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斩魔录37剧情+吐槽*玉贵妃是我亲生儿砸

法儒语出惊人,天法暗生嫌隙,精灵BG在即,天地再度交尾,神剑即将出炉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37章

(不看脏衣服还是很清爽一美人) 

德风古道万众瞩目,玉贵妃的老爸即将曝光,却不料法儒霸气侧漏打碎照妖镜,甩手扔了小H书,高调宣布离职,顿时众人都傻了眼。皇儒震怒,法儒此举无益于藐视犯上,愤怒之余一道激光直S法儒,却被霸气的君奉天反S出去。法儒挺身护在玉贵妃身前,正义之姿无人能挡,实在是B格冲天。

皇儒:放肆!无礼!大胆!

法儒:你以为我怕你么?!

玉贵妃未料竟将事情闹大,心下不安,法儒却不容他置喙,玉贵妃忐忑之余也只能退开,让法儒独自装B。

玉:好不容易有个出风头的机会……

众人面前被部下忤逆,皇儒脸面全无,他再度发出激光袭向法儒,然而后者一招[天行日月]轻松化解,反倒是围观群众遭了殃。肥肠与乐寻远各自惊叹,B格高的人就是不一样~

皇儒:真的不想在这儿做了?

法儒:说了辞职就辞职,四匹马都追不回!

这时凤儒等人到场,请求双方冷静,然而法儒态度强硬,皇儒脸面全无,看来事情无法善了。僵持之际,天迹念着诗号从天而降,飘然之姿宛若嫡仙,然而他的衣服很脏,完美的破坏了干净的气质。

天迹竟想插手,区区表示严正抗议。天迹却放出狠话,谁敢动他的奉天,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这算是当场表白啊)

区区:怎么个不客气法?

天迹:用100个叉烧包撑死你。

区区:……

皇儒:奉天逍遥有啥稀罕!你们有胆现场交合渡气,老夫就让法儒离职!

这时侠儒尊驾也表演了一段诗号,天迹认得此人,极会装B。如今人员业已到齐,法儒认为可以开战了,就在奉天逍遥各自防备之时,梵天八龙开道,念着诗号从天而降,B格又往上提升了一级。

(八龙开道,这八龙就让人想到八歧,玄尊会不会眼红一页书八龙开道的B格呢)

梵天落地之际,儒门的地板都震动了,可见B格之高。如今演员业已到齐,乐寻远觉得好戏即将开场。

作为正道领袖(之一),梵天力保玉贵妃是正义的,皇儒甚是不满,然而凤儒等人都劝他蛋定,看在梵天的面子上算了。

(天迹:那我的面子呢,就忽略不记了?)

皇儒有点下不来台,就算玉贵妃可以既往不咎,君奉天却在众人面前与他分庭抗礼,若是轻易放过,面子就丢光了。皇儒要求法儒对此次事件作出解释,若是无法服众,皇儒就立刻将法儒扫地出门。

既然如此,法儒决定坦白从宽。 

法儒:其实玉贵妃,是我的亲生儿砸。

离经:爸爸!

天迹:奉天,你啥时候有了这么大个的儿砸!? 

众人大惊,皇儒要求法儒解释清楚,于是法儒开始了讲述——

其实玉贵妃身上的魔气,是遗传自法儒的体质,因为法儒是九天玄尊与阎魔鬼后之子。当初法儒与玉箫,在血河战役期间生下玉离经,后来玉箫被杀,为了追杀鬼麒主,法儒便将玉离经寄养他处。但玉贵妃能坐上主事之位,全赖他自己努力,与法儒无关。

(注意,法儒没说玉箫是为保护玉离经而死,也没说玉箫是死在鬼麒主之手,这是为了积聚未来的剧情冲突)

法儒认为,一切过错在于他,所以即使要离职,也是法儒自己,而不是离经。 

但此等说辞仍无法证明属实,法儒遂催动阴阳双极体,瞬间圣气与魔气交错而出,天地间黑白双分。如此一来,同为人鬼之子的肥肠君亦认可法儒的说辞,他确实是人鬼之子。

法儒的说辞似乎找不到漏洞,皇儒表示认可,但法儒当众亵渎儒门,所以会承担一切责任,辞职离开。此话一出,众人皆惊,天迹亦然,儒门饭票没了! 

  

 

圣剑铸造之时,闇影与末邪王前来搅局,危机之时,云徽子带着应龙与鳞凤前来救场,局势一时僵持。云徽子万难想到,天邪众之中竟有闇影。 

云徽子问,闇影,你真希望我此时入世么?

闇影不明所以,末邪王却态度嚣张,正当此时,庞大的血闇之气袭来,云徽子认为是地冥再临。末邪王认为再战无益,化光离去,闇影则表示为了解开禁锢会不择手段,这才离开。云徽子颇为叹息,难道闇影真会成为天邪众之一么?

接下来由云徽子护持圣剑的铸造,聂寒这才放下心来,作为委托人云徽子还是知轻重的。

有云徽子压阵,神器的铸造可以不用担心有人捣乱,但地冥之事事关重大,云徽子遂通知了天迹。   

(云徽子是[委托人],那么他会是站在半完人身后的策划者么?其实这两者并不能划上等号,聂寒认为半完人背后另有高人策划,实际上他是不知道其真实身份的。那么现在可以审视圣剑[诞生]的要素:

1.半完人给出材料的一半

2.剑琅琊与孤星泪取得材料的一半

3.云徽子作为委托人

这其中,云徽子与半完人毫无关联,与二者有联系的是天迹。所以答案很明显了,是天迹暗中策划了斩龙圣剑的铸造)



地冥驾临日月顶,发出邪恶的笑声,说明了两个要点: 

1.经死由生,血闇源头借由自我毁灭而翻转,迎来崭新的力量。

2.天邪八部众,你们能可逃过末日的法眼么?

(这两句都是玄尊笔记中的忽悠内容:1.地冥并非真正的血闇源头;2.殉道之眼的功能是拉郎而非鉴别天邪众。还有最重要的是,天邪众并非玄尊的敌人,玄尊即八歧的头部,所以天邪众是他的部署。现在装作敌人是混淆视听)

早前地冥刻意针对风之一族,就是为了阻止天邪众的复生,但事与愿违,末邪王仍是借老鹰之体重生。那时末邪王被毁去借体之身,只能暗中对闇影洗脑,谋求他的协助,终于成功转生。

关于禁锢的由来,闇影不甚明了,是否是因为被地冥发现异状,才以禁锢之法融合寒武纪,借以阻止其成为天邪众呢?对此末邪王表示很有可能。但闇影仍不愿成为天邪众的一员,末邪王认为只要能共对[地冥],解开禁锢之后自然会有新的想法。

(闇影解开禁锢后,就会想起真实的自我,届时将十分乐意成为[天邪众]的一员,打入敌后方)

既然达成一致,末邪王决定带着闇影去日月顶与地冥面晤。

此时的地冥正在日月顶上自言自语: 你们皆是眩者刻意栽培的爱将,若想走上与眩者背离的道路,坚让万恶之首苏醒,那我只能依帝父圣令,选择神州俱灭,歼灭尔等。

(这句话其实站在地冥的角度来说是逻辑不通的。

前面老鹰与闇影的对话,是将早前地冥的行为合理化,即地冥是为了阻止八部众借体转生才针对风之一族。也就是说,地冥长久以来,在玄尊身边是作为地下工作者,他表面上作着邪恶的事,但实际上却是黑暗的正义。

但重生的地冥的这些话就很奇怪了,疑点有三:

1.你们皆是眩者刻意栽培的爱将

这里的[你们]是指天邪众,具体是指老鹰与闇影。若说之前的相杀与拉郎即是[刻意栽培],那么地冥的培养方式确实与众不同,但也是从侧面说明,地冥确实在这二人身上下了心思

2.若想走上与眩者背离的道路

按照玄尊笔记的剧本,天邪众与地冥及玄尊是敌对关系,所以必将背离

3.那我只能依帝父圣令,选择神州俱灭,歼灭尔等

这里问题就大啦,为啥要歼灭天邪众之前,要先毁灭神州呢?按照玄尊的剧本,天邪众是定然会与地冥对立的,所以毁灭神州只是时间问题。

以上疑点的突破点在于,玄尊已知地冥阳奉阴违,所以玄尊还会让地冥着手接下来的计划么?答案是否定的。通过之前的吐槽可知,现在这只地冥皮下正是玄尊,所以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应该是——你们皆是地冥刻意栽培的爱将,若想走上与八歧邪神背离的道路,那我只能依照计划,选择神州俱灭。

重点是毁灭神州,而非歼灭天邪众,因为天邪众是八歧邪神的部署,玄尊则刻意隐瞒自己与八歧之间的等号,所以只能伪装成为天邪众的敌人。[地冥]最大的漏洞在于,消灭天邪众之前先要毁灭神州,可见他原本的计划就并非保护地球,而毁灭神州正是世界末日,与八歧邪神目标一致)



[离法血线]乃高级功法,是除道君尺之外的最佳破阵利器,全真子以此法夺得[擎古镜],半半天的阵法应声而破。然而内中并无一人,全真子等人进入一探,即被霍飞雄与非宝联手困于半半天之内。竞邪王暗中出手,却被剑子仙迹所阻,只得退散。而全真子等人暂时无法脱出,恼恨不已。

(这就是请君入瓮+瓮中捉鳖,逆道人马被困,形势逆转了)



遂无端与剑咫尺为了夺回剑灵接受考验中,剑儒对他俩还是很有信心的,既然如此,庭三帖就要去围观玉贵妃与敬天怀的对决了。自和好以来,庭三帖与剑儒感情迅速升温,兄弟二人互相关怀,世界都变得美好了。

此番君奉天不惜撒谎保全,玉贵妃深受感动,必将在接下来的比试中胜出,不负奉天厚望。君奉天让玉贵妃不要自责,又掏出照妖镜请玉贵妃转交敬天怀,原来此镜并未毁去。

(即使不做法儒,君奉天也还是仙门少主,看来云徽子即将退位)

玉贵妃回到房中,才发现云望归众人皆聚于此。如今发展,玉贵妃不仅不用辞职,还可更上一层楼,只要击败敬天怀即可。此前玉贵妃与敬天怀亦曾切磋,只是天衣无缝之招境界略微逊色,若想胜出,需得于此处再下功夫。

(敬天怀比玉贵妃行事更为稳妥,但玉贵妃却是后台强硬,又有众人支持与奉天光环照耀,敬天怀凭啥来争?)



听天迹讲述了儒门之事,老秦问道,这就算结束了么?

天迹:当然,奉天的好兄弟这么多,就算是儒门皇帝,也不能任意妄为。

梵天:哈!天迹,明人之前不说暗话~

(天迹的话中暗含不满与讽刺,梵天哪里会听不出来?)

天迹一时无言,这时皇儒尊驾来了,还是个光球模样,天迹与梵天一齐向他问好。

皇儒:玉逍遥,你就这样唤我[皇儒]么?

皇儒唤天迹为[玉逍遥],可见他二人熟识,果然天迹气势低落,改称皇儒为[大前辈]。这下老秦又惊了,你俩认识?

天迹:嗯,他就是当今武林最先天、最宝贝的老~前辈。

(也就是说天迹跟皇儒比还很年轻了)

皇儒:没大没小,你与奉天一样对我百般忤逆,一点也不听话!

(大玉卖萌)

对于这般指责,天迹根本不害怕,因为皇儒口嫌体正直,根本是装凶嘛。但法儒过于冲动,让皇儒没少担心,梵天则为法儒保护玉贵妃之心感动。

天迹: 这只笨鸭,我真正被他气死!!! 

(大玉仍对法儒不满,不过为啥是[笨鸭]?)

此时奉天亦来到云渡山,就此次事件向皇儒道歉。皇儒也颇为遗憾,失去奉天这样的人才,真是无比遗憾。 又将小H书还给法儒,待办理完离职手续方可退还。法儒则将玉贵妃交给皇儒教导,希望皇儒多费心思,教导玉贵妃成才。

此次[演戏],正是法儒那日的请求,皇儒认为,这简直太坑爹了。

天迹:我也觉得,你写的剧本太差,害大前辈的态度一会儿硬一会儿软,他连台词都没背熟~

梵天则为法儒说情,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法儒认为这样才能两全齐美,儒门有皇儒及众人坐阵,他则离职以绝幽幽之口,与梵天逍遥一起进入主线迎接八部众的战斗。

天迹闻此甚是喜悦,奉天终于要进入主线了!

皇儒还不忘给法儒刷B格,受他一招竟然还能装B,实在是不简单。法儒则给天迹刷B格,因为这都是天迹教的。原来天迹曾在皇儒手下学X过一段时间,这些学来的绝招也早就教给奉天。

(也就是说天迹向皇儒学X的时候,奉天可能还没进昊正五道工作?)

(大玉又卖萌,在皇儒面前完全像个小孩儿呀)

皇儒: 你动歪脑筋的坏X惯,还是没改! 

天迹只是摸着鼻子笑,皇儒又向奉天道谢,这才告辞离去。 

皇儒虽居尊位,却是性情中人,令梵天颇有好感,且他修为可与玄尊媲美。天迹介绍说,皇儒与玄尊追求不同,玄尊喜好霸气侧漏,皇儒则淡泊儒门。佛道两门亦有皇儒的两位同修[道皇]与[尊佛],但四位创道者如今只剩下皇儒一人。

(实际上玄尊也没死咧)

送走皇儒,奉天又向梵天道谢,梵天却认为亏欠奉天太多,所以这点事儿不算啥。天迹认为这样过于见外,不如来喝酒,但老秦说梵天与奉天都不喝,只有老秦可以陪酒,天迹表示拒绝。 

(云渡山上三个天,梵天、天迹、奉天。梵天说亏欠奉天,一时竟想不起是啥,难道是指奉天击杀饺子与地冥之事?) 

天迹:奉天哪,这次你害我又多个侄儿,我实在无语。

奉天:这次委屈玉箫了。

天迹:你真是¥%*—T%R¥W

奉天:无需挂怀,我要先走一步,88。

天迹:真是拿你没办法……

奉天向梵天与老秦道别,天迹仍似不满,梵天看在眼里。

(如果把玉贵妃算作玉箫的孩子,大玉应该唤其为[外甥],既然只算作[侄儿],那么天迹根本没有承认此事。大玉私下里对奉天颇有怨言,但对着奉天只敢抱怨几声,可见大玉迫于奉天Y威,实在是敢怒不敢言。在对奉天的感情上,大玉确实把姿态放到最低,而面对大玉的抱怨,法儒竟然说[无需挂怀],可见他确实情商太低,或者说根本没把大玉放在心上。这时应该哄大玉几句才对,奉天却转身走人,也难怪梵天欲言又止,毕竟是别人的私事,梵天不好置喙。

奉天逍遥的感情并不对等,大玉对妹妹的事不满,也只敢在私下酸几句。在奉天面前,大玉都不敢说重话只是抱怨几句。但法儒却说[无需挂怀],且转身就走,对大玉这几句抱怨都懒得安慰。两厢态度对比强烈,大玉把姿态放到多低,法儒的姿态就有多高,如此不对等的感情,以后还咋么搞基?

天迹与皇儒关系不一般,甚至比奉天相比更为亲近,皇儒对大玉的态度就像对着孙子似的,大玉也是乖巧娇俏卖萌十足,这两人的关系是在大玉进入仙门之前还是之后呢?)



(敬天怀衣服都没穿好就这么上戏了)

虽然玉贵妃有法儒、天迹、梵天等作保,但照妖镜被打碎,仍是惹得众人疑窦。敬天怀等人对玉贵妃尚不能信任,决斗之前都聚于外面的客栈,而没有留在德风古道接受招待。 

乐寻远见缝插针,本想趁机拉拢,但敬天怀深知此人不可信任,所以拒绝了。 

(乐寻远还想着挑拨离间,可惜敬天怀不上他当。敬天怀确实深明大义,明辩是非,即使作为儒门总裁也是毫不逊色的)



神晖主本欲放出步军殇繁荣兽脉,却不料他先一步脱出桎梏,唯今之计,只能请神脉一族的玉圜灵捕  剑舞碧雪妍出马。此女乃神晖主高徒,有她在定能拿下步军殇。于是事不宜迟,日天与天织主亦通知族一起寻找步军殇。在结界之中,步军殇插翅也难飞。

接下来请欣赏精灵天下MV,神晖主果然美艳动人,就是这衣服花纹跟大玉有点像啊== 

凶残的睫毛  

碧雪妍幼年是个可爱的LOLI

学成出师后四处行侠仗义,也是个美少女  

可惜是个吃货,就这个性来说,真的很像女版大玉啊,好萌  

(这一桌吃的放在大玉面前哪里需要筷子,直接就往嘴里倒XD)

(这么看眼睛又是棕色)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如果说雪碧妹子是在蜜罐里长大,那么步军殇就是苦B到了家。作为私生子只是想得到老爸的认可,却被人中伤导致囚禁PALY,每天只能喝西北风,简直悲剧到极点。终于不堪忍受的步军殇暴发的小宇宙,他挣脱锁链腾空而起,来到大自然。  

一个是神脉雪碧,一个是兽脉嘴罩,这样的两只精灵凑到一起,当然是天雷勾动地火,繁荣兽脉有望啦~

(在众多基情中加点BG佐料)



精灵天下露天温泉,一只母精灵正在沐浴  

一个望远镜暗中观察 

母精灵发型似鸡窝  

暗中观察的公精灵已经饥渴难耐  

 甚至流下了哈喇子 

雪碧MM出言打断了这旖旎的气氛,原来她正在调查一个BT精灵。但此二人声称是一对夫妻,并非BT精灵穿云疣,谁知雪碧一听便将二人捆缚。据雪碧MM调查,穿云疣是阴阳共体的精灵,所以可男可女,还可一魂双体。两只精灵听罢也不再伪装,合体成一只猪精灵,随即被雪碧MM打成猪头成功捕捉。 

(这只BT猪的阴阳共体难道是影S阴阳双极体==)

这时雪碧MM收到神晖主的短信,随即动身回返。


 

由于不动明王的属下刻意宣传,公孙月C纵邪元之事迅速传开,惨被民众围攻。幸得蝴蝶君暗中保护,才能平安脱险,但公孙月见到蝴蝶君仍如受惊的小鹿一般,蝴蝶君的心瓦凉瓦凉的。 

小月亦赶了过来,见爸妈气氛尴尬也不好说啥,蝴蝶君让女儿带着LP回去休息,自己只能跟在后面。小月仍然只能称呼公孙月为[赎夜姐姐],看着母女成了姐妹,蝴蝶君的心拔凉拔凉的。

公孙月之事,使得永升王与秋山笑英极为被动,原本寄望蝴蝶君早点儿带着公孙月离开示流岛,可时至今日,公孙月仍未恢复对蝴蝶君的记忆。且事态至此,即使公孙月离开,亦会被视作心虚之举。这真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X来也是X。永升王一个头两个大,决定不得已之时就交出公孙月。秋山认为此举不妥,实乃恩将仇报,他情愿去漠龙城解释,实寄望于西鸣侯还对他留有旧情。君臣二人已至山穷水尽之地,面对P军与饿货的双重攻击,已是焦头烂额。

(秋山对西鸣侯仍有一线希望,但实际上西鸣侯对秋山早已恨之入骨,所以此次交涉秋山笑英必定受辱。
既然公孙月留下会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当初就不应该考虑公孙月的心情,直接打昏带走就是。bj为了拖戏完全不考虑剧情的合理性。)

与公孙月待遇不同,剑随风反而受到追捧,终于实现了成为[英雄]的目标,暗爽不已。

(示流岛的剧情,从上周起不再有新的线索,补剧可以跳过)



(云徽子蹲坑在天上POSE还挺帅啊) 

神剑即将出炉,聂寒请云徽子赐名,于是云尊仰望星空,赐名天锋紫微垣与地锋太微垣。



(大玉这样子下凡真的很仙啊)  

日月顶上,地冥书写ALL本,闇影与末邪王先后念着诗号从天而降。

地冥:吵不吵,半夜三更的,我写个本容易么?

这时一道身影飘然而至,正是念着诗号的天迹。

(仙玉)

地冥: 天迹…… 

老鹰:天迹……

地冥与老鹰对视一眼,随即BS对方。

地冥: 看来是云徽子告诉你来的~ 

天迹:你俩都想找我,正好我也要找你俩。

地冥:你就不奇怪我为啥会复活么?

天迹:你们一个个来,地冥先生请你等等,两位八部众先生可以先去别处等候嘛?

地冥:同感,你俩别耽误我与大玉约会

老鹰与闇影自然不能答应,于是只有开战,天迹转了圈,与地冥强势交尾。

天迹+地冥:看咱俩同流合污!

老鹰+闇影:不能忍!



剑咫尺两肋C刀,遂无端动情感哥,兄弟俩能完成任务么? 

(坑爹的拖戏啊一集都没搞定) 



儒门总裁竞争上岗,肥肠再度前来围观,究竟谁能胜出,成为统合儒门五家公司的超级大总裁?  

肥肠:我们的目标是——看戏!看戏!看戏!


OVER

评论(80)
热度(30)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