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神魔情海魔涛06剧情+吐槽*瞒天过海局生变

这集剧情非常棒,袄冥祭师的连环杀局,学千秋的暗渡陈仓,都非常精彩。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神魔情海魔涛


第6集

上回说到,正道人马将学千秋打包装车,准备运往太乙真观接受治疗。却不料半路生变,先是天打雷劈,再是地动山摇,最后出诡异黑洞,将拉车的刀学生与装着学千秋的车棺一起吞噬。刀学生被强大的吸引力吸向黑暗之中,他心知不妙,回首一掌欲将芙蓉棺打出,自己却身陷囹圄,被诡异的多米诺骨牌包围了。芙蓉棺与刀学生一同失去踪迹,众人正惊讶不已,芙蓉棺又自黑洞中脱出,酒徒狂醉赶紧上前担任了拉车的重要任务。有狂醉坐阵,众人情绪稳定,调转方向继续向太乙真观前进。

刀学生被吸入魔界阵法结界虚空炼狱,多米诺骨牌则是魔界宝贝[魔影回光],能反射一切攻击,并且出现镜相反射,跑出来个[伪造刀学生],故而刀学生刀法再牛B,要脱困也比较困难。

 

另一方面,正道人士急急赶路,却不料突遇龙卷风,顿时飞沙走石,张口就是一嘴沙。酒徒狂醉使出一招天马流星拳,谁知这龙卷风竟一分为二,仍旧肆虐。心知此乃魔界设下的阵法,意在拖延,狂醉便留下殿后,让众人赶紧带着学千秋走。此次换毛道人拉车,他担心狂醉安危,但时间紧迫,狂醉不欲与他扯蛋,飞出一计流星拳就赶他出发了。龙卷风变成了四个,狂醉喝着酒,内心毫无波动。



袄冥祭师的计划成功了,两个阵法就把最厉害的刀学生与狂醉绊住,剩下这帮战五渣,祭师根本不放在眼里。  

祭师:哈哈哈哈我果然料事如神~

学千秋身系武林安危,五皮郎中自然要做两手准备,他一方面安排了刀学生等人护送,另一方面则劝圣空和尚出手相助。基于圣空和尚与学千秋的交情,五皮郎中认为圣空也不当置身事外。五皮唠叨一阵,终于退散,然而圣空自认实力不济,又或者他有意隐瞒自身实力,所以他不欲出手,而是暗示蹲坑在此的风静海出手。 



风静海是学千秋恩师昆仑无上师的基友,因对无上师的死因存疑,所以风静海最近都调查此事。学千秋口风甚严,圣空和尚也是嘴很硬,风静海一无所获,这才蹲坑在此。 圣空和尚有意隐藏实力,就怂恿风静海去救学千秋,如此先作下人情,到时还怕学千秋隐瞒真相么? 

风静海听罢,觉得很有道理,如此一来,他将成为袄冥祭师预料之外的援兵。

五皮郎中也不轻松,游说完圣空和尚,接下来还要去幽楼月宫搬救兵。烟萝是泪断痕的姑姑,念在学千秋与断痕师徒情深,想必烟萝不会袖手旁观。



四海岛主代为引荐天涯剑子,此人身为[双刀四剑]之一,B格极高,令人向往。但听四海岛主说明事情经过后,天涯剑子认为事有蹊跷。如若所言名剑多情乃杀人狂魔,然而在之前的战斗中却没有灭掉四海岛主,这却是令人生疑的。天涯剑子暗示名剑多剑并非灭门凶手,告诫众人不要再找名剑多情的麻烦为妙,此事另有内情,天涯剑子化外之人也不想多生事端,所以不欲插手。 

众人都有些失望,但也能理解,唯孤存少主希望过期,所以难以接受现实。在孤存少主看来,天涯剑子能为出众,就该为他出头找名剑多情算帐,这实在是没有道理的。天涯剑子即使能为出众,也没有义务帮助孤存少主,且此事明显有内情,名剑多情疑似被栽赃,天涯剑子闲暇惯了,自然不想趟这浑水。  

众人都劝孤存想开些,没料他竟然扬言要长跪不起,直到天涯剑子答应帮忙才起身,实在让人无语了。孤存少主一无本事二无智商,且求人帮忙也是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天涯剑子点出疑点,孤存也放弃思考。孤存少主看来就是个大少爷,平时不努力学武,且运气也背,失去家族庇护,连灭门之仇也报不了,真是既可怜又可恨哪。



冥罗荆无命与幽泣殷无邪意外发现海边巨峰上的帅锅石像,又有燕群环绕飞行,泪洒石像,景像殊甚。 

荆无命:为啥燕群会流泪?

殷无邪:难道是石像太帅?

两只独眼仔决定近前观视,却不料燕群突然骚动起来,天空出现一只诡异之手,正是邪手诡灯!若是被它照射,钛合金眼就保不住了,两只独眼仔赶紧化光离开,逃离危险。

幸好荆无命与殷无邪跑得快,这才免于被闪瞎的危险,本只是看着帅锅,不料却有这等意外发现。事不宜迟,两只独眼仔赶紧回去找狩鬼与鬼佬佬。



连失两员大将,再遇傀修罗挡道,学千秋的治疗之路再遇波澜,众人能将学千秋送到太乙真观么?  

五皮郎中来到幽楼月宫,请烟萝出手相助学千秋,然而烟萝认为此事与她没甚关系,所以并不想出手。五皮郎中阵明理由,便告辞离去,他知道如果烟萝有意就会去,反之话说再多也没用。五皮郎中离开后,烟萝照例询问夕阳君意见,但见夕阳君羽扇轻扬,霸气侧漏的表示反对,烟萝也有些吃惊。 

(既然烟萝不愿,夕阳君又反对,看来是不用指望幽楼月宫的驰援了。夕阳君定是考虑到阿鼻圣殿前日的拉拢,如果去援助学千秋,则是与阿鼻圣殿直接撕破脸,届时黑白两道都容不下烟萝,则月宫处境艰难了)



傀修罗纠缠不休,使出人海战术,困住正道众人。阿丑一时懵B,毛道人请他先护送芙蓉棺离开,以大局为重。阿丑(生不救)痛下决心,带着芙蓉棺离开了,毛道人等人自然奋勇杀敌,牵制傀修罗。 

正如五皮郎中所料,正道已陷入危机,若不赶紧搬救兵,学千秋危矣。

此时的望远云路,三只道士将太乙真观有异上报,道门执府便随同前往调查。如此一来,正中九邪识下怀,望远云路的插手会给学千秋的治疗带来何种变数? 



 

烟萝并非狠心之人,五皮郎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烟萝早就有意出手。但夕阳君认为出手毫无益处,且不说阿鼻圣殿之前的威逼利诱,明显是算准月宫的动向,若是轻举妄动,别说救人,很可能引火烧身。再者烟萝身负百魔之功,若是多开杀戒,将来必定陷入疯狂,所以夕阳君认为烟萝不必出手。 

虽然无法接受夕阳君爱恋,但却无忽视夕阳君的意见,烟萝只得作罢。 

(夕阳君所言确实在理,烟萝不便出手,真想帮忙的话,夕阳君可以暗中下手,这样目标不大,可以掩人耳目)



 

自赤军枭死后,野狐禅就明正言顺占了血道魔宫,夜霾飞莹的死,使仙座由幕后来到台前。此次伏击学千秋,经过仙座与佬司教研究,还是不便出手。阿鼻圣殿凌驾于三宫之上,血道魔宫不过是被耍的木仓罢了,袄冥祭师也给人阴险的感觉,仙座对他并不信任。如今正道势微,学千秋重伤,仙座放眼全局,认为是三教一家重出江湖的大好时机。而野狐禅竖敌太多,宜动不如宜静,还是静观其变吧。

(幽楼月宫与血道魔宫都不打算出手,如此阿鼻圣殿与正道昆仑都失了一重助力)



(这ID听来就是个自私的人==)

太乙三圣急急而奔,却不料三教一家道门执府一贯修真道无义前来挡道,要求接受调查。  

三圣宗: 我们赶时间啊没空!

道无义却不放行,早前听闻三圣宗受魔气袭体命在旦夕,现在却活蹦乱跳,明显有诈。而魔气只有上界天门的神兽之血可解,所以道无义认为,三圣宗有绑架神兽的重大嫌疑,应该接受调查。三圣宗当然不能接受,眼下急着救学千秋,哪里有空去望远云路喝茶?

道无义:敬酒不吃吃罚酒,三元唯道,上!

手下三只道士纷纷撸起袖子,准备与三圣宗开打。



从[铜墙铁壁]出来,五皮郎中觉察三圣宗遇到了麻烦,还得赶紧去望远云路一趟,真是劳碌命。  

(五皮还认识铜墙铁壁的人???)



十念拉起芙蓉棺撒足狂奔,却被金龙骑、太子、小姐三面包抄,十念不肯服输,换个方向继续奔。  

五皮郎中来到上界天门,却不料连门都进不去,任他磨破嘴皮子,看门的就是不让进。五皮郎中甚是苦恼,若是再拖延下去,计划就要泡汤!

十念继续狂奔,却不料又遇浪人与少爷挡道,危机之时冷心寒前来驰援,十念得以脱身,继续狂奔。 

(之前是说由阿丑带走棺材,但实际上是十念拉棺,这里有伏笔)



 

孤存少主不肯起身,四海乾坤与四海岛主都叹息不已,正当此时,名剑多情突然来到,剑气直扑孤存少主。四海乾坤动作一滞,天涯剑子已然出手,现手杀气四溢。易水寒暗中围观,他究竟意欲何为?

夕阳君回到月宫,却发现烟萝不知去向,顿时大感不妙。烟萝果然还是想帮学千秋,却被仙座等一众狐狸给挡了,月宫与血宫再起争端,双方将如何收场?



十念撒足狂奔,却被九邪识偷袭一掌飞出数米,就在他将要一掌打碎芙蓉棺之际,棺中的学千秋突然睁开了眼睛。学千秋突破芙蓉棺一掌将九邪识击杀,这究竟是啥情况?! 

袄冥祭师:还有这种C作?! 



 

 而此时的阿丑脚步踉跄,吐出一口绿血,他何时受了魔气袭体?生不救上前扶了他,这可奇怪了,阿丑本是生不救的化身,既然生不救在此,那这只阿丑是谁呢?  

原来这个阿丑才是真正的学千秋,棺中之人则是李代桃僵的伪装,此乃瞒天过海之计也。虽然学千秋是生不救最讨厌的人,但为了刀学生,生不救还是只有帮忙。太乙真观已经不远了,学千秋只要再坚持片刻就好,却不料此时袄冥祭师亲自出马,然而还没等袄冥祭师笑够,风静海意外来援,给这局势再添变数!


OVER

评论(8)
热度(9)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