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仙魔鏖鋒37剧情+吐槽*涛哥捐躯红尘雪隐

各位道友元宵快乐!日神奇袭论侠行道,天迹智计脱险,巧救论侠行道,涛哥为正义捐躯,红尘雪退隐。天迹极力诱惑法儒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仙魔鏖鋒


第37章

论侠行道,日神强势踢馆,以一敌N。玉隐带着妖道角们齐上,也非日神的对手。日天与乐寻远各自对上杂鱼,打得热火朝天。 

杂鱼:作为人类,竟然帮助精灵,还要脸么?!

乐寻远一掌把他拍在地上,顿时血肉模糊,看谁没脸。



仙脚下,圣雄拦住天迹,举刀相杀。 

天迹:大哥,相杀可以,但总得给个理由吧。

圣雄:你自己问刀!

(天迹伤势太重,以致于拔不出大宝剑,所以恼恨地冥)

圣雄举刀来攻,可天迹却无法拔剑,只能四处躲闪,忍不住暗骂地冥实在可恶。素手一扬,信号上天,烟花绽放,似要搬取援兵。然而天迹却说并非如此,他娇躯一振,摆出进攻姿势,却在圣雄虎躯一振之际,化光跑路。 

天迹:大哥,88~~

圣雄:卧槽,竟然有这种人!

接到天迹信号,秦假仙坐着马车急急而奔,高空之上,老鹰亦展翅高飞。



狩宇进攻论侠行道,将妖道角们杀个片甲不留,美人明月诗也惨遭暴头。  

玉隐眼看大势已去,但其坚贞不屈,对日神咆哮不止。玉隐指责日神残杀妖道角天理难容,如此恶行人神共愤。 

日神:人类破坏环境,只有灭绝才是正义!

玉隐:灭绝你妹,咱论侠行道是保护环境的绿色组织,你虽口称环保,又保护过啥米?即使我们挂点,英灵也永垂不朽!

日神顿时理亏,便决定再给玉隐一个机会,这使日天与乐寻远都甚为惊讶。日神提出玉隐再接一招,若能不死狩宇就退兵。为给众人搏取生机,玉隐挺身而出,以毕生功力,直面日神的龟派气功。就在危机之时,忽现四道真气,缓解了日神的冲击波威力,赖此神助,玉隐终于保住小命。这四道真气原是寄昙说、楚天行、蝴蝶君、剑随风前来救援。

(天迹发出的信号就是要救论侠行道,派老秦与大漠苍鹰去找打手。天迹虽陷险境仍是临危不乱,还想着搭救别人,真是机智勇敢)

四人各自呛声,与论侠行道剩下的妖道角各摆POSE,寄昙说亦如书大在世,霸气威武。众人众志成城,意志坚定,日神亦被他们的勇气所感,决定撤退。但即使如此,也并非和平,将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新CP?)

狩宇退兵,玉隐先生终于松了口气,重伤倒地,正好被寄昙说接住,免除了脑瓜着地的惨状。此番玉隐展现了能力与毅力,保住了论侠行道(黄大念成了德风古道),值得表扬。  



天迹撒足狂奔,圣雄没法子,只能跟在后面追。 

旁白:奔奔奔,天迹急急而奔~

天迹:去你的急急而奔!

圣雄:你给我站住!!!

天迹:来呀,追我呀,小时候跟人比赛我可没输过。若是认真起来,牙买加的闪电也不够看!

  

(尤塞恩·博尔特: 天迹,有空与我一战,咱就跑200米。

天迹: 我是说着玩的,其实我连师妹都追不上……) 

圣雄确实追不上,可见天迹确实有几分(逃跑的)实力。然而天迹久坐家中,缺乏运动,跑这么远已经有些吃不消了,不禁娇///喘。

 (娇///喘的天迹)

但圣雄仍是紧追不放,天迹还得继续加油,天将放亮,他原路折回,继续狂奔。法儒正坐在昊正五道门口打坐,吸收日月精华,却不料突然监测到魔气。

(法儒的脑门装备不少啊)  正思量间,就听外面有人叫唤,正是天迹。 

天迹:法官大人救命哟~!有色狼在追我~~! 

 (柔弱之姿)

实在跑不动了,天迹停下脚步再次娇///喘,圣雄大刀已饥渴难耐。

圣雄:你的终点到了!

天迹:是啊,[你的终点]到了~

曙光乍现,正气沛然,恶龙斩威力顿失,又有法儒君奉天闪亮登场。圣雄不敌法儒,只能空间转移遁了。此法与单锋罪者剑咫尺的跑路方式一样,法儒甚感疑惑,难道此人与单锋罪者幕后黑手是一伙的? 

(人觉给老墨提供线索,空间转移是地冥的拿手绝活,如此引导老墨认为剑咫尺是地冥的人,圣雄亦使用空间转移,所以也是地冥的人。在剑咫尺的回忆中,老爸斩年提到有仙人抢去他的剑,那位仙人极有可能是是地冥,剑咫尺身上的血黯之气做不了假。如此可知,斩年夺取了圣剑,但圣剑又被地冥夺去,之后地冥转而培养剑咫尺做打手,因为斩年能力不足)

天迹:为啥你不直接出手,还要念诗号装B啊?

法儒:你都计划好了,我何必提前出手呢?

天迹觉得也对,现在危机解除,也该是卖萌的时候了。 只见天迹手扶额头,身姿如弱柳拂风,他刻意靠近法儒,投怀送抱,然而法儒却袖手旁观,任他倒在地上。

笑死XD

天迹:师弟太正经了,不要因我是娇花就怜惜我,用力啊!  

他睡在地上根本不想动,法儒只感无奈。 

法儒:你这样有碍风化,快起来。

天迹:我不我不,没有师弟的抱抱,就是不起来!

四下无人,法儒纠结,抱还是不抱?

(遭受逼杀,有勇有谋,不仅成功脱险,还制造与法儒见面之机,又搭救了论侠行道,天迹实乃机智之人。这般诱惑法儒,天迹也是十分自然,以后天迹就要走诱受路线了嘛?)



(老墨头毛都乱了,不复从前光鲜)  

剑咫尺心生妒忌,强行自拔砍向异父兄弟,两人激战不止。

墨:小心啊,这货疯了!

遂:知道啦,别光说不练,来帮忙啊!

墨:不行啊,BJ要求我做君子,只能动口不能动手。

剑咫尺心生妒忌,出剑狠戾,招招致命,遂无端风骚走位,以六脉神剑御敌。两人打了一会儿,剑气乱飞,各自划破衣衫,激斗不止。老墨在侧吃瓜看戏,发现剑咫尺虽是怒火中烧,但威力却不如从前,且体内有伤,强自压抑。

遂无端使出[动感光波],与剑咫尺极招交汇,之后两人各自添伤。然而剑咫尺杀意不减,他转身就是一剑,遂无端毫无防备,措手不及之间,圣剑已到眼前!幸得席断虹及时窜出,挡在无端身前,剑咫尺这才罢手。正于此时,玉离经闻言赶来,出手就是一记光波,剑咫尺接下此招,化光离开。

老墨甚感疑虑,此次剑咫尺未使那空间转移之术,难道这次发疯与前几次情况不同?

(剑咫尺出于自我的意志,选择攻击遂无端,跑路之时未使出空间转移之术,这与前几次的情况明显不同。受到地冥血黯之气影响时,剑咫尺便能空间转移,然而圣雄即使没有血黯之气,也能空间转移。这说明空间转移之术并非地冥一人所有。再加上地冥极力否认恶龙斩之事,可见这幕后黑手不仅有意挑拨天迹与地冥的关系,且故意往地冥身上泼脏水,混淆视听。此人目标不仅是天迹,还有地冥,如此看来,单身狗人觉的嫌疑进一步加大)

疏道谴接到赋思韵的通知急切赶来围观,然而玉贵妃并不信任。现场熟人太多,席断虹告辞离开,遂无端唤之不及,只能放弃。

(现场这么多人,无端可不要犯傻啊)



席断虹挺护住无端,让剑咫尺看到了母爱,但这样他的心更痛了。从小失却母爱,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醉酒的老爸念叨[将我的剑还我]。获儿的老爸斩年夺得一口(圣)剑,但在梦中却被仙人抢去。仙人说此剑交给一婴儿,斩年总疑心是指获儿,所以总对他家暴。斩年常年酗酒,神智不清,总认为儿砸夺走了他的天赋与剑法。斩年也常常抹泪,只因资质有限,无法精进,所以被席断虹抛弃,保不住这个家。

(这里有问题,之前剑咫尺回忆的内容是老妈被老爸赶走,但这里却回忆老爸被老妈抛弃,剑咫尺的记忆互相矛盾,或许是被中二的地冥篡改)

 

无端有那么多人爱护, 而剑咫尺孤身一人,只能过着舔血的生活,强烈反差使剑咫尺无比委屈。人觉正好路过,对孤独的剑咫尺发出了善意的邀请。

人觉:朋友,你孤独寂寞冷嘛?来觉海迷津吧,我会给你家的温暖,以及自由的希望~~

如此名目张胆的诱拐,人觉是不加掩饰了嘛?剑咫尺智力不足,看来一定会上钩了。

(人觉想还剑咫尺自由,他究竟意欲何为?可以肯定的是,人觉定然是想在剑咫尺身上做手脚。可是剑咫尺本就是死人,依靠血黯之气存活,人觉怎样才能还他自由呢?)


 

  魔君是恶非善,天迹不要能任其复活。按照天迹的计划,魔君苏醒之时即是他最势弱之刻,便由红尘雪与涛哥内外互攻,送魔君上路。此举甚是突然,天茧与朱雀衣尚无法动作,圣母又遭阻挠,红尘雪一木仓捅在寒武纪的旧伤之上,与涛哥心有灵犀同时进攻,魔君终于受创。 

红尘雪:丑B!去死吧!
涛哥:丑B是没有前途的,上路吧兄弟~

魔君重创,红尘雪与涛哥一击必杀,圣母暴怒,放出冲击波袭向红尘雪。孤星泪及时杀出,护住红尘雪全身而退,圣母亦无意再追,赶紧带着魔君往孕生圣境疗伤。

变故突生,所以魔都没有料到,地茧倒是料想是天迹暗中布局,怒火中烧前去问罪。



 冷飘渺:来吧,你不是要刀嘛?不肯下手是因为还爱着我吧!

天织主;那你就去死吧,站好不许跑!

冷飘渺暗想你来真的啊,吓得不敢动,幸好天织主出手之时,受王来喊停了。

受王:且慢,等会~

冷飘渺:看来我运气不错~

天织主:为啥阻止我?

受王:我双手双脚赞成你取刀,但还是换个地方吧,难道要在琥珀的墓前杀她爸么?

天织主觉得言之有理,这便要换个地方,冷飘渺见状亦知难逃一死,便主动掏菊取刀。

得到炽雷刀,天织主顿时霸气侧漏,升级了。这时小丑傀来寻,邀请二人参加永夜剧场的活动。

小丑傀道,只要献出心魂,无论是重建兽脉与血脉都可以实现。

天织主略有迟疑,小丑傀极力鼓吹,更邀请二人先去验货,再行交易,于是受王与天织主就跟去看情况。



圣雄外出工作,楚祎夜不能寐,她细细回思过程,总觉得事有隐情。笙近来都陪伴在侧,楚祎便询问她实情,原来笙真的见过那个幕后黑手,只是当时那人如同一道[鬼影],所以看不真切。鬼影吩咐笙定要照顾好楚祎,因为楚祎是牵制圣雄的人质,所以至关重要。若笙没能护住楚祎,就要应许月湾的子民陪葬,楚祎第一次自杀未遂之后,便传出应许月湾的苏妲遇刺身亡的消息。想不到一已之身,竟然累得圣雄与应许月湾的无辜之人受难,楚祎悲泣不已,难道这辈子都要受制于人么? 

(从此可以看出,苏妲遇刺也极可能是人觉所为,而圣雄决意抛弃应许月湾,也是不想他们受到拖累)

圣雄回到家中,笙告之楚祎身体越发虚弱,圣雄心忧不已。笙亦不想丈夫为她去给坏人做打手,可圣雄哪能放得下楚祎?



非宝得空,亲自搬砖修建太上府,又于任平生墓前,表示会好好照顾绣儿,若是有缘来生再会。云霄临出来拜见府尊宝,又告之此墓与枫树其实是绣儿安排,她已完全继承了任平生的衣钵,成为一名合格的导游。  

(建房之后非宝有些灰头土脸XD)  

非宝闻此亦甚欣慰,决定将来再行探望,如今诸事和谐,也该是认真修道之机了。

非宝:我会把太上府开到隐密之处,从此以后咱们就认真修道吧。

云霄临:恐怕不行,有一位姑娘来此地甚久,就为见府尊宝一面。

非宝:看来我真是魅力大啊~~~

(所以太上府果然是房车,非宝已经成优秀的老司机)

来者正是月文心,她奉苏妲、艾玛之命,邀请非宝入圣国旅游。 

非宝:那一定要去~

月文心:顺便想请府尊宝为了讲述姨母晚晴的故事。

非宝:未料宝宝竟成了姨父,不再是小鲜肉了么?

(难怪脸黄了,辈份上去了==)

于是便留云霄临等人看家,非宝出国旅游去了。



——云海仙门回忆录——

鬼麒主仍旧四处做案,奉天逍遥二人组追捕他十多年都没有收获。离经已长成少年,对君奉天甚为依恋,唤其义父扑入怀中,而君奉天则十分苦恼,自己有这么像奶爸嘛?

离经最爱君奉天抱抱,每日都要寻他。想不到猜拳输掉之后,君奉天就多了个[儿砸],他毕竟是年青人,所以有些不适应。  

离经唤君奉天为义父,师妹为[玉姐姐],神毓逍遥为[天哥哥],于是君奉天有话说。

君:为啥你们都是哥哥姐姐,喊我就是义父?

玉:因为你像爸爸!

四人温馨时刻,鬼麒主竟然出现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工费啊。行踪暴露,鬼麒麟化光离开,君奉天率先追求,逍遥也紧随其后。 

——回忆结束——

  天迹昏迷不醒,口中念念有辞。

天迹:YMD……不要……嗯~不要……YMD……

法儒:师兄你平时都经历了啥米?

天迹醒了,摸摸脸从地上爬起来,结果发现不是睡在床上,而是荒郊野外。

天迹:好坏,就算不能去昊正五道,最起码也得是德风古道的高级客房啊!

法儒:你气脉紊乱,不宜移动。

天迹:好渴,要喝茶!

法儒:这里没有,你自己去德风古道要水喝吧。

天迹:我走不动啦,你抱我去!

法儒:做梦。

 天迹撒娇好萌啊

师弟真是不经逗,天迹只能放弃撒娇。玉离经已成长为贵妃,可他却似是不记得天迹,究竟是发生何事呢?法儒解释说,离经曾遭受打击,所以被施了[定心咒],安排在农家成长,从此就忘记了天迹。不仅是天迹,还有小师妹玉箫,玉贵妃也同样不记得了。

天迹:犯规,可为啥他还记得你呢?

法儒亦是不解,当时离经进入儒门工作后,法儒本以他早已忘记一切,却不料离经一眼就认出法儒,欢脱投入法儒怀中。法儒只得与他约法三章,将此事保密处理。

(因为君奉天是义父,所以玉离经永不忘怀)

天迹:看来是离经对你映像最为深刻……

(吃醋了么?)

这次幸亏有法儒出手,否则天迹就要命丧恶龙斩之下了。法儒甚为奇怪,为啥天迹不拔剑御敌,却不知这又说到天迹的伤心处。

天迹:前几天被地冥TX,为了保住贞操损耗三成功力,没法拔剑。而且前几天与你过招,我用尽全力拔剑,把手扭到,都是你害的,所以你要为我负责~~

再次投怀送抱遭拒XD

法儒:你可以回去了,被人看到不好。

天迹:我是师兄唉,真没良心~~

法儒:身为法儒尊驾,正是无情无私。

天迹: 你心情不好哦,有啥烦心事嘛? 

法儒:我自己会处理,你别瞎操心。

天迹:有空来找师兄烤肉、吃火锅、钓鱼啊~~

法儒说好,天迹仍是卖萌。

天迹:你做法官这么多年,一定有很多收入吧,我还有几张帐单没付,能帮我代付一下嘛?

法儒:你真逗B…… 

这时赋思韵来请尊驾去见玉贵妃,于是天迹也要告辞了,见他二人甚为亲密,赋思韵颇为好奇,难道那人会是法儒的好基友?



涛哥为正义而献身, 红尘雪接过天迹给的[涛哥内存],退隐江湖。一对恩爱情侣,聚少离多,终是在命运(BJ)的安排下阴阳两隔,也是悲剧。 

(==天迹的副尊,为啥这么怪)  



单锋罪者之事仍无进展,玉贵妃虽是闻讯赶去,仍是被罪者脱逃。法儒便说此事由他负责,其他人不要插手,以免遭遇危险。玉贵妃又邀请老墨与无端暂时留在德风古道,老墨有些不满,担心无端会被软禁。疏道谴仍是针对,但有玉贵妃袒护,无端自不会吃亏。所以无端与老墨就答应留在儒门,也免遭阴谋者黑手。最后,玉贵妃提醒楼千影与赋思韵不得私自外出,又警告疏道谴不要行事太过,朝会结束,众人各回岗位工作。  

席断虹能为他挡招,明显就是老妈,可老墨却是隐瞒,所以无端恼了。老墨解释说,你妈被废去剑招,但功体仍在,所以存活至今。 

遂:早前我还问过你,可你却隐瞒至今! 

墨:可是我征得你同意的啊。

遂:啥?!

原来是先前在客栈之时,无端问道,圣司有事瞒我?老墨则笑说,小事而已,让我隐瞒吧。当时无端确实同意了。想起这些,无端顿时泄了气,但仍是有些不快,老墨也不再逗他。此事虽是抱歉,但仍是要隐瞒下去为好,否则对席断虹绝非好事,老墨劝无端忍耐。

两人正聊着,玉贵妃来了,无端立刻退得远远的。

玉:他刚才好像瞪我咧,真的这么厌恶此地嘛?

墨:不用介意,他刚才也瞪了我。

无端对席断虹之事甚为介意,所以玉贵妃留他在儒门反倒是周全考虑,方才老墨为无端据理力争,所以无端也会体谅的。

玉:哼,方才你竟然质问我~

墨:比让无端质疑你好啊,既然你想让他回来,一时退让也是值得嘛。

玉:我可以让他啊,但就是想抱怨你。

两人相谈甚欢,老墨见玉贵妃颇为清闲,便好奇相问。

玉:打扰了你俩的二人世界嘛?细作之事不可盯得太紧,否则打草惊蛇,自有别人替我盯着~

墨:看来你亦有心腹啦,难怪在殿上也不正经了。

玉:为了建立威信,所以故作端庄,但太过正经,也不易亲近。对自己人,还是和蔼些好,圣司也是啊,眼神不用太犀利嘛~~

墨:哈,这就不劳你废心了,我就是靠这犀利的眼神放电呢。

会若是无事,便要去调查圣剑失落之谜。圣地位于昊正五道后方,能逃过法儒尊驾等高人的防御盗取圣剑,可见那幕后之人能为不差。圣地是供奉先贤之处,所以旁人定是不敢细查,此事还得玉贵妃亲自处理,这便不打扰老墨TX无端了。



由寄昙说替玉隐疗伤,盟主已无大碍,见弄琵琶亦在,便知她已想通。此番论侠行道受到重创,玉隐自责乃因过于关注天火之灾,而忘了狩宇精灵,可谓损失惨重。但此事亦不能怪罪玉隐,谁也不知日神会突然发飙。如今危机解除,也该修补地脉了。寄昙说已从老纵所赠《回元卷》得知,修补地气需要[火龙涎]、[无形弦]、[地心土],将这三件宝物混合注入地层之中即可。 

而要寻得这三件宝物,老秦则想到无上市,但他已无更多财产,所以打算叫上蝴蝶君付帐。但蝴蝶君也不是傻瓜,他一瞅就知道老秦想占他便宜,于是两人满腹心思,一个想让对方吐钱,一个却不想当冤大头,也是有趣。剑随风作为蝴蝶君的跟班也一起去了,与蝴蝶君为伍,确实可以学到很多经验。

为防止日神再度来犯,寄昙说与楚天行决定留下,并且等待蝴蝶君与老秦的消息。



老纵来到天地碁,与鬼麒主面晤,按照约定,老纵将《释魔录细目》交给鬼麒主。鬼麒主究竟是何人,竟与天问碑有关? 

(也就是老纵一直与鬼麒主交易,而鬼麒麟又与云海仙门有旧仇,定会对玄黄三乘与法儒尊驾采取行动吧)

《释魔录》是B格极高的书,除魔君以外,只有作者能开启,若持有魔君战印,只能翻阅三页。现在为了救魔君,圣母决定开启《释魔录》。

  

(这个过程,很像盖下止战之印,出现《圣魔元史》)

就在圣母正要翻阅《释魔录》时,鬼麒麟竟然撒开四肢袭击了她,《释魔录》中究竟是啥内容呢?

(鬼麒主与《释魔录》关系很深啊,其实是《释魔录》的作者吧)

 

 


单锋罪者之事拖延甚久,法儒尊驾以GPS卫星定位系统精准定位,找到剑咫尺,今天必须捉拿归案。


 

半夜回家,却不料地茧竟在半路堵截,天迹能否逃出一劫? 

天迹:我命绝矣~~

地茧:你特么的欠抽,看我拉琴给你听!

竟是魔君绝式[天谴之章],弱受兼职诱受的天迹会被扁嘛?


OVER


来源:樱町

评论(27)
热度(21)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