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同人]天迹不逍遥 第二十三章

C  P:ALL天迹

OOC慎入,雷到不负责,不喜请点叉

注:第一部终章,有虐


第二十三章

大漠苍鹰等了些许,人觉才从后厨端出酒菜,又取出两壶好酒,与苍鹰好生叙谈。自风之谷一别,二人许久未曾这般自在,若非在集市巧遇,又哪得闲暇坐谈畅饮。若要提起仙脚的生活,那真是麻绳提豆腐——别提了。

“怎样,仙脚很有意思吧,天迹好玩么?”

“他玩我还差不多,每天给他准备一日三餐,心情好了还要下午茶和宵夜,我现在成天围着锅台转。”

人觉暧昧笑笑,给苍鹰满上一杯,劝他吃洒,又请他吃菜。如此客气,苍鹰略有些不惯,但他实在是有些不可言说的心事,故而也多喝了几杯。

“法儒常去仙脚吧?”

“是啊”,苍鹰满饮一杯道,“来得很勤,天迹也很缠他,只是法儒未曾留宿。”

大漠苍鹰只当闲聊,却不知人觉听到这里,便知天迹仍是有伤在身。人觉温柔笑笑,陪苍鹰继续闲聊,九秋残月,竹影依稀,浮云渐笼了明月,大地陷入一片黑暗。



逆鳞之巅,流云蔽月,一者红发夺目,一者银发皎皎。地冥望向天迹,那双如剪秋水般的眸子,此刻只有愤怒与不屑,握着神谕的手指瘦削如葱,只消一眼,地冥已能想像那双手的细滑手感。

浮云在空中疾走,瞬间月华洒满大地,同一时间,天迹举剑攻向地冥!

地冥心下迟疑,大漠苍鹰之事与他毫无关系,亦不知天迹为何认定就是他所为。之前伤害天迹,地冥亦是痛悔不已,如今哪舍得再与他交战?天迹却是毫无保留,为玄尊,为苍鹰,无论哪一桩,地冥都是摘不干净。可为何面对自己猛烈攻击,地冥却只是防守,天迹一时疑惑,手中却收势不及,一剑刺入地冥肩膀,顿时血流如注。

天迹震惊,维持着持剑的姿势,地冥一手扶了剑尖,望向天迹,那眼神竟似无一丝阴霾,只是多了些难以捉摸的东西。

“为何不躲?”

“我伤了你,这是赔罪。”

“大漠苍鹰在哪?”

地冥摇头,“与我无关”

“为何要杀玄尊?”

地冥只是苦笑,“你无须知晓。”

天迹恼恨,猛然拔出神谕,地冥抚了肩膀,血落了一地。不知为何,看着地冥的血,天迹心中升起异样感觉,脑中昏沉,眉心竟S出一道白光。那白光柔和,包裹地冥,一阵光芒之后,地冥已感肩膀不痛了,用手一探,伤口竟已愈合,若非衣服破损,简直就如同做梦一般。

白光渐散,回到天迹眉心,天迹才觉得脑袋舒服一点。方才发生之事,地冥甚为疑惑,就连天迹也不明白。

“你还好么?”

天迹仍有些昏,许是为地冥疗伤消耗了他的力量,所以竟是有些虚脱之感。他体内之伤本就未曾痊愈,此番更使得身体虚弱,地冥收了法仗,上前扶了天迹。可天迹仍是厌他,不肯接受帮助,甩开地冥的手,与他保持了十余步的距离。



地冥有些着急,天迹状态不佳,且方才之事难以解释,天迹又一幅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地冥很是无奈,这也算是苦果自尝,毕竟是自己先打破了天迹的信任,如今叹息无益。

“你何时有了替人疗伤的本事?”

天迹仍是昏炫,但尚能站稳,方才之事他亦不明所以,只能摇头。

“两位好友竟在这样美好的夜晚斗殴,真不怕辜负这月色么?”

金雨降下,人觉撑了华伞从天而降,见天地二人尚且无事,人觉也放了心。落地之后,人觉收了伞一步步走向天迹,地冥瞬间警惕心起,浑身肌肉亦绷紧。然而天迹见了人觉只感开心,他笑着挪动脚步走向人觉,非常君亦温柔上来扶他。然而变故不过瞬间,地冥呼唤不及,天迹只感腹中一凉,他低头看去,原来华伞已刺入他腹中,顿时一阵剧痛袭身。

最温柔的非常君,给天迹摸肚肚的非常君,带美食给天迹的非常君,此刻却微笑着,将伞捅进了天迹纤细的腰腹。仿佛仍不满足,人觉手中用力,伞尖又深入几分,血流了一地。

天迹很想问为什么,可已说不出话来,刚一张嘴就吐了口血。紫色的眸中,泪水夺眶而出,滑落白皙的脸颊,与血迹流成不同的痕迹。天迹痛得颤抖,呼吸已是粗重,地冥唤了声天迹,人觉听罢,暗中蓄力,伞尖已透体而出。天迹失了意识倒向人觉,然而后者却一脚将他踹飞,粗暴的将伞拔出了天迹的身体。

天迹的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落下,电光火石之间,地冥已扑了上去。不顾滑伤的手臂接住了天迹,他腹上伤口很大,伞尖锐利,伞身由细变粗,收起的伞布亦被功体变得坚硬,就这样刺伤了天迹的腹部。伤口如洞,血流如注,天迹意识不明,命在旦夕。地冥只感世界崩毁一般,他抱紧天迹,想要堵住伤口血流,然而却毫无作用。



心底有个声音说,你要失去他了,再也没有了,地冥突然放声悲鸣。霎时山河惊动,风云变色,地冥眉心中S出一道白光,将重伤的天迹包裹其中。天迹伤重,地冥持续输出白光为他疗伤,虽不知何时有了这能力,但眼下当以治疗天迹为上。可人觉却不会给他机会,一掌袭来,地冥不及防御,被掀翻在地,口中呕红。治愈之力亦断,天迹失了支持,自空中跌落,仍是意识不明,脸色苍白,呼吸微弱。因治疗时间不够,天迹腹中伤口仍是流血,但已比方才好了许多。因惯性之故,天地二人在地上滚了两圈方才停下,二人流出的血汇集一处,竟成华彩天象,光耀大地。人觉顿感刺目,幸好天迹伤重,那光芒只耀目一刻,又立刻黯淡下去,但如此殊异之景,已使地冥起了疑心。

“帝父,你不是说,我是血元造生而来,又为何会与他引发共鸣?”

人觉不答,地冥继续追问。

“帝父,我与他究竟是何关系?”

“闭嘴!”人觉暴怒,拂袖袭向天迹,那一掌足可毁天灭地,天迹若是中掌,必定当场无命。地冥哪能坐视,他不顾伤体扑向天迹,只想将护在怀中,二人接触之际,再度散出柔和白光。人觉眼中更加狠戾,他口中念念有辞,一掌袭向天迹地冥,将二人硬生生分开。邪恶的血黯之气包裹二人渐离渐远,地冥怕伤了天迹,只得松了手。但他很不甘心,呼唤不断,天迹咳嗽一声,恢复了些许意识,身上仍是剧痛,无法起身。三光之力齐聚,天堂之门开启,天迹被迫卷入,门扉关上的那一刻,人觉又出一掌,打中包裹天迹的血黯之球,使他再度失去意识。



夜已过半,酒过三巡,大漠苍鹰思量也该回家,遂向人觉告辞。离开明月不归沉,行走在树林中,大漠苍鹰举目望去,深秋的月儿再度笼罩在黯云之中,不知何故,突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逆鳞之巅斑斑血迹,人觉扔了被血液浸染的华伞,将地冥带走。地冥伤重,路上昏了过去,人觉将他带回黄泉三千丈,安置于石床上时,地冥恢复了些许意识。

“帝父……”

地冥伤得很重,一张嘴就溢出鲜血,显见是内脏受创。

“如果不想死就闭嘴。”

可地冥不怕死,也不怕流尽血液,若说这世上有什么能让他害怕,那就是失去天迹。

“帝父,天迹、究竟与十七、是何关系?”

人觉不理,只是埋头处理地冥的伤口,但他动作粗暴,仿佛只是维修一架机器。

“十七求您放过他,如果、如果我与他必死一人,十七愿意替代他……”

人觉只感烦躁,地冥向来听话,却为了天迹不再乖顺。天迹这个罪恶的男子,不仅法儒为他离家出走,地冥亦因他忤逆,玉逍遥何德何能!?眼神一凛,人觉掐了地冥的脖子提到眼前,虽是吐血不断,但地冥的眼神十分坚定。

“为了他,你情愿连命都不要?”

地冥不答,只是点头,随即被人觉掐断了颈骨。咔嚓一声,甚是清脆,人觉残忍笑道,“没用的工具,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人觉松手,任地冥的尸体软软倒在石桌之上,他则转身去了另一处石屋。黄泉三千丈本是一处隐密的实验基地,有几间这样大的石室可供同时进行实验。人觉来到书架边,找出个本子,记录下今天的事件——

[逆鳞之巅]一役,陨命于黄泉三千丈。

之后人觉合上书页,封面上赫然写着《冥鸿残章》。



第一部完    第二部待续

来源:樱町

评论(10)
热度(14)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