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同人]天迹不逍遥 第二部01

C  P:ALL天迹

OOC慎入,雷到不负责,不喜请点叉

PS:内容紧跟仙魔1的剧情,天迹被困天堂之门


01

白驹过隙,时光匆匆如流水,几百年的光阴就这样一晃而过,苦境在经历数之不清的BOSS洗洗后,仍然朝气蓬勃。仙脚之巅,天堂之门仍是紧闭门扉,虽是如此,大漠苍鹰却每天都要被天迹遥控指挥。

“雕兄,你在嘛?”

大漠苍鹰故意不理他,门内一时安静,随即响起啜泣声,甚是可怜。

“QAQ雕兄,真的走了么?别丢下我一人……”

这般情景每隔数日便要上演一次,大漠苍鹰已经练就波澜不兴的蛋定,可即使知道门内之人是假哭,却还是心软了。

咳,没走,你要吃什么,我现在去买。”

天迹高兴得手舞足蹈,又好似牵扯到伤口,痛得倒吸一口凉气。

“咋了,伤口又痛?”

“没事没事”,蓝衣仙者赶紧否认,“我想吃鸭脖、火锅、烤肉!”

大漠苍鹰皱了眉头,“这些东西都不利于你的伤势,一概不许吃。”

“好雕兄,我是真的好饿,饿也不利于伤情的~~”

“我去买些适合你吃的食物,你乖乖在家等着,不许胡来,以免弄到伤口。”

“快去快回呀,雕兄~~”

果然外面没了声响,天迹一边思量雕兄已经成功升级为老妈子,一边期盼着雕兄带来美食。

自逆鳞之巅重伤以来,天迹昏迷了一年多才恢复意识,从那时起,天迹就难以抑止对师弟的思念。天迹有一肚子话想对法儒尊驾说,此番伤得严重,却不记得细节,肚子上开了这么大个洞,却连诉苦的地方都没有。被封于天堂之门,哪儿也去不了,腹部的伤口仍时不时隐隐作痛。天迹有满腹委屈想要倾诉,可令人失望的是,这几百年间,陪伴天迹的只有雕兄一人,法儒一次也没有来过。

“奉天不要师兄了么……”

天迹咬紧下唇,眼眶红了,他不敢哭,因为肚子的伤口会抽痛。



逆鳞之巅一役已逾数百年,但时至今日,关于此战细节,天迹仍是模糊。犹记那时与地冥单挑,神谕一剑刺伤地冥,之后的事就浑然不知了。天迹只知道自己肚子上开了个洞,这是从衣服的破损处查知的,除此之外,整件衣服都几乎被血迹沾染,几乎看不出原本的蓝色。

衣服上有碗大的破洞,天迹摸摸自己的肚子,只感一阵凉意。天迹只要一想那伤口曾出现在自己肚子上,就觉得可怕,如今腹部已恢复光洁,甚至连个疤痕也没无,完全看不出曾有过那般可怕的伤口。但是腹内仍时常隐隐作痛,天迹知道这是重伤的后遗症,可是无论如何回想,天迹都不记得是如何受的伤。

“唉,难道是老年痴呆的前兆么?”天迹满心忧虑,忽又闻到外间飘进来的香味,顿时将烦恼抛到九宵云外,化出元神,来到外间。

大漠苍鹰颇有些无语,“我还没喊,你就出来了。”

天迹蹦蹦跳跳跑到跟前,大眼睛眨呀眨,“当然,那么香,雕兄买了啥好吃的呀?”

不待苍鹰介绍,天迹上前将桌上的饭盒打开,有豆腐鱼头汤、银耳燕窝莲子汤、补血益气粥、气血双补汤、四红补血粥、五黑因肾鸽子汤、补血益气乌鸡汤。

“==雕兄,我记得我只是受伤,不是生孩子啊?”

“你伤在腹部,失血过多,伤了元气,还是注意饮食,不要过于放浪。”

天迹一把抓住大漠苍鹰的衣襟,把眼泪抹到他身上,“QAQ雕兄,你这些汤喝得我都要淡出鸟了,总得给点别的东西吃呀!”

大漠苍鹰最是见不得他这可怜惜惜的模样,又记得尊驾说过,若是天迹实在想吃,就还是给他。想及此,苍鹰从衣服里掏出个纸包,递给天迹。蓝衣仙者瞬间像只得了腥的喵咪一样,简直两眼放光。待打开纸包发现是鸭脖后,天迹开心得抱住苍鹰,在他怀里蹭了两下。

“雕兄,你对我真好~”

说罢又蹦蹦跳跳拿了食盒与纸包,回去了天堂之门。天迹的元神离开后,苍鹰才回过神来,胸膛上柔软的触感却似仍在。



天迹伤体未愈,元神不能想出就出,被困天堂之门,天迹甚感无聊。幸得大漠苍鹰数百年的陪伴,天迹才能享口腹之欲,夜深人静之时,天迹思念法儒,无以排解,只能在天宙之间看片补剧,以慰恋心。

逆鳞之巅一役,天迹始终疑惑,也曾想在天宙之间解开疑问。但遗憾的是,每每播放到神谕刺入地冥肩膀之时,画面就会受到干扰,进而一片朦胧。这天又是如此,画面再度朦胧,天迹气得把鸭脖子的骨头扔了一地。但看着满地骨头也是难受,天迹一拂袖将骨头收了,传送到天堂之门之外,果然一会儿响起了苍鹰的抗议。

“天迹,你怎么就把鸭脖啃了,不是说了先喝汤么?你的胃伤得厉害,要好生护着。”

“雕兄别恼,我现在就喝。”

天迹取了碗鱼头豆腐汤,细细的挑了鱼刺喝了,又把碗传送出去,好让苍鹰洗碗。大漠苍鹰为天迹服务已惯,这些年来均是如此,天迹感谢他的陪伴,几百年的时光已让他不自觉的依赖。虽然心知苍鹰来到身边并非偶然,但天迹相信苍鹰并非蛮横之人,若是有啥误会,将来寻机解开就好,所以颇为放心。有苍鹰在,天迹虽是被困天堂之门,日子也并不难过。苍鹰陪天迹聊天,给天迹买食物,敦促天迹爱惜伤体,简直如同大哥一般。虽然二人不知年龄相差几何,但天迹就这般唤了苍鹰为[雕兄],一点没有为自己的[高龄]脸红。苍鹰也泰然若之的接受,在他心中,天迹无关年龄,正是万年青葱水润,清纯无比。



“那个,雕兄啊……”

虽然二人隔了一扇门,但苍鹰仿佛能看到天迹害羞扭捏的表情。

“有话就说,跟我还装什么羞涩?”

就是那个,雕兄你有没有听到过儒门的消息啊?”

原来是想问法儒尊驾,苍鹰心下有数,他确实暗中与法儒保持联系,但因法儒要求,不便相告。

“没有,我镇日忙着伺候你,哪有空去打听儒门八卦?”

“好吧……”

天迹的声音听来很失落,几百年了,师弟竟然不来问一问,难道真的不要师兄了么?

天空飘落了雨滴,苍鹰知道,他又哭了。每每问及法儒,却总不得想听的消息,过一会儿准会下雨,这是天迹的眼泪啊。


待续


评论(6)
热度(24)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