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WB http://weibo.com/2443487602/
分站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节目单
神魔情海魔涛 魔云战韬

金光剑影魔踪19剧情+吐槽*默苍离的布计

默苍离挂点,所有的布计都浮出水面,帝鬼如同SB,被默苍离玩弄于股掌之间(默哀)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金光剑影魔踪


第19集

尊从默苍离的意愿,俏如来把他捅死了,喷溅的血液四散。默苍离问,现在你明白了嘛,俏如来说明白了,于是默苍离初次展露了微笑,他抬手温柔擦去俏如来脸上的血迹,随之泯灭了呼吸。 

默苍离死了,琉璃树炸了,冥医竟然出现了,原来并没有死。俏如来拔出了刀子,默苍离的身体正落入冥医怀中,他活下来了,可默苍离死了。 

冥医无法接受现个现实,默苍离捅他的时候,冥医的心都碎了,可是现在这样,冥医的心又碎了一次。冥医想尽办法,想要救活默苍离,可是斯人已逝,再难挽回。  

抱着默苍离的尸体,冥医涕泪齐下,数度哽咽。 

冥医:你怎么就去了啊,苍离!苍离!你睁开眼看看我啊,我们还没生孩子啊,你不能死啊…… 

俏如来已悲伤得不想说话。



想找高僧,就得通过初禅心高深莫测的[佛语],燕驼龙听不懂,史艳文决定开动脑筋,陪初禅心装B。两人花了几分钟扯蛋,终于史艳文成功辩论通过,于是初禅心带他进入。

初禅心展示了一只高级草鞋,并称此乃圣物,限量版的高级货。然而燕驼龙左看右看也没看出,这只草鞋有啥特别之处。 

燕:这破鞋有啥牛B的? 

初:此鞋乃圣物,不可口出狂言。

燕:好好好,我啥也不说。

这只草鞋便是达摩祖师的遗物,确保真货。传说祖师向东而行建立佛国,但却有人见过他穿着一只鞋子往西而行,所以究竟是往东还是往西这有些说不准。史艳文欲寻佛国,找达摩祖师出来灭魔,然而初禅心JY半天,仍在装B。

(==这是给新线铺路了,话唠时代的开启)



中谷大娘催促出兵,她急于得到冽风涛,不论生死。

(==难道中谷大娘还想奸尸?)

但北竞王自有考量,他不能出动所有兵力,所以只能等待时机。

同样着急的还有苍狼,闻知女暴君陈兵龙虎山外,苍狼恨不能一举出兵灭了她,再灭了北竞王。在苍狼看来,撼天阙成天待在家里没事干,而这段时间北竞王大约已掌握了足够多的兵力,其中定也包含铁军卫,如此一来,双方实力悬殊,今后的仗还怎么打?然而撼天阙听了苍狼这番唠叨并不以为然,甚至还反过来训了他一顿。

撼天阙: 你行你上啊,没本事就知道瞎BB。

本想揍苍狼,但苍狼的模样太像希妲,撼天阙下不了手。与苍狼的目标不同,苍狼只想找北竞王报仇,而撼天阙,他的目标是整个苗疆。所以撼天阙迟迟不与北竞王正面对抗的原因在于,他赚热闹不够大,撼天阙需要的是整个苗疆成为战场,这与苍狼的想法相左。自从出狱以来,撼天阙就在暗中观察,作好各项准备,这都是为了与北竞王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对决。所以苍狼的想法太简单了,撼天阙这等牛叉之人,怎么会把目标仅放在[打败北竞王]上呢?

趁了这段时间,撼天阙联络了各部兵力,准备倾全国之力,与北竞王战斗。此战过后,苗疆必是四分五裂,王族亲卫对此强烈不满,差点与撼天阙动手,幸得苍狼从中调解,这才免于内耗。苍狼同意撼天阙搞事,因为他有自信会重建苗疆,他坚定的眼神令撼天阙想到他爸。虽然这眼神令人厌恶,但撼天阙不得不承认,苍狼确实有王霸之气。  

(打起来打起来)

撼天阙联系的人马,皆是吃过苗疆王室亏的山头部落与族群。撼天阙登高一忽,鼓舞士气,决战的时刻逼近了。



俏如来以默苍离的首级取得了中原群侠的信任,又将默苍离的首级示众,刷了一把B格。冥医则将[亡命水]的解药给大家服用,如此一来,已无人敢轻视俏如来。 默苍离前期刷的B格,都被俏如来接收,他成功掌握了中原群侠,夺回话语权。 

虽然是俏如来杀了默苍离,但冥医并不怪他,因为这是默苍离的希望。默苍离虽然行事冷酷无情,但冥医还能活着就说明,默苍离还是有感情的。在冥医看来,默苍离比任何人都重情,只是他太过理智,所以将[感情]深埋心底。冥医并不认为默苍离也想将俏如来变成他这样,冥医希望俏如来能做自己,不要再继续默苍离的悲剧。而俏如来也坚定了信心,不仅要灭了帝鬼,还要收拾默苍离留下的那群[家伙]。 

(默苍离之前一直在表现其冷酷的一面,但他死后,从意外生还的冥医可知,默苍离仍是有着人类的感情。但在考核俏如来的过程中,默苍离也牺牲了很多生命,这些人命他都有记在心里,挂在树上。留下冥医一命,不仅是保留心中所爱,而且也是为中原群侠留下生的希望,更为俏如来之后重树威信奠定了基础。) 

独眼龙与邪马台笑听说了此事赶来问候俏如来,但见他情绪稳定,也就放心了。两人又问起[亡命水]的解药,其实那并非解药,不过是普通的调理汤药。剩下这些中原大侠喝过[亡命水]后也没有发作,说明他们有免疫能力,所以只要给他们[安心药]就好,并不会危及性命。

(脏成这样)俏如来接下来的布置,是请独眼龙、邪马台笑、天海光流、万雪夜与中原群侠放弃天擎峡,镇守鬼祭贪魔殿。如今与北竞王的交易已成,俏如来也该去与北竞王接头了,冥医则去通知史艳文与银燕,进行下面的计划。 



(换偶了)

北竞王在咖啡厅等待,终于俏如来衣袂飘飘的来了。之前的战斗使得俏如来衣服脏乱,现下便洗澡换衣,头毛也仔细梳理,顿时翩如佳人。

俏如来眼神坚定,今非昔比,英气奕奕,可知已有觉悟。 

(英气么?只看到仙气) 

其实北竞王想不明白,为啥默苍离就看上俏如来了?是看上俏如来的主角光环,还是史艳文的保驾护航,又或者是俏如来的纯真?北竞王故意拿这些话刺激俏如来,但后者并没有上当,俏如来已完全脱离了低级趣味,连师尊都能下刀,还会怕北竞王这几句话?

俏: 我现在成功升级,不再是毛头小子了,若是仍轻视我,就小心我代表月亮消灭你。  

北:可怕!

这话说来气势十足,北竞王不禁回头瞅了俏如来一眼,难道他真的牛叉了?

(可惜后来还是萎了==)

北:嘴上逞强,压抑得了你内心的波动么?

俏: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北:哦,默苍离的身体很柔软,让你捅得很爽?

俏:是啊很爽,你想试试么?

北竞王不禁感慨,默苍离阴魂不散,铁齿铜牙附在俏如来身上了,一番灵牙利齿,北竞王竟有些吵不过。 俏如来警告北竞王不要搞小动作,雨音霜与风间始是苍狼的好朋友,如果北竞王不老实,他就去与苍狼联手。

本以为灭了默苍离就可以轻松一下了,但现在看来,俏如来也不是好惹的,北竞王叹了口气。

(这里把俏如来抬得太高了~)



传说中的[达摩金光塔]太难找了,史艳文打算放弃,直接想办法灭了帝鬼。冥医找到史艳文与燕驼龙,通知他俩前往鬼祭贪魔殿镇守,之后又告之了默苍离的死讯。关于此事,史艳文早有预感,所以默苍离才不让他插手,目的则是为了锻炼俏如来。如今俏如来通过测验,成功雄起,不再是软弱可欺的俏如来了。

史:那我儿变成攻了么?

冥:现在是,但保质期有多久,不知。

史:……



默苍离的死讯传到帝鬼耳中,他十分欣喜,但俏如来放弃天擎峡,却蹲守在鬼祭老巢,明显是让帝鬼有家难回。如今北竞王被撼天阙绊住,俏如来主力守在贪魔殿,帝鬼认为这是进攻封邪之塔的好机会。帝鬼还有五千兵力,趁此良机,全力进攻封邪之塔,打开通道,局面便可逆转。考虑到这些好处,于是帝鬼出兵了。



默苍离死了,尚贤宫闻风而动,九算都激动不已。虽然默苍离是墨家钜子,但他与九算的关系并不友好,反而是敌对的状态。如今俏如来成了默苍离的接班人,九算自然而然的将他视作敌人。但史艳文的儿砸是出了名的软萌,有人不信他能通过默苍离的测试,但事实摆在眼前,不信不行,谁让俏如来有主角光环呢。

所谓的[墨家九算],也就是九个人,平时的工作就是暗中维护九界和平。但九算不想当幕后英雄,而想扬名海外,这与默苍离的理念违背,双方引发冲突,造成四死二重伤的严重后果。本来这次魔世入侵是个好机会,只要击退魔世,墨家就能大放光彩。

之前五算约定,谁杀了钜子谁就是新任钜子,但现在钜子被俏如来杀了,五算的希望落空。但俏如来实在太软,难以服众,所以俏如来是杀是留,五算还得做一番计算。俏如来是主角,是史艳文的儿砸,如果利用他来宣传墨家,一定会有很好的效果。但这个算计也落空了,默苍离早先一步就把墨家的名声彻底败坏,这样墨家成了反面典型,即使再宣传也是反派角色。

众人没料到默苍离能做到这一步,难道作为墨家钜子就这样厌恶自己的出身么?也许只是单纯厌恶[九算]吧,平日里也是挖苦不断,想起这些,众人就心有余悸。甚至连九算写了《羽国志异》来黑默苍离,也被他利用成为污化墨家的手段,不过幸好默苍离死了,剩下一个俏如来,根本不足为患。但轻敌是为大忌,五算决定还是小心为上,如今众人身份陷蔽,俏如来应该也不知情,可以利用这一点暗中搞事。

虽然默苍离设计污化了墨家的名声,但五算商量过后仍不想放弃这次机会。诚然默苍离是个运气很差的人,但他要办的事没有一件落空,默苍离就是这么牛叉。

(所以默苍离也许是真看重俏如来的主角光环啊XD)

商量过后,五算决定还是灭了俏如来争夺钜子之位,这样也算公平,突然有人发现了不对。

老三:且慢!老二,你是确定他死了以后才召集我们的么?

老二:对啊,咋啦?

老七:阿西巴,快跑!

话音刚落,尚贤宫炸了……

(默苍离:MD,竟然发现了,下来陪我多好~)



史艳文来看望儿砸,俏如来仿佛一夜长大很多,史艳文不禁感慨没能多关心儿砸,作为史家人,肩上的担子真是太重了。 但俏如来已经成长,不再是软萌的汉子,他会肩负起来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不仅是为史家的荣耀,也是为了众生百姓。 

史艳文再度感慨,我家有儿初长成,是个独挡一面的男子汉了,没有人能击倒他……

(真的?)



帝鬼领兵进攻封邪之塔,另派SM厚葬默苍离。同一时间,撼天阙也开始进攻苗疆,看来北竞王期待的内斗并没有发生。叉猡领兵进攻北路,此地由女暴君镇守,究竟鹿死谁手?

镇魔龙脉仅余少量苗兵防守,魔兵与之正面交锋,杀声震天。经过SM子观察,此地苗兵数量不少,远超估算。帝鬼决定改变阵型,掩护他与戮世摩罗突袭,然而此地竟有史艳文坐阵。然而帝鬼从一开始就中计了,封邪之塔根本不是影响魔世通道的要素,这只是忽悠帝鬼的障眼法。

而真正的[镇魔龙脉],在黑水城,只是这个巨大的机关已经负荷不了太多,只在崩溃边缘。从始至终,天擎峡的封邪之塔都是忽悠帝鬼的把戏,借此地形消灭魔世的七大先锋,消耗帝鬼的战力。而在封印的力量减弱之前,就要把帝鬼赶出灵界,如今只差第三次杀局,将帝鬼送上西天。 

帝:别想忽悠我,今天我必毁封邪之塔!

史:接受现实吧……

帝鬼仍在挣扎,他坚决不信,挥动长刀,却不料触动地面机关,形成了一个如同蘑菇一样的孤立战场。

这就是默苍离的第一个计划:杀帝鬼夺鬼玺,号令修罗国,维护苦境和平。为此默苍离不惜献上自己的首级,而今终于收到成果,史艳文并非一人,他还有儿砸俏如来。 

俏如来已得了默苍离毒舌的真传,他站出来继续精神打击。

俏:如果我师尊还在,就会说[你天真得让我不忍欺负你],但是为了师尊,一定要杀你!

俏如来霸气变身,拔出墨狂,止戈流开阵,他真能灭了帝鬼么?史艳文又真能放弃小空么?

本章开始,已给新线铺路,一是墨家九算,二是佛国大智慧。下章完结篇,敬请期待。



OVER

来源:樱町

评论
热度(4)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