,并对其体质大加赞赏,让他挑选职位

天宙之间的影像,玄尊很看中人鬼之子的体质,玄尊的草纸中,玄尊很嫌弃人鬼之子的体质

地冥与天迹相似的脸孔,地冥埋伏在玄尊身边,暗中给天迹透露线索,地冥对玄尊阳奉阴违,无法天迹下杀手

地冥亲手杀死与天迹朝夕相处的大漠苍鹰,并将首极送到天迹面前,地冥享受的是天迹痛苦的过程

神秘的造化之间,被蒙在鼓里的天迹与被忽悠的地冥,相同的玄气之招

天迹刚出场时,旁白有[仙音烛]的描述;仙魔某集中,天迹开玩笑说让法儒送花,老鹰则说花是送给死人的;之前某集,非宝开玩笑说天迹[回光返照];斩魔录第20章,天迹意外被关玄尊陵寝,云徽子着人请法儒来救,之后二人开玩笑说天迹已挂,需要准备后事

《古事记》中,伊邪那岐自黄泉国归来的路上,清洗左眼生出天照大御神

以上线索汇成一句话——

天迹是天照的回光返照,地冥终将与之合体,天照回归,末日不存



聂寒仔细观察炽雷刀,发现此刀乃羽天休伊以[鬼之铸术]所造。当世所存四大铸术,分别为神铸、鬼术、人工、魔炼,羽天休伊乃[鬼术],聂寒则为[神铸]。

聂寒名气甚大,自然吸引牛B的九天玄尊前来订购,聂寒为他造了正法,以及神谕双剑。除此之外,三教圣剑天可明鉴亦是出自聂寒之手。

玄尊准备了两份天奇石,要求打造两把相同的宝剑,聂寒性喜挑战,自然接下这桩任务。羽天休伊是聂寒唯一的朋友,而非与地冥有关。休伊与聂寒以铸术论交,常生喻亮之感。但可惜之后休伊下落不明,有传闻说他被一名戴着胡狼面具,满头白发的异界人士所杀。 

 只是休伊因何造了此,此刀如何到了地冥手中,不得而知。

(据说有可能是死国的阿修罗,若休伊在死国被杀,极有可能是玄尊在死国得到后转交给地冥,再由地冥送给天织主)

此次来访,冷飘渺是想请聂寒帮忙完成秋瑟剑,但聂寒认为此举甚蠢,劝他想清楚再下决定。

(赶紧完成吧,别拖了。

神谕剑竟然是双剑,两把剑一模一样,这说明三点:

1.玄尊很早就在谋划地冥天迹之局,与末日圣战之局一样,都能说明玄尊从一开始就是坏人

2.玄尊在天迹面前的慈爱都是假相,从始至终,玄尊都想弄死天迹

3.地冥与天迹外表一样,剑也是一样,属性相反,正是一体两面,互为镜相,正合天照大神的神体八尺镜

另外,圣剑亦是聂寒所造,正因了这把剑,才能引发儒门圣剑失窃案,导致三教不和。所以从天而降的天铁,也有可能是玄尊空投,否则为何这么正巧就落在三教共辖之地?)



瞑邪无妄回来报告,由于寄昙说插手,导致元筝再度逃出生天。瞑邪无妄对老昙的剑十分在意,因为此剑稍抑了他的功体,乐寻远介绍说此剑名为三光神剑[三衡曌世]。瞑邪无妄顿时了然,三衡曌世乃聚焦光明之剑,难怪会抑制他的功体,但却伤害不大。

注意了,这里暗示了非常重的线索,也就是光明抑制血闇(饿货)。曌同照,意喻日月当空,三衡曌世即为三光遍照。瞑邪无妄是鬼麒主的属下,也就是玄尊的直属部下,功体自然是饿货=血闇——所以,饿货(血闇)的克星,正是阳光、太阳。三衡曌世本是聚集三光,并非完全的阳光,所以对瞑邪无妄克制有限。

在剧中,天迹与太阳、阳光的关联这里不再赘述,俺们再回顾一下天迹的诗号吧—— 

击冥霄,辟晴曌,万里卓然乘云涛;天有行,地无迹,千秋怎堪一剑扫?神光毓逍遥。

天迹的诗号中,亦有个[曌]字,光明遍照,正是天照。天迹属性光明,代表太阳,正是饿货(血闇)的克星。所以玄尊处心积虑想要除掉天迹,原因就在于此。但天迹与地冥分开后,失去神格,但他修改了自己的名字,改为[神毓逍遥]。天迹原名为[玉逍遥],将[玉]变作[毓],[毓]有[育]之意,[神毓逍遥]即是[自神育化为逍遥],有[逍遥源自于神(天照)]的意思。

元筝虽被救走,但乐寻远并不担心,寄昙说若要救世,必定要给元筝洗脑,把他改造成正道栋梁。只有元筝自愿牺牲,才能解开风灾,这对乐寻远并无坏处。自从决定成为神州霸主,乐寻远就想着要多留下些人,否则神州无人,上哪去称王称霸呢?所以乐寻远决定静观其变。 

乐寻远野心膨胀,竟想做神州霸主,实乃危险,是败亡前兆。夹在地冥与鬼麒主中间,很可能会被利用来除掉地冥,乐寻远即使再会钻营,也是绝对玩不过玄尊的。玄尊阴险无比,布局高妙,势力庞大,乐寻远不可能是玄尊的对手。 



因有风兽之助,德风古道救得不少百姓,但这并非长久之计。元筝已有悔过心理,但寄昙说尚未提及破灾之事,元筝发现地冥正C纵风穴袭击知了林,便先前往查看情况,寄昙说则回来求取援兵,一同赶往救灾。  

(地冥还没完成玄尊下达的指标,得继续努力啊,元筝已经悔过,成为正道栋梁)



蝴蝶君成功取得火熔玉,多襄丸便将西鸣侯的挑战告之。

西鸣侯,名为西川龙鸣,示流岛西州部之主,16岁出道,以单剑降服肆虐西州部多年的漠龙,之后连败八大剑手,实力公认示流岛第一。蝴蝶君闻此颇感趣味,若无这般名气,还不配与他决斗。西鸣候与秋山君相素有交情,故而多襄丸想找秋山走个关系。但蝴蝶君认为这样有失体面,所以坚持要决斗,西鸣侯是送上门的B格,哪有往外推的道理。



天迹回家的时候,非宝正在发呆,于是玩心又起。

天:一大早就思考人生,不像你的风格哟~

非:前辈……

天:说吧,欠人多少?虽然我也不是大款,但后辈有难,也是要帮的,十两够么?

说罢掏出一锭银子晃晃,非宝只感无语。

非:我不缺钱……

天:啥!十两还不够啊,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仙门偷出来的!

非:偷的?

天;是啊,不过我只能借你八七两。

又掏出一只蓝色的钱袋,难道是云徽子的么?

非:为啥是这个数?

天:不知道咧,大家都这样,所以我就跟风。

(八七,暗示非宝是白痴==)

非宝不想再胡扯,坦白是遇着了刀皇霍飞雄,所以才有心事。谁知天迹听了此名娇躯一振,吓得银子都掉在地上,非宝也被吓了一跳,难道前辈认识他?

但天迹却摇头说,不,俺不认识他。

非宝瀑布汗,遂将事情经过约略道来。天迹听罢,认为事情有异,但情况不明,也无法作出判断,只希望非宝处事小心,切勿被人蒙蔽。 

天: 唉,今日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

非:我会记得前辈的恩情。

天:对啊,我对你恩重如山,所以你要记得每个月汇款到我的帐号,我的ZFB帐号是XXXXXXXXX

非:好……

这时老秦来报告了儒门救灾的大好形势,有只小肥龙积极投身救灾事业,为救灾工作赢得宝贵时间,取得出色成效。天迹闻此甚感欣慰,认为人之最果然名不虚传,竟能找到传说中的风兽。

天迹指示老秦继续支持救灾工作,而他要去处理一件私事。

秦: 啥私事,又去搞基吧?

天:你别管,专心工作就好~

秦:咦,地上竟然有钱!

见钱眼开的老秦弯腰去捡,却不料挨了天迹一计飞毛腿,瞬间变成天上的星星。

非: 前辈真是足踏神风,威力无匹! 

天:任何人敢动我的钱,就是罪无可赦~~

非:那前辈还说想借我钱……

天迹抠抠鼻孔道,想也知道是玩笑啦~~

 

玩笑开完,非宝也要告辞了,天迹目送他离开,随即不再逗B。如今人觉罪证俱在,不容他抵赖,天迹决定去找法儒,让他出面讨个公道。 

(这里要注意的是,天迹的举动实际上并非逗B这么简单。之前天迹已数次追问法儒有关玄尊的事,但法儒却三缄其口,这样的话傻瓜都知道有问题。再者云徽子递出体检报告时,那颤抖的手也很不正常。天迹能从细微的线索发现人觉暗中搞事,那就一定能发现这些细节,所以在法儒与云徽子这里得不到线索的时候,天迹就会转而采取其他行动获得线索。

天迹有自己的密探:

1.非宝要走狼辰四曜线,也就搭上泥婆暗界,将来也有机会与素还真见面

2.孤星泪走的是疯魔线,跟随剑琅琊、邪天子一起调查有关疯魔与末日圣战的线索

3.老秦持续关注武林七灾动向

所以在上一章,天迹说有人暗中调查[三光神剑]之事,却并非以上三人,也就是说,天迹应该还有其他隐藏势力。天迹表面上逗B,实则胸有丘壑,他的内心远比他外表的复杂,法儒与云徽子与他比较,确实单纯很多。

无论多么痛苦的事,隐瞒就能解决问题么?天迹不是傻瓜,当法儒与云徽子都表现出明显的不安时,天迹心里明白得很,两位师弟都隐瞒了有关他与玄尊的事,并且此事将对天迹造成无比的伤害。既然二人刻意隐瞒,天迹只能自己想办法。法儒与云徽子隐瞒之事,必定与玄尊所说的造化之间的悲剧有关,当真相揭开的一刻,必定是剧情的高C。 

这段剧情天迹又卖萌了,但他仍记得人觉的事,他虽然是卖萌但提醒了非宝要小心行事。天迹竟然还在仙门偷钱,这听来不可思议,有辱先天风范,但这只是表象。既然要偷,就要避人耳目,天迹在仙门偷偷摸摸,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寻找线索。因为实际上天迹并不看重银子,他的钱都做了慈善,既然并非惜财之人又为何要在仙门偷钱?重要的不是偷钱,而是在仙门寻找线索,离开仙门时天迹故意激怒云徽子,所以云徽子并未送天迹出来,所以这正是给了天迹机会)



 (等待LG回家的玉逍遥) 

法儒蹲坑在家,看着正法宝剑,不禁想到神谕,以及[奉天逍遥]。

遥记当初年少时,逍遥如玉剑如虹。

千年青丝成白雪,两鬓斑白意更浓。

只叹此生命不好,九天玄尊太坑爹。

仙门道侣一朝契,此生奉天护逍遥。

正法神谕刚接过,下得仙门逛市郊。

逍遥嘴馋要香肠,法儒没钱赶紧跑。

店家挥舞扫帚追,打得逍遥要起飞。

夜半水边对月酌,师妹师弟逮正着。

义正辞严是玉箫,云徽只感不忍视。

奉天逍遥不回家,逮着机会就逃跑。

可叹好景不长久,玉箫被害命归西。

奉天坐船去报仇,逍遥盼夫眼望穿。

莫叹千年等一回,青丝转眼成白雪。

奉天一别已千年,逍遥盼待终如愿。

在法儒看来,无论何时,天迹都一直在等,等待法儒慢下脚步,才能并肩同行。玉逍遥要的不多,只要奉天等他,若能与奉天结伴,无论白驹过隙、斗转星移,千年万年,玉逍遥都能等下去。有师兄在,法儒也会感到安心,因为他知道无论何时,总有一个人在等他。思量良久,想必法儒下定决心,无论与谁对抗,哪怕是老爸也好,都不如师兄逍遥重要。 

(玄尊这下玩大了,儿砸想了几天,还是觉得媳妇儿更重要。其实这段打歌,俺好像把背景乐换成《千年等一回》)

正入神之际,天迹来找法儒帮忙去干人觉,法儒二话不说,当下就不蹲坑了。

天迹问,方才你想啥这么入神?是有啥好事么?

法儒照旧又是避而淡,只说是想多了。天迹拿法儒没办法,总是这样装B,真是太讨厌了。

法儒将天迹壁栋在柱上问,讨厌么?

天迹面红耳赤道,喜欢……



地冥正策动风灾四处收割生命,闇影想不明白,推动究竟末劫,地冥究竟意欲何为。

那时闇影自昏迷中醒来,脑内就浮现三个哲学问题——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啥?

地冥揭开面具自我介绍,又说出缘由。原来闇与影原本是两个人,闇是疯魔剑上缺,影是寒武纪,二人挂点昏迷之际,万没料到竟会被地冥以[殉道之眼]合而为一,变成一个人。 

(除血闇之力外,地冥也有复活之能,也就是[殉道之眼],这个能力据之前某集闇影曾说已渐渐消退了。此消彼涨,既然地冥的能力消失,那么应该转移到天迹那里。将来地冥若是为保护天迹身死,天迹就可以殉道之眼的功能将地冥吸收,两人合体)

那名废去武功之人亦得到很好的照顾,闇影坚信此人与第五灾必有联系,其身份与价值即将体现。 

(与风灾有关就必定是与风之谷有关的人了,会是谁呢?不会是老鹰,因为他的头都被拔掉了,那么也许是另一名风谷遗民)

对废人的身份,闇影已有些谱,这便要带了人去验证。

邪天子带着剑琅琊与孤星泪来找无人榜讨要剑帖,但考虑到剑琅琊的老爸可以是杀兄仇人,所以无人榜不肯交出。无人榜建议剑琅琊从幽界的线索[天邪众]入手,但这样又未免舍近求远。最后商量之后,无人榜指点剑琅琊先去找庭三帖,待收集完其他的剑帖,再作计较。

剑儒所中饿货快要压制不住,为此他想将遂无端与剑咫尺都培养成传人,开始悉心教导。然而与庭三帖约战时间已到,剑儒便着兄弟二人继续练剑,他则去赴约。走在小树林中却中遇到剑琅琊三人,他们也是要去找庭三帖的,但剑儒却说现在不是时机,劝他们不要去。示流岛之事,剑儒也不想告诉剑琅琊,但这姑娘一定要知道老爸发疯的事,所以就跟在剑儒后面。  

(剑儒也是,剑琅琊父女情深,怎么可能不调查示流岛之事?剑儒直接说出来不就完了,非得拖戏)



(非宝的脸型很漂亮,即使是仰视也很好看) 

霍飞雄称狼辰四曜都是危害天下的害虫,叫上非宝一起要对付肖流光与圣雄。接下来非宝VS圣雄,两个同样失去妻子的男人要挥洒热血了,霍飞雄则对上肖流光,下周会没结果吧,毕竟要拖戏。

 (非宝还是被驴了啊==) 



元筝良心发现,决定牺牲自己,平息风灾。落入风穴之中,被怨念包围的元筝已经做好了光荣的准备,然而预感到不妙的老昙急急而奔,看来还要救他!? 

(有木有搞错,元筝都甘愿牺牲了,就这样平息风灾不好么?) 

同一时间,闇影与地茧带着废人来到风之谷,为了探明其身份,闇影决定将他扔下山谷。此乃置之死地而后生,为了活命,废人一定会运用本能驾驶风能。

(==虽然知道不可能是老鹰,但又忍住YY是他)



大约是因御均衡死在示流岛,庭三帖就此恨上了兄长剑儒,此番便要与他死战。兄弟相杀,人间悲剧啊。 

剑琅琊、孤星泪、邪天子三人在附近小树林中啃瓜子围观。

(所以应该也出不了啥事,又是一场没有结果的单挑) 



西川龙鸣,腰上别着一支木仓  

戴着廉价的黄色丝绦   胸部纹龙  

然而蝴蝶君却翻了个白眼 

(西川龙鸣有新人光环,蝴蝶君则是不死系,所以打个平手也算给新人面子了)



人觉蛋定喝茶,但其实已知道有人要打上门来了,果然天迹念着诗号从天而降。 

人:好友,你来了,喝大圣果么?

天:不喝,我男朋友也不喝。

人:男朋友?

法儒尊驾抱着小H书霸气而来,犀利的眼神射向人觉。

法:你就是人鬼之子!还敢欺负我媳妇儿?

人:fuck! 

紧张紧张紧张,法儒为给天迹出头,必定暴打人觉,地冥高处围观,瓜子壳已吐了一地。



本周总结

本周信息量很大,吐槽里写得比较详细了,这里作个补充说明。

一、暗线:通过讲述与回忆,了解玄尊过去的布局

1.天堂之门

人觉(玄尊)将天迹关进天堂之门,趁机将浩星探龙改造成夸胖,再利用夸胖去整精灵天下,引发古原争霸,同时又阻止了梵天的回归,一箭三雕。

鬼麒主(玄尊)将天迹引出天堂之门,趁其领导苦境解除血闇结界之灾时暴露正道势力,之后个个击破,使苦境正道元气大伤。

2.神谕双剑

与末日圣战布局一样,神谕双剑也是确定玄尊即是幕后黑手的重要佐证。玄尊从始至终就是饿货之始=血闇源头=八歧=假人觉=假鬼麒主=真鬼麒主,只要你用心发现,玄尊真的无处不在。

玄尊用同样的材料,特别定购的神谕双剑自有其用意,地冥与天迹的关系也很是神秘,值得密切关注。无论是剧中关于天迹与太阳之间的暗示,示流岛天照神社与饿货暴发之间的关联以及岛民对太阳的崇拜,还有玄尊对天迹隐藏其深的杀意+对地冥的暗中防备,还有天迹的改名以及诗号,这些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天迹与地冥的关联以及与天照之间的联系。

3.三教圣剑

剧中曾说,天降异铁在三教共辖地,此铁后来铸成圣剑,为三教共同财产。此剑失窃导致遂家蒙难,三教不和,所以极有可能是玄尊的布计。天上不会无故掉异铁,还这么巧就掉在三教共辖地,三教失和且遂家蒙难,都有利于玄尊。

二、明线:玄尊的后续布局+正道的动作

1.金蝉脱壳

玄尊故意假人觉,明显是要金蝉脱壳,只要扔了这个马甲,再把真人觉拉出来把牢底坐穿,这样就万无一失了。但庭三帖有觉察到假人觉的些许异常,X烟儿也有线索,只要找到突破口,假人觉必定暴露,如此一来,玄尊也会漏馅。目前来看,天迹是极有可能将就计的,法儒与云徽子都明显隐瞒情况,此事很可能就是玄尊所说的[造化之间的悲剧]。

下周假人觉会很干脆的认罪,然后被法儒暴打关押,这样玄尊就有机会偷梁换柱了。

本周天迹出乎意料的智商上线,原来他一直智商在线,只是没有找到线索,直到此次玄尊刻意暴露,他才得到[充分]的证据。法儒与云徽子掌握了线索却不说,摆明了要继续拖戏,天迹掌握线索太少,只看这次能不能将计就计,把真人觉救出来。

2.示流岛

如同之前所料,宿傩斋开始行动,他正是饿货的暗桩。古小月看出他有问题,同样宿傩斋也盯上了古小月,就看谁棋高一招了。西川龙鸣属P军一方,信奉天照神社,应该也中了饿货。由于不死系一家在岛上,所以相关剧情会显得比较没有紧张感。

天照神社早已沦陷,然而护国寺未必安全。不动明王与九爪蛛冥的存在,暗示了护国寺内必有内奸,而玄尊的代号帝释,更是与佛门有关,所以饿货玄尊很可能暗中混进了佛门队伍,污染着这群CJ的和尚。在佛经中,帝释住的地方就是[忉利天],这使人联想到鬼麒主使用的忉利狱龙斩(魔刀)。

3.七灾

元筝已经良心发现要解除第五灾了,赶紧的开始第六灾吧,老昙你就让他死吧!

4.变数:乐寻远

乐寻远抱上鬼麒主的大腿,也就等同于成为玄尊的直属部下,野心勃勃的乐寻远也开始觊觎天下,却不知道这很可能就是他事业的巅峰了。有乐寻远在,就可以填补地冥的位置,如此一来,玄尊就能对阳奉阴违的地冥下手了。

乐寻远的存在,将成为地冥与玄尊关系的变数。

三、正道反击

1.天迹的密探

似乎有人暗中帮助天迹调查三光神剑之事,最有可能的人选还是神秘的半完人。无上市市长何必求全半完人,每次提到天迹总是怨念很深的样子。

2.天迹是天照的回归返照,地冥终将与之合体,天照回归,末日不存

目前最为关注的剧情,还是天迹与地冥相关。地冥的殉道之眼有合体的功能,但记得闇影说过,这个能力已渐渐消退,怀疑此能力已转移到天迹身上,但天迹并不知情。

天迹与地冥、天迹与太阳、天照之间的关联不再重复。

3.闇影的调查

闇影竟然疯魔+寒武纪合体,地冥的CP拉郎有点可怕。作为亲自上过示流岛,被玄尊坑害的帅气魔族,疯魔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去查案。作为离真相最近的人,闇影已经被玄尊盯上,未来他的死亡,正可让幽界复出。

四、未来趋势

现在的剧情进度很慢,还在铺垫(拖戏)阶段,但随着七灾的推进,地冥的处境会变得尴尬。乐寻远的加入会顶替地冥搞事的位置,玄尊就能夺舍地冥了,估计会在30章前后。地冥被夺舍后,会保持部分意识伺机以待,玄尊会利用地冥的身体趁机同化天迹,这时天迹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估计会在40章左右。

地冥与天迹的关系能否在本档暴露,尚未可知,但按照目前的进度,玄尊真正浮上台面应该是在本档末。

玄尊是个极其可怕的BOSS,无论智商、武力、心机、势力都无可挑剔,所以一档是不可能拿下他的。本档末玄尊浮上台面之后,下一档接上泥婆暗界,精灵天下复出,再加上幽界、仙门,众多势力集结起来共同对抗玄尊,保守估计也得再打两档吧。天照的回归应该是在下一档,在刷玄尊的同时,还要与法儒搞基。为了CP的繁荣,天照应该会保持天迹的记忆,性格可能会融合天地的特点。

玄尊已百分百不是中原人,他就是个来自东瀛的饿货八歧,所以法儒必定不是玄尊的亲儿砸,玉箫也不是天迹的亲妹妹。虽然如此,也无法降低天迹可能也不是中原人,以及法儒是国际友人的可能。玄尊如此牛B,在经历正道以及各方势力的车轮战后,由法儒拿着天照变成的剑叉死——这是俺的美好愿望,估计是在下下档。


OVER

评论(179)
热度(29)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