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斩魔录30剧情+吐槽*东瀛百妖们蠢蠢欲动

道武王谷沦陷,肥肠的疑点增加,妖怪的蠢蠢欲动,八歧邪神的威胁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30章

玄黄岛上,肥肠带着奉天逍遥围攻饺子,没想到先受了弟弟一阵奚落。

饺子:哥啊,你真是没自信,还要带上两帮手?

天迹:放心,我与奉天先看看,你俩先打。

既然这样饺子就放心了,收拾哥哥他最在行,当下就撸了袖子开扁。于是这兄弟二人,一人挥舞白骨扇,一人以伞当棍,打得热火朝天,间或夹杂饺子的挑衅与肥肠的劝阻。但等了许久,饺子仍未掏出圣剑,于是天迹决定下场,逼迫饺子掏出圣剑,这时法儒再拍死他。

奉天逍遥商量好,那边肥肠已使出无影脚,然而收效甚微。天迹扬起拂尘甩去,饺子机敏转着圈躲闪,却没料亲哥挥舞着大伞一棍打来,正中屁股,顿时血溅三尺!

饺子: 肥肠哥,看来你今天毫无保留! 

肥肠:你乖一点,哥也不会打你。

天迹:饺子你废话真多,快把圣剑魔刀掏出来!

饺子:天迹,你真是天真! 

既然无法脱身,不若放手一博,饺子发功催动魔刀,住在隔壁岛的异斩魔弯立刻收到信号。异斩魔弯还是那一句,[饺子是我的,谁也不能动],他虽是双手残疾,却能以铁链挥动魔刀,瞬间狂霸刀气袭卷而来,劈开巨浪直奔玄黄岛。

强大的刀气使在场众人倍感压力,即使是法儒亦感[压逼],这个词儿太耳熟了,BJ太平最爱。法儒让天迹留神,看样子很想过去保护他,饺子一眼即明,扑上去缠住法儒。异斩魔弯的刀气直扑天迹而去,后者降下神谕力扛狂霸刀气,肥肠感觉危险,上前将天迹拉开,刀气瞬间过境,将玄黄岛一劈两半。  

(天迹真是太猛了,这样的刀气还敢去接)

饺子趁此良机,化出黑洞钻了,法儒见势不妙,叫上小伙伴们赶紧撤退,三人望着被毁的玄黄岛,只感那刀气实在牛叉。如此刀法,B格甚高,且掺杂魔气,不知是谁所出。三人缺少情报,一时弄不清刀者身份,只得暂且按下。

夜已深沉,天迹肚饿,很想去肥肠家吃宵夜,肥肠认为法儒公务繁忙,大约不会同往,但法儒出人意料要抛下工作陪同天迹,肥肠甚是欢喜,实乃蓬荜增辉。

(肥肠看来不想让法儒去,但法儒是否不放心才要跟去呢?)

异斩魔弯已决定接受饺子的求爱,愿意成为他的护饺使者,二人顿时感情升温。魔弯实力不凡,饺子如虎添翼,又给他一招[问心一斩],希望魔弯闲得无聊之际仔细研究,也好增加实力。 据说[问心一斩]练成者不计其数,可见传播甚广,但饺子认为只有异斩魔弯才将完全发挥其威力,可见对魔弯甚有信心。二人互相看重,也算情投意合,异斩魔弯实力不凡,想必饺子会更加有恃无恐。 


 

(这体位不错)  

遂无端接受万千剑意,因一时不能承受,随即陷入昏迷。剑咫尺口嫌体正直,见兄弟受苦,还是担心不已,即使同受剑威,亦要护持兄弟。无端在意识境中,以仁心感化剑意,终能为我所用。剑儒见其情况稳定,认为已无大碍,只要稍事休息,就能恢复健康。

(遂无端升级成功)



乐寻远半夜挡道,虽是想要暗杀,却因看不清梵天实力,还是选择低头认错,让出盟主之位。乐寻远口才出众,他巧言善辩,将过去种种坏事都摘个干净,均推到旧主头上。然而梵天并非傻瓜,乐寻远这三姓家奴能爬到今天这个位置绝非运气,此人见风使舵,善于钻营,手上必定不是干净的。又将诸事推个干净,活像一朵白莲花,实在是太假了。梵天亦无意成为武林盟主,只是警告乐寻远莫再作奸犯科,若是再不回头,定斩不饶。  

梵天言辞甚厉,乐寻远也只能陪笑,即使梵天并不信任,一时半会也不会对他动手。乐寻远认为自己尚有机会,只要把握时机,必能成就霸业。

(有梵天、玄尊在,乐寻远还是早早洗了睡吧,虽然志存高远,但却连时局都弄不清楚,根本没有机会)



孤星泪将调查情况及疯魔异变之事详告黯影,又归还魔君战印,二人并非合作关系,故而孤星泪可自行离去。但孤星泪还想弄清自家老爸究竟身在何方,黯影却说无可奉告。

当初来到黯影身边,是想调查他与地冥的关系,尔今地冥已挂,黯影希望孤星泪转而关注天邪众。因为天邪众是连地冥都忌惮的存在,此时天邪众蠢蠢欲动,其中之一就在风之谷。谷底那名废人与天邪众关系甚大,虽明白留下他风险很大,但为了弄清事实,黯影还是这么做了。如今时局紧迫,危机临近,正义的孤星泪怎能沉迷找爸爸的游戏?孤星泪觉得有理,就此告辞而去。

黯影体内,邪气与黯气相互作用,甚是麻烦,若是不将此两股力量分开,必遭反噬。  

(首先,孤星泪并不知道黯影有一半是疯魔,所以知道疯魔在外果奔也没啥想法。

其次,孤星泪是奉了天迹之命来调查黯影,后来黯影提过一次寒武纪,说法相当暧昧,故而孤星泪很可能怀疑黯影就是老爸,但寒武纪当时并未与孤星泪见面。此次孤星泪旧事重提,想知道老爸的确切消息,黯影却再次拒绝回答,却让他去关注天邪众。

所以仔细看来,黯影似有意忽悠孤星泪。黯影以黯为主导,他心知孤星泪是天迹的人,所以为降低孤星泪的戒心,故意提到寒武纪。黯影用寒武纪来吊孤星泪的胃口,让他为自己调查,之后又不说明寒武纪的情况,就打发孤星泪离开。结合剧情来看,黯在此时应该就有了灭掉寒武纪的想法。

1.利用寒武纪之名笼络孤星泪,利用完孤星泪后,寒武纪就没用了

2.黯体内邪气与黯气互冲,所以必须分开,否则必遭反噬。

所以黯的方法是,将邪气与黯气其中之一打入寒武纪体内,然后将他灭掉。好处有三:

1即使疯魔身份曝光,寒武纪也没机会与黯闹事

2.降低自身危机,取得身体的完全所有权,寒武纪与地冥并非一条心

3.若是有机会还可以冒充寒武纪,把冥帝之木仓从孤星泪那里骗来)

地茧无限昏迷期间,又得一预知梦。梦中魔龙身躯庞大,十分可怖,而在它的瞳孔之中,惊见黯影之身。地茧心中惊惧,自梦中醒来。 

(魔龙即八歧其中之一的头部,瞳孔中看到黯影,说明黯影是对抗八歧的人) 

地茧实难相信是无人榜救了自己,但事实就是如此,地茧有点想不明白了,为何背叛黯影的无人榜会出手相救呢?对此无人榜只说,因为咱都是冥冥之神的棋子(算是同命相连,就不要互相敌视了)。无人榜知道地茧刚做了预知梦,因为冥冥之神知道地茧有此功能,且会因眼睛无法承受,所以转至梦中预言。地茧闻此,不禁有些担心黯影。

(地冥竟然也知道地茧的预知能力,并且指点说眼睛会受不了,所以预言会在梦中展现。无人榜表面上看背叛了黯影,但他又救了地茧,所以实际上来说,无人榜并不是黯影的敌人,或者准确的说,并非黯的敌人。之前反目,只是无人榜与寒武纪之间的了断,那么这样说来,无人榜应该知道黯的真实身份即是地冥)

而在此时,黯体内的邪气与黯气冲突更甚,渐感无法控制自己,眸中出现紫色的光。寒武纪只得离体,询问发生何事,但见黯情况不妙,只能趁着短暂的离体时间,赶紧去找云徽子救急。寒武纪离后开,黯力量暴冲,炸了。  

(天迹、地冥的瞳孔都是紫色的,黯影这么巧,也是紫色。如果黯影真是地冥,那么力量失控吓得寒武纪乱窜应该就是忽悠的,没有寒武纪,地冥可以做点私秘之事,不用担心寒武纪围观)



按照疯魔所言,龙首就在红雪烬道,范围当在幽界外围,且会降下红色的雪。但在二哈帝出走扩张幽界规模后,红雪烬道已没见着红色的雪了,难道是在扩建期间[龙首]出了问题么?

(其实[龙首]这个称呼挺出戏的,因为一般说到龙首想到的是疏楼龙宿==)

正于此时,不远处天空出现黑紫邪气扩散,引起幽界共鸣,剑琅琊一时惊异,竟不知幽界内部有如此强大的力量。邪气凝结,竟化龙霾,正是幽都方向,剑琅琊急往查看。

(幽界内部隐藏的邪恶力量,与龙有关,自然就是八歧了,幽都的入口,也是龙的造型。邪恶力量暗伏幽界甚久,而幽界之魔却毫无所察,可见并非幽界内部之人所为,而是潜伏于幽界工作的外地人干的,比如说鬼麒主)

同一时间,风之谷内邪龙觉醒,降临人间。



 (萌) 

云海仙门恢复了平静,云徽子给澡雪与秋水上课,远方的天空却现出一股庞大妖力,令人不安。自地冥挂点后,血黯之气消失了,世界持似恢复了和谐,但云徽子始终感到有一股妖力在聚集。虽然地冥作恶多端,但云徽子认为事情并不单纯,很可能地冥的存在是为了某个计划,甚至与过去的一次浩劫有关,只是云徽子线索有限,所以未能理清头绪。

(云徽子已知地冥与末日圣战有关)

危机迫在眉睫,云徽子改变主意,决定先教二名童子自保能力。但担任客座的剑术高人不在苦境,所以只能由云徽子亲自上阵。云徽子当年可是剑术排名第三的,后来练习掌法只是不想给奉天逍遥太大压力,实力不可小觑,虽然他的剑实在像纸片。  

(这位不在苦境的剑术高手,会是剑宿意呆么?)

(玄尊的手下分为两部分:天邪众与百妖图,前者是血黯之气后者是妖气,现在妖气聚集,那就是有大妖怪要出来了。血黯之气隐藏却并非消失,明显在聚集力量)



四烈旗主  夙经寒明显已感染饿货,心性极端,认为凡抱有异议者皆为异端,应该叉死。杀人在他眼中,是引人入道的手段,未来唯一的路即天道归邪。话说到这份上,非宝便知此人邪恶,定要教他做人。 

非宝正要与夙轻寒单挑,霍飞雄却自告奋勇,让非宝保护女道者,他则上前与夙轻寒练练。霍飞雄也算是有点武力值,与夙轻寒打得火热,但夙轻寒一招[天地碎],挖了个大坑把霍飞雄扔了进去,又警告非宝若不归顺,将来必定没有好果子吃。

霍飞雄已坠落到下层,非宝本想跳下去查看情况,但女道者郁丹霞认为有诈,还是谨慎行事为妙。郁丹霞乃泰誓属下,泰誓即非宝旧识,于是郁丹霞即刻领着非宝去见泰誓。

(霍飞雄是故意掉坑了的吧,这个夙明显已感染饿货,且照他话意,道武王谷内部感染者甚众)

一处隐密房间,四烈旗主议事中。自[事变]之后,未受感染的残存人马隐藏起来,全真子虽是封锁了道武王谷,但仍未发现他们的行踪。另一方面,始尊七仙器只到手两件,但只要把好大门,另外五件用不了多久定会有消息。

[始尊七仙器]乃由道武王谷的掌门秘传,所以持有者身份难以确定,七仙器关系到一件惊天秘密,道主为了这件机密而谋划多时。而最重要的,是尚在封印的那口剑。这时九首道馗与夙经寒来了,二人一同加入讨论。

夙脸上有伤,九首道馗一望便知,这是与非宝交涉失利了。非宝拒绝臣服,唯有败亡一途,夙已做下布置,着人暗中跟踪非宝与郁丹霞。 

郁丹霞是泰誓舍命断后保护之人,她还带走了[朱尊],九首道馗闻此,即命属下[犰染]前去追踪。非宝实力尚未可知,因为夙经寒还未与他正式交手。这时御帘降下,道主亲临,四烈旗燕十六(女)、辽太极、九首道馗、夙经寒均向道主行礼,帘后的男人只是[嗯]了一声,声音并不年轻。

全真子所设的阵法已破,共有四人入侵,道主已另开阵法,阻止内外交通。道主又作出指示:

1.注意[灭元炉]的情况,燕十六应了

2.调查泰誓与朱尊的下落,此事由九首道魁办理

九首道馗认为,泰誓等人应藏匿于有结界护持之处,所以要弄清匿处,得花费一点儿时间。

(道武王谷情况很严重,饿货感染者众多,没有感染者反被屠杀。朱尊不知是何身份,但从名字听来,身份应该不低,就是名字听来很像[猪尊]。道主觊觎的[始尊七仙器],有可能与元始天尊有关?七仙器,则可能是依照北斗七星设计而来,因为四烈旗有北斗七星的标志。道主明显感染饿货,而饿货想要七仙器做什么呢,想必与封印或者是增加力量有关。

北斗是由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七星组成,所谓的七仙器,大约也是与此有关。道教称北斗七星为七元解厄星君,居北斗七宫,即:天枢宫贪狼星君、天璇宫巨门星君、天玑宫禄存星君、天权宫文曲星君、玉衡宫廉贞星君、开阳宫武曲星君、瑶光宫破军星君。所谓七元解厄,正对应剧中的厄(饿)货,所以道门成为玄尊的目标,并不奇怪)

郁丹霞领着非宝来到青兕洞,此秘是昔日存放始尊七仙器中[道君尺]的库房。道君尺是传说中可破一切道法的宝贝,只可惜已被感染者夺走。如今道武王谷岌岌可危,自掌门挂点以后,门中决定秘而不宣,故而外界皆不知掌门之逝。道武王道内部讨论决定,请剑子仙迹前来主持大局。但剑子仙迹拒绝了此事,并支持界天塔的[天南第一道]朱尊接任掌门,于是事情就这样定下了。 

但在即位大典上,包括朱尊在内的所有人都中了溃元散,全真子、四烈旗等人以三修之首的烈御子,屠杀了界天塔超过三分之一的道友。 剑子仙迹本也来与会,只是他运气好中途离席,所以逃过一劫。当时郁丹霞与殿主泰誓担任保安工作,所以守在会场外围,待听到杀伐声起匆忙赶回时,就见三修之一的徐无鬼正与一名白发刀者激战。

这名白发刀者,就是曾经袭击霍飞雄的那只,他周身散发煞气(血黯之气)。后来情势危急,由郁丹霞带着朱尊撤退,泰誓则留下断后,至于徐无鬼等一帮人情况如何,尚未可知。

非宝听出郁丹霞对泰誓不一般,似有私情,郁丹霞只说殿主是恩人,所以要一辈子守在他身边报恩。但相信恋爱经验丰富的非宝可以明白,这分明是英雄救美后的暗恋。如今郁丹霞与众人藏身于[半半天],是半道子(半完人)所造的楼与楼之间的通道,设有结界保护。逃亡部队中有一人是半完人的弟子,所以才能打开结界,得此容身之所。

目前首要就是找回泰誓,非宝过去曾与泰誓暗中寻了个地方切磋,故而非宝认为泰誓躲在那里。郁丹霞想要同往,但非宝拒绝了,请她去找刀皇霍飞雄,又将刀皇的特征告之,二人约定六个时辰以后无论是否找到人都要来此汇合。

分开之际,郁丹霞对非宝说[武道昌隆],后者一愣,随即亦以相同的话祝福对方。

(非宝很谨慎,没有带着郁丹霞一起去找泰誓,因为目前只是郁丹霞一面之辞。值得注意的是郁丹霞说[武道昌隆],这是岛国武士间的祝福语。武道昌隆即武士道路前途光明,意为前途远大。[武道昌隆]还有个意思,要结合本剧[道武王谷]的组织名称,正好是前两个字逆了,所以其实郁丹霞亦是[逆道]人马,她同样感染了饿货。

道主要求燕十六看护[灭元炉],很可能是将中了溃元散的道者投入炉中灭去元神,成为饿货口粮)



在日天的帮助下,天织主将冷飘渺带回了精灵天下,并按遗言,将他与女儿一同葬在七色灵泉。如今各脉的重建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中,神晖主衷心希望精灵天下能从此太平。  

(BJ说希望就是用来打破的)



在剑儒的帮助下,遂无端与剑咫尺终于患难见真情,和好了。成功升级的无端打算去找铰子刷点B格,又苦于没有饺子的住址,正好庭三帖来拜访剑儒,告之去询问肥肠,于是无端向剑咫尺告辞离去。 

剑儒见了庭三帖还有些别扭,这个弟弟根本没把这个哥放在眼里,但实际上庭三帖已经想通,反面教材就是肥肠与饺子兄弟。庭三帖看到饺子为了名利囚禁陷害肥肠,所以良心发现,想要与哥哥剑儒重归于好。剑儒简直喜出望外,老天有眼,喜甚幸甚啊。

(饺子与肥肠绝难想到,竟然促成了剑儒兄弟的复合。庭三帖别扭这么久,竟然一下就想通了,果然是以前钻了牛角尖吧)



地冥伏诛,重回家园,梵天心情好,把云渡山重新装修一番,环境更好了。  

(梵天承认是夺舍了)

老秦来拜访一页书,此番能回归,梵天亦知是老昙献身,才能使他得到新的身体,所以甚是感激。提到老昙,老秦亦是老泪纵横,他所经历的苦难,真是丧心病狂。  

梵天回家,业途灵却未来拜见,一页书便知他是另有机缘。老秦说,天迹称业途灵另有磨练,所以未能前来。梵天对天迹很放心,所以只要等待就好。老秦却觉得苦境有了梵天坐镇,那才是有了定心丸主心骨,天迹过于跳脱,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有梵天在,天迹就不必再担[苦境领导人]的称号,但他却是玄尊的目标,所以仍处于阴谋中心)



无端拜访肥肠,这是二人初次见面,之前无端见的是肥肠他弟饺子。心知饺子作恶多端,无端寻仇是天经地义,但作为哥哥来说,总是万般不舍的。肥肠对这弟弟,真是用情至深,但他体谅无端心情,仍是告之地址,之后无端告辞离去。 

(肥肠真是菩萨心肠,弟弟这么坏竟然还一往情深,但是作为前辈来说,明知弟弟有个护饺使者,并且实力不凡,一刀可以劈沉玄黄岛,竟然没有告诉年轻的后辈——肥肠这是故意的么?) 



昔日庄严的天照神社,如今阴森恐怖,邪染之源果然就在附近,这使得剑随风有点不大舒服。

(这里暗示了血黯之气与饿货的关系)

蝴蝶君担心若是遇到敌人,会顾不上剑随风,果然就冲出来一群被控制的僵尸,为首之人赫然就是鬼面冷修罗。蝴蝶君急催西鸣侯找出邪染之源,于是后者开始施术。

神光剑出,祛除邪黯,隐藏术法即破,邪染之源暴露。  

(神光祛闇,神光毓逍遥)

邪染之源挂天边,C纵者竟是公孙月,又名黄泉赎夜姬。蝴蝶君一见LP,顿时激动,阻止西鸣侯的攻击。公孙月忆不认得蝴蝶君,一扇子就要拍他,剑随风发现及时,替人夫挡了这顿家暴。 

飘血阴姬与九爪蛛冥前后包抄,又有公孙月C纵邪源,蝴蝶君、西鸣侯、剑随风能否成功毁掉邪源?

(这么快毁掉后面就没戏唱了,话说公孙月女装还挺妩媚)

 


邪恶的龙首原来就是幽界大门,剑琅琊欲毁龙首,却不料遭到邪染严重的疯魔阻止。疯魔感染已深,打伤剑琅琊,祸天韪前来救场,由他对上疯魔,剑琅琊能毁掉龙首么? 

(当然不能,后面还有30集) 



寒武纪急急而奔,欲往云海仙门求援,却不料闇从天而降,掏出冥帝想剁了寒武纪。

闇: 妖物,既然你想反噬我,我就先砍死你!

寒:阿西巴!

奇怪奇怪,闇竟将寒武纪当作了体内邪气的来源,还要送他上西天,这究竟是唱的哪出戏?

(闇在装傻吧,哈哈)

同一时间,前往风之谷调研的孤星泪遭遇龙霾攻击,父子俩谁会先嗝屁呢?

(还是寒武纪吧)



庭三帖与剑儒开诚布公,心意相通,不仅释清过往误会,兄弟情谊上升了5000%。正当二人感动落泪之际,剑儒体内饿货暴发,绿光闪耀,一棍将庭三帖打出亭外,重伤吐血。外出买酒而归的剑咫尺见状急奔而来,他能保护庭三帖脱离剑儒的魔爪么? 

(剑儒这么猛,真是难以逆料) 



遂无端守在觉龙渡口,通知玉贵妃带上小伙伴来刷饺子涨B格,然而饺子亦是等候多时,究竟谁是谁的B格? 

(饺子知道遂无端要来,肥肠告诉他的吧。玉贵妃也来打饺子,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么——

饺子:玉贵妃,其实你是我饺子的儿砸,真名叫[包子]!

玉贵妃:WHAT!?

云望归+御均衡:主事,确实像包子。

遂无端:儒门不幸……)



曾经,玄尊也是个[好]爸比,喜欢给孩纸们讲故事。

玄尊说,奉天乖,粑粑给你讲故事。传说东瀛百妖卷内,记录着东瀛一百只恐怖的妖怪,每只都可独霸一方。但是有一只妖怪,却凌驾于百妖卷之上。

奉天问,是啥妖怪?

玄尊不答,却问玉逍遥,未来神州将面临外敌真正的侵略,如果仙门无法阻止,将使神州彻底消失。

逍遥问,是啥危险?

玄尊答,饿货之始。

肥肠问,是谁侵略?

玄尊答,万恶之初。

地冥问,你忌惮谁?

玄尊答:八歧邪神! 

奉天问,他在哪儿? 

玄尊闭眼,掩盖了犀利的眼神道,示流岛。

(这里明确了饿货=八歧,他是B格高于《百妖卷》的妖怪。饿货之始,万恶之始,即八歧邪神,这个威胁即玄尊自己)



而在精灵天下北部的群山之间,地冥死后血闇之力消失,峰底的封印已然松动,邪恶的八歧正要出山,它已知目前的敌人,就是梵天一页书。  

(精灵天下妄想置身事外,又怎会想到玄尊早就把八歧埋在他家山头?八歧既被封印,又怎知世间世?所以他明显早就化出分身在外活动,也就是说,没有本体的玄尊才是真正的八歧。如今地冥已死,玄尊也该上线了,他会以地冥的形象出现,改名[玄冥]。

玄尊上线后,会借着地冥的长像接触天迹,并趁机同化天迹。作为本档阴谋的中心,天迹是玄尊的第一目标,为了配合[引蛇出洞]之计,天迹必须保持[一无所知]的状态,吃点儿苦头,顺便刷刷CP,引诱玄尊上勾)



本周总结

上档仙魔,玄尊扫平了除三教外的苦境势力,本档中,玄尊就对三教下手了。先是盛世归圆数次对儒门威逼利诱,但玉贵妃没有屈服于筝儿的Y威,所以盛世归圆没有拿下儒门。

上档仙魔中,玄尊的暗桩圣道天与已故的景严孚上座提到,佛道两门都在抓内奸,而这内奸不用想就是饿货玄尊的手下。本档中,佛门已然沦陷,不动明王即是一例,道门也是同样,受到感染的[逆道]已控制了整个道武王谷。

来看儒门,实际上儒门一直在玄尊的掌握中。儒门一把手玉贵妃实际上是玄尊的儿砸,儒门二把手法儒君奉天那更是玄尊的儿砸,整个儒门早已是玄尊的后花团。

至此三教已然落入玄尊的掌握,而这些都是在悄无声息的情形下完成的。


除儒释道三教,此次示流岛上还有一教,那就是[神道]。[神道]信奉的神也有很多,其中天照大御神是比较重要的一位,他代表光明,是太阳神,亦是饿货八歧的克星。

地冥并非血元造生的产物,而是与天迹同样的分化体,他俩都是天照的化身。血元造生实际上用在了人觉身上,无论肥肠、饺子还是楚天行,他们才是血元造生的产物。玄尊利用血元造生,混淆视听,误导地冥,掩盖真相,成功转移了天迹与地冥的注意力。

天迹给十七取名[永昼],望他能脱离苦海,走入[阳光照耀]的人世。玉逍遥所代表的是光明,他希望给予十七温暖,然而玄尊破坏了这一切,十七没能成为[永昼],反成了[永夜],因为天迹忘记了他。地冥[死]后,血黯之力开始暴发,这说明地冥的功能类似于[保险栓],也就是说,地冥同样有克制血黯之力的功能。天迹给十七取名[永昼],意在暗示地冥的本质也是[光明],只是由于玄尊的破坏,地冥忘记了自己的属性,屈身黑暗。


斩魔录24章,秋山笑英说[圣与邪,本就是一体两面,邪气依圣气而生,也非全无可能]。再加上剧情中描述,玄尊利用地冥聚集血黯之气,由此可知,玄尊无法利用天迹,就分化出一个地冥,利用他的[圣气]来滋养血血黯之气,同时再用血黯之气污染地冥。

仙魔31章,玄黄三乘再聚首,天地人对应日月星三光。天迹是太阳的象征,代表光明与圣气,[邪气依圣气而生],邪气即血闇之气,代表是月亮。因为月亮不会发光,它的光辉反射于太阳,所以是依托圣气(太阳)而生。也就是在这里,已经暗示了人觉与血闇之气有关。

地冥代表[星],星即恒星,与太阳一样会发光,属性即阳亦圣,与太阳是一样的。地冥与天迹,同样属性为圣,是光明的象征。但在剧中,地冥被玄尊的血闇之气污染,成了滋养血闇之气的养料,又被扣锅[血闇源头],所以被按在[地冥]这个位置,属性换成了[月],但实际上,地冥的代表是星,从图中也可以看出,地冥与人觉的代表物是反的,这是玄尊刻意为之。

天迹回忆的初遇情景与地冥的回忆不同,这说明天迹的回忆并非是真正的[初次见面],而无论玄尊如何阻止,天迹都会因血液的共鸣找到地冥。但玄尊是不会允许二人结合,所以他必定洗去天迹的记忆,阻止天地在一起。


地冥的死是假相,地冥在之前就与法儒搭上线,然后通过奉天逍遥作筏,与梵天成功勾搭。天迹、地冥、法儒、梵天、云徽子这五人,各自掌握着关于饿货玄尊的部分线索,这也是玄尊保持优势的原因。正道从上一档仙魔开始,就一直被玄尊算计,各种套路层出不穷,花样百出,简直再憋屈不过了。那么为了打破玄尊的优势,为下半档注入一股强心针,以上五人的联合就十分重要。天地法梵云必须联合,才能看出这一切阴谋之下的真实,为了拖出真正的幕后黑手,地冥诈死就是关键的一局。五人联合,正是在斩魔录的30集,这标志着玄尊的优势即将打破,亦是正道反击的开始。但为了完成再拖戏30集的目标,玄尊直到本档末才会真正浮上台面,而这之前,玄尊将以地冥的身份行走,最多改个名字。为了引诱玄尊上钩,天迹必须出卖色相,护花使者法儒则要维持[支持老爸]的假相,直到本档最后才会反转。玄尊暴露,这才是大快人心,五位地下工作者的B格也将得到升华。


饿货玄尊的手下分为三类:

1.八部众:饺子肥肠、不动明王及其手下

2.百妖图:九爪蛛冥、大蜈蚣等

3.被感染的普通人

疯魔失去自我之前,对剑琅琊作出提示[毁龙首,阻邪降,饿货之始,八部祸聚,天邪灭世]。但疯魔只指点女儿去灭幽界的那一个龙首,但就八歧而言,最少也有八个头,所以只毁一个估计是不够的。


地冥死后,血闇之气暂时偃旗息鼓,聚集于黯阳蓄势待发。妖力开始活动,这是百妖图的妖怪们开始苏醒的标志。此乃声东击西之计,让正道关注百妖,自然没人会注意到黯阳的存在。在发生变异的两个人中,闇的身份最为可疑,他是否是地冥留下的[退路]呢?除闇以外,剑儒也冒出了绿光,之前认为他是被饿货附体,如今看来应该是百妖图中的一只妖怪。

幽界的大门口即是龙首,这是连剑琅琊都不知道的事,能在幽界神不知鬼不觉布置这些,真鬼麒主最为可疑。真正的鬼麒主并没有死,法儒在玄黄岛上打死的那一个只是化身OR克隆体,与魔君所说的鬼麒主性格发生变化的时间完全对不上。《释魔录细目》的交易也完全是故意误导,目的就是要让观众认为前后并非同一人。

真鬼麒主就是玄尊,马甲狂魔。玉贵妃满心希望亲爸已死,但实际上总会有哭的一天,亲爸是玄尊,虽然皮总是不断的更换,但灵魂还是玄尊啊。


饺子与肥肠这对兄弟,表演了一出囚禁PALY的戏M,重点突出了饺子的邪恶与肥肠的善良。但是,漏洞很多。且不论被囚禁多年的肥肠为何会这么健康,饺子又为何喊打喊杀,但实际上却未伤着肥肠一根毫毛呢?难道这对兄弟的虐恋情深全是骗人的么?是滴,全是骗人的。

饺子说,肥肠是在逆鳞之巅的时候偷梁换柱的,但在本周,梵天与聂寒的对话表明这还有疑点。因为按照常理来说,饺子即使有肥肠传授武功,也不该有放光功能,应该无法帮助老昙修复三光神剑,也不可能打开天堂之门才对。但实际上饺子都做到了。

玄黄岛上打完饺子,天迹要去肥肠家吃饭,肥肠则故意说法儒有事儿,实际上他就不想让法儒同去。但法儒却抛下工作也要陪同天迹,这又是为什么呢?

遂无端询问饺子的落处,肥肠免为其难的说了,却未告之护饺使者异斩魔弯的存在。异斩魔弯那么生猛,肥肠才见识过的,不应该这么快忘记。且面对无端这样一个可爱的后辈,又有着正当的报仇理由,肥肠若是真的CJ,是无论无何也不该忘记提醒这一点,因为这很可能给无端带来杀身之祸。

最关键的一点,饺子见到无端时说[等候多时],这说明他早就知道无端会来寻仇,因为有肥肠事先告之。

所以肥肠与饺子根本是一伙的,如果不是血元造生,那就还是一魂双体,之前收回化身根本就是个障眼法。法儒已经看出肥肠有异,天迹要去吃饭也只是试探,法儒陪同就说明他根本不信任肥肠。


示流岛上,西鸣侯以[神光]剑使邪染之源显现,说到[神光]俺就想到了天迹,他那个[神光毓逍遥]的诗号,在地冥诈死后又出现了——

击冥霄,辟晴曌,万里卓然乘云涛;天有行,地无迹,千秋怎堪一剑扫?神光毓逍遥。

这首诗号与天照的关联很深,[神光]的再次出现,是否暗示天迹其实已经想起了一切呢?暗中联合给玄尊下套,能否在档末诈玄尊现身,让俺们拭目以待。


饿货之始,万恶之初,这是形容八歧邪神的,玄尊对每个人鼓吹八歧的可怕。这里是一种摄影手法,看似对每个人说的内容都不一样,但实际上说的同一种东西。饿货之始,万恶之初,示流岛的邪龙八歧即饿货本身,它是凌驾于《百妖图》之上的更高级的妖怪。八歧的身份就是玄尊,所以玄尊才会把八歧描述得那么可怕,在几个小年轻心里制造恐怖气氛,其实就是自卖自夸。当然玄尊确实有几把刷子,就一档半把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之间,布局缜密在近几档剧中也是无人能出其右的。结尾部分的这段对话,明确了饿货=八歧=玄尊,这样就与俺之前的推论吻合了。

接下来的剧情走向,上面已经预测过了,短期内正道不会做出明面上的反击,继续使玄尊认为保持优势,才是使他大意露出尾巴的要点。而这当中,天迹的演技尤其重要,法儒也要继续保持拥护老爸一切决定的孝顺模样,地冥则继续潜伏,或者可以再次以《百妖图》妖怪的的身份再次打入后方,为正义的事业添砖加瓦。梵天只要保存实力就好,待玄尊露头,打就一个字!


OVER


本章福利

美图 BY@板砖如雪漫天飞

  


评论(83)
热度(44)
  1. 鶖紅陌夏蟻裳披來永晝十七冷露非秋 转载了此文字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