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斩魔录25剧情+吐槽*连环套路与梵天再出

注意,本周两章全部都是套路。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25章

云渡山下,天迹VS地冥,法儒VS鬼麒主,人觉则招呼一群杂鱼。人觉身为玄黄三乘之一,对付这帮杂鱼已是费力,也难怪杂鱼都敢嘲讽道,玄黄三乘就你这样的实力?只因鬼麒主正与法儒酣战,人觉自然武力值降低,天迹与地冥亦是打得火势,战况激烈。

玉贵妃的儒门部队半途被乐寻远牵制,暂时无法靠近会场,这就给了傀一转移傀儡军团的时间。天迹见状大惊,却被地冥缠住,分身乏术。



梵天的进化过程,无时不在玄尊的影响之下。由于梵天的武力值太高,所以玄尊一开始就盯上了他。为了阻止梵天回归,玄尊给浩星探龙装上精灵三角,将他变成夸胖,引发《古原争霸》剧情。并且利用夸胖,针对浩星探龙交好的精灵天下,更暗中灭了对血黯(饿货)有克制功能的雪藏一脉。玄尊的暗桩区区控制舆//论,怂恿百姓将弄琵琶殴打致死,更化身鬼麒主,暗中将楚天行送上了刑架。楚天行之死,成了压倒寄昙说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导致寄昙说发疯,危害世间。寄昙说天命将至,因怀念楚天行拜访人觉,告之自己即将进化成梵天的消息。然而人觉转头就以鬼麒主的名义,将此消息出卖给地冥,更集结傀儡军团围攻云渡山——这些阴谋,从浩星探龙到寄昙说,都毫不知情。

寄昙说天命已至,时辰不多,他静静端坐,在这最后的时刻感慨万端,思绪万千。遂无端来了,他将执行重要的工作,将老昙的佛身舍利剖出,然而傀一带领傀儡军团已杀上山来,一时声可震天,甚为棘手。傀一缠斗不止,无端左支右绌,然而一招君子风扭转了战局,傀一及傀兵都被打翻在地。

正当此时,人之最星光闪耀,吉时已至,老昙周身放出金光。无端寻得片刻之机,摒弃杂念,一剑中标,梵天降世。趁无端毫无防备之机,傀一出手偷袭,无端受创。

  梵天一页书,宝相庄严的暴力和尚,大胳膊召示着他无以伦比的武力值,胸肌则似有清减。无端见状甚感欣慰,梵天霸气侧漏,头顶不死光环隆重登场,傀一见状仍不知死活,继续叫嚣。 

顺带一提,傀一所使用的《末日武典》,应该也是玄尊所著,内中有一招[天地俱灭],明显是玄尊的野望啊。 

无知傀一见了梵天仍是嚣张,却不知已触动梵天逆鳞,瞬间化作布片随风而逝,万千傀兵入土为安。梵天此次复出,身边却无素还真,便只能向无端道谢。无端根正苗红,正是正道栋梁,当年墨倾池伙同应无骞袭杀一页书,如今便由他的小基友鼎力相助,也算是了却因果。



(副尊唯一的优点就是皮肤好,唇色虽然水润但大了点,鼻子也大,但发际线又高)  

天地法鬼捉对厮杀,人觉则继续滑水,即使是默默无闻的杂鱼,也能打得人觉叫妈。冥邪无妄三人对人觉轮番袭胸,天迹不知何时摆脱了地冥,跑来保护人觉之胸。

天迹站于人觉身后,以内力输入好友体内,人觉这才能发出合招[天人幻觉]。

人:其实这招我好想改名[人定胜天]。

天:憋想了~

人:其实[天人幻觉]的意思也就是你攻我那是做梦。

天:你的菊花就在我眼前……

有天迹之助,人觉才能将冥邪无妄三只杂鱼打得吐血,天迹看在眼里,自然觉察人觉内力不同以往,已是菜B的程度。天迹的窥视过于犀利,人觉似有所感,始终没有与天迹四目相对。

正当此时,梵天带着无端步入战局,法儒与鬼麒主见状也停下动作。地冥则MS在一旁吃瓜看戏,他是故意放天迹过去试探人觉的么?

梵天出场,地冥赶紧溜号,冥邪无妄三人也赶紧跑了。鬼麒主以前跑得挺快,此次不知为何慢了半拍,待其他反派离开现场后,他才慢条斯理开启黑洞往里钻,法儒眼疾手快迅速跟上。天迹急了,急唤奉天,然而法儒已消失了身形,人觉安慰道,法儒定能追回圣剑,你不用担心。 

(鬼麒主有意给机会让法儒跟上)

天:唉呀太可惜,本来想与法儒、梵天成立组合[三教最新暴力组],我勉强可以代表道门嘛~~~

人:就你,还是算了吧,你一人拉低整体暴力水平。

天:……

人觉恭敬上前,向梵天重出江湖表示祝贺,梵天亦向诸君表示了感谢。如今梵天降世,人觉这包藏祸心的保姆还能蹦到何时?仿佛知道久留不利,人觉赶紧告辞离去,天迹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而这都被梵天看在眼里。天迹不欲让这些麻烦事扰了梵天清修,便请他继续升级,麻烦事便由奉天逍遥来处理。天迹又请无端留在云渡山护持,便也告辞离去。

(人觉的嫌疑已经无法洗脱,不如说这个结果是玄尊有心所为,而目的则是扔了人觉这个马甲。鬼麒主故意留出破绽让法儒跟上,明显另有盘算)

云渡山佛光大作,玉贵妃便知事已成功,此番与乐寻远彼此牵制,虽未占得便宜,却也没有损失。如今事毕,也该各自散去,心知亚父与天迹能为,所以玉贵妃并不担心。

鬼麒主将法儒引至秘密基地,随后状似慌张与法儒过了几招,随后开启黑洞,将牢中之人迅速带走。这次鬼麒主跑得挺快的,但法儒的犀利眼神已看出牢中之人甚是眼熟。 

(玄尊通过鬼麒主之口,故意暴露人觉,之后人觉又故意透露出自己的疑点,鬼麒主又故意将法儒引至关押人觉的牢房,这明显是给奉天逍遥乃至观众下套。) 



为护剑儒,剑咫尺挺身一战,然而祸天韪杀招即出,剑儒不得不出手。但他功体未复,不能久战,故而与祸天韪约战三天后,先败了剑咫尺单挑,才有机会与剑儒交手。祸天韪信心满满,扬长而去,剑儒问起是谁助他破封,祸天韪却避而不谈。

(鬼麒主让乐寻远放出祸天韪,就可以骚扰剑儒,督促剑咫尺尽快逼出体内之剑)

挑衅完哥哥,又遇到弟弟,庭三帖以为祸天韪杀了剑儒,但细一思量又觉得不太可能,又松了口气。当年剑儒自作主张抢战,这才打败祸天韪,抢走了原本属于庭三帖的装B机会。如今祸天韪再出,庭三帖有意约战,但此战必定要在剑咫尺之后了,庭三帖很明白,这一战决定的不仅仅是剑咫尺的性命。 

庭三帖口嫌体正直,从他以为剑儒遇害时的焦急情状来看,还是很关心剑儒的,只是为当年哥哥抢走了装B机会所以才激愤至今。剑儒时日无多,想来庭三帖能在他挂点弥留之际原谅兄长吧,真是老一套。

送走祸天韪,庭三帖就接到人觉的电话,请他去明月不归沉吃饭,但要去弥山找一种香气袭人的天曦草作为伴手礼。庭三帖不疑有他,答应找了草再去赴饭局。 

(人觉又要搞事儿,这次又准备暴露多少疑点给庭三帖?) 



非宝装B失败反被阵法所困,飞沙走石糊了一脸,还差点被活埋。幸好非宝机智勇敢,保持蛋定再次试探,终于再度破阵。然而阵中藏阵,更有一刀气袭来,非宝举剑防御,暗中却有一人对他能为称赞不已。

来者正是道标无缺全真子,此人一幅妖道角配置,就连出场乐也是借用的,但气质却是世外高人,牛B得很。非宝亦给他刷B格,称全真子是道武王谷成立以来道术玄法第一人,也就是全公司B格最高。

非宝的话,如果不是全真子太妖道角造型,还是有点说服力的。全真子这脸,仔细看看有点像天迹副尊啊==  

非宝想要再次挑战,但全真子并不放在眼里,他的阵法若非道武王谷的建造者[半道子],其他人是别想闯关的。除了半道子,全真子谁都不放在眼里,非宝也是一样。

(非宝这是偷偷睁眼啦,扣工资!)

若想知道阵中刀气是何人所为,非宝便打算先回太上府翻书,再来试着闯关。这不仅是为了解开谜团,也是为了自己的B格。 



庭三帖来到弥山,正寻找天曦草,就见鬼麒主背着黄发人一闪而过,便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声。鬼麒主闻言,特意放慢脚步,以便使庭三帖看清他背着的是个黄发人,之后才又钻了黑洞消失了。事发突然,庭三帖有点懵B,法儒追至此,已失鬼麒主踪迹,只得询问庭三帖。 

法儒与庭三帖都是儒门系统的,所以算是熟人,庭三帖万没料到来这里找草,却意外遇到鬼麒主与法儒。得知法儒要追捕鬼麒主,庭三帖马上传讯给手下,让他们注意鬼麒主的行踪。法儒表示感谢,又问是否有觉察出非常君的异状,于是庭三帖便列举了以下两点:

1.语露不详蹊跷

2.饮食X惯改变

又将事情详细说明,法儒掌握了情况,心中疑虑更深。庭三帖亦感觉鬼麒主所背之人有熟悉之感,但仍未深究,继续找草去了。

(这里又是套路的一环,人觉故意指点庭三帖来到弥山,就是有意让他看到鬼麒主背着真人觉。同时法儒追着鬼麒主,行踪也是由鬼麒主控制的,所以这总体而言,就是人觉故意制造机会,让法儒从庭三帖这里掌握到自己的疑点,所以很明显,之前人觉暴露出疑点都是故意的。人觉为何要故意暴露自己?原因就在于他要抛弃这个马甲,只要成功脱身,玄尊就能隐藏更深,免于暴露的危险)

真人觉换个场所再度囚禁PALY,对于即将暴露的事实,鬼麒主心中暗爽,天迹与法儒又将跳入新的陷阱。  

(接下来饺子肥肠就得把天法忽悠傻哈哈)

从山洞里出来,地冥已等候多时了,差点以为鬼麒主已被法儒叉死。梵天回归,人觉作为保姆自然压力山大,更别提玄尊早在N年前就算计梵天。对梵天的实力,鬼麒主(人觉=玄尊)心里有数,而地冥只顾着装B就小视梵天,迟早是要吃亏。地冥并不盲目自大,只是有着相当的信心,鬼麒主与地冥互相利用,又各自隐藏底牌,亦敌亦友,也算是趣味了。

梵天即出,早晚会找上替玄尊背锅的地冥,傀一能死梵天之手,也算是死得其所。梵天素有威名,地冥不禁期待与之一战的盛况了。

(地冥并非真正的血黯源头,真正的血黯源头即饿货之始玄尊,原形是八歧大龙。鬼麒主=人觉=玄尊,但地冥并不知道他是玄尊所化。玄尊与地冥互相防备。角色的身份及关系比较复杂,需要仔细思考才能厘清)

受伤的幼鸟跌落在地,使地冥想起因公殉职的傀一,曾经的教导言犹在耳,幼小的鸟儿却仍是没有经受住残酷的考验。邪说与离凡,只是地冥以血胎之法制造,并非真正世间父子。傀一虽是身有残疾,却仍是一心为了地冥而活,很乖巧也很懂事,要为了地冥一飞冲天。地冥深知这一点,但最后心中这挥之不去的厌恶感觉,仍是使他平添一股烦燥。地冥挥动衣袖,受伤的鸟儿果然振翅高飞,就好像是代替傀一一样。 

 

(地冥口嫌体正直,他明明对傀一有父子之情,却是羞于表达。地冥过去曾将傀一比作雏鸟,希望他能经受住江湖风雨,而今傀一意外身死,地冥连路边受伤的鸟儿也医治。若地冥真对傀一无情,就无需这么做了,而对路边的幼鸟都无法忽视,地冥又怎会是真正的无情之人?这般父子之情,对于地冥来说也很不适应,所以他才说是[厌恶的感觉],真是口说无情,心中有爱啊) 

这时玄尊召唤,地冥又屁巅巅的去了恶魔眼泪。



红烛帐暖,天织主问,你现在感觉如何? 

冷飘渺只感怪异,因为这样极像[事后],而他是被上的那个。 

神晖主碧琉璃希望冷飘渺夫妻能在精灵天下安顿下来,经历这么多风雨,能走到这步实在不易。天织主亦盼望能与LG幸福下去,但冷飘渺明显另有盘算,他心中难忘地冥的逼害与雪藏一脉的深仇,故而必定会做出不当之举。

(无论冷飘渺做何选择,感觉都不好评价是非对错。但从前冷飘渺希望天织主忘掉仇恨,能相伴到老,而今要破坏幸福的却是冷飘渺自己,实是唏嘘)



早在云徽子还不是仙门掌门,就与寒武纪相识。登天岭一别后,阔别良久,而今再会,寒武纪竟有了CP。那日在天剑名峰上的剑招发现[天邪众]三字后,云徽子便暗中委托黯影调查,如今已有眉目。 云徽子惊呼不妙, 难道是过去玄尊所忌惮的危机又卷土重来了?

疯魔:如你所料,斩龙之战过后,疯魔的异变与饿货有关。而疯魔后来所追踪的,甚有可能是饿货的邪魂影响,为了除去他们,才会连杀剑界七大高手。疯魔在彻底疯狂之前,曾在家中(万魔之坟)留下天邪众三字,有可能是警示,也有可能是连他也受到影响,最后自裁身亡。

云徽子:若疯魔的异变真是为了除去饿货的邪魂,那他们异常的杀戮行为,就只有一种解释,但尚不明饿货邪魂如何影响疯魔。

疯魔:想要了解这点,需从风之谷着手。

云徽子亦是认同,风之谷确实隐藏太多秘密,所以才会被地冥所灭。风之一族的高手,曾经参与屠龙圣战的荒漠孤鹰亦是陨落于此战。但就时间推算,当时地冥尚未成为玄黄三乘,修为应不足以诛杀这位高人。

疯魔:地冥背后另有阴谋者。

云徽子:地冥可不像俯首听命之人啊,你是从何得知?

疯魔:我所掌握的情报显示,地冥臣服于一王座,若是属实,则血黯源头背后另有黑手。

按照当初约定,云徽子协助黯影针对地冥,作为回报黯影则调查疯魔之死以及天邪众的秘密。所以按照协议,云徽子以地冥招数的解法相赠,作为黯影这段时间调查的回报。破解之法的第三招才是关键,云徽子划出重点,提醒两人注意。

2.天邪众的疑点,在于假鬼麒主暗示自己亦是八部众之一。 

云徽子认为,鬼麒主诡计多端,他的话不足采信,所以要继续观察。时间不早,黯影告辞离去。云徽子叹息道,地冥啊地冥,你隐藏了太多秘密,看来我要早做防范,先设下[天狩剑印]大计了……

(天邪众的疑点与八部众有关,这说明天邪众与八部众都是同一个BOSS。无论真鬼假鬼,都是玄尊所化,玄尊号帝释,确实是八部众之一。从云徽子的态度来看,他尚未摆出玄尊,而在之前,云徽子在给天迹检查之后,说过[玄尊,你为何?]这样的话,可见他并未将所有掌握的情况告之黯影。

另外,云徽子提出的思考方向是错误的,疯魔是因为被饿货影响才会疯狂,而非疯狂是为了抵抗饿货。若是按照云徽子的说法,则疯魔之死并非饿货直接导致,而是疯魔自身抵抗产生的负作用,如此便减轻了饿货责任。且天邪众也并非玄尊忌惮,而是玄尊的部署,云徽子此举,无异于隐藏玄尊。

疯魔已知地冥背后有人,但云徽子却予以否认,理由是[地冥不像称臣之人]。疯魔又说,假鬼麒主暗示自己与八部众有关,云徽子表示不足采信,黯影若是听了,则又漏掉重要线索。

通篇对话看来,云徽子有意隐藏玄尊,不论他是出于何种目的,都不想暴露玄尊就是幕后黑手的事实。身为云海仙门现任总裁,云徽子的顾虑也有一定道理,若是创办者玄尊污名尽现,则仙门的基业毁于一旦,届时云徽子将无地自处。那么综上所述,云徽子只想让黯影调查线索,验证自己的怀疑,而在坐实猜测的当下,云徽子又将做何打算?

荒漠孤鹰并非地冥所害,而是玄尊亲自下手,把荒漠孤鹰弄成残废,可见玄尊心狠手辣)



通过人觉有意透露的两大疑点: 

1.庭三帖发现人觉的个性以及饮食X惯异常

2.天迹发现人觉功体诡异,以及功体不足五成 

天、法二人提出结论,现在这只人觉肥肠君并非真正的人觉,而他真实的身份,就是幕后黑手。

(这里天迹的衣领处突然出现血迹,但下一个镜头又不见了,所以天迹近期要挨揍了吧)  

法儒又将鬼麒主囚禁黄发人的事告之,天迹细一思量,与法儒得出同样的结论——这只才是真正的非常君,这只与鬼麒主一魂双体的冒牌货则是肥肠君。

(这样的结论正是肥肠君想要的,天法看似机智,实则已经入套)

在那个囚禁非常君的暗牢中,法儒闻到了锋烟味,怀疑是以此手段囚禁非常君。天迹表示赞同,早前鬼麒主就以此方法控制夸胖危害精灵天下,又以九五之盒迷惑天茧,所以是惯犯。但天迹想不明白的是,为何鬼麒主要留着这个活口,不过事情即明,天迹决定再次质问人觉,此次不容他再狡辩了。

(真人觉牢中有锋烟味,表示他已受控制,谁去救他都有可能遇到麻烦。非常君在牢中囚禁甚久,早失武力,所以极有可能化身人弹,将营救者炸成渣渣)

天迹要求这次换他装B,法儒答应了,天迹有些意外,凑上去仔细观察。法儒不为所动,天迹只是眨眼,奉天这般千依百顺,都有些不X惯了。  

卖萌的大玉

行动之前,天迹想与法儒重温旧梦,要去一个怀念之地,法儒自然不会拒绝。老秦见二人又要离开,发出严正抗议,却被天迹镇压了。

天迹所说的怀念之地,即是从前与法儒一起喝酒打香肠的集市,虽然在这里被店老板追打,却仍是天迹内心美好的回忆。  

法儒太压抑,天迹希望他能放松一些,不要崩得太紧。  

法儒说,大战将至,你仍是如此轻松? 

天迹温柔道,有你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如此告白,意在法儒是天迹的力量,天迹有了法儒,所以什么都不怕,所以法儒更要有信心,成为天迹的依靠。

  为使法儒不再焦虑,天迹热情上前拉了他一起去消费。

(天法入套,玄尊计划已成。法儒千依百顺,是担心会失去天迹的表现,若将来天地合体,还会是法儒熟悉的天迹么?法儒暗自忧虑,对天迹千依百顺,天迹敏感的觉察到法儒的心意,给予温柔表白与呵护,天迹对法儒是付出了所有的温柔与细心,而法儒也是倾尽所有的真心,二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所以说,天迹拿的真是女主剧本,[有你在身边,我啥也不怕]这明明就是女主台词,但大玉说来却是毫无违和感XD) 


  

老牌正道梵天一页书的名号太响,烟霞剑侣已开始怀疑是被忽悠,而真正的黑手尚在潜伏。不仅如此,烟霞剑侣亦在考虑是否要转投梵天旗下,但乐寻远是不会同意的。圣道天、区区与乐寻远好生相劝,只说这个梵天未必就是真货,也许是欺世盗名罢了,这才将夫妻忽悠回去。但毫无疑问,梵天在苦境名声响亮,摆出来就是金字招牌,乐寻远再想伪装成正道就有些难度了。

乐寻远感受严重的威胁,尚未想出对策,祸天韪回来报了道,若是有事可以找他。



慕灵风再度打歌,透露几个重点: 

1.慕灵风是剑儒养大的,并且学了天衣无缝,作为北方·奕德熙天的总裁,慕灵风与德风古道的剑儒过往甚密

2.慕灵风暗恋法儒,曾在德风古道后院围观过法儒舞剑,那专注的眼神简直爱恋

3.御均衡曾被慕灵风救过,从此暗恋于她

4.慕灵风身材丰满,胸部突出 

现在有几个疑点:

1.慕灵风啥时候在德风古道围观法儒舞剑,身为奕德熙天的总裁,当是公务来访,但同样围观的玉贵妃等人表情轻松,不似公务往来。若是私下交谊也不合适,法儒不是喜欢出风头的人,所以慕灵风应该是德风古道的内部人员。

2.慕灵风救过御均衡,导致小御芳心暗许,凤儒亦对御均衡十分照顾,看来还有机会。

3.敬天怀暗恋慕灵风,但他不用想也悲剧了,因为慕灵风爱的是仙门高富帅,万人迷君奉天。

4.慕灵风若是凤儒,被剑儒养大,则不会是玉贵妃的妈,学得天衣无缝也很科学。

5.慕灵风=凤儒,则暗中关注法儒并劝他去仙门洗澡升级就很正常。

6.大玉又多了一情敌。

如果慕灵风=凤儒,唯一难以解释的是就是罩杯对不上。慕灵风是F,但凤儒是B,除非凤儒在德风古道用布条裹了胸,又或者慕灵风在胸部塞了几个馒头。

这块天衣无缝的字碑就在德风古道,慕灵风就曾在这里哭泣,她有可能是在德风古道长大,然后成为凤儒。之后暗中开了自己的公司奕德熙天,作为德风古道的下属分公司。 

 (基于慕灵风=凤儒的猜测,敬天怀曾说慕掌门亦是方御衡的后裔,剑儒会养育凤儒成人并教给她天衣无缝就非常科学了,因为是基友的后代) 

御均衡曾受法儒尊驾相救保住性命,从此打开了新的大门,为了追随心中的英雄,御均衡进入德风古道工作,专职文秘。虽无武力,但御均衡却从细微之处着手,做好后勤工作,为众人免去后顾之忧。虽如此,御均衡却仍是信心不足,凤儒见此便给予鼓励,适当激励,望他能更上一层楼。对于这个年轻人,凤儒总是有更多的耐心与温柔。

(御均衡加把劲啊,拿下凤儒。最近的ID都好像,比如说大漠苍鹰与荒漠孤鹰、方御衡与御均衡) 

 由于玉贵妃领导有方,所以敬天怀对他已是心服,但千朝雨分明看出掌门仍有顾虑。或者许是出于对先祖方御衡创建的德风古道的执念吧,敬天怀虽认可了玉贵妃的能力与品行,却仍是将整个儒门视作自己的责任,这就是执念。千朝雨甚至担心,敬天怀思虑过多,会将自己逼迫至死。 

(敬天怀的态度仍是可疑,出于对德风古道的执念,虽然认可玉贵妃却仍是难舍[责任],这就不对劲了。若是真正认可,应该臣服于玉贵妃的领导之下,但敬天怀明显还要考察监督,这说明他对玉贵妃并不放心,究竟为何呢?)



冷飘渺思量再三,仍是决定牺牲自己,完成秋瑟剑。即使放下雪脉之仇,灭族之恨,但血黯仍在肆虐。冷飘渺决定放弃个人幸福,完成秋瑟剑成为梵天的救世之兵,为天下太平奠定基础。神晖主对冷飘渺的决定无法作出评价,但也答应开启结界放他出去。 

(冷飘渺不是为了个人之仇,而是为了天下,如此牺牲,重于泰山。只可怜天织主,幸福终要从指缝溜走) 



梵天休养了一会儿,感觉好极了,无端此番出力甚多,他继承圣司遗愿,想尽力弥补圣司罪责。不过一页书眼中只有康庄大道,他从来不是这样小心眼的人,无端已经做得够多,未来也将继续正义的道路,所以梵天认为已经足矣。   



夕阳丘上,联军整备,西鸣侯从天而降,很会装B。落地之后,秋山笑英也只尊称侯爷,西鸣侯也不再与他争辩,两人在公共场合都装作不熟的模样。

(竟然有点萌)

将驱邪之物装入锦囊之中,凡出征人员人手一份,永升王这边派出蝴蝶君与剑随风,多襄丸亦随同前往,尚要关注西鸣侯是否与蝴蝶君两人发生龌龊。秋山对西鸣侯与蝴蝶君很有信心,亦希望此行可以解决问题。

九爪蛛冥探得联军出发的消息,迅速上报给不动明王。此战秋山并未出征,实出明王意料,看来秋山早已看出城中有异,所以坚决留守,但明王已做下布置,想来秋山亦是无可奈何。 

这里有一段永升王的施政剖白,与谋略无关就此省略,但可以肯定的是,永升王才是真正贤明的君主,只是众口烁金,积毁销骨啊。



梵天降世,玄尊自然知情,当世高手,唯梵天能与玄尊一战,玄尊十分重视。

(都盯了N年,能不重视么?)

比起梵天,地冥更在意人觉的身份,究竟是否[神鬼之子]?

玄尊道,没错,人觉就是我一手栽培的[人鬼之子]。

地:神鬼之子?

玄:人鬼之子。

地:CNM,非常君!

玄:去吧~

(地冥问的是神鬼之子,但玄尊答的是人鬼之子,如果这不是BJ写错了的话,那玄尊就是在故意装傻。

从人觉的描述来说,人鬼之子=人鬼共生,所以既有人身亦有鬼体,但这鬼体并非X烟儿,完全是人觉的忽悠。若真有人鬼之子,那也应该是玉贵妃,他才是人族与幽界之魔的混血。台面上的这只肥肠君是假货,正是玄尊所扮,他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

在天宙之间的影片中,玄尊称人鬼之子为奇迹之子。如果地冥说的[神鬼之子]才是正确的称呼,那么就完全可以判断,神鬼之子=天迹(神毓逍遥)+地冥(鬼谛)。这段影片,天迹没能看到最后,因为玄尊安排地冥来搅了局。

玄尊为何要将[神鬼之子]偷换概念改称[人鬼之子]?原因就在于隐藏天迹与地冥的关系,正因为二者合体会变成天照,也就是玄尊的死敌,所以才要尽力避免。

将[神鬼之子]改称[人鬼之子]后,玄尊披上鬼麒主的皮暴露了人觉,肥肠君更有意暴露自己的疑点,并且成功诱导天迹法儒针对肥肠君——正如之前吐槽所说,玄尊这个套路成功达到三个目标:

1.掩盖天迹与地冥的关系

2.金蝉脱壳

3.后续布置,这需要看下集才能确定。

就在地冥与玄尊面晤之时,闇影竟然强势查水表,他能发现玄尊的存在么? 

([地冥参拜王座]是地茧透露的,但问题是地茧没说地点,所以闇影是怎么找去恶魔眼泪的?)



X烟儿找到的资料记载,白羽松焚烧之时锋烟之味,但X烟儿却闻不到,这是何故呢? 

(打个比方说,当外来气息与自己极为相似之时,就会闻不到。所以X烟儿经年月吸收烽烟味,已经被控制而不自知。人觉肥肠君面白心黑,X烟儿被控制正可说明他并非肥肠君的鬼体,所以肥肠君在撒谎) 

天迹蹲坑守候,直到X烟儿离开后才动手,人觉亦不再装CJ,他拍案而起,要与天迹单挑。

(天迹对X烟儿没有丝毫防备,而今X烟儿有被控制的可能,天迹会被暗算么?)



OVER

评论(75)
热度(22)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