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仙魔鏖鋒38剧情+吐槽*奉天逍遥白头到老

鬼麒主心机深沉,他搞了哪些阴谋来针对[奉天逍遥]呢?本章中,奉天逍遥的恩爱比较亮眼,地冥吃醋的掀了面具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仙魔鏖鋒


第38章

天迹觉得最近有点背,上集在家门口遇到圣雄扛大刀,这集遇到地茧拉破琴。面对危机,天迹只有一句话—— 

天迹:奉天啊~~~~! 

登时神谕剑出,法儒尊驾果然出现!

法儒:逍遥,我来啦~~~~~!

两人并肩作战,配合默契,画面美好,如同舞蹈。

天迹: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现实是这样的……  

没有及时来援的君奉天,好不容易拔出的神谕也掉在地上,地茧的攻击势不可挡。若非天迹躲闪及时,只怕要与身旁的树枝一样被削断了。

天迹:喊[奉天]这招,上集都有用的,伤心……

地茧:切,逗B。

他挥动手中琴弓,发出魔气阵阵袭向天迹,若是中招非得碎骨裂心不可,故而天迹不敢大意。然而旧伤又是发作,胸口闷痛影响步伐,地茧上前一掌袭向天迹,却也疑惑他为何不还手。

天迹道,像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对朋友出手呢?要不让你打三掌发泄一下,等你冷静我们再谈。幸好你未对我下杀手,否则就救不了圣母了,用她一命换我一命,可否?  

地茧: 咋看出我没下杀手? 

天迹:因为你没睁眼啊!

地茧:……

同一时间,意欲开启《释魔录》的圣母惊动了鬼麒麟,情势危急,一时昏厥。朱雀衣挺而出,自己的圣母自己救。  

马头琴亦骚动起来,地茧便知幽界有变,天迹早就料到此事,便取出早就炼好的药丸。

天迹:这是前几日我让炼仙者炼的药,拿回去给你家老母吃吧!

地茧不解其意。

原来天迹神机妙算,早就注意到圣母最近才得苏醒,又回收了巨大能量,身体定会受不了的。机智的天迹便早先请炼仙者做好了药,现在就掏出来保住自己一命。  

简单来说,涛哥就像是魔君的药引,他提供给魔君生机,红尘雪就相当于解药,她解开了寒武纪的旧伤。魔君若是不被红尘雪捅一木仓,搞不好就会走火入魔。涛哥决定牺牲自己,目的就在于压抑魔君的力量,不让其解封原始魔界,如此一来,苦境自然和平。

(魔君看来是没死,但涛哥是OVER了。天迹的这番说辞,与对涛哥、红尘雪所说的定然是相反的,所以天迹究竟有几层的盘算,实难测度。这番话几分真几分假,还是不能尽信。但可以肯定一点,天迹定然是正义的。虽然是逗B,但天迹并不是傻瓜,他思虑深远,能掐会算,实在牛叉) 

天迹:不聊啦,你还是赶紧回去给老母喂药吧。我又不会搬家,欢迎下次光临。

于是地茧表示感谢,化光离去,激起起一阵灰尘。

天迹:真是,要走了还放个P!

复又想起师弟没来护驾,甚感委屈,不过闻到家里的香味,还是先吃饭再去找师弟算帐。

天迹:师弟总是太冷淡,怎么办?急,在线等。



另一方面,涛哥虽然挂点,但他的精华——禁忌之泪还是飘回到百毒六丧门,门主收到货后,兴奋决定将这滴眼泪送去黄泉三千丈,主人(地冥)一定会开心的~~ 

(百毒六丧门是地冥的势力,黄泉三千丈的蜕壳也就是地冥整容后留下的皮了,所以这滴禁忌之泪会是整容良药么?) 



为护圣母,朱雀衣勇斗鬼麒麟,然而这生物实在太过凶残,朱雀衣根本扛不住。危机之时,地茧及时来援,很快将鬼麒麟逼回《释魔录》,取下了魔君战印。 

地茧;妹,你看哥帅么?

朱雀衣:别耍帅,还是赶紧救圣母吧!

地茧赶紧扔了魔君战印,掏出天迹给的药丸,扶起圣母给她服下。然而这药丸只能暂时压制,朱雀衣就踢了他一脚,要求赶紧让圣母复原。

(被踢了心也甜)

然而此事哪这么简单,是需要时间疗养的,而圣母的情况,则与天迹与说完全相符。天迹能为,实令人惊叹,虽然暂时不用针对,但将来他必是幽界的首要铲除目标。

(天迹锋芒毕露,魔君未死,地茧仍有野心,未来苦境必定是争伐不断)
 


法儒正要找单锋罪者,剑咫尺就直接杀上门来,然而他并未拔剑,也未攻击。就在僵持之际,剑咫尺伤势与邪气一同暴发,胸口血流不止,法儒赶紧上前为他稳定伤势。正于此时,玉贵妃、疏道谴等人亦赶来,剑咫尺已然昏厥,疏道谴建议取回圣剑,却被法儒拒绝。因为若是取剑,剑咫尺必死无疑,而幕手黑手则石沉大海,永无水落石出的一日。

(玉贵妃一脸正直的摸胸)

剑咫尺就这样站着昏厥了,玉贵妃上前检查伤口,果然与法儒所说一致。德风古道需要的是真相,玉贵妃便命将剑咫尺带回家中,择日再开庭审理。赋思韵听令,将剑咫尺像抱娃娃一样抱进了德风古道。 

虽然是只是一会儿,但法儒分明看出剑咫尺眼中的悲怆之色,难道他是来自首的么?

虽有玉贵妃明言警告,但赋思韵与楼千影已被疏道谴收编,三人关起门来密谋。赋思韵与楼千影无甚智商,偏还喜欢参与门内争斗,疏道谴巧言令色,装作正直模样,竟骗得二人团团转。疏道谴从前就曾在圣剑案发后对席断虹下杀手,只是法儒出面才没有成功。如今疏道谴仍是想对席断虹下手,竟是要逼她承认身份,接受制裁。 

(疏道谴极力针对遂渊一家,对席断虹杀意尽现,对遂无端亦是多次言语暗害。如此明显的做法实能说明,他对遂渊一家是有强烈恨意的, 疏道谴会是斩年么?)



老纵来到天地碁,与天问碑之主鬼麒主面晤,作为约定,奉上《释魔录细目》。所谓天地碁,乃是去年镝镝询问杀害万堺尊主凶手之地,B格甚高。而鬼麒主竟是天问碑之主,又是云海仙门寻找甚久,消声匿迹的搅X棍,又与老纵合作互惠。鬼麒主当年老纵作交易,前者帮助后者刷B格,后者则帮前者找到《释魔录细目》。如今老纵提前完成任务,也算是给鬼麒主一点惊喜。 

鬼麒主深蓝头毛,面戴诡异面具,面目不辩,手执白骨扇,发冠类似日本平安时期文官的造型。

当年腐女遇害,老纵本想救妹,却被鬼麒主劝说放弃。鬼麒主自诩透析命运,认为即使老纵救妹也未必成功,万一没救到妹,反而搭上哥哥,那才是人间悲剧。

(所以鬼麒主对老纵确实没啥信心)

纵:那时你不让我去,我是多想扁你啊。

鬼;你不会的,因为你我都是通晓天数之人,你知道我有多牛叉,所以不敢。

但老纵确实对此不满,因为鬼麒主总是说,如果老纵选择了救妹,则会影响整个武林,所以放弃救妹才是最好的选择。听了这话,老纵才真的没去救妹,等于放弃了一次与妹和解的机会。 

(BJ这是给老纵打补丁呢,不过还是那话句,腐女是亲妹妹,老纵若真是想救,不会在意[影响整个武林]。老纵不是这么有爱心的人,他本就自私,行动的一切都是为了装B。这样的老纵,会为[整个武林]放弃救妹?所以BJ这个补丁打得实在不咋的高明) 

与之前的猜测相符,老纵能进入幽界,确实是因为[九五之盒]的帮助。[九五之盒]是老纵进入幽界工作的敲门砖,顺利送天茧上路。老纵顺利完成计划,为自己争取到回朔过去,改变过去(解救妹妹)的机会。但鬼麒主亦警告说,此行危机,因为老纵也许会迷失在时空旅行中。但老纵为了妹妹,义无返顾,勇气也甚可嘉许。

(鬼麒主神通广大,又与天迹、法儒结下梁子,台面上的阴谋定也有他一份吧)



日天提议再攻论侠行道,此举不违约定,能再杀人类一个措手不及。但日神却认为这有损精灵的高贵品质,所以还是否定了。日神又记起乐寻远战中杀敌勇猛,身为人类残杀同族,竟然毫无心理负担么? 

乐:听从日神的教诲,[人类与魔族都是卑劣的种族],所以将他们消灭,是一件光荣的任务。我定会努力团结在日神周围,为精灵贡献自己的力量!

日:你这番话,倒是令我不知该如何评价了…… 

乐寻远身为人类,竟然认可日神的想法,这究竟是啥觉悟?日神不想再议,挥退所有人,雪爵则趁机上殿吹耳旁风。

(明说消极怠工,也不怕被日神骂,雪爵果然待遇不一样) 

雪爵向来不乐见日神对人类动粗,身为月怜的兄长,雪爵对人类有着格外的善意。日神要进攻论侠行道,雪爵就故意请假,消极怠工,日神心知肚明。雪爵对人类抱有好感,鼓动古小月改造日神。在雪爵看来,精灵与人类并无不同,因为善与恶并非与是以种族而论,无论是精灵还是人类,都是既有善也有恶。美好的品德并非精灵所独有,人类也并非全都是邪恶之徒,所以雪爵相信,日神迟早会改变想法。 

(其实雪爵是来暗示日神去看小月的吧==)



老秦对蝴蝶君与剑随风科谱[任性碑],必须要达成它任性的要求才可以通过。结果任性碑竟然直接显示了[欢迎光临]的字幕,可把老秦惊呆了。 

(难道是因为蝴蝶君与剑随风长得帅?) 

剑:就这是这样,很有礼貌啊~

蝴:秦假仙,你真是个大忽悠!

二人直接通过,老秦恼了,难道上次是任性碑故意耍他么?

任性碑;我爽~

然而更气人的还在后面,笑话也不用说,蝴蝶君与剑随风就直接进入交易阶段,这让老秦心理咋的平衡嘛。 

秦:难道无上市的规矩,对一线以上的角色无效?

这大约是真相。

市长出来见客,老秦表明来意,市长便知他们是想修补地气。此等利民之事,市长也甚为支持,遂将[火龙涎]与[无形弦]打折出售,也算是对天下人的一份心意。

而地心土则略显平常,只要老秦以背上的剑就能取得。内力愈深,则剑刃愈长,自可取得地底的地心土。只是最近地脉移动,灾祸频频,欲得地心土,需渡过觉海迷津,拜会[明月不归沉]的主人。

(觉海迷津是人觉的地盘,[明月不归沉]是人觉居所的名称)

老秦说好,又问[火龙涎]与[无形弦]要多少钱,市长也不含糊,开口就是一千万两。老秦庆幸带了蝴蝶君来,正可由他付帐,然而蝴蝶君与剑随风早就不知去向,老秦真是目瞪口呆。之前财产已与市长共享,现在要拿啥付帐?

市长:就拿你那跟班抵债吧。

老秦拍手欢迎,于是市长使出手段,以[吊神索]隔空将摩弗罗与金蛾人抓来。老秦没想到市长这么重口,竟然要这两只逗B,又安慰两人留下服侍市长,这也是为了苦境献身。

蝴蝶君与剑随风回来交货,又转达了市长所述取地心土的线索,楚天行闻言颇有些在意。 

楚天行问,无上市市长真这样说? 

听他话意,明显知道[明月不归沉]的主人。楚天行解释说,以前坐船飘流,曾经路过那里,所以知道。然后又迅速转移了话题,问究竟要如何取得[地心土]。

(楚天行就是人觉的化身,对市长会推荐自己表示惊讶,这说明人觉应该也认识无上市市长)

正巧老秦就跑回来找蝴蝶君算帐,蝴蝶君就说明了如意剑的功能,于是寄昙说借用此剑去取地心土。

秦:你功力深厚,将剑刃深入地下取土应无问题。

(这如意剑的设定也挺YY,功力越强则剑刃伸得越长。功力=肾力,剑刃=大宝剑,伸得长就是攻,伸得短就是受啦。这剑可是检测攻受属性的好剑,而天迹竟然会有这种剑,果然不是正经人XD)

事不宜迟,寄昙说与楚天行就出发了,弄琵琶也想跟上,但被玉隐先生阻止了。弄琵琶明显感受到寄昙说的魅力,已进入迷恋阶段。

秦:蝴蝶君,你害我把新收的两个小弟抵押给市长,这帐咋么算?

蝴:风仔,请老秦去外面算帐。

秦:此等小事何足挂齿,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穿越时空之前,鬼麒主给老纵总结人生,以六粒棋子为占,见证老纵的一生。 

第一枚棋子是[疑],不信正道,背离真理,何为绝对,何谓可信?鬼麒主问,[逆三教]由初衷到最终,老纵,你会后悔么?

(老纵初心是要逆反三教,然而后来却是为了自己的B格,[逆三教]也并非同志,所以老纵能轻易牺牲。老纵说到底就是眼高手低,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太骨感。为了自己,他能将身边人都当作棋子、工具,并且无情利用,随时抛弃)

老纵不语,翻起第二枚棋子,是个[邪]字。邪见邪念,邪见肇生,一去不往,一错再错。鬼麒主道,[心武棋会],当棋友变擎肘,当受仰望转为遭质疑,你后悔么?

(为了野心,害死棋友,将整个棋会葬送,老纵可有过一丝悔意?)

老纵默然,翻起第三枚棋子,是为[嗔]。好争好胜,恚怒半生,善缘既断,水火难容。

鬼麒主:素还真那么牛叉,你后悔与他对着干么?也许后悔的是B格掉光光吧?

老纵:……

又翻一子,是个[痴]字。这说的是与天十三觉的基情,老纵因棋装B,天十三觉最爱老纵下棋模样。如果老纵当年没下棋,也许就不会与天十三觉相遇、相知、相恋。后来天十三觉年老色衰,老纵本想抛弃,但念其痴心一片,终于还是给了名份(棋帖)。

鬼麒主:收了天十三觉这等老年基友,你后悔么?

老纵:不悔,我CP太少,能有个痴心的老头也该偷笑了。

(给老纵留点面子吧,这样揭短,B格又要掉光光了)



剑咫尺身上邪气太盛,所以才要插上一把圣剑镇压,他伤势沉重,也不知何时能醒。老墨认为这邪气便是操纵剑咫尺的关键,但其目的仍是不明,所以需要小心看护,待醒来后询问清楚。疏道谴亦来探视,掏出一粒药丸,说对伤势有好处,于是玉贵妃准许给剑咫尺服下。

镜头给了这粒药丸一个特写,剑咫尺伤势沉重,虽得伤药与治疗,亦不知几时能醒。玉贵妃不放心旁人,便将剑咫尺交由老墨与无端看护。疏道谴对此表示异议,于是为了表示公平,玉贵妃准许疏道谴随时来替班。疏道谴这下满意了,与玉贵妃一起离开,留下老墨与无端看着昏迷的剑咫尺。

无端对剑咫尺十分在意,有与席断虹一样的感觉,所以疑心他亦是亲人,但此事老墨也没有头绪。无端望着剑咫尺,虽然他是陷害自己背锅的单锋罪者,但见他这般模样,甚是悲惨,亦无怨怼了。老墨不禁疑心,难道剑咫尺真是无端的亲人?

(兄弟要相认了么?)



(光线刺眼,苗儿抱头呼呼大睡)  

雪爵说起小月之后,日神果然来看望她了,当然表面,仍是探视苗儿。小月将苗儿照顾得很好,是一只快乐的喵咪,平日里没有工作的时候,就是四处玩耍,白天里也抱头睡觉,日子过得很爽。

听闻日神没有对论侠行道的妖道角们下杀手,小月很欣慰,然而日神始终不肯放弃对人类的偏见,于是小月认为应该带着日神去见识一下人类的真实生活。

(小月机智,就这样不动声色的把日神约了出去)

乐寻远在狩宇混得风声水起,日子越过越滋润,还有了自己的徒弟,升级为[师尊]了。两枚[爱徒]杨柳、飞鳞很有孝心,每有机会就来狩宇探望师尊,给师尊讲打听的情报。当初乐寻远刻意亲近,乃是为了在狩宇站稳脚跟,而今乐寻远深得信任,所以杨柳与飞鳞早就无甚用处。

(乐寻远是以自己的美貌勾引了这两个忠心的小徒弟么)  

杨柳与飞鳞都是精灵,却对乐寻远甚为崇拜,听闻乐寻远与日神一起出征,都十分羡慕。师徒三人正聊着,就被日天逮个正着,日天一幅抓奸的架势,要求交待清楚,究竟乐寻远是咋的勾引了这两个精灵小伙。

原来杨柳与飞鳞是兄弟俩,父母双亡后受人欺负,是乐寻远归服他俩,还传授武功,兄弟俩这才健康成长。兄弟两人对乐寻远的恩情铭记在心,所以十分尊敬。日天表示认可,挥退两人,与乐寻远单独说话。

(看不出来乐寻远也是奶爸,不过是有毒的奶爸)

日天颇为吃惊,想不到乐寻远受制于狩宇,还能这般照顾精灵幼崽。这段时间,乐寻远也是努力工作,事事都无可挑剔,日天也改观不少,已将他视作狩宇一员。乐寻远喜出望外,没想到杨柳与飞鳞一番好话,却使得日天也改变了态度,以后在狩宇的日子,看来是越发滋润了。

(乐寻远天生就是阴谋家,他凡事都带有目的,待人先以[价值]而估。即使努力工作、善待精灵,也不过趁时之举,若是时机一到,狩宇皆是他掌下亡魂)

(这胸很大啊)  

雯漫霞送来日神的指示,由日天代理政务。日天甚为好奇,日神竟会外出,一问才知是与小月约会去了。对于小月,日天早就看不顺眼,此女一心想要完成玛丽苏的伟业,将日神变成NC。乐寻远亦看出小月对日神的影响,故而提醒日天要多注意。

(乐寻远定会趁机激化狩宇内部矛盾,寻机对日神下手)



这位挥斧头的群演,实在太过卖力,对着空气砍。日神几千岁的老妖精,竟然也被称群演称为公子,果然是脸长得嫩就是正义。顺说日神还挺行情的,知道外出约会要打扮,特意换了一件新衣服。 

日神这衣服显得苗条许多,以前穿件大翻领罩衫就显出气势了,果然是人要衣装啊。不过衣服都换了,为啥头上的圈圈一个都没少,这不显得头大身子小嘛? 

人类村庄遭受天火袭击,损失惨重,但村民们仍是积极、乐观、向上。小月给日神讲解情况,最后点评说,你不觉得这幅景象很动人嘛?!

日神如同小媳妇儿一样乖乖一语不发,气氛一时美好,然而有个背着木柴的老伯路过后,日神就突然发飙,将人打倒在地。

日神:这些树木乃自然生命,而你们却乱砍滥伐,简直混蛋! 

然而这指责对于村民来说简直可笑,没有木头怎么盖房?怎么生火?但见日神头上有好几个圈,便知是个不好惹的,村民们也不敢教训日神,扶起倒地的老伯赶紧离开了。

日神:你们人类就是这样,破坏森林,不是好鸟。

小月:可你家也有木质的家具和房子啊,难道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日神:哼,我家用的木头都是山洪冲下来的漂流木~~

小月:I   服了  YOU!

既然这里找不到让日神感动的画面,那还是赶紧换个地方吧,不然日神生气,等会要拆房子了。



(虽然与玉贵妃保持距离,但其实法儒还是很看重他)

法儒尊驾特意上门,提醒席断虹应该趁着没被人发现之时,赶紧跑路。闻知剑咫尺真的投案自首,席断虹心里不是个滋味,无论是剑咫尺还是遂无端,席断虹都不想他俩受苦,若是老天必要降罪,她情愿以身相代。  

走在危险的小树林中,突然一种诡异的感觉包围了法儒,不远处的树林中,有人高呼救命,那声儿不知为啥,听着有点像师兄天迹。

法儒:==……

群演1:  打死他打死他! 

天迹:救命哟~~~~~~

群演2:没钱还穿得这么漂亮,扒光他! 

群演3:想吃香肠,给咱兄弟三个爽爽就行啦~~

天迹:YMD!YMD~!我不敢了,不要香肠了……

群演1:香肠给你,还有哥仨的[香肠]啊~~~

群演2:长得一般,但好在皮肤不错~~

天迹:啊,别这样~!YMD!

群演3:谁先来,要不我先上!

法儒尊驾越听越汗颜,就见天迹衣衫不整,拿着一串香肠急急而奔,后面三个汉子举着扫把在后面追打。见到法儒,天迹立刻停下脚。

天迹:他会帮我付钱嗒!

村民不信,因为法儒尊驾穿的衣服比天迹寒酸。君奉天闻言虎躯一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形象是可以与[寒酸]挂钩的。

法儒闻言转身,犀利眼神一瞅就是霸道总裁的FEEL,三个汉子登时吓得腿软,跪地求饶只求不要动手。法儒默然,掏出银子付了帐,只多不少,大款。三个汉子也就不再追究,不过走前还是瞪了天迹一眼,骂他是[馋嘴的白毛]。天迹也反唇相讥,说以后别让我看见你们,法儒啥也不想说,转身就走。  

堂堂超级大先天,仙脚之巅遗世而独立的天迹,竟然在市井偷香肠还被追打,法儒很想说我不认识他。然而这逗B却拿着香肠跌跌撞撞跟在后面,不断呼唤[师弟等我呀等我呀],法儒就没有勇气真的将他扔在这树林中了。 

(与年轻时一样,君奉天快步在前,逍遥在后面追啊追)

天迹终于追上法儒,先喘了两口气,再把一截香肠伸到法儒面前,还晃了两下,十足骄傲模样,说这是你嗒。

 (天迹还跟小孩一样XD)

法儒说不饿,移开了目光,天迹如从前一般,欢脱、可爱,可自己却如此沉闷,令人想到逝去的时光。

天迹:我们师兄弟以前最常做的,就是瞒着玄尊下山买香肠喝酒,你忘记了嘛?

法儒:我忘记了。

(是不是有点污)  

天迹已把香肠送了嘴里,不知为啥,法儒就觉得无法直视。

天迹:师兄只是希望你能打起精神,不要这样忧郁~

法儒暗忖,我这是正经,不是忧郁。天迹才不管师弟的脸有多冷,他上前一把搂住法儒的胳膊,把香肠的油抹了他一身,拉着师弟要去喝酒。

天迹不由分说,拉着法儒就走,君奉天内心些悸动,仿佛陈年的冰面,裂开了一道口子。君奉天原本性格正直,虽不风趣却也幽默,究竟是为啥变成了现在这样?天迹心疼师弟,所以想逗他开心,带他重温过去的美好时光。虽然两人都已年华不在,虽是异分两地,却也算白头到老啊。 

(如果这都不算爱) 

天迹:陪师兄去客栈喝酒嘛~~

法儒:你有钱?

天迹:当然我是请客你付帐啦~~~

(天迹的钱都被无上市市长搜刮一空了吧) 

法儒:你……

以天迹的胃口,想来那点儿积蓄要被吃空啦,不过法儒乐意。经过变故与漫长的岁月,君奉天变成了口嫌体正直的闷骚中年,而天迹还是那个天迹啊。

(师兄弟好萌,天迹简直太可爱啦,衬托得正经的法儒也萌萌嗒)

天迹:  师弟啊,酒足饭饱后,咱也可以去开间房啊~~

法儒:这成何提统!若是被人发现,我儒门声誉就扫地了。

天迹:师弟想哪去啦,我走累了,想睡席梦思歇会嘛~~

法儒:==……



(受王这等战五渣与天织主那样的弱鸡,还想着霸业???)  

由小丑傀亲自护送,天织主与受王、六忌来到嵬酆塚,地冥在这里给两人各准备了一座城堡,作为加盟[冥冥集团]的福利。邪天子亦来接待,亲自将城堡的钥匙交给天织主与受王,二人的目标,邪天子甚是清楚。受王想要复兴受脉,天织主则想复活琥珀,二人都想重新创业,争战天下,开启霸业。邪天子乃地冥麾下,闻言便召唤精灵僵尸军团,正是受脉与禁城的杂兵,就连蓝毛未食尘都复活了。

(这衣服咋又是这么眼熟,一件衣服换了多少头)

天织主的属下六煞海棠与箭令白荷亦复活了,她俩是在[精幽大战]中战死的,暗中围观的冷飘渺见状甚为惊恐,不知这幕后之人究竟是啥来头。  

邪天子轻易复活了两个丑B女人,却无法复活琥珀,因为琥珀是混血精灵。而今已奉上房屋、属下,邪天子也该收取利息了,于是为了表现诚意,天织主与受王都献自己的心魂,与地冥谛约。

 之后,邪天子要求受王奉上美瞳,于是受王就交给了他。 

(这美瞳,非宝还需要嘛?)

施与恩惠,换取利益,邪天子鼓动天织主与受王针对天迹,果然地冥就是不让他好过啊。

(想让天迹记住,地冥应该对天迹好点嘛==)

眼见这番诡异情形,冷飘渺暗中观察,发现阵阵邪氛。此邪氛,与当年灭绝雪藏一脉的凶手所散发的气息一致,为了LP,为了家庭,冷飘渺决定要查出真相。 



寄昙说与楚天行渡过觉海迷津,与人觉非常君面晤,虽是初会,却似酝酿已久,寄昙说能得到地心土嘛?面对两只双色球,寄昙说就没有啥想说的么? 

(楚天行与人觉是同一个人,脸都几乎一样,寄昙说就没点特殊感觉?)



剑咫尺终于醒来,儒门可以连夜开审,究竟他会说出怎样的真相?正于此时,圣雄举刀来杀,儒门众人能否平安无事?


 

在外喝酒吃茶却遭遇人肉炸D,法儒挺身挡在天迹身前,岳母女婿组合天织主、受王领着精灵军团来攻,奉天逍遥会如何教他们做人? 

天迹:打扰我与师弟约会,你们皮痒!

法儒挡在师兄身前,一幅保护姿态,奉天逍遥,这对官配CP究竟能恩爱到啥米程度? 

高峰上,地冥喝着如同血液一般的红酒,惊见奉天逍遥CP再度恩爱,他摘下面具,露出魔性的面容。

地冥:天迹,你竟然又去勾搭别的男人……  

紧张紧张紧张,究竟是奉天逍遥,还是天地兼容,又或者是人定胜天,还可以是鹰击长空,一受四攻,究竟谁能拿下天迹,请收看下集!



鬼麒主曾被奉天逍遥败过,所以设计将他俩拆散,之后一直隐于幕后,暗中针对两人。具体实施目标则分为两个方面:1.折磨与法儒关系密切的遂无端一家,2.挑拨天迹与地冥的关系,让他俩虐恋情深。如此看来,则人觉最为可疑,他与楚天行会是鬼麒主的化身么?

 


OVER

来源:樱町

评论(39)
热度(23)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