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同人]天迹不逍遥 第二十二章

C  P:ALL天迹

OOC慎入,雷到不负责,不喜请点叉


第二十二章

大漠苍鹰在仙脚住了下来,这原本就是地冥的计划,以便使苍鹰能够近距离调查嫌疑人天迹。然而才过了几天,苍鹰就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幻想的发展没有出现,苍鹰绝难想到,自己竟会沦为某人的保姆。若只是保姆也罢了,苍鹰对天迹无甚反感,但天迹与法儒时常大秀恩爱,导致苍鹰自感脑门发亮,活像一枚灯泡。所以每当法儒来访,之后苍鹰的态度就会变得冷淡,天迹不明内情,只以为苍鹰目的不纯,所以情绪没控制好。

这天午后风凉,气温已降得许多,若按四时节气推算,也该着冬衣了。天迹有仙体,并非普通凡人,所以并不怕冷,但近来他受血闇之气影响,伤体尚未完全复原,故而也得多加注意。法儒早就想到这些,所以给天迹购置了冬衣,俱都是蓝色并白色的搭配,虽是冬衣,却并不显臃肿,又有白色的毛领与护手,煞是可爱。天迹皮肤白皙,甚至比那白色的毛皮还要白上三分,又有蓝色映衬,更显得面色水润无比。

苍鹰在院中准备伙食,就听得天迹送了法儒尊驾出门。

“奉天,明天也要来看我哦,不然师兄会想你的~”

“知道了,你快进去。”

“不要,我要送奉天到院子。”

“外面冷,你还没好,听话,明天给你带香肠。”

“真的嘛,奉天最好了~~”

苍鹰不用看也知道,接下来天迹扑入法儒怀中,于是迅速别开了眼神,但又忍不住偷看。君奉天在他背上抚摸两下,天迹又迅速啄了法儒一口,又伸手搂紧了法儒埋首颈项,一幅依依不舍的模样。待法儒再三安抚,天迹这才收手,乖乖转身回屋了。

法儒秀罢恩爱,照例上前对苍鹰叮嘱两句,诸如夜里要注意,别让天迹蹬了被子之类的。苍鹰嘴上说好,但仍不免腹诽,天迹实在难缠,莫不是这样法儒才显得苍老吧?



苍鹰浮想连篇,完全没注意到手中的烤肉发出了焦味,直到天迹毛绒绒的脑袋凑到跟前,才大吃一惊。

“你凑这么近作甚!”

“肉都烤坏了。”

“那你也别凑这么近”,万一薰着怎么办?

苍鹰把烤焦的肉扔了,重新拿了肉来烤,天迹站在一边看着,两眼直勾勾的,这给了大漠苍鹰很大压力。

“你快进屋去,别薰着了。”

“雕兄,你太夸张了,我站在上风口呢,怎么会薰到啦?”

“那你也快进去,冷到怎么办,你师弟不得瞪死我。”

“奉天不会瞪人。”

“哪里不会,他那小眼睛可犀利了。”

“奉天才不瞪人,他都是直接胖揍的~”

苍鹰懵B,天迹见他神情实在呆愣,顿时忍耐不住,笑得花枝乱颤。他以袖掩面笑得欢脱,白皙纤长的手就在唇边,醉逍遥被甩得毛发乱飞,简直是手舞足蹈。苍鹰也不知怎的,回过神来的时候,手中握的就不是烤肉的夹子,而是天迹的手腕。他的手腕那般细弱,仿佛轻轻用力就会折断。

“怎的了,雕兄?”

天迹歪头问道,白皙的手握了拳放在胸前,苍鹰很想也握住它,但终究是把人推了出去。

“没事,你快进屋。”



“哟~就这么喝闷酒啊~”

傀一放下酒壶,向人觉问好,地冥充耳不离,一杯接着一杯。人觉也不客气,一掀衣服下摆就坐下了,傀一赶紧摆上杯子,给他满上。

地冥仍是不语,只顾埋头喝闷酒,人觉笑道,“上次是你打伤他吧,心疼了?”

“与你无关!”

“怎会无关呢~”

“帝父,放过他吧,我再也不见他了,只求你放过他……”

非常君唇边逸出一抹残忍的笑容,“为了他甘愿如此,那你跪下来求我吧。”

无视傀一慌乱,地冥扔了手中的杯子,扑通一声跪了,毫无半点犹豫。

“如此骄傲的冥冥之神,竟然为了神毓逍遥,放弃尊严,真是情圣啊~”

“但你永远得不到他,一个君奉天你就比不过,现在又来了个大漠苍鹰,哈!”

看到地冥的拳头攥紧了,人觉晃晃了杯子道,“这人还是你亲自送上门的,后悔么?”



非常君拎着鸭脖子拜访仙脚,但天迹却未如往常那般扑上来卖萌,眉间的忧色一望便知。

人觉明知故问道,“何事慌张?

天迹两手支着下巴,勉强笑道,”我那个雕兄,早上出门采买,说好了快去快回,给我做早饭。可直到现在也未回来,把我饿得肚子叫,莫不是去会姑娘,不回来了?”

“他呀……”人觉欲言又止,“之前在集市上有遇到大漠苍鹰,有张卡片贴在他背上。”

是地冥!天迹心下不安,那人又要做什么,若是对苍鹰不利,绝不饶他!脑补了N种可能,天迹终是坐不住了,人觉也想同去,但天迹考虑到不能波及好友,所以婉言谢绝了。

“非常君,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此事麻烦,所以你还是不要卷入其间为好。”

天迹匆忙换了鞋子,急入下界。人觉却是暗忖,这出好戏,怎可少了我?



天迹约地冥在逆鳞之巅见面,见天迹情况尚佳,地冥很是松了口气。之前蓄意伤害,本是被迫,见天迹痛苦伤心,地冥亦是百爪挠心。本想从此忘记,可天迹形貌却无时不在眼,想想颓废下去,不问世事,但帝父那关难关。一想到帝父迟早要对天迹下手,地冥左右难为。若是可以,地冥亦想一生侍奉帝父,因为是他给了宝贵的生命,但天迹亦是珍视之人,哪怕拼了性命,地冥亦想护他周全。

虽是百感交集,也只得按捺,地冥虽是努力装作冷淡,但他的眼神仍是十分炙热,天迹原本壮大的气势,又被这眼神刺得消融了半分。

暧昧的气氛在空气中滋生,地冥欲言又止,内情复杂,要如何说明才能使天迹明折?

“你还好么?”

“托你的福,我还没死。”

天迹心系苍鹰,完全误解了地冥的意思,语气如同他内心包裹的尖刺,全力做出反击。

“……”

“今天找你来,只想弄清楚,你把大漠苍鹰怎么了。”

“他不见了,你就来问我?”

”苍鹰早上出门,至今未归,你不是最清楚么,何必装蒜?“

天迹完全认定此事是地冥所为,根本不听辩解,可地冥几日未曾出门,大漠苍鹰在哪儿,他哪知道?

地冥握紧权杖,曾经的爱恋就在眼前,但在狠狠伤害一次后,所有的信任都崩毁了。地冥很想说,此事与我无关,你为什么不多等等,也许大漠苍鹰遇到熟人,也许是遇到美丽的姑娘,为何偏要咬定是他暗中作手?可是看天迹的眼神,地冥就知道,即使解释也是无用的,因为天迹不会再信任。地冥终于明白,那次的伤害,失去了太多太多,无法修复亦无法挽回。

”为何不说话,你默认……嗯!“

后半句被咽回喉间,因为地冥将他抱在怀中,强硬吻去。然而舌间的血腥,是天迹慌乱的反击,地冥被咬,只得结束这个吻。

”你疯了!“天迹用袖子擦试唇间,唇角挂下的血丝并非他的。

地冥却是狂笑不已,他确实疯了,为何竟陷入这般两难之中?若是深爱此人,又何必听从帝父之言?若是敬爱帝父,就无需再对眼前之人留情。可笑地冥竟想两面兼顾,反落得狼狈不堪,心中煎熬无人知晓,实是可悲。

天迹退开几步,降下神谕,剑尖直指地冥。

”你之前害我,暂且不提,但弑师之仇,还有大漠苍鹰的下落,必须交待!”

地冥又笑了,上一次天迹也曾拔剑相向,只是仍是心软,反遭自己暗算,如今再来一次,想必他不会再手软了吧。但事到如今,为何只感可笑,天迹若是为上次之仇前来相逼,地冥亦是甘心就戮。但若是为了大漠苍鹰,地冥就不乐意了,且不说天迹凭何为了他前来质问,在天迹心中,地冥就是这样的人?

“你觉得此事是我作的,那就是我做的吧,想怎么样,眩者奉陪。”

“总算是承认了,把人交出来!”

“你说交就交,那眩者很没面子,两条路给你选,自己挑吧。”

“抓了人还敢提条件,原来你这般无耻!”

“既然眩者在你心中就是如此,为何还要费心讨你欢喜?既然无法让你记在心间,不若就此厌恶,也能第一个想起。”

地冥的话有些怪,天迹执剑的手有些松驰,心下疑窦丛生。仔细想来,那般质问地冥都予以否认,也许真的不是他所为?

“眩者给你两条路,一是定居冥日之渊,眩者会好好待你。二是与法儒、大漠苍鹰断交,除眩者之外,不得与其他人说话。”

天迹勃然大怒:“放你的P去吧!”

如此脏话,竟出自这般灵秀之人口中,地冥顿时懵B。

“与何人交往,皆是我自己的意志,你凭何说三道四,指手划脚!若不把大漠苍鹰交出,今天你别想回去!”

“行啊,眩者正想领教,天迹的真正实力~~”

红发的魔术师挥动权杖,与蓝衣的仙者对峙,天与地的争端,将如何收场?


待续

评论(6)
热度(17)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