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斩魔录46剧情+吐槽*儒门膜拜的退职大典

我这人说话特别直,所以这集呢,大约也没啥好话,BLX慎入。不知所云的一章,大约只有奉天的退职大典比较亮点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46章

(花喵脸的人觉竟然有点可爱XD)  

庭三帖被蜘蛛精捆绑PLAY,就在他以为自己要OVER的时候,人觉对蜘蛛发起了猛烈攻击。蜘蛛精恼了,先后将庭三帖与人觉吞入腹内,却不料人觉从蛛肚中突破,成功打死蜘蛛精。但庭三帖中毒已深,人觉无法替他解毒,只能将毒素过到自己体内,实在是勇气可嘉。庭三帖恢复健康,可以继续寻找药材。

(找个药材而已啊不要添加太多小任务吧,就算要杀时间也别太明显OK?)

庭:这次是我欠你。

人: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庭:……

(这个人觉是肥肠吧)



地冥本想见魔君,却不料魔君去向不明,圣母也不想与地冥弯弯绕,要求说明来意。地冥也不再说相声,要求圣母帮个小忙,先治好地茧,毕竟他是魔君的口粮。但圣母认为,地茧恨她入骨,如若被圣母所救反而是痛苦吧。地冥却说,身负未来之眼,如果这点事儿都扛不过,怎么面对今后的风风雨雨。圣母敏锐的捕捉到重点,未来之眼难道就是魔始之瞳?  

地冥: 我不跟你扯,叫魔君出来。

圣母:他真不在家,骗你是小狗。

地冥:真去整容了?

圣母:对呀,都说他长得难看,戳着他脆弱的小心肝了。

地冥:那可咋么办?未来之眼本出自窈窈之冥,具有短暂预知未来的功能,与太穹十三卜合一,就能看到完整的剧透。窈窈之冥便是由玄尊、尊佛、道皇、皇儒这四位当世B格最高的四人创悟,魔始得知,意欲共修被拒,不久之后未来之眼就被偷了。现在看来,魔始偷了未来之眼还改名叫[魔始之瞳]啊,真是不要脸。

圣母: 你Y有证据么,没有的话我可以告你诽谤!

地冥:信不信由你,我对这件事也没啥兴趣,但你应该地茧的重要性,所以转回正题,你救不救他?

圣母:你Y简直太能扯,说得我嘴巴都要抽筋了……

地冥实在太能说,简直没完没了,圣母说不过他,于是答应治标,若要治本还得去找魔君,而且地茧恢复以后,得帮圣母做一件事。地冥也说得口干舌燥,所以双方达成一致,于是趁着圣母给地茧透析之时,地冥暗中指使傀兵偷走了[夺胎销形棺]。

地冥太无耻了啊,指责别人祖宗偷了未来之眼但没证据,可他偷夺胎销形棺是现行犯啊 

黑暗中一双眸子睁开了,此人究竟是谁,难道身在夺胎销形棺中么?

之后疗程结束,但地茧并未恢复健康,若无魔君之血,地茧再次病发就很危险了。出于礼貌,地冥赠送三张扑克牌作为谢礼。 

 (一个Q一个J,中间插个大王(小王?)欲盖弥彰,其实是约炮的意思吧哈哈) 

地冥并不打算去找魔君,因为谁也不知道魔君会去哪里整容,所以接下来地冥打算用御邪王的方法唤醒地茧,然后进行下一步计划。

(夺胎销形棺的功能就是洗脑,所以这大约是为天迹准备的,天迹若是再不乖乖听话,届时地冥就往棺中扔只鸡腿,骗他进去,然后盖上盖子,就这样洗脑。洗脑成功的天迹必定是让他做啥就得做啥,非常听话,那时地冥想要怎样都可以。

希望之眼真是魔始偷去的么,只因共修被拒,所以就暗中偷盗,未免太过明显。地冥本身也拿不出证据,所以俺怀疑这是忽悠,真正盗取希望之眼的其实是玄尊,然后借真鬼麒主的身份,暗中将希望之眼放在幽界。

未来之眼=希望之眼=魔始之瞳,一个东东的称呼竟然这么多。夺胎销形棺被盗后,黑暗中的那双眸子需要密切关注。窈窈之冥在玄黄三乘共修之前,是玄尊、尊佛、道皇、皇儒四位牛B之人的创悟之所,可以开启剧透,B格甚高。此地既牵出玄尊等人与魔始的过往,又牵系着与魔始的恩怨,所以今后应该也有举足轻重的位置。那么黑暗中的双眸,是否魔始本人呢?)



淮巍之岸正发生一桩惨剧,看守的儒门之人惨遭三名东瀛人士的屠杀。只见虚耗童子来了一招超级无敌X港脚,就把儒门杂兵踩成肉泥,围观的无人榜吓了一跳,真是残忍的杀人方法。 

末邪王对此大加赞赏,三人都完美继承了鸑流忍法的精粹。玲珑泷夜姬则称,这是奉先人之命,世代研修鸑流三宗心法,就是为了等待两位邪王重生之日。

末邪王道,当年被尊佛传人与荒漠孤鹰击杀之仇,报仇之时将至。这些多年过去,鸑流众人生活如何?

(听这话意,末邪王当年是死在尊佛与荒漠孤鹰之手,所以他是潜入中原之后才被杀的么?)

玲珑泷夜姬道,当年末邪王与御邪王率众攻打示流岛前,曾在外海北邪屿建立基地。大战之后,鸑流与谛流的先人趁乱逃出示流岛,并躲藏在北邪屿秘密修练,历经数代,等待邪神复苏之时。期间,屿上莫名起了疫病,使众人自相残杀,鸑流与谛流伤亡惨重。后来是恩公冥想者瑟斯二世救了众人,他自称来自统一西方的神圣天尊帝国,只是旅游途经此地,这才救了大家。近日众人发现中原邪气四溢,又听说两位邪王已重生,正要汇合之时,恩公发来消息说,苦境的百毒六丧门有地冥隐藏龙头的秘密。

事关重大,末邪王不敢擅专,要回去与御邪王商量之后再作定夺。

(这段信息量很大,八部众攻打示流岛,经历战败,退守北邪屿,群染疫病,是来自神圣天尊帝国的冥想者瑟斯二世救了鸑流与谛流的先人。也就是说:

1.每名八部众手下都有杂兵,他们与普通人一样会生病

2.八部众是东瀛风格,是八支忍者部队

3.神圣天尊帝国这个名称,极似编辑器生成,风格极为相似,如下图示

4.神圣天尊帝国,有[天]又有[尊],是否九天玄尊的国度?九天玄尊是否帝国元首?君奉天是否帝国皇子? 

5.冥想者二世通知泷夜姬等人关于龙头隐藏在百毒六丧门,并且对百毒六丧门十分了解,可知此人熟知内情。百毒六丧门当年还得到了涛哥的[神魔不许之泪],这个惯常用毒的派门一直十分神秘,当年还曾疑惑它究竟是鬼麒主的势力还是地冥的势力。如今看来,若许两者皆非,百毒六丧门实际上是玄尊的势力。玄尊曾化身真鬼麒主,又是地冥的幕后黑手,如今又疑似盗号地冥,这所有的线索,都汇集到玄尊身上。若神圣天尊帝国是玄尊的故国,则冥想者瑟斯二世这个代理元首帮助八部众就十分科学。



云海仙门后花园,梵天与谈无欲终于有幸再见。自谈无欲化身六丑废人之后,每每总是与梵天擦身而过,尔今已历N年,令人不甚唏嘘。谈无欲总认为自己时背命乖,所以总是无缘与梵天一晤,但梵天自认还欠谈无欲一声感谢。当年若非谈无欲与素还真不惜逆天命阻止祸龙天时,使六祸苍龙错过皇龙之气,一页书早就GAME   OVER了。

谈:我那只是顺势退隐,却不料仍难逃示流岛之劫。多亏天迹、云尊与两名小童照顾,我才能暂时压制邪气,得一时安宁。

梵:伤你的真是莫召奴?

谈无欲无法断定,且因邪气之故无法离开仙门,所以只能等待蝴蝶君的消息。且听说素还真为救一线生去了泥婆暗界,临行之前曾在仙脚与天迹面晤,受素还真托付,天迹都如此不遗余力了。

梵:天迹确实靠谱,奉天也是不差,多亏他俩了~

谈:我还得继续修养,外面就靠你顶住了。

梵:哪里,你也快好了,到时得出来帮忙啊~

(还得给奉天逍遥刷B格,真是辛苦啊。不过素还真果然与天迹暗中有谋划,但是天迹表现智商的机会还有没有,这得打个问号)

梵天准备回家等天迹的消息,与澡雪擦身之际,脑内竟浮现了意呆澡雪剑断的画面,一时愕然。 那还是《刀剑春秋》第5章的故事,澡雪剑无法承受意呆的威力,所以断成N截。这之后意呆得了一把质量更好的春秋剑,还为此纠结了几个来回,具体的可以收看《 霹雳刀剑春秋05剧情+吐嘈*意琦行纠结的内心》。 

所以这个澡雪小童果然与意呆有关,是澡雪剑的剑灵啊,看来意呆对澡雪还是很感情的。



虽处于劣势,但在战术上的精妙安排,仍使蝴蝶君带着LP逃出追捕。但蝴蝶君称永升王为伪君子还是有点过分,永升王毕竟是示流岛尊王,本就立场不同,照顾蝴蝶君一家这么久,就得来一句[伪君子],感觉有点冤。


 

下面这段珍贵的影像,请诸位睁大钛合金,欣赏君奉天的B格。

且说奉天放上小H书一路前行,忽然他又回转身来,再次向各位的支持表示感谢。虽然在上一章,奉天已经走人了,但这集为啥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只能说是时间还没有杀够,BJ需要奉天杀点时间,顺便刷点儿B格。

(顺说国语版奉天的声音很苍老,玉贵妃的声音则非常软萌)

玉:尊驾侠骨仁心、正气纵横、守法持正、嶷如秋山,灾难之时,德风古道以及天下皆因尊驾而平稳。

(玉贵妃的排比用得不错啊,恨不能将所有正面的成语全用上吧?)

对此君奉天甚为谦虚,只说是大家共同的努力。

玉贵妃道,尊驾一如即往,不曾居功。

奉天说,你也一样。

玉贵妃颇为内疚,本是追随奉天而来,却不料因已而使奉天离去。玉贵妃与奉天四目相对,忍不住回忆起幼时情景……

那时奉天还是黑发帅锅,领着年幼的离经逛集市,离经想吃糖葫芦,奉天就给买了三支。

奉天:你赶紧吃,别让天哥哥看见。

离经:为啥米?

奉天:让他看见,你就没得吃了~

结果怕啥来啥,玉家兄妹找了来,玉逍遥一见糖葫芦就凑了上去,也不知是否都被他抢走。一晃眼,离经都这么大了,成了儒门主事,一派贵妃风范。

时间不早,奉天要走了,他(再次)向玉贵妃告别,走过众人身侧,如同鹤立鸡群,接受众人朝拜。云忘归是奉天的大弟子,师尊要走,他忍不住唤了声师尊。

奉天:你要好好学X,天天向上。

忘归:放心,我一定会超越你!

(别做梦了,你有玄尊那样的爸爸么?)

御均衡亦鼓起勇气向奉天搭话,但他仍是羞涩,不敢多话。奉天甚是亲切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鼓励御均衡莫忘初心,定要精进剑艺。

这次奉天真的要走了,他霸气侧漏,气劲鼓起披风。玉贵妃激动万分,终于跪地,感谢奉天这些年来的辛苦付出与无私奉献,受气氛所感,在场所有人都向奉天跪地礼拜,感谢奉天的无私奉献。

旁白:沉重的脚步,难忘的过往,每一步踏出一个结束,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奉天之姿,凡人只能仰望,其高贵气质,霸气侧漏,一步一个脚印,世人几人能有这般气度? 

奉天走了,侠儒暗中抚琴一曲相送,凤儒虽是不舍,却也只能接受现实。抱着相同心情的二人说了段相声,便要一起喝酒怀念有奉天的日子,皇儒也是坐不住,跑来凑热闹。 

皇儒有点头痛,昊正五道没了看门的,本想让敬天怀接任,但他拒绝了。皇儒没了办法,只能广发招聘,招揽人才,承接小H书,学X皇儒技法,成为新任法儒尊驾。

(奉天成为法儒之前,看大门的是玉儒无暇,为啥奉天之后,法儒的尊号要保留并且传下去呢?因为这样就有两个法儒可任观众比较,后面这个越是挫B,就越显得奉天牛B)

 原本皇儒是想将毕生绝学教给玉逍遥,但他就是不肯学,为此皇儒颇为怨念。此次就不妨借着机会找个徒弟传授绝学,也好后继有人。

(天迹这性格待不住的,让他待在儒门估计会疯,再把儒门搞得鸡飞狗跳XD)

天迹在玉箫墓前等待许久,奉天这才过来。 

天迹:为啥这么晚?

这还有用问么,当然是接受众人膜拜啦。 

 这时云徽子也来了,师兄弟三人向玉箫敬酒,虽然看起来像三人一起随地小便(噗)  

天迹: 奉天哪,现在你是要跟我回仙脚同居么?  

奉天:没有,不想同居。

天迹:啥!!!!!!

云徽:要回仙门继承大统么?

奉天:也不,我想留在这里,陪伴玉箫。

天迹:哈??????

奉天:你呀就想着同居,我留在这儿是要纵观全局的,你以为我辞职了就闲着没事干么?

天迹:唉,真拿你没办法~

尚有闲暇,天迹建议去吃大餐,由云徽子掏钱。 

云徽:钱我是有,但现在去吃大餐合适么?

奉天:合适。

云徽大吃一惊,天迹已经乐得手舞足蹈,搭上奉天的肩膀转身走了。

云徽:又要吃狗粮了……

(有时俺在想,主编描写奉天的时候,是否准备了一本成语字典,把所有能用的正面成语都可以拿来用用,诸如本集出现的侠骨仁心、正气纵横、守法持正、高深莫测、嶷如秋山、挺身入局、义无反顾(本章章节名),之前出现的气定如山、气纳八荒、沉稳而立、不怒自威、刚正无愧、足憾日月、一夫当关、不动如山、威慑人心等等,还有更早前的还有很多。如果没有合适的成语,主编会自己创造,比如说不怒自发、万气一式、一掌擎天、正气凛肃。

主编描写奉天,总是直白又浅显:

1.通过旁白使用大量正面描写有B格的成语来渲染

2.通过其他人崇拜的眼神以及口白称赞

3.通过奉天的台词

以上三个方面,都是非常直白的表现君奉天的正面形象,正如同奉天的人设一样,非常的耿直,一点也不拐弯。但主编的描写手法也有些技术手段,比如说,在突出奉天的优良血统之时,又安排小辈(云忘归)要超越奉天,这就更突出了奉天的高贵血统,普通人只能在做梦的时候超越他了。

事实上奉天的装B模式非常的单一,与写作软件有异曲同工之妙,我随便上几张图大家可以自行思考。

  

  

  

  

这么长一段剧情,其实真的没啥实质上的内容,跳过也不影响,完全是描写奉天的B格而已。无论是儒门众人膜拜,还是三个师兄弟中拿主意拍板,只有奉天才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法儒离职后,昊正五道就缺个把门的,所以皇儒决定找人补上这个缺。若能得小H书,再得皇儒指点,明显是要升级的,但敬天怀要守着祖宗的基业,所以无意去昊正五道看门,反倒是推荐了慎衡之。能得主上如此器重,慎衡之头脑发热,表示会努力竞争,敬天怀感受说错了话,只得闭口不言。

穿着血衣的云忘归也不甘示弱,慎衡之若想得法儒之位,先得过了他这关。不仅他二人,玉贵妃亦有意让御均衡试试,他本就是因法儒精神才进了儒门,所以这次机会定不能放过。楼千影亦有意参与,所以竞争上岗达到了四人,又可以拖个两集了。玉贵妃又请御均衡通知另外两个分支,请所有想升级的朋友一起来竞争法儒之位。儒门气氛十分和谐,不仅是上下和谐,左右也十分和谐,所以拖戏也是十分和谐。

(竞争上岗的过程还要巨细靡遗的写出来,真是辛苦BJ拖戏了,换了以前就是直接介绍新人,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为护道生,泰誓勇往直前,然而与九首道馗缠斗之际,全真子暗中将道生们抓去了。泰誓顿时懵B,只得带着道馗的信回去找剑子商议。

(这就两根竹杆吧==)  

抓来的道生立刻派上了用场,道馗与崇玉旨以道生的性命威胁非宝交出钥匙,否则就通通杀光。非宝亦知事情轻重,但看无辜性命消逝眼前,他仍是做不到。为救道生,非宝交出钥匙,要求放了道生。岂料崇玉旨得了钥匙却出尔反尔,拒绝放回人质,非宝虽是气愤,却是无可奈何。崇玉旨已是十足BT,日常爱好就是SM非宝,接下来的计划就是用非宝交换另一把钥匙,在此之前,崇玉旨自然要好生料理非宝。非宝无力抵抗,只能忍受着崇玉旨的咸猪手……

(基于龙头必须回归的最终结果,所以这里有两种可能:

1.非宝交出的钥匙是真的

2.非宝交出的钥匙是假的,但团队中还有内奸

若以拖戏以及故事的曲折度来考虑,第二种可能性更高)

泰誓将信交给剑子,信中要求剑子用钥匙交换非宝性命,事已至此,别无他法,剑子只能答应要求。朱尊叹息不已,只恨自己伤势未愈,所以不能出力,交换人质之事,还得剑子单独行动。但剑子早将钥匙交与他人,所以只能拿个假货去换非宝,朱尊闻此,眼神闪烁。交换人质之前,剑子得先去做点儿准备,便先独自离开,众人均祝福剑子,望他带着非宝平安归来。 

(好了,朱尊是暗桩,理由有二:

1.强调自己伤势未愈,实则是不想出力

2.剑子说真钥匙给了别人时,朱尊眼神闪烁,显然非常在意

所以剑子是故意说给朱尊听的,他早就怀疑朱尊了) 



救命的药尚未找来,剑儒已被八部众成功夺舍,打伤无端兄弟二人,冒着绿光撒腿就跑。

(剑儒都这样了,儒门还在准备竞争新保安,也是讽刺。无端为啥不通知儒门帮忙?君奉天的任务不是保护剑儒么,为啥这么久的时间都不闻不问?玄尊让奉天来儒门工作,目的是为保护剑儒,可奉天为了玉贵妃的官职,就这样辞职了。上集席断虹的鬼魂说亏欠奉天很多,真是这样嘛?奉天保住了遂渊么?没有。奉天保住了席断虹么?还是没有。明明是玄尊之子,只要搬出身份就可以保住遂渊一家,可奉天啥也没做。但为了玉贵妃的官职,奉天就搬出自己的身份请了梵天天迹皇儒为玉贵妃压阵,还把保护剑儒的事儿抛到脑后,最后一走了之,果然是徒弟夫妻二人+剑儒的命都不比不上玉贵妃的官职么?)



神晖主与天织主、日天等人讨论案情,有些怀疑步军殇并非凶手,但由于缺乏线索,所以无法下结论。

雪碧MM知道步军殇是清白的,想请他协助调查,再帮助恢复七色灵泉。但步军殇想过去这么多年的囚禁PALY,所以心里不爽,就是不想去。雪碧百般劝解,希望步军殇以大局为重,终于他点头答应,但要先去趟老妈的旧居。

(精灵天下这段实质上的发展不多,同样是拖戏)



庭三帖与人觉在洞中寻了半天,终于找到药材,然而人觉功体有损,需调息片刻,所以让庭三帖先赶回去。庭三帖感谢人觉的帮助,约定稍后再见,人觉却是眼神犀利,明显有诈。 

(人觉已知剑儒没救,回去就是撞在木仓口上找死,所以他故意装作有伤,让庭三帖独自回去送死) 

果然不出所料,庭三帖开心的带着药材去找哥,却在半路遇到了剑儒,随之一掌摧心裂肝,庭三帖就扑街了。也许至死,庭三帖都不知道被好友人觉算计,这真是可怜的人哪,但好在死前还赚了一次高清影像,就算是补偿吧。 



 


  


本周总结

其实剧情上没啥总结的,来梳理下关于奉天相关的剧情吧。下图是在《斩魔录》40章时做出的预测,基于套路的改变,所以必须追加调整。

  

OVER

来源:樱町


评论(77)
热度(22)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