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斩魔录47剧情+吐槽*地冥的精分幻想虐恋

地冥竟然有6个精分,奉天要教云徽子斩魔录心法,天织主怀孕。实际上这章并没有写完,但在我这里,霹雳就算是结束了。同志们,我出坑了,有爱的朋友可以来我Q群玩472873440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47章

(非宝一身狼狈也无损美貌,难怪崇玉旨与非宝[叙旧]多时)  人质交换之际,列御子竟出尔反尔,想将剑子与非宝一网打尽。危急之际,非宝央求前辈放下他逃走,列御子亦得意洋洋,却未料到剑子早有准备。只见剑子一掌突破全真子的结界,半完人便突袭而至,将灭元炉倒扣而下,将列御子、全真子等困在其中。事发突发,列御子完全懵B,全真子疑心灭元炉是假,但列御子强提内元却是徒劳,可见炉子是真,逆道众人身陷囹圄,无法脱困了。 

列御子:剑子仙迹,道武王谷副本不会这么简单就让你通关的,胜利是属于拖戏的!

另一方面,半老子见爷爷半完人救人回来,甚是欢欣鼓舞。半老子给爷爷准备了椅子,又去照顾救回的非宝。此次半完人成功脱困,全赖剑子将灭元炉放在玄月水榭,借九阴之气压制炉中烈焰,助其恢复伤势。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剑子竟然有传说中失踪的七仙器之一[蜃楼云],这样才能在道武王谷之外造出灭元炉的假货忽悠逆道人马。

[蜃楼云]物如其名,可以模拟任何物品,以假乱真。乃剑子在众中某处寻得,这次就派上了用场,交出的钥匙亦是假冒,所以完全不用担心。

但此时并非放松之时,泰誓那边急需驰援,可剑子旧伤复发,必须先行压制,否则走火入魔。半完人帮助剑子稳定内伤,所以驰援一事,只得搁置。

(泰誓失了支援,看来要悲剧了)



(梵天的手机袋挺花俏啊~)  

一页书告诉老秦,谈无欲仍未脱离危险,所以必须留在仙门休养,又掏出一只花俏的红袋子,老秦看直了眼。

秦:这是啥?

梵:手机袋,内中装着手机,可以与剑子联络,剑子那里那也有只同款。但奇怪的是,前几天给剑子发了短信,直到现在也没有回复。

一页书疑心道武王谷出了大事,便再也坐不住了,要去探明情况。又吩咐老秦通知奉天逍遥一声,这才离开。

(道武王谷原本是天迹的任务,但他现在要留下卖萌杀时间+协助奉天装B+协助地冥搞基,所以没空啊)



一掌痛击,庭三帖满脸是血跌落在地,又见费心取得的药材的被毁,更是抱憾。剑儒再度入魔,残忍的毁去了最后的希望,庭三帖自知时日无多,想要与他共赴黄泉,可惜也是办不到。命将终焉,庭三帖再度被打飞,肥肠惊呼好友而来,将他抱在怀中。庭三帖至死也无法救回哥哥,这将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泪水滑落,终是去了。肥肠痛心不已,上前要与剑儒拼命,无端与剑咫尺亦赶来,但三人也无法制服剑儒,还是被他逃走。 

悲惨的一夜过去,肥肠痛悔不该让好友独自行动,以至于阴阳两隔。

玉贵妃与执府及时赶来,发现庭三帖一命归西甚是悲痛,执府要将庭三帖带回一笔春秋安葬,肥肠送出一双筷子,祭奠吃货的友情。无端与剑咫尺则继续追踪剑儒,所以玉贵妃只有独自回家。

(肥肠真会装好人,故意装作有伤在身,让庭三帖独自送死。再装作一脸悲痛,兔死狐悲,演技精湛。玉贵妃总算还记得来看望剑儒,这才发现悲剧,奉天在儒门的盛大退职大典与剑儒入魔残害兄弟形成鲜明对比,真是讽刺至极)

  


乐寻远成功升级,功体更上一层楼,冥邪无妄与祸天韪试验一番后,对乐寻远大加赞赏。闭关已有数日,武林中局势未明,乐寻远决定先搜集各方情报,再寻机介入。  



师兄弟三人齐聚玉箫墓前,云徽子腾云驾雾,一派B格风范。因为他暂时不打算入世,所以脚不踏地,避免苦境污秽。距离师兄弟三人聚餐,已经过去了三天,云徽子欲哭无泪。 

云:没钱了,好惨……

天:是你傻,有奉天在,谁让你抢着付钱?

云:是你吃太多,害我钱不够,我才不像你,什么都要奉天付钱。

天:哼,你是妒忌我有奉天包养!

奉天十分蛋定,问云徽子可知《斩魔录心法》。云徽子却认为,奉天身为玄尊唯一的儿砸,如果二师兄都不知道,这世上就没人知道了。但奉天确实不明内情,只知[天之秘招]是以《斩魔录心法》为基础所创。但云徽子与天迹只知天之秘招的前十二招,所以奉天决定,将最后三招传授给云徽子。

 

虽然是现任云海仙门总裁,但云徽子自认没这个资格,因为他并非玄尊的儿砸。但奉天认为,如果要练《斩魔录心法》,必须搭配完整的神皇之气,现在只有尚未入世的云徽子才能完成。  

(奉天和云徽子说话的时候,大玉你卖啥萌啊)

也许是感受到学了斩魔心法就会悲剧,云徽子赶紧拒绝。

云: 二师兄,你的神皇之气还是天生的,更高级,只要回仙门洗个澡就行啦……  

奉:我损耗甚多,要恢复至少得三年,要洗无数个澡才行。

云:可……

奉:苍生有难,我无法置身事外。

天:这就是奉天的个性,我也没办法~

奉:云尊,让我们回仙门学X斩魔心法吧!

云徽子还想垂死挣扎,但奉天没给他机会。

奉:玄尊的武学还有部分你们不懂的,让我来教你吧!

云:但是(我也不想死啊)……

奉:现在的仙门总裁是谁(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云:是我……

奉:对啊,所以就是你了。

云徽子终于决定认命,事不宜迟,师兄弟三人就要出发去仙门。偏巧老秦找来,要求天迹即刻赶往道武王谷驰援。

(老秦埋胸天迹)  

天迹:驰援就驰援,你不要吃我豆腐!

于是大家分头行动,奉天与云徽子上天去了,天迹看了许久,这才化光离开。

(之前的槽说过,《斩魔录心法》实为拖戏大法,无法达到消灭龙头的目的,而为了八歧的降世与档末制造一点儿紧张,这个人必定会悲剧的。虽然奉天在之前两次对战鬼麒主的战斗中,BJ对他的描写达到了极至,甚至用了[天下无敌]的字眼,但其实两次都没有灭掉鬼麒主。并且奉天的神皇之气比起天迹与云徽子更为高级,是先天神皇之皇,而且非后练就,B格拔高不止一点点。就这样牛B的奉天,一遇到要命的工作,就把机会让给云徽子了。

主编用心实属险恶,先借云徽子给奉天刷B格,再借云徽子给八歧刷B格,然后云徽子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奉天如此牛B,为啥不自己上呢,剧情如此安排当然是为了拖戏。以奉天与玄尊的关系,最后的救世主一定是奉天,这个毋庸置疑,只是过程不能太快,因为还要拖到下档。可奉天的B格时至今日全靠他人衬托,毫无实战成绩,总给俺一种吹牛的感觉,不甚真实啊)



(上集还睁着说话,这集为啥就蒙上了?)  

听玲珑泷夜姬介绍了疫病的情况,御邪王大吃一惊,想不到八部众也会生病,更想不到弟弟(代王)也会中招。但此事也是无可奈何,都是疫病过于凶险,会使人心性大变,幸好冥想者出手相助,代王终于恢复健康,之后便奉冥想者为恩公。如此说来,御邪王也算欠冥想者一份人情。末邪王提出疑问,为啥冥想者知道龙头之事,还告之百毒六丧门的线索?玲珑泷夜姬解释说,此事乃代王所托,即使代王病故,冥想者亦每隔数年,表示一定会完成代王遗愿。御邪王闻此,认为冥想者是个好人,但现在情况未明,便由虚耗童子与天狗前往查探,首要目标仍是昊正五道。

(我之刀渴血了=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  

正当此时,竞邪王发来短信要求驰援,于是御邪王与末邪王调整方案,决定先行驰援竞邪王。至于儒门则由入魔的剑儒去料理,相信会有更好的效果,再趁良机锁定龙头的位置。泷夜姬认为,想要锁定龙头位置,可前往日不落殿堂寻找冥想者帮忙。

(八部众所中疫病会使性情大变,这是感染血黯之气的希望种子的症状,这个冥想者就是地冥的马甲。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冥想者是地冥马甲,如果他是正义的地下工作者,又为何要将龙头位置告之八部众呢,这样逻辑不通。)



神秘的日不落殿堂上空,飘浮着六面奇特的镜子,御邪王与末邪王前来拜见神秘的冥想者。忽见空中马车飞奔而来,冥想者穿着华服前来接待。 

 

果然是地冥马甲,换汤不换药,马车是一样滴,只是马多了三只 

 

也不戴面具了,妆容也正经了很多,但仍是一脸GAY样。 

御邪王向冥想者表示感谢,冥想者则说,咱都是一伙的,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冥想者的BGM也十分的GAY啊)

冥想者三言两语就取得御邪王的信任,之后双方相谈甚欢,御邪王便请冥想者晚上一起去道武王谷,冥想者自然不会拒绝,于是御邪王带着末邪王回去了。

忽悠走了二只八部众,冥想者面露讥讽笑容,如此第一步就完成了。当年地冥正是听从玄尊的安排,前往北邪屿对抗八部众,又故技重施散布希望种子,再装好人套近乎,过程可参考地冥攻略精灵天下。如今地冥化身冥想者,改头换面,对帝父的伟业添砖加瓦,也算是有孝心了。

但是令地冥头痛的是,恩重如山的帝父,却不容许地冥与玉逍遥的恋情。虽是如此,为了玉逍遥,地冥连老鹰都舍不得弄死,只是不想让玉逍遥伤心。所以为了玄尊的野望,地冥决定取得御邪王与末邪王的信任,再将所有的八部众一网打尽,如此就算不能消灭所有的龙头,八歧也别想复活。 

(八歧被斩首分成八个头+龙身,龙头回归八歧自然就能复活,与八部众生死有啥关系?杀死所有的八部众就能阻止八歧降临么?简直扯蛋。再者,地冥既然为了玉逍遥舍不得弄死老鹰,那又何留他成为八部众?老鹰成了八部众之后,地冥又要为了玄尊除掉他们,这岂不多此一举?地冥行动的逻辑是啥?不断虐待地冥的玄尊,竟然被地冥视作生身父亲,也是怪可笑的,这算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么?) 

但是要取信八部众谈何容易,地冥仅知精灵天下与百毒六丧门的龙头,其他的还得询问玄尊。正当此时,六面镜中光芒四起,六道人影显现,竟是地冥的马甲集合。  

地冥因无法抗拒玄尊的恩情,又无法抛却对玉逍遥的爱恋,以致于精分成六个独立人格,也是可怕。 

血黯源头:你太重视玉逍遥与老鹰了 

冥想者:你们出来干啥玩意儿?

剧作家:大家都是自己人,你惊异个毛线。

冥想者:难道是你们在影响我的意识,还装了这六面镜头?

鬼谛:我们是为你好,你不能再惹爸爸生气了。

血黯源头:过去咱们以各种身份行走世间,但每个人格间的区分并不明显。直到被梵天叉死后,你的行为就越发过分了,甚至想要跟爸爸对着干,我们不得不阻止你。

提灯鮟鱇:没错,当初你要剧作家留老鹰一命,这就是错误的决定!

末日十七:对,双手双脚赞成!

剧作家:反对!为了大玉,老鹰必须留着!

提灯鮟鱇:所以呢,你们就去偷了夺胎销形棺,只是为了唤醒老鹰,一个大玉就能让你们做这种愚蠢的事儿!

无神论:老鹰是大玉CP,我不想大玉伤心。

血黯源头:愚蠢,爸爸才是最重要的!

冥想者:无神论你觉得呢?

无神论:我跟你还有剧作家一样,最爱大玉。

但其他三人都以玄尊为重,更何况玄尊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即使无神论重视玉逍遥,也不得不提醒冥想者必须赶紧计划,否则究竟末劫一旦启动,玉逍遥也无法逃出生天。

(所以地冥精分了六个人格,其中三个人格爱重玄尊,另外三个人格看重天迹。冒险偷出的夺胎销形棺是为末邪王准备的,想将他洗脑变回CJ的老鹰。也正因为地冥精分,所以他的行为有时自相矛盾,但要查出所有的龙头位置再告之八部众,这还是有利于龙头回归的。不论地冥如何精分,他帮助玄尊的作为实际上都有利于龙头回归,所以玄尊究竟是要阻止还是协助八歧降世,其实已经很明显。不论剧情如何混乱,玄尊的逻辑始终是有问题的,[无法消灭八歧所以要灭世],怎么看玄尊都是故意放出龙头然后协助八歧毁灭苦境。玄尊实际上已经被八歧感染,所以他不仅欺骗了奉天也利用了地冥,故而无论正道与地冥作出何种补救措施,都是无用功,目标都是拖戏+刷CP罢了。

看到这里可以知道,地冥只是精分,并未被玄尊盗号,所以老鹰与黯影潜伏的推测已经不成立。所以之前地茧预言地冥坐上玄尊的位置就不能解读为[玄尊盗号地冥],但若是地冥真的取代玄尊,又似乎很不科学。所以这里究竟是哪种情况,就跟着剧情走吧)



冥想者:若非曾经手握快乐(欠条),绝望不至猖獗至此,拿不起,放不下,那是过往轻如鸿毛,却又重于泰山的份量。

手握久远前天迹写下欠条,冥想者的思绪又回到了从前那美好的过去。不过[轻如鸿毛重于泰山]还能用来形容过去的美好回忆么,还有这种C作? 

那时玉逍遥为了探明十七的样貌,所以约他出来吃饭,谁知十七吃饭的时候也不肯摘下面具,所以玉逍遥只得暗呼失策。然而更失策的是,十七从未吃过这等好吃的美食,所以又各加一盘,这已大大超出了玉逍遥的预算。  

玉:十七啊,把你的面具拿下来卖掉充饭钱吧!

十:不行,面具才是我的本体,不能卖。

玉逍遥听罢直想撞墙,难道要留下来刷碗抵债么?

十:不,我不能留,不然爸爸会生气的。

说罢不待玉逍遥多言,十七撒腿就跑,结果玉逍遥自然被留下刷盘子。

(也是惨)  

玉逍遥埋头洗碗,浑然不知自己被十七耍了,所有的事儿都是十七的布计,而目的是为了惩罚玉逍遥总是打他面具的主意。玉逍遥自作聪明,自以为计划天衣无缝,然而机智的末日十七早就知道他的真实目的,所以借着这次的机会,联合店掌柜捉弄玉逍遥。虽是捉弄,十七只是让掌柜给玉逍遥多洗两盆碗,除此之外不许打骂不许刁难,玉逍遥洗完碗后还要按摩+扇风,总之要好生伺候着。掌握弄不明白十七的想法,只要求多加服务费30两,其实十七只是不想让玉逍遥再算计他的面具,但若是欺负玉逍遥他也是舍不得的。

末日十七就是这么机智,玉逍遥从以前就不是他的对手,虽是同一张脸孔,但智商也有高低。地冥总以为自己的心被玄尊的任务掏空,但实际上早就住进一个玉逍遥,从此再也没有空过。  

(嗯……地冥的暗恋很感人,但是地冥的病情十分严重,不仅有精分成为六个人格,并且幻想着与玉逍遥恋爱,还夹杂着对玄尊的舔犊之情,就这样左右为难,成就了地冥的精分幻想虐恋。

然而地冥爱恋的曙晨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玉逍遥,只是一个有着[玉逍遥]面孔的不同性格的人。地冥通过幻想,赋予曙晨更多美好的特质,而这进一步加深了地冥对玉逍遥的感情——这真是奇特的爱情。不过十七比大玉都有钱,他该不会是师兄弟几人中最穷的吧?然而因为钱不够花,就要四处借钱,还要被奉天包养,简直恶性循环)



想到饺子,异斩魔弯充满了力量,在觉龙海底练刀,掀起万丈波澜。

(上章说的阴谋在哪里?)



来到渊鳞水族,雪碧差点就要报上步军殇的大名,被步军殇强行捂住嘴阻止了。忽悠走了群演,步军殇这才松开手,气得雪碧破口大骂,但步军殇毫不介意,只是走开了。 

来到老妈旧居之地,却见一座墓碑,步军殇瞬间就落下泪来,摘了嘴罩跪在妈妈的墓前。雪碧循迹而来,本想唤他,但见他泪流满面,只得又噤了声。  

(两个年轻人进一步增加进了解) 

冷飘渺仍旧每日询问天织主案情进展,但他仍咬定凶手是步军殇。意外的是天织主已怀有身孕,夫妻二人甚是惊喜,憧憬着今后幸福的生活。


重要通知

剧情写到这里,其实没有写完,离结束还有20分钟左右,但俺已经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看霹雳这么多年,《斩魔录》是首部让俺看得这么痛苦煎熬的剧集,所以我投降了。

原本俺是想写到霹雳的最后一集,或者写到退休写不动为止,但是俺要食言了。

对不起各位的支持厚爱,霹雳吐槽连载到此结束。

感谢各位的支持。



OVER

评论(104)
热度(28)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