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WB http://weibo.com/2443487602/
分站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节目单
神魔情海魔涛 魔云战韬

霹雳斩魔录38剧情+吐槽*万事俱备玄尊要动手

玉贵妃总领儒门,天迹得到天锋,冷飘渺诈尸跑路,示流岛、道门、精灵天下进展缓慢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38章

昊正五道内,君奉天看似蛋定,实则不安,玉贵妃与敬天怀的决斗正在进行,能否独掌儒门大权在此一战。侠儒甚是细心,感受到法儒焦虑的心理,遂奏琴宽慰其心,又请奉天喝茶,两人坐下闲聊。

侠儒为人风趣,与奉天截然相反,侠儒惯说笑话,又安慰奉天不用担心,玉贵妃定能不负所望。奉天喝茶期间,不断应声,侠儒甚是无语,你只会[嗯]来[嗯]去的么?

侠儒:除了[嗯]你还会啥?

奉天:天地唯我,霸气奉天。

侠儒又逗他,奉天又嗯,后来终于说了三个字,侠儒甚是感动。君奉天惜字如金,能让他多说几个字是多么的困难啊~

(这么说来,奉天在大玉面前还能多说几个字)

(想不到玉贵妃长得这般秀气,身材却这么硬汉==)  

正如侠儒所料,玉贵妃为了奉天而努力,虽是一时落于下风,但终究反败为胜。天衣无缝虽是敬天怀尊祖所创,但仍是玉贵妃技高一筹。众人大惊,尤其是区区,一时难以置信。敬天怀坦率认输,率仁宇明圣臣服于玉贵妃,之后一笔春秋、奕德熙天、文风谷皆臣服玉贵妃令页导,至此儒门归于一统。由皇儒作为监督,各方皆表示认可此结果后,皇儒决定稍后进行继位大典。

事已至此,乐寻远再留无益,遂恭喜玉贵妃再上尊位。玉贵妃亦扬眉吐气,与乐寻远对话亦气场不同了,乐寻远率盛世归圆人等退去,玉贵妃则向肥肠与庭三帖致意,之后与敬天怀同去疗伤,众人则暂去客房歇息。

(儒门事件除了细节上的槽点外,从政Z角度看,意义深远。正道通过演戏的方式,忽悠了盛世归圆及在场围观的肥肠,兵不血刃且十分欢脱的加强了儒门的中Y集权,增加了玉贵妃的威信与权利,最大限度的保障了正道对儒门的控制,然而这也许正中玄尊下怀。

玉贵妃即使去除鬼气,仍未能完全解除危机,作为真鬼麒主(玄尊)的儿砸,权利进一步扩大,不如说已成了整个儒门的定时炸D。有玉贵妃坐阵儒门,即玄尊可以暗中C纵儒门局势,至此三教都尽在掌握,玄尊动手的机会来了)



日月之顶天地交尾,闇影老鹰醋意横飞

天地各降兵器,天迹之龙泛紫光,地冥之龙放蓝光 

 

(台面上的龙已经很多,除天迹、地冥外,尚有梵天的八龙开道)  

与天迹并肩作战,地冥激动得心口颤抖,天迹敏锐的觉察到,地冥的力量并未恢复。

地冥:对付他俩绰绰有余,先顾好你自己吧,弱受!

天迹:嘴硬~

(大玉的声音好软啊)

末邪王冷眼旁观,大玉上前一步,站到地冥身前

天迹:鹰兄……

地冥:大玉,你还有时间调Q?

老鹰:你们这对狗男男下地狱去吧!

闇影(小声):要下也得是跟我……

之后两两捉对厮杀,天迹VS末邪王,地冥VS闇影。末邪王下手毫不留情,直逼天迹要害,然而天迹亦非弱者,二人旗鼓相当。另一边,地冥与闇影呛声。

地冥:对上眩者是你的不智!

闇影:你以为我全无准备么?

地冥启动闇影脑中禁锢,但闇影却暗中逼出脑中邪力,二人一时僵持。闇影此举已牵制地冥行动,若是天迹难敌末邪王,则后果不堪想像。

(玄尊已读取地冥脑中记忆,想像闇影变成天邪众,然而闇影反将一军,牵制了他的行动)

另一边,天迹仍对老鹰一往情深,难下死手。 

天迹:鹰哥YMD,你虽变成沙马特,但仍是我熟悉的那只老鹰…… 

末邪王: 愚蠢的大玉,你说的那个人正在玩无间道哪!  

末邪王一跃升空,化无尽邪力,一时间天迹感到不适,心脏中似有异物,顿时汗如雨下,动弹不得。 

天迹:咋了,我动不了……

末邪王邪恶一笑,自空中俯冲而下,另一边的地冥急了。

地冥:放开那只大玉儿放我来啊啊啊啊啊!!!! 

(这部分表面上看是地冥担心天迹,实际的情况其实更为复杂:

1.末邪王实则老鹰卧底,所以他攻击天迹其实是要破除天迹体内邪气

2.地冥被玄尊盗号,所以表现得无比深情,借此降低天迹的警惕

3.天迹体内邪气应该早就控制住了,否则不会在天迹体内相安无事几百年,所以无法动弹大约是天迹是装的,借此试探地冥

4.闇影虽未完全恢复记忆,但亦对地冥有强烈的敌意)



神剑将成,聂寒以日月之力注入神剑,给两把神剑开锋。完工之后,天锋交给云徽子,云尊接剑后发现妖星异动,随即提剑去也。地锋则交给剑琅琊,聂寒细心的用特殊的布包了剑,以免圣气伤到剑琅琊。又细心叮嘱此剑圣气太过,故而剑琅琊不可多用,若用只能一招,多则必遭反噬,性命难保。剑琅琊表示知道,即刻与孤星泪回返幽界大门口斩去龙头。 

(斩龙神剑的原材料中本就有阳光属性的炽灵石,又被注入了日月之力,可见太阳实是饿货八歧的克星。天迹与太阳、光明之间的联系,以及天迹与地冥之间的关联就不再赘述)



 (扭捏的大玉)

 天迹: 说的对,跟我回仙门,我有好多问题要问你。 

地冥:诱人的邀约,可惜有灯泡在,我还是撤了~~

地冥跑了,天迹很失望,看来地冥仍旧躲闪。

云徽:大师兄别难过,我相信他总有一天会坦白从宽的。

(那你怎么还隐瞒情报呢?)

天迹又问起斩龙神剑的来由,云徽子便告诉了他,接下来天迹要处理八个龙头以及探问地冥的情报,诸事繁杂,只能努力。云徽子尚不到入世之机,所以返回云海仙门。天迹考虑一番,决定前往云渡山与梵天商量事态。

此次由于云徽子意外插手,导致没能拿下天迹,实甚遗憾。因念老鹰旧情,天迹对末邪王难下杀手,若是这样,将来必定吃亏。闇影想不明白的是,地冥刻意散布血闇之气引二人前来却是力量不全,也不知打的啥主意。末邪王认为地冥诡计多端,虚虚实实,所以不能掉以轻心。如今斩龙神剑现世,需得协助[同志]完成一件事,但此[同志]身份为何,末邪王暂且保密。接来二人分头行动,末邪王前往幽界,闇影则寻找地冥。 

(地冥很想与天迹单独相处,想做啥就他自己心里清楚了。云徽子鼓动天迹探出地冥的情报,自己却隐瞒不报。闇影与末邪王仍然紧盯天迹,接下来末邪王前往幽界必定遇到剑琅琊。天迹询问神剑来历,实为掩人耳目)



剑咫尺与遂无端以CJ的兄弟情感动了儒门先贤,成功通关,得到铭箴之令。 

(铭箴之令看上去就像个破纸片)



为顺利带领众人安全转移至誓道岩,泰誓过度使用重明眼,消耗不少功力。流光与圣雄负责殿后,也出力不少,朱尊由于功体未复,只能接受保护,甚感羞涩。

(非宝的脖子又没了,头毛也乱了)  

剑子仙迹、非宝与刀皇回来汇合,此番以羽心与非宝合创之阵封住逆道人马行动,霍飞雄认为也可纪念那美好滴爱情。非宝却纠正他,自己与羽心只是CJ的友情,并非爱情。

(刀皇来做卧底,估计就是知道非宝后来找了晚晴,没给羽心守寡吧哈哈哈哈哈)

剑子打断相声,将一信交与泰誓,要求他依计行事,又去探视朱尊。

剑子接下来对上竞邪王,然而朱尊功体未复只能精神上支持,二人闲聊几句,谈笑甚欢。此番对战,意义重大,肩负着众道生的安全。朱尊家有美酒,只是小气不愿分享。 

剑子: 我的坏朋友已经够多,不差你一个~待我顺路去你家拿酒来喝。

朱尊:你敢!

剑子笑了。 

(剑子吩咐泰誓暗中行事,说明他怀疑团队中暗桩,剑子之前掀过朱尊的衣服,这次又要去朱尊的家中取酒,实则暗中调查。换言之,剑子已疑心朱尊立场)

此番逆道人马被囚,形势逆转,但竞邪王并不担心。剑子的下一步行动可以预料,但竞邪王的计划是取道钥开启封印,拔出古剑尊始释放邪能,这之后才是真正的计划。列御子见竞邪王已有腹案,故而也不着急,笑罢离去。 

(竞邪王对剑子的行动一清二楚,这都要归功于暗桩,但要夺得钥匙开启封印,只凭一个刀皇霍飞雄是不够的,所以这个朱尊值得注意)

受曜力加成,流光功力升级,实力大增,也能控制体内煞气了。但圣雄却无法激发曜力,也无法升级,所以情绪低落,颓废 至极。流光细心安慰,气氛暧昧之时,郁丹霞来寻二人议事,却意外撞见搞基,甚是尴尬。  

流光先去议事,让圣雄一个人静静,郁丹霞见他心情不好,也一同安慰他。

郁:恨壮士,谁都有困难的时候,但你并非孤单一人。

流:说的对,真是会说话~

流光与郁丹霞离开了,圣雄回味着[并非孤单一人]这话,心中似有温暖。

(圣雄原名恨吾峰,所以是[恨壮士],真是搞笑的称呼。圣雄死了基友LP还没雄起,这辈子就只能萎了吧,难道得流光死掉才能雄起嘛?)



儒门之事能圆满解决,真是再好不过了,肥肠亦为庭三帖开心,从此儒门可归于平静。但X烟儿不开心,肥肠竟然忘记自己的生日,往年都是记得很清楚的,X烟儿都准备好美酒了。 

肥肠遂想起亡弟,兄弟二人是同一天诞生,如今只剩下哥哥一人,也是孤单。遂又问X烟儿要了杯子,先一杯酒祭奠饺子,这才与庭三帖一起喝酒。庭三帖又想到自家兄长,遂告辞离去。

(肥肠不记得自己的生日,这是暗示肥肠与饺子并非同一个人。然而这是主观证据,是肥肠可以控制的,完全可以伪装,与之前饺子故意露出破绽趁机化暗为明是一个套路,所以这是明显的烟雾弹。肥肠与饺子就是同一个人,不可掉以轻心)



(这张图不错XD)

剑咫尺与遂无端感情迅速升温,已达到旁若无人秀恩爱的地步,剑儒甚是欣慰,终于使这对兄弟CP成立了。无端急着要去收回穹霄P鸣剑,但他伤势未愈,故而由剑咫尺代劳。无端过意不去,但剑儒认为兄弟不用见外,所以还是由剑咫尺去了。  

庭三帖来看望剑儒,将玉贵妃上位之事告之,又替兄长给无端稳定伤势。

两对兄弟CP都非常和谐。



天迹来到云渡山,梵天便知他动了真气,天迹遂将与地冥共对末邪王、闇影之事约略说明,老秦大惊,地冥不是被梵天拍死了么?!虽然不明白为何地冥会死而复生,但明显他身上的秘密比天迹所想的更多。那时与地冥一战,梵天就注意到殉道之眼,这东西可非常人所能拥有,疑团甚多。

说到关键之时,君奉天及时赶到,关于殉道之眼,他知之甚详。

天迹甚是惊喜,高兴上前道,奉天,你终于还是来了~

奉天点头道,神州妖氛四起,我哪能坐视?遂将从《仙门秘史》中所得的资料,去掉关于天迹的部分,约略告之众人。

老秦听罢,认为玄尊是个非常残忍的人,梵天听罢则沉吟不出,明显与老秦持相同看法。 

天迹:难怪你要求我与他好好说,但是他害死这么多人,我们都不能坐视不管的!

奉天认为,殉道之眼是目前唯一能寻找龙头,以及对付天邪八部众的唯一办法。根据《仙门秘史》记载,此眼能洞悉一切邪气的存在,唯有超脱生死轮回的奇迹,方能炼成此眼。所以当初地冥毁灭的地方,都有可能是八部众移魂之地,包括风之谷亦在其中。 

(这句很重要,要炼成殉道之眼,需要超脱生死轮回的奇迹才能成功,也就是修炼的人必须是超脱生死轮回的不凡之人。玄尊之前也曾说过,凡人无法承受血闇之气,所以地冥并非凡人,他又能超脱生死轮回,也就是奇迹之子。地冥并非克隆于天迹,而是一体两面,地冥的灵魂与天迹同样高贵,只是明珠蒙尘,被血闇之气污染)

如此说来,地冥忍辱负重,实为大义,不仅奉天,就是梵天亦感佩不已。天迹想到地冥与自己关系实不一般,还有那些难解的谜团,故而请求梵天暂时不要针对地冥,由他亲自处理。梵天答应了,天迹向他道谢,又询问为何老鹰与闇影会成为八部众。但此事奉天亦不明了,按剑儒所说,天邪众在示流岛丧生四名,随后潜入神州。若老鹰是在挂点后被寄体,则现在的老鹰就不是老鹰,若是在活着的时候被寄体,奉天也无法弄清现在的老鹰是不是老鹰。

天迹闻此,不禁更担心神雕兄了。 

(天迹还是私下称老鹰为神雕兄,但当面不敢叫,真是可怜) 

天邪众的目标,必是复活八枚龙头,但龙头的具体位置却不清楚。末日圣战后,除剩余的四名炮灰各自带回一枚龙头外,玄尊一人就得四个头,所以当务之急是查明这四个头的下落,这还得借助殉道之眼才行。所以天迹得寻个时间去找地冥帮忙。

梵天想到当年末日圣战之惨烈,不禁担心将来神州浩劫,天迹却十分乐观。

天:  有咱[百世奉天逍遥],十个八歧都不怕~

秦:听来很不顺啊,这六个字。

天:那你要咋说?

秦:奉天逍遥一夜?

天:嗯?

秦:奉天一夜逍遥?

天:纳呢?

秦:一夜奉天逍遥。

天:去,越说越邪恶~

梵天要求奉天逍遥加强戒备,多事之秋,也该去通知[那个人]了。

(书大是去通知素还真吧,现在应该还在泥婆暗界。

奉天的情报大部分来源于《仙门秘史》,所以应该都是忽悠,奉天已经完全上当,对玄尊的话深信不疑,且刻意隐瞒关于天迹的情况,这不仅拖戏且会对天迹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天迹曾多次询问奉天关于自己的事,但奉天数次隐瞒后已经闭口不谈,此次对上老鹰身体不能动弹,天迹亦未对奉天说明,可见已不再信任。虽然表面上天迹仍是奉天长奉天短,但实际上两人已暗生嫌隙。加上奉天在儒门败坏玉箫名声未与天迹通气,事后又未曾给予安慰,两人之间的信任岌岌可危。

——当然,以上是明面上的情况,天法是否暗中另有计划,是否故意疏远引蛇出洞,尚未可知)



由于不动明王属下刻意宣传,公孙月C纵邪元一事闹得满城风雨,不少听到消息的百姓都聚集到政枢府表示不满,这使得秋山压力倍增。公孙月想起了被C纵之时杀人的记忆良心不安,蝴蝶君认为LP人设没崩,虽然记忆未曾恢复,但个性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善良。但百姓的谩骂之声甚是难听,蝴蝶君一忍再忍,秋山亦劝他忍,且暂时不能离开政枢府,否则永升王就更难洗清嫌疑。秋山预备去卧龙城解释,希望蝴蝶君可以忍耐下去。  

与蝴蝶君相反,剑随风受到示流岛百姓追捧。蝴蝶君心烦,对示流岛的百姓也没啥好映像,剑随风却认为他们是好人,于是两个好朋友也闹了别扭。晴玉将事情经过告之,小月也甚感遗憾,好朋友竟然也为此反目了。

(==示流岛这两集的重要信息,也只有秋山要去卧龙城交涉而已。不动明王已两周没有露面,所以暂时没有新线索,纯属杀时间。公孙月人设崩坏,早前的女魔头失忆后成了柔弱妹子,所以蝴蝶君这句台词[虽记忆未复但个性未变]就显得尤其讽刺)



雪碧MM将逮到的阴阳共体猪交给师尊,神晖主感到奇怪,为何性情乖顺的穿云疣会变得如此WS,实在是奇怪。其实近来除七脉以外,游离的精灵部落出现不少异变,前段时间出现的妖氛之后,异变的精灵就逐渐增加。神晖主认为这非巧合,莫非与地冥有关?但雪碧听说地冥已死,又如何能继续作恶呢?对此神晖主也不清楚。 

雪碧:那只小猪哥怎么处理呢?

神晖:恢复纯良就放生吧。

雪碧:真可惜,本想拿来加菜的~

此次召回雪碧,是为捉捕步军殇,神晖主特许不择手段,只要抓到他即可。雪碧却认为尚有谈话空间,行此极端甚是不妥,看来她对步军殇的遭遇有些同情,为将来的BG创造了条件。

(其实这BG也是来拖戏的吧。精灵天下妖氛开始扩散,受到影响的精灵会越来越多,而由结界包裹导致精灵们也不能外逃,只能坐以待毙)

天织主发现冷飘渺尸体已不在七色灵泉中,寻找之时又遇到大开杀戒的步军殇,天织主能否平安脱险?

(冷飘渺已成功进化为天邪众,那个头顶光环的人就是冷飘渺吧。旁白竟然步军殇是谁,难道这么明显了观众会不知道?)



剑咫尺用铭箴之令探测到穹霄P鸣剑所在地,却不知踏入了乐寻远设下的陷阱之中,剑咫尺能夺回P鸣剑平安回家么?

(铭箴之令的功能原来就是个探测器)

剑琅琊手执地锋太微垣欲毁幽界龙头,却不料末邪王从天而降,她肯定不能成功。

感受到八歧邪神即将复活,玄尊的椅子从天而降,这是椅子初次出现在户外。 

地冥向玄尊俯首,玄尊身影显现,他的眼神霸气无比。

玄尊道,一切无法阻止,只有毁灭地球。

地冥默然不语。

(玄尊已经在地冥体内,所以这其实是地冥自言自语。无法阻止八歧灭世,所以玄尊要自己灭世,这根本逻辑不通。所以玄尊究竟要装好人装到何时,拭目以待) 


(本周总结见条图)



OVER


评论(51)
热度(27)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