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斩魔录27剧情+吐槽*鬼话连篇却信以为真

《仙门秘史》鬼话连篇,法儒信以为真简直悲剧,地冥忍辱负重暗护天迹,玄尊的套路,天地法皆已入局。邪天子魂归西天,冷飘渺决意祭剑,无论BL还是BG,都只能来生再见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27章

法儒进入秘道之中,确认被囚禁PALY之人正是肥肠君,便当机立断将他救出牢房。然而没等法儒起飞,鬼麒主就启动了Z弹,将整个地牢毁于一旦。  

鬼麒主:哈哈,法儒你装B过度,这次就被活埋~

然而却听到了法儒的诗号,鬼麒主(面具下的)面色凌厉,就见法儒背着肥肠君平稳落地。

鬼麒主:阿西巴……

(饺子君,法儒的怀抱温暖么?)  

见法儒平安脱险,鬼麒主也知不妙,撒腿就要狂奔,却不料天迹堵在身后,又是吃了一惊。

天:饺子你跑啥,还怕我吃了你么?你以为演技在线,就能骗过我名侦探的目光,将这只饺子君当成肥肠么?

名侦探玉逍遥开始解谜,鬼麒主顿时惊呆,法儒亦出掌击向地上的散发饺子,后者则一改柔弱之姿,十分凶猛。

饺子前后路均被堵住,无处可逃,奉天逍遥霸气侧漏。鬼麒主问出了所有嫌疑人在事迹败漏时都会问的经典问题。  

(此时的背景乐《名侦探柯南》)

鬼:你是咋么知道的?

天:真相只有一个!你俩一魂双体,根本就是同一个人。鬼麒主故意让奉天发现疑似肥肠君的黄发人,而饺子则故意透露疑点给庭三帖,如此一来,诱导我与奉天认为台面上是假货。所以在明月不归沉,天迹对上的确实是饺子君,但追击在路上时,却中途换成了肥肠君,所以天迹并未杀死肥肠,而是助他诈死,以此瞒天过海。

鬼:那时是真货,肥肠又为何要与你相杀?

天:因为他被你控制了啊,那么臭的烽烟味,我这个吃货会闻不出来?

鬼:好,算你牛。

天:为了防范明月不归沉有你的暗桩,我还特别演了出好戏给X烟儿看,这样才能成功骗过你。

(X烟儿被控制,成了饺子的暗桩)

鬼:天迹不愧为仙魔女主,真是冰雪聪明,不差不差~~

天:女主可以省略……

事迹败露,鬼麒主一掌袭向天迹,法儒挺身上前挡招,天迹维持着蛋定姿势分毫未动,可见对法儒的信任。此时肥肠君亲自现身,希望弟弟饺子君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然而饺子听来听觉无语,只见念动咒语,双体合一,光芒闪过,出现一帅哥!

天迹: 哇塞,肥肠,饺子比你帅啊~ 

肥肠:…… 

饺子虚晃一招,帅气遁逃,留下挑战的警告,只余狂妄的笑声。饺子确有狂妄的资本,他实力深不可测,脸也长得极帅,正是时下受欢迎的类型。天迹安慰肥肠君,请他说出事情经过。

肥肠:当年玄尊在阴阳渡口捡了我,我本以为从此兄弟二人就此可以抱上玄尊的大腿,可玄尊竟然不包售后,只管养我而不想管我兄弟。因为玄尊火眼金睛,看出我以为人体为主,而饺子却是鬼体为主,所以玄尊只要我而不要我弟。但我与饺子兄弟情深,哪能无视?于是我暗中将玄尊教我的武功教给他,还与他分享我的饭菜,所以我一直很瘦,就是因为饭没吃饱的缘故。但我弟却是没有良心,他并不感激我如此与他分享,却怪我挡了他的装B之路。我与他同为人鬼之子,却是命运不同,饺子心性偏激,本性邪恶,他利用阴阳共体通过地狱无常天,成功化出鬼麒主。

法儒问,为啥这么麻烦,直接逼出鬼体不好么?

肥肠:因为饺子自负,从不为[人鬼之子]的身份而自卑。本人鬼之子体质之故,逼出鬼体毫无作用,X烟儿就是一例。所以机智的饺子才要练出一魂双体,如此一来就可以愉快的搞我了。逆鳞之巅一役前,饺子将我囚禁PALY,然后他趁此机会,在你与地冥身上种下暗招,又以仙门之招开启天堂之门。

天迹:然后饺子C纵剑咫尺与圣雄,这一连串的计划都是为了报复云海仙门、玄黄三乘与人之最?

肥肠:是啊,饺子就是这么丧病。

天迹:那他留着你干啥,为啥不一刀剁了?

肥肠:因为他想取代,再让你亲手杀了我,幸得好友你智商上线,不然我就交待了5555

天迹:看来此人对玄黄三乘恨之入骨,真是丧病~

事情解释清楚,天迹决定送肥肠君回家,法儒却说要先行一步。

天:怎的要走?

法:我还有事儿,88 。

天:奉天,路上小心~~

法:你也是~

肥肠君静看奉天逍遥秀恩爱,之后与天迹回转明月不归沉。

(正如上周的吐槽所言,玄尊趁机扔了马甲,但[人觉]这号却没废,换人上线了,因为玄尊有更好的马甲,这要留待下章再说。肥肠君与饺子君都是人鬼之子,这就更不可能是奇迹之子了,因为奇迹正因为珍贵,就是因为奇货可居。人鬼之子本就是两个,又自称能分出[鬼体],所以就排除了[奇迹之子]的可能。

这段剧情,肥肠基本把事情都摘干净了,似乎又变成CJ的肥肠君,但他露出一个重要破绽,所以仍能看出,他是玄尊的部署。漏洞就在于肥肠与天迹的对话——

天迹:然后饺子C纵剑咫尺与圣雄,这一连串的计划都是为了报复云海仙门、玄黄三乘与人之最?

肥肠:是啊,饺子就是这么丧病。

天迹所列举的这些坏事儿,其实全是玄尊干的,目标也并非是报复云海仙门玄黄三乘与人之最这么简单,玄尊的真实目标还在隐藏之中。而肥肠急于将这些都按在饺子身上,一来洗清了自己的嫌疑,二来将玄尊隐藏得更深。所以这只肥肠君,仍然不能轻忽,玄尊已经下线,现在的肥肠君是谁呢?

肥肠说,X烟儿是他的鬼体,也就是相化于分身。

X烟儿素来是以闻香为食,此X性正与乾达婆一致,而乾达婆,正是八部众之一。所以肥肠君,极有可能就是八部之一的乾达婆,是帝释玄尊的手下,而饺子则有可能是八部众的另一人

所以目前为止,玄尊已达到两个目标:

1.扔马甲,换人上线

2.混淆视听,借人鬼之子掩护神鬼(奇迹)之子的真相

但玄尊的套路仍未结束,因为这是个连环计)



全真子视半完人为当世唯一的对手,可半完人却辞去了道武王谷的工作,否则现在定是坐阵清微殿中了。但半完人生性豪爽,不喜拘束,所以才会自立门户,为的就是个[爽]字。而今借此机会,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全真子,为的也是一个[爽]字。  

(半完人与大玉性情相似)

但全真子亦非纯良,此番借非宝之手引半完人入局,就是想送他上天,为此全真子不惜自损命元,发动了极其危险的阵法。既然如此,半完人亦不留手,使出当年始尊所创的最高B格之阵,此阵伤敌一千,自损一千,实乃下策。全真子与半完人先后被拉入壶中,但在被吸入之前,全真子扔了张符在地上。

(非宝的剑哪去了,只剩下剑鞘)  

正思量趁机进入道武王谷,却不料全真子留下的灵符C纵了市长的手下,布下乌龟阵。另一虽想破阵,却被反杀,只能提醒非宝去请天迹来救急。非宝甚是焦心,虽担心市长,但也只能急奔仙脚。

(全真子真是坑爹)

(圆公子,是你么?)  



 

为救LG,天织主不顾自身,意图强行出奔。然而精灵天下的封印经过修复,质量一流,难以突破。而在定风居,冷飘渺已化作剑材消散于天地间,悲伤的[天地苍茫任英雄]响起,仿佛知道BJ又消灭了一对有情人。

为不负冷飘渺的意愿,日天始终没有放行,天织主亦因用力过度而昏迷了。神晖主亦感到对她不起,但冷飘渺为的是全苦境,如此高义,令人敬佩,也只能委屈天织主了。

聂寒亦悲伤不已,含泪铸造,但为不负冷飘渺之大义,聂寒决定要铸出神兵,成为救世之兵。

天织主受创颇深,神晖主为她疗伤,又请日天代为照顾。天织主昏迷期间,仍是流泪不止,恩爱夫妻,只得梦中相会。

(无可奈何的牺牲最是动人,恩爱夫妻的离散也是可悲,时也命也。但冷飘渺一心想要打倒的血黯源头却并非地冥,而是玄尊。玄尊一惯以地冥作为挡箭牌,再加上布局巧妙,所以时至今日,仍未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剑咫尺升级后,与祸天韪勇战不止,即使是挑剔的庭三帖,亦认为剑咫尺打得不错。剑咫尺并非为自己,而是为了剑儒战斗,所以格外勇敢,虽受当胸一剑,却是打得祸天韪兵刃脱手。祸天韪亦是骄傲汉子,主动认败,也算爽快。

祸天韪虽败犹荣,剑咫尺却是惨胜,剑儒将他搂在怀中,只感疼惜。庭三帖目睹了一场精彩的武斗,也未出去与兄长打个招呼,就此拂袖而去。

(两个胸肌男的战斗,最终以插胸结束)



奉地冥之名,无人榜领万千傀兵捉拿孤星泪。邪天子本想以身护友,却不料身形渐渐消散,孤星泪心知久战不利,虚晃一招遁逃。无人榜正要追赶,地冥却打来电话更改行动,孤星泪由他亲自马,无人榜则转而关注风之谷的废人。

(傀一死了,地冥打电话都得自己来)

邪天子已知时间不多,但他不想让好基友目睹自己的离去,所以一手刀砸昏了孤星泪。基友别离,最是痛苦,邪天子留下两封遗书,与孤星泪约定来生,之后扛起长木仓,独自离去。 

此去即成永别,再难回首。约定来生再见,基情长存。



当今时局,无论天迹、地冥、鬼麒主,皆各自为战,反倒是玉贵妃握有德风古道,又有昊正五道、四方儒门,势力显赦。且儒门于各灾中救助百姓,极富声望。故而乐寻远认为,将来若要问鼎中原,先要灭掉儒门。

(乐寻远掌握的并非真实的局势,所以判断出现严重误差。他既不知地冥身后的大BOSS玄尊,也不知玄尊势力几何,就连玉贵妃,也是鬼麒主的儿砸。天迹虽是单干,却有法儒作为后盾,虽是可能被坑,但亦是助力。道门也要浮出台面,单凭乐寻远这几条杂鱼,无论儒门、道门、天迹都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若要成事必定要有情报,但乐寻远的情报已经严重偏差,别说是开创霸业,自保都成问题,是极危险的情况)

回到房中,惊见一人转过身来,乐寻远大惊。 

乐: 人觉?咋变得这么帅!

鬼:我不是人觉,我是他弟饺子。

乐:那你哥是……

鬼:肥肠。

乐:你赢了……

但既然卸下伪装,也代表饺子暴露了,真是可惜。饺子也说可惜,但他愉悦之状,明显不是这么回事儿。乐寻远察言观色,便知另有隐情。

鬼:有计便有破计之法,何需大惊小怪,一计虽破,尚有千万谋策可设呀。斗智这才开始,谁能看清终末呢?

(如此便知,天迹看似解开[真相],却并非[事实]。此间发展,都在鬼麒主意料之中,亦有后续布置,所以天迹与法儒是再度掉入坑里)

鬼麒主介绍的打手祸天韪,乐寻远尚不知其水平,祸天韪便开玩笑说,你可以试试呀。鬼麒主急于逼出疯魔剑上刷,所以指使祸天韪去杀剑琅琊——看来饺子并不知祸天韪是剑琅琊的[鬼叔]。

(朋友说,这只饺子气质变了,不再WS。这很正常,因为皮下换了人,不再是玄尊了。也就是说,WS的是玄尊)



接下来的剧情比较刺激,心理承受能力差的道友请先深呼吸。

准备好了么?

Ready,go!

(这张挺漂亮)   

地冥在家弹琴,法儒强势驾到,为玄尊之死拔剑相向。二人同使仙门之招,但地冥却因血黯之力使便剑力下降三分,法儒过于自信,正是这态度激怒了地冥。为了找回面子,地冥运起血黯之力,本想暴抽法儒,却不料法儒语出惊人。

法儒说,玄尊给的血黯之力,不该用在这里。

地冥大惊,龟派气功也只能放弃——为何法儒会知道这个秘密?

法儒道,发泄够了么?咱爸不希望我们兵刃相向。

地:WHAT?

法: YMD,若玄尊在世,不会希望你变成这样。

(玄尊本来就没死,但这些坏事儿就是玄尊指使地冥做的啊。法儒是看了玄尊笔记,所以被忽悠了==)

地;你在扯啥,不废吹灰之力继承玄尊的血脉,你究竟知道了什么?!

愤怒的地冥举剑就刺,法儒不动如山,终于一剑插胸。法儒尚且蛋定,地冥却又是吃了一惊。

地:你为啥不躲?

法:你又为啥收手?

地:剧本太差简直没劲,你OOC了!

法儒却继续OOC道,咱俩不该对立。

地:收起你的自以为是吧,真相你不会想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

法:我已经得到老爸的剧透,知道你是咋来的,末日十七。

当这个名字从法儒口中说出,地冥内心最不堪的过往被血淋淋的揭开,一瞬间痛到无法呼吸。他脚步踉跄向后退去,神泣也脱了手跌落在地,这一切都显示地冥的坚硬外壳只是伪装。

玄尊的重要著作之一《仙门秘史》有云,殉道之始,末日之初,天邪为害,颠倒法理。所以正义的玄尊想要永久的封印天邪众,但却一直没能成功,经过长期的调研,终于发现以毒攻毒之法——要治天邪众,就得用血黯之气。为了培养合适的殉道者,玄尊找了个十六个骚年进行血黯实验,但都因各种原因而以失败告终。而经受种种折磨的实验体,在经历无尽的痛楚后,只有被玄尊灭亡一途。 

玄尊犯了愁,凡人之躯终究不行,无法承受玄尊的力量,亦无法转换为血黯之力。 

(这里有两个问题:

1.既然凡人无法承受力量,也就是说,正因为地冥并非凡人,所以天迹同样也不是凡人

2.玄尊的书中说,血黯之力是由地冥完成转换的,也就是由地冥自产自销。但在地冥的回忆中,血黯之力是玄尊传递给他。区别在于玄尊说地冥是血黯源头,但实际上血黯源头是玄尊)

丧心病狂的玄尊本想用君奉天来作这试验,但又及时良心发现,决定放过儿砸。正当玄尊为难之际,突然想到一个总来挑衅的逗B——玉逍遥。

(小腰精玉逍遥,这身衣服挺像MM穿的呀)

(简直无比可爱) 

玉逍遥虽是个面如冠玉小蛮腰的美少年,却是个逗B。不知何处听说玄尊很牛B,是三界之主,所以就跑来挑战。玉逍遥虽然长得漂亮,但却并非草包。逍遥天赋异秉,受[九渊玄业]之掌后竟然只睡了几天,醒来后是要吃的,就像没事人一样。所以玄尊认为,玉逍遥就是个非常好的实验材料。但玉逍遥心性已定,虽是收为弟子洗脑,却也洗不成殉道者,所以玄尊打算[制造]一只新的[玉逍遥],重新培养。

(整合线索(与我的推理):

1.玄尊=血黯源头=饿货之始,天迹+地冥=天照。

2.天照正是饿货的克星,所以玉逍遥才能身中玄尊之掌仅昏睡数日,状若无伤。

3.能承受血黯之力,也可说明玉逍遥并非普通凡人。

以上三点互相映证,形成证据链。

但在天宙之间的影片中,奇迹之子是被玄尊带走的,示流岛的天照神社也是在这之后成为邪染之源。所以玄尊在这段描述中又说了谎,玉逍遥并非主动上门挑衅,而是在示流岛上被拐走的。玄尊在末日圣战之前,应该多次考察示流岛,否则不会对岛上有饿货那么清楚。且在末日圣战的前期准备时,进行了海选剑士的活动,应龙与鳞凤即是海选的受害者,庭三帖亦是因因名额被夺而与兄长剑儒交恶。

为何玄尊要写是玉逍遥主动上门挑衅呢?因为这样会显得玉逍遥没有礼貌,不作死就不会死,最大限度的使观看本书的法儒接受这个并不合理的计划,并且产生认同,因为玄尊是为了保护奉天才盯上玉逍遥)

以运动之名,玄尊趁取得玉逍遥的血元,就这样有了末日十七。十七从婴儿时起就吸食血黯之气,少年时每日承受血黯折磨,十七将玄尊视为帝父,每日盼待相见。然而玄尊的回应只有无尽的鞭刑与折磨,为了十七尽早成为合适的殉道者,玄尊布置了大量的受虐计划,要求十七必须完成。  

在玄尊看来,十七不过是个替代品,并非完美,而完美的不言而喻,是玉逍遥。若要识破天邪八众的转生之机,就必须要有殉道之眼,但十七的能力还远远不足。玄尊甚至威胁,若十七无法达到目标,就要转而培养新的殉道者,而十七的命运只被抛弃。玄尊就这样威胁弱小的十七,以死威逼,十七害怕,不住恳求玄尊垂怜,不要轻言放弃。

(这里透露,天邪八众=天邪众=八部众,有转生功能即与饿货一致了,所以确实是玄尊的势力。既然是玄尊的势力,玄尊又怎么可能封印呢?所以血黯之力的聚焦,并非是要封印天邪众,而是要增加他们的力量并且聚集黯阳,最后达到[天无二日]的目标)

玄尊对十七说,要完成殉道之眼,还需数以万计的祭品溶骨为殉。我要将牺牲者死前仇念深重的魂魄导入你的双眼,方成堪破百世轮回,揪出天邪余孽之瞳。 

看来玄尊真是负重前行,感人致深,为了天下人,甘愿做了刽子手。但玄尊这样的说辞也就骗骗不明内情的法儒了,因为殉道之眼早就完成了,既然这样,玄尊又为何指使地冥发动七灾呢?为了隐藏身份,玄尊隐于幕后,拿地冥当挡箭牌,所以世人皆认为地冥即是幕后黑手,是发动七灾的恶人。法儒明显也受此蒙骗,所以之前才会对地冥说,[玄尊给的血黯之力,不该用在这里],可想而知,地冥简直想吐血好么!  

也就是法儒已经认可以玄尊的《仙门秘史》,并且认为玄尊是个表里如一的正义之士,完全忘记从前为啥要离家出走!

不堪的过往被当面揭穿,但地冥并不需要法儒的同情,与天迹同样骄傲的灵魂,即使是地狱,也要独自去闯。  

法;你与我一样,都是仙门毕业。

地:那又咋的,咱不是一路人!

法:既是仙门毕业,就是我的兄弟。

地:我可是反派,哪有你这样高贵的亲戚!

法:感谢你没有将玄尊之死公之于众,但还是希望你能告诉我真相。

地:你爸成天SM我,所以我把他灭了!

法:感谢你啊大兄弟,事到如今还这样保护他。

([他]指的是天迹,《仙门秘史》中果然把这锅扣在天迹头上了)

地:别扯蛋,即使你不顾杀父之仇,也该为了这些灾祸揍我!

法:玄尊留下的血黯计划,你虽是执行者,我身为亲子,责无旁贷。

(法儒已知玄尊是血黯七灾的幕后黑手,地冥只是执行人,作为玄尊的亲儿砸,法儒也不会规避自己的责任。这里说明两点:1.法儒认可了血黯七灾是正义的,因为要封印天邪众;2.法儒很可能为了封印天邪众而让天迹成了殉道者,当然法儒也说了,要与天迹同生共死。所以送天迹殉道之后,法儒也不会独活。)

地:你以为这样很帅么,是蠢!

法:我只是想与你共同面对。

地:这破事我一人足矣,不需要再添个倒霉蛋。

法:如果不是玄尊,你与我、天迹,也许可以3P。

地:做梦,我可是正经人。

法:无论你是地冥还是十七,都是我的师弟,我的家人。

地:算我求你了,别再OOC,这太可怕,我宁愿你揍我!希望下次见面,你能正常些。

法: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至少现在,我是你的好朋友,以后就是好基友。

说时上前拍拍地冥的肩膀,那慈爱的目光简直让地冥无法直视。

地:你!说话就说话,不要动手动脚的好么!

法:拍拍你,抚摸你,感化你,关怀你。

地冥一掌将法儒拍开,骂道,这就是你待人处事的方式?

  

法:是。

地:好吧,你魅力大,难怪他喜欢你。

([他]指天迹)

法;你已承受太多,若将来真要灭亡,我也不会独活。

说罢转身离去,地冥只感愤怒,因为法儒的话搅乱了地冥一池春水,法儒此言,是意在要牺牲天迹然后殉情么?若是如此地冥自然无法忍受,因为地冥看重的只有天迹。

(看罢这段只有无语,剧情基本还算俺的预料之中,但唯一例外的是法儒的智商。法儒啊法儒,玄尊是这样大公无私的人么?你忘记以前骂他自私啦?!)



天迹送肥肠君回到家中,正好庭三帖也在,于是肥肠君大显身手,与X烟儿炒了几个小菜请两位好友品尝。天迹求之不得,因为他没钱吃饭。 

老秦蹲了几天,天迹终于回家。天迹也有怨言,因为老秦给的支票都兑不到钱,所以天迹饿了好几天。

天迹抚胸娇///喘道,害我被人追杀,又打又杀,鼻青脸肿,身无分文,挨饿受冻……

老秦却见天迹脸上有饭粒,怎么看也不像饿过肚子的。

(哈哈哈哈整个脸扑饭碗上了吧) 

天迹便忽悠老秦转身,赶紧擦了脸上的饭,装作没事人一样。

秦:你一脸的饭,明明是吃过大餐,还说没钱!

天:啰嗦,先预支后个月的补X费来!

秦:我不是才给你钱么,又问我要,没有!

天:没有啊,那就卖身。

秦:我这样的你确实有人要?

天;你可以去站街,有人重口的。

(天迹好懂,果然是吃喝嫖赌玉逍遥啊,而且法儒也没给大玉钱花,都靠搜刮老秦了==)

(==如果不是衣服太脏,这么站着还挺淑女)  

(然后  @板砖如雪漫天飞  就帮我把大玉刷干净了,哈哈 )@

非宝来访,天迹上前TX。

天:请问你是……

非宝报上大名。

天:原来是非宝,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算起来咱已有好几年没见了~

秦:非宝快跑,这疯子又要发疯了!

天迹一个转身,将老秦踢飞,非宝汗颜。

天:咋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沉浸在咱俩的依依离情中,结果就被破坏了。

非宝擦汗,将道王谷之事约略道来,闻知半完人用了相当于无解密M锁的那招,天迹只感无语,这很麻烦的。

非:前辈的意思是,你知道他留的密M。

天:切,说得好像常与他私下互传情书一样~

非宝已用剑制止了密M锁的变化,所以事不宜迟得赶紧出发。天迹闻此也坐不住了,拉上非宝就要出门,但又提醒非宝下次来访要记得带礼物,也可以留着当霄夜吃嘛!

(天迹又卖萌了,与非宝、老秦完成了一段优秀的相声)



孤星泪醒来,看到邪天子的手书,顿时奔了出去。断崖之上,邪天子时间已尽,咒术消失,坠落崖下。孤星泪纵身一跃,邪天子已变回尸体模样,再也不会喊[哑巴星]了。 

长久以来,邪天子默默的关爱保护孤星泪,而今缘份已尽,只能来生再续。 



蒙面人将要得手之际,秋山笑英及时杀回,成功阻止。两人单挑一番,原来蒙面人竟是鬼医宿傩斋,见势不妙的他撒足狂奔,秋山紧追不放,却被一地的血蜘蛛所阻,于是秋山便知宿傩斋与九爪蛛冥是一伙的。 

虽不知小月为何会成为目标,但秋山与永升王已提高了警惕,闻知城中大火业已扑灭,小月也放了心。

(秋山不错,没有上当,但南清侯有被感染的可能,还需小心) 



剑琅琊怀念老爸,却等来了老爸的结拜兄弟祸天韪。

天迹食量大,把饭吃光后跑了,肥肠只能与庭三帖喝茶,却不料饺子杀上门来。

天迹破阵,他能成功开启道武王谷入口么? 

(又是副尊又是仰视,完全暴露发型的所有缺点OTL) 


OVER

评论(137)
热度(38)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