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WB http://weibo.com/2443487602/
分站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节目单
神魔情海魔涛 魔云战韬

霹雳斩魔录29剧情+吐槽*暗中联合设诈死之局

最近更新时间会不太稳定,如果周末没更新,就是延迟到周一周二,不再另行通知。地冥的诈死与写给天迹的情书,天迹的回忆,天法地云梵暗中联合,肥肠的疑点,道武王谷的异状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29章

地冥VS梵天,两人极招相对,同陷进穴,仍是勇斗不止。二人同时出掌,窜出地穴,又是新一轮的激战。一页书所用之剑,地冥自是认得,乃秋瑟剑之究级版。此剑原先是塑料材质,却不料升级后变得高级,且在梵天之手威力猛增,实出地冥预料。地冥肩膀中剑,鲜血涌出,梵天蓄势待发,两人先嘴炮几句。

(梵天的胸平了,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长久以来,地冥暗中C纵时局,发动天灾,累得死伤无数,而今一页书替天行道,誓要将地冥诛杀。两人嘴炮之后,再度举剑来攻,强大的冲击波袭卷二人,梵天被震退吐血,地冥则被削一臂。  

地冥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断臂山,他开启殉道之眼,瞬间地狱之气袭卷了全苦境。云海仙门首当其冲,强烈的血黯之气使得仙门再度地震,鳞凤已知此乃地冥所为,但应龙却不知为何感到非常熟悉。正在给云生上课的云徽子也惊了,实未料到地冥竟然有传中的殉道之眼。同一时间,法儒亦有所感,看来地冥已下定决心。天迹急急赶来,想请法儒驰援一页书,然而法儒却说不用心急,要相信梵天(的实力)。天迹对法儒向来言听计从,故而也没有意见。

法:趁此良机,交合渡气。

(要注意的是,云徽子也知道殉道之眼,应龙亦对地冥的血黯之气感到熟悉,法儒知道地冥的打算,并有意拖延驰援的时间)

而在战场之上,梵天与地冥仍在对恃。

地: 感受到啥是地狱了么?

梵:对俺来说,天堂与地狱毫无分别~

此话倒是令人意外,因为天堂与地狱差别太大了,梵天却是认为一样。

梵:救世之道,身陷囹圄,本是无间之行。就算与你死在一起,俺也无悔。

地:看来你已下定决心。

梵:早有觉悟在心。

地:很好,见识神之震怒吧,末日武典最终式[地狱尽泣,万魂殉天]!

两人再出极招,瞬间天雷勾动地火,落地之后,梵天仰天呕红,地冥则对其实力作出肯定的评价。但即使是帝父盛赞的人之最,亦不过是地冥剧本中的配角,而作为主角的地冥,将为自己亲手写下终章。

地冥看似战胜了梵天,却仍是释放全身力量,方圆百里如临末日,梵天重伤,首当其冲,跑都没处跑。地冥自暴,血黯之力四面扩散,梵天大感不妙之时,奉天逍遥[及时]赶到,一招[天罚末神印]迸发万千光华,将血黯之气驱散怠尽,世界再度恢复了平静。

天:梵天,(演戏)辛苦了。

梵:奉天逍遥乃苍生之幸,噗!!!!

(法儒最近搂过好多人啊,连梵天都搂)  

说时脚步虚浮,口中呕红,昏厥过去。法儒上前搂住梵天,放在地上,与天迹一同为梵天疗伤。沐浴在奉天逍遥爱的光辉中,梵天被治愈了,向这对正义的情侣表示感谢。

法:以后的路会更加艰难啊~

梵:反正有你俩(垫背),俺不怕。

天:一页书果然有眼光,我家奉天确实很能打~~

法:我回家了,你俩继续吹。

天:好吧,我也回家。

梵:多谢两位协助参演,88~

远在几万英尺高空的云海仙门,现任总裁云徽子感觉血黯之力消失了,然而这样的平静反而令人心惊,是否山雨欲来前的假相呢?

(这段可以明显看出,天、法、梵、云四人已经联合。首先,云徽子知道殉道之眼,说明他掌握的情报并不少,知道[殉道之眼]、天邪八众等等重要线索,并且暗中与黯影联合调查。上周有提到,黯影中的黯并非疯魔,却很可能是地冥自己,如此一来,地冥与云徽子早已暗中联合。上周法儒亦来找过地冥,表示要与他共同分担,于是二人已经谈妥。玄尊要牺牲地冥开启第六灾,地冥即要对上梵天,那么为了计划的实施,法儒定将地冥情况说明,请梵天配合演戏。所以在对战中,梵天与地冥才会有这样的对话——

梵:救世之道,身陷囹圄,本是无间之行。就算与你死在一起,俺也无悔。

地:看来你已下定决心。

梵:早有觉悟在心。

[身陷囹圄]意为身处困境或身受束缚,这指的并非梵天自己,而是地冥。梵天释出善意,表示要与地冥同一战线,地冥见他决心坚定,所以当场暴种,释放血黯之力,开启第六灾,而这都是引蛇出洞之计。梵天长久以来遭受帝释玄尊的迫害,却MS不知地冥幕后之人,现在看来,梵天是早有怀疑,如今便趁机与地冥联合将幕后黑手玄尊揪出。

天迹要求驰援梵天,法儒却说[相信梵天]拖延时机,这句话可以解释为[相信梵天的演技],也可以理解为[相信梵天的实力]。之后天法到场后,地冥已经自暴成渣,随风而去,天法也是全程默视,只与梵天闲聊,可见二人对此心里有数。天迹看似毫不知情,实则是忽悠观众之举,只有这样,才能给观众造成[玄尊全盘优势]的映像,给下半档的反转积聚力量。另外有个细节,应龙对血黯之力亦感熟悉,因为真正的血黯源头是玄尊,所以受他点化的应龙才会有熟悉之感。

地冥就像血黯之力的保险栓,他自暴后,血黯之力就开始暴走。奉天逍遥的合招看似驱散了邪气,但实际上这只是假相,从地冥挂点的这一刻,第六灾已经开启,血黯之力将齐聚无尽的怨力,并将源之注入黯阳之中。第六灾与第七灾必将联动,一旦怨力注满,即是[天无二日]之期。地冥已留后手,玄尊即将上线,天迹的处境危机四伏,为了达到引蛇出洞的效果,天迹得保持[一无所知]的状态,才能有[引蛇出洞]的效果)



 (这衣服是香独秀的吧) 

道武王内部,血腥不断。界天塔剑术师范、四烈旗之首[九首道魁],爱好吹口哨,擅使式神击杀同门。笃津川生性正义,前来阻止,然而面对三十年前的甲等探花,九首道魁只是随意捡起断刃,甚是轻蔑。果然笃津川一招毙命,死得一脸血,断气前却还叫嚣,会有泰誓来教九首道魁做人。

泰誓乃界天塔数一数二的高手,九首道魁对他并不陌生,若有机会,再战亦是有趣。式神已探明非宝抵达道武王谷,九首道魁闻之,只感有趣,命手下将此消息通知[夙]。

(泰誓与道魁之前已交过手,非宝行踪暴露)

肖流光与圣雄亦来到道武王谷考察,进入界天塔后,误触[先天混元无极阵]。此阵笼罩整个道武王谷地界,内外不得交通。

(流光与圣雄误触阵法,导致道武王道被封,非宝亦无法脱身,九首道魁已经盯上了他。上部有云,佛道两门有玄尊的暗桩,现在已经得到验证,示流岛上的不动明王与帝释玄尊都是佛门内奸,而道武王谷内部亦是情况复杂,九首道魁与全真子有重大感染嫌疑)



示流岛上,多襄丸等人已被C纵,友军瞬间变成敌军。暗中刀气袭击不断,亦要防备多襄丸等人的攻击,又有一女人暗伏树林言语挑衅,蝴蝶君等三人虽是尚能应付,但仍是危机四伏。忽然剑随风感到不适,脑中竟现老爸地冥死亡之景,剑随风只感不可置信,毕竟这才半档。因血黯之气引发异变,剑随风一时失去自保之力,刀气袭来,伤在剑随风肩膀,顿时血流如注。 

蝴蝶君与西鸣侯尚可应付,但剑随风却暴露在危险之中,潜伏之女已经盯上了他,肆机取其性命。幸得蝴蝶君与西鸣侯机敏,联手揪出暗伏之女,且一剑击碎其[C魂血玉],破除C纵之术后,多襄丸等人瞬间倒地。暗伏之女身材极佳,妆容美艳。虽是行踪暴露,却也十分淡定,此番蝴蝶君与西鸣侯这么快就识破她的术法,也算是高人了,但是下一次未必就有这么幸运。  

嘴炮之后,暗伏之女并未报上大名,就这样化光离去。蝴蝶君扶了剑随风起身,发现他内分泌失调,真气紊乱,且有一股奇特的黯力(血黯之气)燥动。蝴蝶君与西鸣侯分别为大家疗伤,天照神社定然有危险,剑随风情况最差,所以西鸣侯想劝剑随风放弃。但事到如今怎能放弃,剑随风坚持前往,又有蝴蝶君支持,西鸣侯只得闭嘴。

(西鸣侯怪剑随风拖后腿,其实多襄丸那几个才是。地冥自暴,剑随风体内的血黯之气也燥动了,可见地冥才是真正的血黯保险栓,这也从侧面反映,地冥对于血黯之气亦有抑止作用。示流岛出现个大胸美艳女人,真是难得,因为最近都是大胸男人,大胸女人反而是稀缺资源)



(少女情怀总是诗啊)  

地冥[死了],但天迹却忧郁了,自从吃了地冥一顿免费的晚餐,天迹一想起地冥,就是郁结在胸,难以排解。为了弄清地冥葫芦里卖的是啥药,天迹掏出地冥给他的纸卷,却不慎划伤了手指。天迹的血滴在纸卷上,与地冥的笔迹引发共鸣,空白的纸卷上显出了字迹——

Long long ago ,自你我初见,那时你不识我,(但)你的形象却早已在我心中勾勒多次……

天迹读信,却是忆起往昔[初见]之时,心情不由得惆怅。

(云徽子被大玉的屌打啦)

那时玉逍遥已是云海仙门的学生,每天就是与奉天打情骂俏,顺便欺负师弟默云徽。原本心情尚好,却不知为何眼皮不停的跳,显然要发生不好的事。  

玉逍遥意外找到一个布满荆棘的山洞,阴森诡异又恐怖,仙门为何会有这样的地方?玉逍遥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个地牢,荆棘感应到与末日十七同样的气息,让开了通道。玉逍遥大吃一惊,这种地方的门禁竟然这么容易突破,真是违反常理啊。

(大玉扭捏得像个姑娘,邪恶的C偶师啊)

山洞内部就像肠壁蠕动,甚是恶心,玉逍遥一时犹豫,有些打退堂鼓,想回去找奉天陪同进入。但洞中似乎又有着无比的吸引力,最终玉逍遥咬牙独自进入了。  

肠壁见到玉逍遥,十分欢脱,蠕动得更加恶心了,玉逍遥只感莫名。虽然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也不要这么恶心的欢迎仪式吧!

(大玉又扭捏了==)

通道尽头,赫见一人以耶稣之姿被缚于十字架上,被怨灵侵蚀,痛苦不堪。 

玉逍遥:这是啥米情况!??



遂无端想要得到力量,于是剑儒决定将千剑贯入他的菊花,只要能够忍受,就能得到力量。遂无端向来无欲无争,毫无反攻之念,故而千剑亦是不多,无端决定挑战自我,再求千剑贯菊。却不料是高估了自身,无端顿时受创,剑咫尺亦担心不已,但无端心性甚坚,认为自己可以承受。终于咬牙坚持下来,二千剑气尽纳一身,无端吐了口血,总算挺了过来。 

然而承受只是第一步,无端得将这些剑意都降服才能纳为已用,此非一朝一夕之功。无端一时间受了这些剑意,终是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倒在剑咫尺怀中。剑儒认为这是正常情况,于是剑咫尺将弟弟打横抱起,送入房中。 

 遂无端与剑咫尺兄弟俩一起升级,顺便培养感情,看这俩图攻受已定 



祸天韪为了证明实力,想拿饺子试刀,却不料尚未动手,隔岸飞来一刀,原来是远在另一岛的异斩魔弯出手了。 

异:这只饺子是我的,要吃他,先问过我!

祸:你说放弃就放弃,那我不是很没面子?

乐:住手吧,大家都是反派,何苦自相残杀呢?

饺:既然这样就给你个面子,祸天韪就给你用吧~~

饺子很给面子,乐寻远也投桃报李,告之地冥挂点之事,又要拉着祸天韪离开。

祸:饺子啊,我对你越来越有兴趣咧~~

说罢祸天韪与乐寻远扬长而去,饺子心想人帅就是罪恶,引得两大帅锅都想要我的命啊。

饺:魔弯,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

异:别高兴太早,我还没想好,如果拒绝作你的护饺使者,那你的命就跟我没关系了。

饺:魔弯,无论是信任还是菊花,饺子都可以给你~~

异斩魔弯能出手相救,也算是好的开始,说明他对饺子的魅力还是有所感应的。饺子想,只要继续展现魅力,不怕异斩魔弯不上勾,饺子自信一笑,帅气逼人啊。 

闻知地冥嗝P,饺子喜不自禁,但梵天尚存,今后饺子就成了唯一的目标。饺子压力山大 ,暗忖自己美貌如花,岂能轻易被砍,定要抱紧异斩魔弯的大腿,才能兴风作浪啊~~ 

(饺子魅力惊人,异斩魔弯是护饺使者,祸天韪则对饺子越来越有兴趣,乐寻远则阻止了两个男人为饺子争风吃醋。饺子这是要变成墙王,向天迹看齐啊)



疯魔趁着邪天子刚挂之机,趁机上身,将真相告之女儿—— 

毁龙首,阻邪降,饿货之始,八部祸聚,天邪灭世。

疯魔时间不多,无数幽冥之魂已寻迹而来,疯魔又提醒道,龙首就在[红雪烬道]。瞬间疯魔发生异变,剑气袭向剑琅琊,孤星泪上前挡招,疯魔之魂离体而去,邪天子之躯尽化虚无。

邪天子没了,剑琅琊安慰孤星泪,希望他能振作起来,别让离开的人担心。

([龙首]是指饿货八歧的其中一个头部,饿货的势力即天邪众,当天邪八众汇集之时,就是灭世之日)



惊见有生人到访,血池消失了,十七被关到牢中,蜷缩在角落。玉逍遥上前查看情况,十七十分惊恐,希望玉逍遥离开。大玉表明并无恶意,请十七不要害怕,又扒在牢栏杆上,卖萌的问是否能帮上忙。

大玉报上大名,十七闻知[玉逍遥]之名,颇为激动,扑上前来围观。果然是玉逍遥,十七观察之后,得出[真的是你]这个结论。

(十七早就认识玉逍遥)

十七很开心,没想到能再见到玉逍遥,很想碰触软软的他,但又及时收手了,因为帝父知道会生气。十七没少挨帝父的打,一想到帝父生气的模样,就吓得蜷在墙角抱了头。玉逍遥不知道[帝父]是谁,还以为是十七的爸爸,但十七有很多伤,善良的玉逍遥决定暗中与十七来往,他想帮助这个无助的孩子。

(铁杆很宽,大玉可以侧着身子钻进来XD) 

在十七看来,玉逍遥简直小天使,他是个非常温柔的人,袖子里还藏着好吃的叉烧包。十七很想吃,但此时突然生变,大地震动,十七担心帝父发现,催促玉逍遥回去了。大玉虽是不忍,但也只能转身离去,走前还抓着包子不放。

(果然叉烧包才是真爱==)

此后玉逍遥又私下与十七见面几次,二人相谈甚欢,但十七顾虑良多,始终不肯告之为何被囚于此。玉逍遥认为[帝父]是十七的爸爸,这样虐待十七,真是个残忍的人。帝父不仅虐待十七,连名字都没给十七,只喊他[十七号],又强制他戴上个丑陋的面具,连包子都不能吃。玉逍遥决定给十七一个名字,就叫[永昼]好了,希望十七能脱离苦海,走入[阳光照耀]的人世。想及此,玉逍遥想把这个新名字告诉十七,却是无法进入山洞之中了,就在他束手无策之际,一只邪恶的手袭向他的后颈,之后玉逍遥就失去了意识。

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映在地上也能看到九根蜡烛,没错,他就是帝父玄尊。九天玄尊道,逍遥BABY,这事儿你不该知道,你试图碰触的已越界太多,我只有抹去一切……

(玉逍遥不止一次发现十七被囚,但每一次都会被玄尊发现,最后洗去记忆)

天迹昏迷了,老秦悉心照料他,但见天迹突然娇///喘不止,身体亦扭动不安,好似在梦中遇到十分可怕的事。

(扭动并娇//喘,简直就是被H现场)

天迹猛然惊醒,从榻上翻身而起,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颤抖不止。 老秦见他醒了,总算放心,但天迹却不知身在何处,亦不识得老秦,又把老秦吓了一跳。 

秦:我是老秦啊,你是中邪啦?

天:那我为啥会在这里??

据老秦说,他来的时候,天迹已昏倒在地,所以老秦只得客串保姆,将天迹抱到榻上。天迹昏迷时亦梦呓不断,娇///喘不止,简直诱惑。天迹又急了,为何信不见了,但老秦说天迹一直握在手中的,天迹低头一看,果然手中攥着灰烬。

这就是(情)信,是地冥,也是十七最后留给天迹的东西。

(这眼睛没闭上啊,眉毛还脱胶了==)

天迹闭上双眼,怆然若失,心里空落落的,耳边仿佛还有地冥的声音—— 

我地冥,也就是末日十七,只谢你一次,为了无数撕裂灵魂的晨昏,你的伴随。 

情信的灰烬自掌中随风而逝,就像突然伏诛的地冥,就这样没了。天迹望着随风而散的灰烬,一时竟找不到言语,只有突然找回的记忆,给过去那段被抹消的记忆留下一点痕迹。

天迹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曾经失忆过,不仅忘记了与十七私下偷情的日子,也忘记了给十七取的[永昼]之名。地冥不断的暗示挑D,只可惜天迹一直没能记起。

老秦急着去见梵天,没空陪天迹失落,又告之法儒要在今晚与天迹在玄黄岛约会的消息,这才离开。天迹仍是心情复杂,一直以为地冥是黑粉,时至今日才发现竟然是NC粉,真是太令人感伤了。回忆中,天迹被打昏前,依稀听到了玄尊的声音,难道真的是他么?  

(这段信息量比较大,天迹回忆的初见,与地冥所回忆的[雪峰]不同。而在仙魔第36章中,地冥曾对天迹说,[为什么你总是这样,我们的感情一再回到原点],就暗示了天迹被多次格盘,洗去记忆。

1.天迹被玄尊多次格盘,导致记忆紊乱,这已经影响到天迹现在的记忆,已经出现后遗症,有失忆的可能

2.天迹与地冥多次[初遇],这段剧情中,他只是想起了其中的一次而已

3.无论相隔多远,天迹总是会与地冥产生共鸣,这是玄尊极力阻止的

4.天迹给十七取名[永昼],望他能脱离苦海,走入[阳光照耀]的人世。玉逍遥所代表的是光明,他希望给予十七温暖,然而玄尊破坏了这一切,十七没能成为[永昼],反成了[永夜],因为天迹忘记了他。

地冥[死]后,血黯之力开始暴发,这说明地冥的功能类似于[保险栓],也就是说,地冥同样有克制血黯之力的功能。天迹给十七取名[永昼],意在暗示地冥的本质也是[光明],只是由于玄尊的破坏,地冥忘记了自己的属性,屈身黑暗。


斩魔录24章,秋山笑英说[圣与邪,本就是一体两面,邪气依圣气而生,也非全无可能]。再加上剧情中描述,玄尊利用地冥聚集血黯之气,由此可知,玄尊无法利用天迹,就分化出一个地冥,利用他的[圣气]来滋养血血黯之气,同时再用血黯之气污染地冥。

仙魔31章,玄黄三乘再聚首,天地人对应日月星三光。天迹是太阳的象征,代表光明与圣气,[邪气依圣气而生],邪气即血闇之气,代表是月亮。因为月亮不会发光,它的光辉反射于太阳,所以是依托圣气(太阳)而生。也就是在这里,已经暗示了人觉与血闇之气有关。

地冥代表[星],星即恒星,与太阳一样会发光,属性即阳亦圣,与太阳是一样的。地冥与天迹,同样属性为圣,是光明的象征。但在剧中,地冥被玄尊的血闇之气污染,成了滋养血闇之气的养料,又被扣锅[血闇源头],所以被按在[地冥]这个位置,属性换成了[月],但实际上,地冥的代表是星,从图中也可以看出,地冥与人觉的代表物是反的,这是玄尊刻意为之。

5.玄尊多次清洗天迹的记忆,所以天迹过去的记忆都有问题,且会影响今后的记忆。如果天迹能想起一切,也许就会知道地冥与自己的关系并非[血元造生]这么简单

6.玄尊的优势,在于天法云地梵五人各自掌握不同的讯息,所以这五人若是联合,必定暗中行事。那么为了迷惑玄尊,天迹一定会保持[毫不知情]的状态,也可能利用[多次格盘的后遗症],装傻或者装失忆,引玄尊出洞)



地冥被梵天砍死的消息,瞬间传遍了大江南北,烟霞剑侣据此更加确认老昙是正义的,从前只是被奸人所害。烟霞剑侣良心不安,想投于梵天帐下,为正义的事业奋斗,为了稳住这对傻瓜情侣,乐寻远满口答应。但交涉之事,乐寻远仍是坚持独自前往,他拒绝带着烟霞剑侣一起前去,否则乐寻远还怎么骗人呢?区区本想同往,乐寻远同样拒绝,开玩笑,万一梵天还记着旧仇怎么办?所以乐寻远坚决拒绝区区,让他与烟霞剑侣一起去给百姓当保安。

地冥之死,乐寻远有些怀疑,毕竟冥冥之神神通广,他怎么会就此挂点?但想到梵天之能为,那大胳膊,那大胸肌,就是夹也把地冥夹死了,想来是真的死了吧?

地冥亦非易与之辈,梵天想来也受伤非轻,乐寻远想着上门拜访,探明虚实,若是有机可趁,就把他当场砍死。祸天韪感觉挺有意思,他就喜欢这种有挑战的工作。

(梵天这金字招牌一出,乐寻远的号召力就不够了,为了保持盟主地位,乐寻远决定干一票大的,但应无骞的幸运不会再次降临)



闻之地冥挂点,闇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异状泉涌。寒武纪不解其意,忽然闇的身上冒出邪氛,寒武纪则身形不稳,闇大叫不妙,为何我身上会有第三股力量?! 

(注意,地冥称闇是疯魔,闇亦承认自己是疯魔,但实际上疯魔在外果奔,所以闇不是疯魔。闇所谓的[第三股力量],极有可能自带的一点血闇之气,以此仿冒被感染的疯魔,则可趁机混入天邪众的队伍,成功打入敌人后方——地冥会再一次成为地下工作者么? )

同一时间,绝谷下窜出大量饿气,正是血闇之气引发的邪之共鸣。同时绝谷之下,发出极为WS的笑声,疯魔受到指引来到绝谷,双邪之气互相影响,导致疯魔之魂邪化更甚。受到影响的疯魔之魂失去理智,唯有一念,那就是杀了剑琅琊。

(杀剑琅琊是饺子的希望,为了阻止她调查真相,而疯魔受到邪气影响,彻底失去理智,以至于想杀了女儿,可见绝谷之下的邪气,与饺子的血闇之气来自同一个势力。绝谷下的是饿气,与血闇之气引发共鸣,更能说明血闇源头与饿货之始是同一个势力)  

地茧闻此,顿感不妙,急欲通知剑琅琊,早作防范。却不料此时天降巨雷,地茧再看剧透,闇手执冥帝,捅了寒武纪个透心凉。

地茧无法接受,闇与影虽是拉郎却一向相亲相爱,为何会变成相杀了呢?倍受打击的地茧,因为偷窥天机而耗尽体力,终于不支倒地,暗中围观的无人榜走上前来,发出邪恶的笑声。 

闇与影共同一体,闇邪力暴发,此涨彼消,寒武纪自然减弱,身形渐消,被迫回归闇影之体。而始作俑者闇却很是委屈,此事并非他所为,而是[潜藏的第三股力量]。邪力愈加高涨,闇只感纳闷,难道这股邪力是我潜藏的力量?邪力愈盛,竟呈反噬之象,闇影以闇力抵抗,僵持之际,幸得孤星泪及时赶回,替老爸稳定了情况。

闇影没见着邪天子,孤星泪指手划脚告之挂点的不幸消息,于是闇影亦感遗憾。

(通过这一段,基本可以确定,闇=地冥。理由如下:

1.地冥说闇=疯魔,闇亦自称疯魔,但真的疯魔在外果奔,没有身体

2.闇说身体里有第三股力量,此力量不受闇的控制,所以将来闇做了啥都可以此为由免责。

3.疯魔已与绝谷下的饿气共鸣,这说明疯魔才是被天邪众附身的那一个,而闇的[第三股力量]则来历不明,一面之辞不足为信

4.地茧看到闇拿着冥帝捅了寒武纪,寒武纪与地冥可不是一条心,所以若借口无法控制自己,闇可以出奇不意灭了寒武纪,还不用承担责任

5.冥帝是个组合兵器,其中一把单锋剑,此剑原本是在单锋剑魔应笑我手中。古原争霸47章,应笑我败于狂刀之手,跳崖挂点,一黑衣人捡走了冥帝剑。仙魔第30章,闇影手执冥帝剑,叉死了玉娘皇,也就是当时捡走冥帝的就是闇影。斩魔录第26章,地冥对闇与影说,[切,只凭冥帝木仓就想杀我,先收集完整的冥帝再说吧!],意在有完整的冥帝才能杀他,所以对地冥来说,完整的冥帝是个威胁。既然知道冥帝是威胁,那么当然是拿在自己手中比较安全,从应笑我那里得到单锋冥帝,再叉死寒武纪就能从孤星泪那里骗得冥帝木仓。也就是说,地冥在暗中收集[冥帝]。[冥帝]与地冥应该关系匪浅,因为[地冥]反过来就是[冥帝]。

5.闇的身份是疯魔,这明显是骗人的,疯魔在外果奔,迟早会暴露身份,届时[闇]的身份就藏不住了。若是暴露,寒武纪必定不爽,既然如此,不若先找机会,做掉寒武纪,以防万一)



惊闻地冥挂点,肥肠君颇为感伤,虽是曾经相杀,但毕竟相交已久。故友挂点,兄弟反目,肥肠不禁悲从中来,庭三帖有点傻眼,因为肥肠这样过于善良,简直就是纯良可爱了。但地冥并非好人,庭三帖与X烟儿只觉得死的好,那饺子也不是好鸟,庭三帖怂恿肥肠大义灭亲。对饺子,肥肠虽是被囚禁PALY  N年,却也感到兄弟情深,毫无怨恨。但时局若此,就此放任只会造成更大的危害,于是肥肠决定找个机会大义灭亲。 

( 肥肠简直善良,被囚禁N年竟然还觉得兄弟情深,这似乎不太科学。被兄弟囚禁N年竟然还十分健康,这似乎也不合常理。把玄尊干的坏事作全按在饺子头上,这个疑点很大,似有意掩护玄尊。X烟儿吸食香气的X性,则与八部众的乾达婆一致。肥肠与饺子是一伙的,怎么可能大义灭亲,等真的灭了再说)



闻知地冥挂点,但聂寒仍无法开怀,因为这是无数的牺牲累积而成,还牺牲了他的乖徒儿冷飘渺。  

聂寒:但愿血闇源头死后,一切就能结束。

梵天:乱世动荡,烽火难平,我会尽力而为。

(就当前明面上的情报,血闇源头=地冥,既然如此,梵天为何还说[烽火难平],要继续努力呢?原因就在于,梵天已与天法云地暗中联合,知道真正的血闇源头另有其人)

秋瑟剑经过重铸,与三光神剑合为一体,改称[炎帝]。此剑与斩龙弯密切相关,梵天还是老昙的时候,听楚天行谈过此事,但其实另有隐情。

据聂寒说,其实现在的[炎帝]剑,只有剑柄部分是原装的,但留在剑柄上的力量,却是承受天地人三光之力灌注,如此(老昙)才能以星辰重铸剑身。简单来说,炎帝被人改了剑格,与你人之最的命格相克,所以即使再次改造,梵天拿着这剑行走武林,也会十分辛苦艰难。

(这事儿是玄尊干的) 

梵:楚天行的任务,经过老昙确认,这缺德事是鬼麒主做的。而鬼麒主的真实身份,经过奉天逍遥的调查,是人觉肥肠君的弟弟饺子君。 

聂:他也能使三光之力?

梵:听说玄黄三乘曾在窈窈之冥共修,趁此机会,得到天地之力。当初天十三觉将老纵的遗物转交给老昙的时候,当中也有其怀疑鬼麒主是三乘之一的重要线索,如今终于得到证实。

聂:反正此剑煞气已被我消除,三乘之间明争暗斗,我不想知道这些破事。

梵;饺子阴谋败露,如今已成重矢之的。

聂:这只是我突然想到的,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梵:但这确实也是我想到的疑点……

(梵天所虑,在于肥肠所说的,饺子是在第一次逆鳞之巅才顶包。但在聂寒看来,若饺子会使三光之力这很不科学,所以这样说来,肥肠仍有疑点,而这也是梵天所忧虑的。所谓的[鬼麒主],是否是由肥肠与饺子共同扮演,直到奉天逍遥逼得甚紧,饺子这才舍身暴露,保住肥肠清白,肆机以待呢?)




神晖主亦感知地冥挂点,日天甚感欣慰,因为这代表事情都结束了。但天织主闻此,内心毫无波动,两个亲人都已离世,故而地冥伏诛并未使她开心。天织主如今所想,只是重建天脉与迎回丈夫与女儿的尸骨重新安葬,如此也算一家团圆。于是神晖主拜托日天陪同前往,又暗忖天脉与血脉重建在即,但兽脉与玄脉却是全灭,一点种也没留下,该怎样恢复[七色灵泉]呢?

(然而进度条出卖了你们,精灵果然天真。七脉全部重建完毕,才能使七色灵泉恢复,这宝贝又有啥功能?)



非宝与霍飞雄进入界天塔后,没遇到半个人影,实甚可疑。终于在打开墙壁的机关后,发现一男一女正在斗殴。男的正是九首道魁所说的[夙],全名是[夙经寒]。 

夙出手狠辣,欲置人于死地,正义的非宝哪能坐视,然而报上大名后,夙却对非宝显露出非同一般的敌意,果然他是九首道魁安排针对非宝的杀手么?

非宝:就凭你这造型,也敢向我挑战?

(非宝这算是送货上门啊)



遂无端无法控制收纳的剑意,陷入危险之中,剑咫尺担忧不已。

梵天半夜回家,却遇乐寻远伙同手下半道拦路,他还不至于认为这样就能灭了一页书吧?

(所以这是强行紧张)

地冥之死甚是蹊跷,饺子认为这不科学,正自思量,肥肠念着诗号而至,饺子嫌他废话太多。  

(天迹下凡现在都是这种姿势了,水平拿着拂尘,使毛自然下垂,特别东瀛风)

(值得注意的是,地冥挂点后,天迹的诗号中有[光]了,其实他已经想起一切吧) 

人觉意图大义灭亲,与奉天逍遥围攻小弟,饺子虽说是没了退路,但他应该还会钻黑洞吧。

 

OVER

本章福利

美图BY  @板砖如雪漫天飞

 

 

 

评论(85)
热度(33)
  1. 鶖紅陌夏蟻裳披來永晝十七冷露非秋 转载了此文字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