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WB http://weibo.com/2443487602/
分站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节目单
神魔情海魔涛 魔云战韬

霹雳斩魔录36剧情+吐槽*君奉天辞去法儒之职

奉天为护玉贵妃强势辞职,闇影与末邪王一起行动,精灵天下、道武王谷各有一枚龙头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36章

烈阳谷中,闇影突然杀到,打得剑琅琊措手不及,孤星泪取石亦受到影响。就在危急之时,地茧及时赶到,将剑上缺的魔剑将给了剑琅琊。疯魔之女接了爸爸的剑,瞬间福灵心至, 父女连心,以[疯魔三绝]之招狠C了闇影。 

闇影顿时震惊,因为脑内浮现出久远前御邪王被疯魔C到满脸冷汗的画面,正是这屠龙之招,闇影震惊之余头痛难忍,将剑尖扯出就跑路了。 原来地茧会来此地,是因为受到疯魔的指引先去幽界取剑,再奔来此地让疯魔传授剑琅琊屠龙之招,这才成功击败闇影。想到爸爸,剑琅琊内心眷恋,遂向地茧道谢。 

此时孤星泪成功取石,出来与剑琅琊汇合,于是三人前往凉爽的树林中叙谈。

地茧接下来的工作是阻止闇影成为八部众,而疯魔则要继续追究邪气的下落,所以疯魔不能附在地茧身上。除此之外,剑琅琊的任务是毁灭龙头,地茧说可与云海仙门合作,才能找出全部的龙头。剑琅琊表示知道,请孤星泪与天迹保持联系即可。

(地茧说要找齐所有的龙头,需要与云海仙门合作,但这消息很明显并非地茧自己的,而是别人告诉他的。那么是谁告知地茧这个消息呢,有两个可能性最大的来源:

1.闇影

闇影实际上被地冥盗号,地冥对仙门及饿货的事最清楚了,所以是他说的

2.疯魔

疯魔曾参与圣战,对饿货的事很清楚,所以也有可能是他说的

以上两种途径都有可能)



泰誓等回到半半天,闻知半完人遇险,半老子急得向天讨饶,希望能保佑爷爷半完人平安无事。虽是担心,但半老子一点也没想过要去驰援,他认为这是对爷爷不尊重,所以还是等半完人自行脱困比较好。泰誓对此表示无法理解,简直就是神逻辑。

(实际上就是拖戏嘛~)

圣雄与流光伤得不轻,非宝亦道眼失效,眼前一片漆黑。虽是如此,非宝仍是干劲十足,要战斗至最后一刻。

泰:非宝,咱俩并肩作战,我做你的双眼~

非:谢谢你……

泰:有任何不便之处,我都可以帮你,比如说上厕所、穿衣服、洗澡、打架、泡妞,我都可以帮你的~

非:呃,有劳了……

(泰誓要当非宝的眼睛,看来他的眼睛真是给非宝预备的了==)

(长得确实像万界尊主)

朱尊受创昏睡百日,幸得剑子帮忙疗伤,这才清醒过来。如今情况不妙,但幸好有非宝等人相助,朱尊闻知非宝亦来了,疑心逆道人马的目标就是[古剑尊始]。朱尊头脑清醒,很快就觉察到关窍,看来亦是高人。 

剑子:刚才我看过你的伤势~

朱尊:啥米!你扒过我的衣服??

剑子差点喷出来,看来朱尊不甚CJ啊,八成是个基佬。剑子想说的是,朱尊所中之招,与方才救走四烈旗他们的招数是同一人——列御子。朱尊不甚明白,为啥列御子要夺那口剑,又或者是为了那口剑镇压的力量。

(一口剑镇压着一股力量,与精灵天下的山上的情况一致,看来道武王谷亦镇压着一枚龙头)

朱尊忧虑实甚良多,这不利伤体,剑子劝他好生休养。剑子在道武王谷独挑大梁,同伴都是伤员,他一边要照顾病号,一边要考虑解救灭元炉中的半完人,虽是辛苦,却也容易刷到B格。

全真子再有一天功体便能恢复,届时可以出击,列御子认为出击是必然的,但对方有优劣各三,所以需要谨慎应对。

朱尊一方的优势是:

1.半半天提供安全的庇护

2.剑子仙迹的B格

3.得到[古剑尊始]所必须的两把钥匙

然而劣势更加明显:

1.[古剑尊始]镇压着一股强大的力量,所以剑子一方必不敢轻易解开封印

2.除剑子外,其他都是伤员

3.朱尊属正义一方,所以心慈手软

所以认真计算,若是半半天结界被破,由竞邪王与列御子缠住剑子,其他伤员还得照顾诸多道生,朱尊一方的优势尽失矣。而且竞邪王那天只出了[一曜之力],剑子必将错估其实力,届时将措手不及。虽然列御子那一掌极有可能暴露身份,但也无关紧要,列御子敢做坏事,自然不怕身份暴露。议事结束,一天后由全真子大破半半天结界,全面进攻。

全真子业已脱困,则半半天的结界如风中之烛,众人所倚靠者唯有剑子仙迹,就看三教顶峰之一如何扭转乾坤。

(剑子:刷B格的感觉真好~)



  

 

  
离结果出来尚有几天闲暇,玉贵妃与敬天怀在小花园碰面,看着[天衣无缝]的石碑,敬天怀总能感受到尊祖方御衡之贤德。最初,是敬天怀对玉贵妃颇有意见,却未料最后他是德风古道外部最有力的支持者。玉贵妃感念的他的正直,亦将众人安危托付于他,有敬天怀在,玉贵妃是可以放心离职的。 

玉:而且敬掌门的名字,与我的剑名相仿,所以咱俩若是不能和谐相处才是不科学啦~

敬:你这是拿我开涮咩

许是心情好,玉贵妃调皮心起,拿敬天怀开了玩笑。玉贵妃佩剑虽是塑料造型,却有个非常正经的名字叫[玄景天怀],与敬天怀的ID十分相似,也难怪他会这样说笑了。但敬天怀个性严肃,不大会这样玩笑,所以气氛一时尴尬。

玉贵妃解释道,不是涮你啊,只是以后需要你帮忙之处甚多,所以想套个近乎,以后也好办事。但敬天怀颇为严肃,所以让玉贵妃不用这么麻烦,有事就说,不用别扭。玉贵妃点头,又暗自忖道,是与无端一样难说话的类型啊~~

(玉贵妃这样的小九九特别可爱,每次都暗自研究与无端交往的要点,现在对敬天怀也是这样。在意这等细微之处,可见玉贵妃心细如发,但有时亦觉得他有些自卑,过于迁就别人是不自信的表现哪)



法儒虽是蛋定喝茶,但他的内心远没有表现出来的这般镇定,只是X惯性的面瘫而已。走神之际,手中力道未能控制,茶碗应声而碎。法儒遂向凤儒道歉,但凤儒亦知法儒心情,所以并不介意。法儒思量再三,决定闯昊正五道见皇儒尊驾,凤儒得回到第二道接受挑战。 

凤儒叹息一声,看来这一日终是来临,但也不用那般古板,就在这里即可测试。正巧剑儒也来蹭茶,与凤儒一起给法儒开了后门,这搞得法儒有点不好意思。

凤儒:你心性坚定,何需再次心魔测试?

剑儒:我早就是你手下败将,更别提你现在意志坚定更胜往昔,气势如此宏大,实力增强如怪物一般,B格顶破苍穹,我找死才跟你打啊。

剑儒所忧虑的,只是怕从此以后法儒就得离职了,没了法儒陪喝酒,剑儒会寂寞的。既然两位同事这么给面子,法儒也就不再推辞,前往下一关的考验。

(这妆面简直OX,不是谁都可以像呆芳一样完美驾驭金色系的OTL)

第四道的守关者是侠儒,他涂着金色的眼影,穿着骚包的长袍,将琴弦寄在竹子上就这样弹奏着。法儒本以为会在剑儒这里耗费些时间,但没想到剑儒也放水,只是装了个B就放法儒过关了。  

侠儒甚是感慨,君奉天再次闯关,看来是缘份已尽。昊正五道破格在即,以后是没时间这样悠闲了。

皇儒的居所装修还不错,就是有点眼熟,蓝色的装饰物也有点色彩不搭,估计是废物利用。虽是面见最高令页导,但奉天仍是霸气非常,听闻奉天有事相求,皇儒乐了——你这么高的B格,竟然有事求我,真是令人怀念啊~ 

 

(甩袖狂魔君奉天)

曾经奉天依老爸之意来到儒门求职,亦有一事相求(还没有想好),但皇儒蔺天刑却多加刁难,真是急死奉天。

奉天:蔺天刑前辈,我爸都同意了,你还犹豫啥?

皇儒:别以为说我的名字,就会给你开绿灯

奉天:身为儒门之皇,你应该很高兴我的加入~~

皇儒:自以为是的臭小子,接下律典,皇儒在上,赐封号[法儒无私]。

自那以后,君奉天成了儒门的法儒无私,工作内容是看守德风古道的大门,他工作勤恳,为人正直,人气很高,B格更高。  

(儒门之皇是啥东东,儒门的皇帝么?能管着疏楼龙宿么?)

法儒已不再是黑发小伙,而是白发老伯了,但他霸气侧漏。然而皇儒却不会开后门,法儒要许下心愿,必须通过皇儒的考验。

(法儒实乃装B典范,侠儒问及[义]的含义,法儒把诗号念了一遍。皇儒要求说出遗言,法儒又把诗号念了一遍)



  

  

  

  

                                                  


评论(78)
热度(29)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