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斩魔录43剧情+吐槽*多方联动寻八歧龙头

道门蒙难,剑子重伤,非宝被囚,儒门与佛门、仙门寻找龙头,地冥身份可疑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43章

上集说到,玄黄三乘在窈窈之冥再开预言,只见三人发功,出来两行字:[八歧降世,神州末日]

预言一现,三人登时大惊。

天迹:这不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儿么……

地冥:对啊,就这还要它预言?

饺子:兄弟们,咱再发功看有没有别的预言!

终于再出预言:[血黯弥祸,人中之龙]。

地冥:看来只有我的血黯之力才能解决八歧邪神~~~~

饺子:那[人中之龙]是啥意思?

地冥:就是除我以外,人中之龙也能使用这种最强的血黯之力吧?

天迹还是首次听到[最强的血黯之力]这个词,不禁又怀疑地冥是否又要打啥歪主意,但地冥拒绝透露。地球人都知道,人中之龙=梵天一页书,但若让他去使用血黯之力,天迹觉得不靠谱,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答应的。

地冥:切,我也没说要献出血黯之力啊~~

饺子:好啦好啦别吵啦,为了维护世界和平,咱三人必须先和谐。

天迹:虽然我很不愿意,但为了世界咱可能必须先合作,阻止八部众的计划。

地冥:跟我合作很勉强啊,千万别委屈自己呀~

天迹:不委屈不委屈,为了世界!

玉逍遥这般做小伏低,是因为他需要殉道之眼监测八歧邪气的具体位置,所以必须得到地冥和技术支持。但地冥却说有殉道之眼尚嫌不足,仍需[希望之眼]。也就是说,殉道之眼+希望之眼,才能找到消灭龙头的方法。至于[希望之眼],地茧无限就有,他身在何处却是不知,需要天迹自行寻找。

地冥化光离去,天迹决定忍耐,暂时与地冥合作。饺子则表示会全力做好和事佬的工作,使天迹与地冥和谐的完成拯救世界的工作。

(上周饺子曾跟踪地冥,所以这个[人觉],很可能是饺子扮的。

这只地冥身份可疑,饺子与他是一伙的,这个预言的前两句等于废话,后两句则透露出一页书亦能使用血黯之力的意思。上集提到[最强的血黯之力],是在地冥查看黯阳之时。黯阳=最强、最初的血黯之力,因为它是不断以人类的死亡堆积而成的邪恶力量。

这里先解释下黯阳的地点,上周我偷了个懒,所以没有明确的写为啥黯阳在天剑名峰,所以有道友对此有疑问,这里我再说明一下。先看原剧资料:

[旁白]就在天剑名峰的血闇之力释放之后,血闇冥漩之下,闇阳持续扩大,力量倍增。[地冥]终于即将完成了,一切如帝父所言,谁也无法料想最初的血闇之能,其实就是藏在天剑名峰之下。而这些纯粹的血闇之能,将可使先前聚积的血闇之能威能倍增。末日之行,尽待最后一举(后略)。

注意旁白,说暗阳力量倍增。再看地冥的台词,说最初的血黯之能可以威能倍增,地点就在谁也想不到的天剑名峰。所以可以知道,最初的血闇之能,指的就是闇阳,闇阳所在的血闇冥漩,确实在天剑名峰。只看旁白,确实无法确认地点,但加上地冥的台词,就可以确认了。暗阳在天剑名峰,所有人都没想到,将来暗阳爆发,就是云海仙门坠落之时。玄尊将黯阳藏在云海仙门的天剑名锋,这确实出人意料,从云海仙门的建筑特点来说,也可以说黯阳是被整个仙门包裹住,这无异于是在仙门内部装置了一个超新星,一旦爆掉,后果是非常可怕的。从这也可以看出,玄尊根本没打算让仙门的弟子活命。

转回话题,窈窈之冥的预言,玄尊很可能动过手脚。梵天是玄尊一直以为针对的敌人,所以让梵天掌握[最强的血黯之力],也就是黯阳,无异于把烫手山芋祸水东引。一页书之前还入过魔,才回归本身灵台清明没几天,若是再接触血黯之力或者黯阳,再度入魔不是梦。所以玄尊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还要坑害梵天一页书。

另外,天迹的态度与上周明显有出入,三掌断情的时候,天迹宁可挨打也要挽回与地冥的感情。然而到了这周,天迹与地冥作又表现出勉强,态度前后不搭。

殉道之眼的功能之前说过,类似于粘合灵魂,玄尊曾对地冥说过,也在《仙门秘史》中说明,[殉道之眼]就是找到八部众的监测器。到了这集,寻找龙头也需要殉道之眼,并且要加上地茧的希望之眼。姑且不论这里是否有加设定,只说玄尊的目的,他肯定是想把龙头的位置暴露给正道的,因为龙头无法毁灭,正道动了龙头必定会回归示流岛。所以其实上周,玄尊留下的地图已经标明了龙头的位置,只是此事奉天尚未来得及告之天迹,所以这里天迹寻找龙头等于是无用功)



(非宝的曲线不错啊~)  

剑子惨被偷袭,伤重急需抢救,泰誓背着剑子急急而奔,非宝随身护驾。然而列御子紧追不放,为了剑子的安全,非宝不得不留下断后。列御子要求非宝交出钥匙,然而非宝义正严辞的拒绝了,既然如此,列御子决定教非宝做人。

非宝闻言偷偷睁开眼瞅了列御子一眼,又想起自己眼睛尚未复原,赶紧又闭上了。  

(穿帮了吧非宝,必须扣工资)

(极具CP感)  

非宝断后,基本就是单方面遭遇暴击,胸部不知被摸了多少回,最后被列御子打昏抱住了。

列御子:少年人身材不错咧~~

剑子与泰誓已经跑得没影,列御子决定将非宝打包带回去囚禁PALY,再与竞邪王汇合。

 


自知实力差距,肖流光从一开始的打算就是灭掉对方,他只希望在牺牲之前,能重创竞邪王,如此他就无法再针对其他人。所谓舍身取义,就是这样。面对强大的竞邪王,肖流光仍是勇战不止,最后不惜已身重创竞邪王,但仍因实力差距最后命丧其手。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肖流光仍在盼望基友圣雄能再度雄起,不再颓废。 

肖流光死了,狼辰与传记者被竞邪王接收。三曜在手的竞邪王实力猛增,但肖流光造成的创伤却一时无法修复。

(流光死得太可惜了,圣雄这次能雄起么?如果还是无法雄起,圣雄周围的朋友又要遭殃啦)



(御邪王这胖脸有点婴儿肥?)  

西山别草亭因埋有一枚龙头,所以成为必争之地。御邪王末邪王联袂而来,庭三帖为护老哥剑儒挺身而出,剑咫尺遂无端兄弟二人也是不甘落后。然而八部众本就实力出众,又有新人光环,庭三帖三人落于下风,遂无端更是率先见红,局势紧张。

剑儒心下不安,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为他而牺牲,所以剑儒使出最强秘招[万剑天狱],守护了弟弟与两个后辈。然而剑儒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此极招,万剑回归后便不支倒地,仅余微弱一息。这正是御邪王与末邪王的算计,剑儒一旦倒下,势必会给正道制造一些麻烦。庭三帖痛心不已,决定去找人觉想办法,请无端与剑咫尺好生照顾剑儒。

(剑儒形同植物人,若是万剑离体就要魂归西天了,想来没救。只可惜兄弟二人才和好没多久,又面临着阴阳两隔的悲剧)



地茧昏迷期间,又做一预知梦。梦中地冥带着他前往幽界面晤魔君,甚至还对魔君的诗号表示了不满。  

魔君:天屈膝,地伏首……

地冥:你这诗号真是令人不爽~

地冥此来目的,是来通知魔君可以出山了,因为黯影已死,顺便把地茧送给魔君当补品……

梦境在这里就中断了,地茧伤势再度暴发,颤抖不止,孤星泪与剑琅琊赶紧带着他去寻医。

(地冥竟然要把地茧送给魔君当补品,这与他应承天迹的事有些出入,不过这只是片段,还可以等事情真的发生后再作结论)



(这张书大很漂亮)  

蠕虫在沙土下四处乱窜,突袭行人及车马,造成诸多伤亡。幸得梵天一页书路经此地,一招将蠕虫轰杀,得到路过僧侣的好评。 

僧侣:感谢,请问您是来自中土大唐,去往西天取经的么?

梵天:我是来自中土,但不是取经,而是要去西煌佛界线。

僧侣大惊,因为去往西煌佛界线的路程十分遥远,但梵天无比坚定,此去定要达到目标。于是僧侣指点梵天朝着巨佛的双眼前行,梵天举目望去,远方的巨大金色卧佛壮丽无比,但之前来此,并未有此巨佛。僧侣介绍说,此巨佛是三甲子之前建造的圣物,因为沙漠中很容易迷失方向。

梵天认为,此地妖物是因为感受到浓烈的妖气而来,所以龙头定然就在附近。按照僧侣的指点,梵天朝着巨佛前行。

(巨佛建造于三甲子前,也就是距今180年前。末日圣战距今600年,如果龙头是藏在巨佛之中,则这枚龙头就是玄尊死后安置于此地)



盲人突发一剑,奉天蛋定自若,盲眼老头错身而过,奉天仍是不动如山,可见其气魄过人,毫无畏惧。正是这超然的气质,使盲眼老头刮目相看,身为[恶魔]之子,奉天却如此正义,简直是基因突变啊。

(恶魔指的是玄尊)

奉天义正辞严,立身天地,无愧于心。

盲眼老头简直感动,如此不怒自威、刚正无愧,奉天气度,足憾日月!

(要注意君奉天的描写的正面性,即使奉天站着不动,其气度也是不能忽视的牛B)

虽然一开始盲眼老头的目的在于试探,因为奉天的到来让他想到恶魔玄尊,但试探之后却被奉天的气度所折服,可见奉天魅力惊人。奉天此来,是想了解老爸究竟做了啥坑爹事,于是盲眼老头带他到石林去。[九绝盲剑]早已被玄尊变成人柱,在这石林中静坐了N年,此乃封魂化石之术,玄尊做这种事只是为了完成阵法。

法儒以X光眼扫描这九具石人,发现他们竟然还活着。但化身石人,无法移动,简直比死还痛苦。老爸为啥要这么做呢?奉天灵光一现,莫非牺牲这九人所布下的阵法,其实就是龙头的封印?盲眼老头确认了这一点。

正义的奉天决定解开这九人的禁锢,虽然天下苍生无比重要,但这九人亦不能牺牲!对奉天来说,每一个人都是无价之宝,这一刻,君奉天的形象再度光辉。 (奉天的形象,通过奉天本人的阳刚,旁人以及旁白的渲染,可以看出有以下特点: 

1.遇事不退缩(蹲坑在儒门那段时间请忽略不计)

2.态度很强硬(对自己人稍稍软一点)

3.武功很高强(不知与梵天比谁更胜一筹?)

4.遇事总是压倒对方(这点天迹是完全相反) 



(陵寝不是炸了么)  

为了调查医治剑儒的方法,云徽子将仙门翻了个底朝天,连玄尊的陵寝也没放过。天迹不想接受这个现实,仙门这么多书,竟然没点线索么?但云徽子努力过了,真的没线索,天迹没办法,忽感肚子饿了。

天迹:好饿啊,请我吃鸡腿!

云徽:免想~~

天迹:哼,我自己去厨房搜刮!

(如果是奉天,云徽子会主动请饭,但奉天也很少赏光。同样是奉天逍遥,差别就是这么大啊哈哈)



(魔弯的手指很妖娆)  

为了心爱的饺子,异斩魔弯在觉龙之海下苦练升级。

剑随风与九爪蛛冥双双落崖,蝴蝶君遍寻不着,又听路过的群演说南清侯欲对公孙月不利,登时两难。蝴蝶君艰难抉择,最终在LP与兄弟之间选了LP。

南清侯欲讨公孙月,永升王断然不允,双方僵持之际,公孙月挺身而出,只求南清侯不再为难永升王。南清侯一见公孙月,顿时火冒三丈,欲将其毙命于掌下,却被永升侯拦截。永升王以需经过公审为由,拒绝南清侯动用私刑,虽明知此乃缓兵之计,但南清侯亦无话可说。南清侯激愤之下,要求尽快召开公审,又以剑气给公孙月戴上枷锁,以防她逃跑。永升王只感难办,此事之后,再难庇护公孙月,只能听天由命了。

(==示流岛还在拖戏)



(这发型,这胸)  

为寻龙头,敬天怀等人找遍了尊主方御衡曾去过之地,只差最后离世所在的天无峡谷。一行人回到仁宇明圣稍事歇息,随后准备立刻出发,所以也就没有进门,大家就在门口讨论一番。

(敬天怀的衣服又没穿好,上次是左肩这次是右肩==)

天无峡谷地势险要,常伤人性命,亦是儒门禁地。当年方御衡在天无峡谷附近发狂伤人,敬天怀接到附近居民的报告,带人前往天无峡谷时,方御衡业已自裁了。逝世前,方御衡还叮嘱敬天怀要好生守护儒门,护卫苍生,情C甚是可贵。敬天怀也颇有孝心,不想此事广传,以免坏了尊主名声,虽是私心,但亦情有可原。 

事不宜迟,众人决定即刻出发前往天无峡谷,慕灵风与御均衡心有灵犀,同时宣布出发,惹得云忘归调笑不已。气氛一时暧昧,慕灵风对此却很是爽直,御均衡却有些扭捏,其实云忘归并无他意,只是二人都想到了男女之情。不过如此说来,虽然身份悬殊,慕灵风确实不介意与御均衡交往,只是御均衡常感自卑,认为配不上慕掌门罢了。

(慕灵风疑似昊正五道的凤儒,凤儒也时常关注御均衡,如果二人是同一人,则她早就看上御均衡啦)

众人离开后,千朝雨体内窜出一道邪气,但他仍是语气怪异,似乎体内仍有妖异。  

(千朝雨是仁宇明圣敬天怀的属下之一,他若是感染邪气,天无峡谷之事必然泄露)



第三关名为[心魔炼狱],冥邪无妄与祸天韪都认为,乐寻远这种人是不可能有心魔的,静待他通关就好。果然不出所料,乐寻远面对幻境中老爸的责难,更加坚定了要出人头地的决心,他一掌击碎幻境,成功通过考验。

(乐寻远太励志了,不过遇到玄尊也算走到头了)



(老秦真是太懂了)

天迹回到家中,老秦已等候多时,因有事在身,故而天迹也没空与老秦闲聊,只让他赶紧说重点。 

秦:你家奉天发现了龙头的线索,让我转告你,乱神峰、道武王谷、西煌佛界线、曲石山道有龙头。

天迹表示明白,会立刻联系非宝,请他多加注意。老秦提醒天迹要快,因为法儒与梵天已经出发了。

(天迹这头毛黑得无法直视啊,之前不是挺干净的么)

这时剑琅琊与孤星泪带着重伤的地茧来求医,这样就省了天迹再寻找。剑琅琊说明事情经过,天迹决定要找地冥帮忙,但老秦认为这并不容易。 

秦:地冥肯帮忙么?

天:他不肯我也有办法办法让他肯。

秦:出卖色相么?

天:你知道的太多了。

天迹带着地茧化光离去,老秦这发现邪天子不在,孤星泪也剑琅琊便将邪天子去世的消息告之,又是一番伤感。


 

  

(眼睛好漂亮)  

为追捕步军殇,雪碧MM来到悦天河流域,正要喝水之时,却被步军殇阻止。原来养育精灵天下的悦天河已被邪气浸染,只要喝了此河的水,就会感染邪气,即使是只鸟也是一样。所以这河水是不能喝了,步军殇非常细心,取出自己的水囊递给雪碧。雪碧虽有些不好意思,但实在是渴,所以还是喝了,两人有了第一次正常交流。

远处的乱神峰散发出强烈的妖气,步军殇心生不祥。雪碧要求步军殇回去协助调查,但所犯何事雪碧却答上不来,所以改称有事需要协助,步军殇答应了,但要求先上乱神峰。 

(步军殇是好人,之前被关完全是被污蔑,现在又要给天邪众背黑锅,精灵天下的命案不是他做的,而是冷飘渺所为) 

三只落单精灵遭遇紫色邪气,一个头顶光环的邪恶刀者,结束了他们短暂的生命。案发后,日天与天织主赶到现场,尸体身上有四道爪痕,但地上却有一道长长的刀痕,天织主甚是不解,线索还是太少。  

天织主回到禁城,冷飘渺很是关心案情,但天织主摸不着头脑,于是冷飘渺建议,先把步军殇抓回来再说。出于女性的直觉,天织主感到事情并不单纯,冷飘渺关心LP,请她不要外出。但大敌当前,天织主怎可能龟缩城中,只说会好生照顾自己。

(冷飘渺就是天邪众,借步军殇掩人耳目,所以放出步军殇的就是附在冷飘渺身上这只天邪众,神晖主是帮凶)



公孙月失去记忆,对小月说起的过去,以及[母亲]的身份都比较排斥。公孙月自感成了示流岛最大的麻烦,所以决定接受命运的安排,即使丢掉性命也再所不惜。但小月却很是伤心,难道老妈不要自己与爸爸了嘛?见小月流泪,即使尚未认她为女儿,公孙月也感受到心底的痛苦,究竟如何才能两全? 

(==拖戏越发凶残……)



地冥与无人榜共进晚餐,准备了丰盛的一桌,更有各色糕点与水果。地冥叉起一块云朵厚片,露出了怀念的表情。此糕点甚是特别,不仅口感好,且是稀罕之物。本以为早就失传,却不料遇到一名紫女侠相赠。作为回礼,地冥则赠她一壶红酒,也算是吃货间的交谊了。  

(神秘的紫女侠,将来会出场么?)

只是喝红酒时,地冥总会想起剑随风去往示流岛时说的话,虽然儿砸说要回来做个了断,但地冥还是很期待他的回归。无人榜认为,地冥应该与剑随风解开误会,因为地冥并非单纯为恶,而是有其他目的。但地冥认为剑随风个性单纯,很难理解这些复杂的事,所以也不用浪费时间。

这时天迹在外嚷嚷要帮忙,地冥赶紧将[云朵厚片]化去,这才站起身来。

(云朵厚片要隐瞒天迹,可见此事与天迹有关,紫女侠是否天迹的第三名债主?)

天迹请地冥救地茧,无论啥条件都答应,但地冥却说要救他很难,第一个方法是请八部众出手,此法难于登天。第二个方法则是请魔君出手,闻此天迹更感头昏,这简直不可能。 

不仅是魔君难以搞定,就是地茧本人,也很难接受魔君的医治吧。但剑琅琊又办不到此事,所以还是找魔君。地茧的希望之眼责任重大,地冥认为地茧必须接受魔君的治疗,这由不得他任性。 

天:那就拜托你了。

地:我说了要帮么? 

天:你也没说不帮啊~~~

他凑上去蹭了两下,地冥横了他一眼,天迹赶紧退开。

 

(又想起上次天迹蹭云徽子屁股,这算是X暗示啊)

地:别蹭,我可是正经人。

天:那这样吧,你看~~

说罢掏出一张本人的雷S海报,更有限量签名,很有收藏价值,地冥眼都直了。 

天迹:这个送你,帮帮我吧~ 

地冥:切,谁稀罕~~字真丑啊~~

天迹:那你要不要?

地冥:无人榜,赶紧拿到我屋里去,别给我污秽了华丽的晚餐~

天迹见地冥收了海报,便想赶紧出发救人,但地冥拒绝他的跟随,打发他赶紧离开。天迹一走,地冥就变了脸。

地冥:傻天迹,我骗你的,无限跟我一路人,没你我也会救啊哈哈~

唤出马车装上地茧要去找天邪众,又吩咐无人榜前往淮巍之岸埋伏,若有情况即刻报告。

(这个地冥其实是玄尊,他与天邪众一路人,自然是先找天邪众。可怜大玉白白送出张海报还蹭了两下,事后还被地冥骂傻瓜。与奉天相比,天迹对外交涉总是要吃亏的,不仅要送东西求蹭蹭,还会被BS被吐槽)



儒门众人来到天无峡谷,却遇御邪王末邪王杀到,双方冲突起。地冥去找御邪王与末邪王必然扑个空,他会做何因应?

乐寻远终于登上无常天之顶,他将在《玄脉宝鉴》中发现啥秘密?

古小月担心老妈的性命,公孙月却遇神秘忍者逼杀,但她肯定不会有事,蝴蝶君也快回了。

梵天似是失去目标,却遇大批蠕虫奔向一个方向,远处的巨佛似是出现妖气,龙头果然就在巨佛之中嘛! 



OVER

评论(74)
热度(16)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