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斩魔录23剧情+吐槽*满嘴跑火车的非常君

风灾平息,元筝、东门退隐,人觉演技依旧在线,嘴里一句实话没有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23章

面对法儒质问,人觉保持了相当的蛋定,要求法儒再说一次。法儒便满足了他的要求,与天迹一同对质,人觉矢口否认,但法儒认为证据确凿,断不容狡辩。天迹掏出玄尊笔记,扔给人觉自己看,X烟儿也想一观,法儒认为未成年不适宜观看,所以上前把他点昏了。

考虑到此乃人觉私事,所以法儒才这样做,人觉也觉得很是妥当,不会影响自己在X烟儿心目中的高大形象。天迹放眼望去,某人就在高处喝风看戏,于是信手一扬,地冥得了召唤,化光落地。

地:想不到你会招我前来~

天: 嗯,SB招之即来,真是听话。 

地:你骂谁呢!

天:近在眼前。

地:哼,我SB,你也一样。

人觉看罢笔记还给天迹,终于决定坦白从宽。

人觉道,没错,我就是传说中的人鬼之子,是玄尊的重点培养对象,也是他寄予希望的对象。  

此话一出,天迹、法儒各自震惊,唯地冥耻笑道,就凭你?

天迹总算回过味来,原来人觉也是仙门毕业,人觉的仙门武学,也是玄尊亲自传授。所以虽然秘而不宣,人觉确实与天迹、法儒是校友,并且是同一届的毕业生。但因人觉乃人族与鬼族所生的污秽之子,所以为了维护云海仙门的名誉,玄尊隐藏了人觉的存在,暗中栽培非常君。

法儒觉得这也符合老爸的作风,所以认可了人觉的供词,天迹闻言唤了一声[奉天]。但地冥认为尚不足为信,人觉却坚决表明供词是真实的。

天迹提出疑问,既然玄尊并不接受[人鬼之子]的身份,又为何要暗中栽培?

人觉说,这是因为玄尊认为他天赋异秉,即使没有仙门毕业证,也能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后来非常君果然成为玄黄三乘之一的人觉,却是无论如何也考不上[人之最]的职称。人觉努力再三,终是无法达到目标,最后命定星宿另择良主,人觉非常君成了人之最的保姆。

天:那你现在还是人鬼共体么?

人:非也,我耗尽青春,终于将鬼体逼出,所以现在的非常君是CJ的。

法:鬼体在哪儿?

人觉有些犹豫,法儒与地冥都开始撸袖子掏兵器了,天迹劝人觉坦白交待一切,不要有侥幸心理。人觉叹息道,看来今天是要被扒得裤子都不剩了……



月下三狼齐聚,狼嚎震天,肖流光VS霍飞雄,一时不可开交。另一边,非宝对上圣雄,二人尚在酝酿。

非宝:见谅。

圣雄:抱歉。

二人先摆了几个POSE,不急动手。



庭三帖与剑儒这对老年兄弟,终于反目相杀,剑儒只感无奈。 

曾经剑儒将参与示流岛圣战的机会让给庭三帖,弟弟非常开心,说[手足永远都是手足]。然而剑儒从玄尊那里了解到,示流末日圣战十分凶险,不忍弟弟赴险的剑儒便借宴饮之机将庭三帖灌醉,决定代弟弟走了一趟。剑儒命大,自战场归来,却未得弟弟谅解,从年青时怨恨到老,终要相杀。 

剑儒内心苦涩,庭三帖咄咄逼人,剑儒想不明白,为何弟弟就是不能理解自己的苦心?

(庭三帖也不是好鸟,即使剑儒欺骗了他,也是为了他的安危着想。剑儒冒着生命危险从战场归来,就得弟弟的一巴掌,从年青时一直怨恨到老,并且还要相杀——庭三帖究竟是有多想参与末日圣战?剑儒参与圣战导致被饿货附身,已是余日无多,娇//喘阵阵,庭三帖却逼着兄长相杀,这还是人么?)

已将剑儒当作亲人的剑咫尺,唯恐再次遭遇失亲厄运,惶恐不安四处找寻。无端别无他法,剑儒走时未说去往何处,只能依他脚印寻找。

剑儒力不从心,庭三帖却锋芒毕露,危急一刻,剑咫尺挺身而出护住剑儒,庭三帖见状收势五分,剑咫尺仍是受创。剑儒认输,庭三帖却并不开心,怒气冲冲扬长而去。剑咫尺仍未接纳无端,所以不肯让他搀扶,剑儒也叹他甚是固执,之后三人一同回家。

在侧围观的邪天子等三人万没料到战斗竟然这样就结束了,英雄迟暮,也是可悲。如今再败剑儒已是无益,剑琅琊决定双管齐下,先从饿货调查。

(庭三帖一把年纪了,竟然不懂事,也是无语了。剑儒这样保密秘密也毫无意义,完全是想拖戏。)



在云忘归的帮助下,玉贵妃成功护持百姓从避难点移入德风古道,风灾肆虐,只望老昙能给力啊。

良心发现的元筝决定牺牲自己,跳入风穴,却被老昙给扯住了。老昙实不忍这个未满三岁的儿童为此次风灾负责,拼力相救,最后风灾怨力被这对生理性的父子共同吸收,元筝仍是难逃厄运,也算是死得其所(然而……)。 

就在云忘归与玉贵妃支撑不住时,龙卷风忽的消失了,两人都感觉此次消失与以往不同,也许已经结束了。

云:此次消耗太大,需要点个外卖补充体力么?

玉:还是等御均衡他们回来再说吧,而且最近开销太大,咱还是省着点花。

云:啥,咱不是很有钱么?

玉:最近接收的难民太多了。

云:借法儒的金卡来刷刷。

玉:免了,尊驾的金卡要养天迹前辈。

云:呃……

(德风古道快破产了吧,问法儒借点钱周转一下)

就在风祸平息的那一刻,废人不断暴击自己的脑瓜,黯影知道,这是因为废人与风祸怨念产生共鸣之故。地茧不知黯影从何得知这些内幕,黯影亦不肯告之,目下只有等待时机,若是得到[风的秘密],废人就能觉醒。 

(这名废人,大约是曾参与圣战的那名风族英雄,应该是知道的太多,所以被玄尊害成这样吧) 

老昙正自哀叹元筝的命苦,却不料衣料中传出啼哭声,老昙欣喜上前,从元筝的华服中找出一个婴儿。原来方才老昙吸纳元筝承受的风祸怨念,同时也吸收了夸胖与地冥的邪恶污染,这才使得元筝能从头再来。  

东门:太好了,老昙你就亲自奶他吧,这次可不能长歪了。

老昙:不行啊,我没奶,而且命不久矣,还是由你来吧。

既然如此,东门当仁不让,担起奶爸职责,决定带着元筝退隐。如此,老圆与曼鲤在天之灵也可得到安息。

(元筝这个被怨恨浸染又被地冥养歪的孩子,能认识到错误并努力承担一切,能够重新开始,给未来留下了希望)

风之谷中突生巨变,无名废人亦嚎叫着展开了金色的翅膀,原来他亦是风之一族,只可惜老鹰早已挂点。废人张着翅膀,口中不断发出WS的声响,黯影见状将他一掌拍下山崖,以便让废人突破自身极限。时间已至,黯影要与[云者]面晤,便留地茧在此守候。 

(与黯影有联系的正道人士称为[云者],明显与云海仙门有关,所以并非凤儒。黯影能掌握这么多线索,定是仙门之中的某人暗中委托他调查,这个人最有可能就是云徽子) 



在法儒威逼之下,人觉只得坦白,X烟儿即是鬼体。人觉亦展现威能,现出X烟儿面容,果然与人觉相同。又有地冥验证,X烟儿确实是鬼族之人,天迹闻言陷入沉思。

人觉:请大家不要告诉他真相,我希望他就这样天真快乐的活下去。

天迹:你还是把话清楚吧。

人觉叹息一声,先倒了杯大圣果,邀请众人来饮。

法儒:不用,你赶紧交待。

天迹原本想喝,但见奉天没动,也只得拒绝了。地冥也不想吃那个猴X,人觉又是叹息,看来朋友都不信自己了,也是可怜。

(人觉这里说了谎,玄黄三乘可是共修过的,天迹是仙门大师兄呢)

人觉道,曾经被玄尊寄予厚望,所以感觉人生充满了希望,想要出人头地。人觉对玄尊尊敬有加,对他的话也是全盘听命,玄尊不许人觉暴露身份,人觉就放弃了仙门的毕业证。玄尊曾说,人觉若是无法逼出鬼体,这辈子基本就没指望了,于是人觉费尽心思,终于逼出鬼体,也就是X烟儿。人觉原本想,这样可以当上[人之最]了,却不料玄尊转头就把此位给了别人,而人觉最后只能作为[人之最]的保姆。 人觉心中酸涩,但也只能接受现实,他不再为升职努力,只是耽于口腹之欲,成了一名吃货。 

地:哈哈,也是可怜。

天:唉,肥肠君……

法:X烟儿有自我意识么?

人:嗯,他等于一个新的生命,是我的孩子。

天:真是巧了,玄黄三乘都有孩子了。

法儒闻言瞅了天迹一眼,犀利的眼神让人害怕,天迹赶紧闭嘴。

人觉说,X烟儿即是另一个[非常君],又是他的孩子,所以人觉有照顾他的义务。总而言之,人觉极力否认自己是鬼麒主,天迹与地冥所中之招亦非他所为——人觉非常君是最最CJ的白莲花,你们都误会了。

天:奉天…… 

法:虽然人觉能自圆其说,也不代表真的与鬼麒主毫无关联。

天:那该怎么办,奉天~~~

人:我真的是CJ的,你们信我!

法:证据不足,指控不成立,债见。

法儒转身离去,天迹亦向人觉告别,如今尚未撕破脸,应有的礼数还是要的。

地冥却感愉悦,虽然没能看到暴打人觉的好戏,但能知人觉的过去,地冥油然而生一股优越感。

地:我也要走了,平凡无奇的人觉肥肠君~~

人:……

(正如俺之前所料,人觉[免为其难]的认罪了,不仅如此,他还把鬼麒主的事儿撇得一干二净,如此大忽悠,真是嘴里一句实话没有。法儒倒是没信人觉与鬼麒主无关,地冥则一幅兴灾乐祸的样子,人觉这出戏真是无比可怜。X烟儿被人觉说成是鬼体,人觉又不希望这件事告之X烟儿,也就是说,X烟儿根本不知道自己竟然成了人觉的鬼体,自然也不可能提出反对意见,人觉真是机智。 

在人觉的讲述中,玄尊无比嫌弃他[人鬼之子]的身份,不仅不能与其他同学一起学X,也不能得到云海仙门的毕业证。实则不然,玄黄三乘可是一同在窈窈之冥同修过的,天迹就是云海仙门大师兄——所以这也是漏洞。

虽然最后人觉逼出了鬼体,却仍无法成为[人之最]——这样说来,似乎[人之最]是个职位,只要能力到了就能当选一样。其实不然,[人之最]从一开始就是浩星探龙=寄昙说=梵天一页书,这个职位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梵天的职责就是维护苦境合平,所以他是[人之最],天下能者何其多也,为何只有梵天才是[人之最],原因就在这里。而人觉口口声声说想当上这[人之最],其实是在误导大家,塑造升职失败进而颓废的可怜形象,进而搏取同情。

人觉否认自己是鬼麒主,称与鬼麒主毫无关系——但在之前的剧情中,人觉与鬼麒主之间的功体传输已经不止一次,这是客观证据,不容人觉抵赖。

另外,人觉说玄尊称[人鬼之子]为[污秽之子],但在天宙之间的纪录片中,玄尊却称之为[奇迹之子]。再加上玄尊授意地冥打断了天迹观看录像,人觉的证辞又不足采信,所以人鬼之子并非人觉,而是天迹与地冥才对。只是人觉(玄尊)发挥演技误导一番,天迹与地冥根本不会往这方面想)  



(非宝这脸蛋啊,真是美貌)  

霍飞雄咄咄逼人,肖流光被逼出隐刃,霍飞雄见状更是得意,就此给肖流光定罪。非宝见状也要前去帮忙,但圣雄拦住了他,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非宝明显被忽悠。

非宝:见谅。

圣雄:抱歉。

二人又摆了几个POSE,不急动手。



(这刀鞘与天迹很搭,与天迹的沙漏是同样的风格,此刀将来会变成天迹的么?) 

示流岛上,蝴蝶君VS西鸣候,不死光环VS新人光环=不相上下,二人正战得趣味,忽而秋山笑英来喊STOP。秋山此来是希望二位高手不要内耗,而应该一致对抗邪染,然而西鸣侯认为是秋山与永升王谋害了祖司命,所以甚为厌恶,更别提合作了。祖司命是在在去与永升王的路上失踪的,所以无论秋山如何辩解,西鸣侯都不信任。

西鸣侯与蝴蝶君互相欣赏,约定来日再战,蝴蝶君有意归还之前收的黄金,但西鸣侯无意收回,蝴蝶君便将之弃在地上。

(真是浪费啊,不如给我)

秋山甚是好奇,为何西鸣侯会与蝴蝶君对上,蝴蝶君表示这不关我事,是这货自己打上门来的。于是秋山庆幸自己来得正好,若是按照西鸣侯的骄傲性格,定会与蝴蝶君打个头破血流不可。由此可见,秋山笑英对西鸣侯实是情谊浓厚,所以被西鸣侯误解,也更为痛苦。

如今佛锦织与火熔玉都已到手,只等秋山发信与漠龙城,约定于三天后在夕阳丘汇合。蝴蝶君应了,先行离去,秋山见黄金无人要甚觉可惜,于是一挥袖收入囊中。

多襄丸:君相你捡钱捡得好顺手啊~

秋山:反正没人要,不如我捡,送到国库去周转。

多襄丸不禁感慨君相真是高风亮节。

(三天后联军要出发去往饿货后方,如此一来朝阳城城防就减弱了,又是饿货出兵攻城的好机会)



 时至今日,聂寒仍时常想起休伊,以及他对鬼之铸术的疯狂。只是此后休伊下落不明,再也没来拜访过,聂寒无比怀念过去两人切磋的美好过去。曾经老基友的传人[御圣主]也来寻过休伊,但聂寒毫无线索,也是没办法。

(御圣主即是极道先生,阿修罗的基友,户口在四魌界上天界。休伊的传人是极道先生,杀他的却有可能是阿修罗,这对基友就成了仇人啦)

聂寒不明白的是,休伊是在何时铸造了炽雷刀,又通过地冥之手给了天织主,这真是个谜啊。天织主与冷飘渺又来秀恩爱,闻言道,定是血黯源头(地冥)定购。但聂寒认为休伊并不屑与奸邪为伍,所以此人一定是地位超凡的正道人物。

(这话等同明示炽雷刀就是玄尊定购的,之后通过地冥之手送给天织主,这里又暗示了玄尊即是幕后黑手)

冷飘渺已决定与天织主退隐,聂寒便将兵器交还,又祝福他俩白头到老。

(以冷飘渺的个性,一定会作死,白头到老只是个美好的愿望)



除区区与圣道天以外,团队中尚有正义的烟霞剑侣,所以乐寻远每每发言都是义正辞严,简直比正道还正道。冥邪无妄见他满嘴跑火车,也是汗颜不已。交待完工作,乐寻远本想请冥邪无妄一起去找鬼麒主介绍的打手,但冥邪无妄毫无兴趣,所以乐寻远得独自前往。 

权谋算计对于乐寻远来说,就像呼吸一样简单,从这点来说,他与玄尊都是同一类人。只是乐寻远没有玄尊的背景与实力,所以还在创业阶段,他的目标是通过利用身边所有人,包括地冥与鬼麒主来达到自己统治苦境的目标,然而乐寻远却不知地冥身后尚有玄尊的存在,而鬼麒主则是玄尊的马甲之一。 

(乐寻远志存高远,若是以后能对抗玄尊,也是可以团结的次要敌人,成为正道栋梁)



老秦独自蹲在仙脚看家,十分寂寞,幸好天迹与法儒回来了。天迹指挥灯泡老秦去泡茶,就用珍藏千年的铁观音,老秦反抗无效,只能去做仆人泡茶。

对于人觉的供词,法儒并未尽信,他虽能解释鬼体,却并不能排除鬼麒主的嫌疑。当年翻译《玄天宝鉴》,冰火双魔就说过,除玄尊与法儒,鬼麒主也曾通过地狱无常天。而要通过地狱无常天,只有阴阳双极体才可以,有这个条件的只有法儒与玄尊。

(这里就能看出玄尊=鬼麒主)

而法儒的阴阳双极体,是承接玄尊的特殊血脉传承,所以才能不受影响。由此可见,法儒并非玄尊亲生儿砸,只是通过特殊的传承方法,得到与玄尊相同的血脉,这才有了阴阳双极体。

(但由于玄尊的尿性,这阴阳双极体是谁传谁还说不准,不排除是玄尊从法儒这里得到,再洗去法儒的记忆的可能)

根据人觉的供词,天迹的推理如下:  

1.人觉=鬼麒主

2.鬼麒主是阴阳双极体

3.所以当年通过地狱无常天的是人觉非常君

(这样推理其实也没错,因为人觉=玄尊,但现在这个等式被隐藏起来,所以天迹与法儒看不到真相)

天迹认为,非常君在那次了解到[一魂双体]的方法,从而得到鬼麒主这个半身化体。但法儒认为缺乏证据,若想验证,需得同时拭探鬼麒主与人觉,看他俩是否共用功体。

天迹夜观天象,发现老昙要完,梵天将出,法儒便想回儒门组织参观人员,好一睹盛况。天迹却是喊他留下,说是茶还未喝,不着急走,又见老秦还未出来,催促甚急。

珍藏千年的铁观音泡出来就是一杯浑汤,天迹当然不想让法儒喝这样的茶啦,所以与老秦耍宝,想占他便宜去买新茶。却不料耍宝结束,手中的杯子却空了,法儒留下[多谢招待]的纸条,早已不见人影。 

天迹叹息道,奉天最近太捧场,这样的茶都喝却什么也不肯说,真是气死了。

(天迹与法儒已决定试探人觉,只可惜还是信了[人鬼之子]的胡话,所以这桩隐情要暴露还需要时间。

法儒的异常在于明显更关心天迹,但对于天迹想问的事却只字不提,完全是逃避的状态,好像不说不提,就可以忽视。法儒对地冥的态度也明显改观,不再是[早就看你不顺眼],天迹要揍地冥,法儒还要阻止。也许法儒早就知道天、地的关联,只是害怕失去天迹,所以隐而不发。而天迹又出于地冥的暗示,怀疑自己与玄尊之死有关联(实际上可能确实有关联,不过应该是玄尊作死),所以不断试探法儒,两人就这样将误会继续下去)



乐寻远来到鬼麒主指点的地方,他能顺利收服鬼麒主介绍的打手么? 



什么是赤果果的拖戏?

就像非宝与圣雄这样,摆了一集的POSE,才慢腾腾把刀拔出来,又见各自同伴战况激烈,停下来观战。



 

  


OVER

评论(65)
热度(30)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