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WB http://weibo.com/2443487602/
分站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节目单
神魔情海魔涛 魔云战韬

[霹雳同人]天地不容 第八章

CP:地冥X天迹(年下鬼蓄攻X陈年老弱受)

OOC慎入,雷到不负责,不喜请点叉

PS:地冥要暴了


天地不容 第八章

幸好吃了人觉给的胃药,天迹才能睡个好觉,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天迹倍感神清气爽,天空似乎也显得更加明媚了。人觉后半夜就离开了,桌上还留了字条,让天迹适当锻炼,也可以出去走走,不要总是躺着。天迹仍是不想出门,上次去吃鸭脖,都被扑了一脸灰,弄得不舒服呢。不过适当锻炼还可以,天迹决定就在院子里转转,伸伸胳膊踢踢腿,再扭扭腰。天迹努力运动,却闻[噗嗤]一声,原来是地冥。

“你也会锻炼啊哈哈”

“当然啊,老人家更要锻炼了。”

“那你舞剑呗,扭腰是什么鬼。”

这倒是提醒了天迹,近年来日子过得太舒爽,神谕都好久没出过鞘了,是可以耍耍。天迹回屋去拿剑,没一会儿拿了一柄蓝色的华丽宝剑出来,利剑出鞘,震得空气脆响,显见是高级货。

天迹在家不爱戴发冠,嫌重,此刻也只用根蓝色的发带松松的系了。他身着水蓝色的睡衣,外面搭了件同色系略深色的广袖外套。银发已有些许时日未曾剪过,长至小腿,天迹拿着蓝色剑柄的神谕,摆了个起手式。

地冥只觉眼前一亮,平日总见天迹吃东西,还从未见过他的剑术。仙脚之巅云雾缭绕仙气沛然,而天迹则当之无愧居于此地,地冥甚至觉得,云汉仙阁有了天迹才配称此名。



天迹摆了个POSE,一套剑法舞毕,虽是久未练XI,但也有模有样。只是头发有些长了,略有些不便,天迹嚷着要剪发。

“别剪吧,这么漂亮的头发,剪了可惜。”

“那好吧,我也懒得动剪刀。”

地冥将他抱住,凑到耳边道,“你风姿出众,实无愧[天迹]之名。”

孰料怀中身躯一个激灵,默然不语。

“怎么了?”

“……没事。”

可是天迹面色有异,分明有事,只是不愿说明,地冥亦不勉强,他欲吻天迹,却被躲了开去。

“躲什么?”

“你又没带吃的……”

难道给吃的才能吻你嘛,那人觉呢,你俩也接吻嘛?!地冥很想问天迹,但话到嘴边,终是咽下。今天秋高气爽,地冥想带着天迹去树林中转转,那里少无人烟,景色怡人,也不会有污染。可天迹犹豫片刻仍是拒绝了,地冥心下不悦,又问不出理由,只能作罢。



天迹神情有异,地冥不明就里,有如百爪挠心,不得消停。地冥思来想去,决定去找人觉,作为天迹的长期饲主,人觉应该知道得更多。

人觉居所在觉海迷津明月不归沉,但却常年在外游历,很少回家。所以地冥先发出[卡片]定位,直接找到人觉,然后约了在明月不归沉见面。

“稀客啊~地冥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还不是为了他么~”

人觉呵呵笑道,“他能有啥事?”

“除了在家,他惯常去何地?独自出行,实在可疑~”

“你竟不知?”

“知道还来问你?”

人觉卖了个关子,煮水泡了茶,将杯子放到地冥手边,复又笑道,“唉,我竟忘记你是喝酒的,这茶水你应不大爱饮吧?”

“既然泡好了那就喝吧,你快说重点。”

“你平日里都爱喝葡萄酒吧,那酸爽,不敢想~”

地冥挑了挑眉,人觉明显意有所指,只是不知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我看以后你葡萄酒也别喝了,直接喝醋吧!”

“==啥意思啊你……”



拒绝地冥邀约,天迹梳洗一番下了仙脚,他目标明确,腾云驾雾来到德风古道外围,随即掩人耳目,悄然来到了昊正五道。

法儒尊驾正与玉离经说事,就见有个蓝色的发冠在树后躲躲闪闪,他略感无语,随即让玉离经回去了。

“出来吧,你的发冠都暴露了。”

“啊,明明躲得很好的……”

天迹蹦蹦跳跳走出来,抱住法儒尊驾的胳膊不撒手。

“师弟,师兄好想你……”

天迹依偎在法儒的胸膛上,君奉天本想提醒他注意分寸,但还是不由自主将他抱住了。



地冥现在整个人都乱了,他化光急行,赶往德风古道,脑中仍不断回放着人觉说过的话。

“你知道[奉天逍遥]么?”

“知道啊,仙门的最强组合。”

人觉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傻瓜,“你太天真了,他俩是玄尊钦定的伴侣,早年还生过孩子,就是儒门新任正御玉离经,如今是德风古道主事。”

“德风古道正御是玉离经,法儒尊驾是君奉天,整个德风古道都是天迹的后花园。”

“他俩虽是分居两地,但其实并未断绝关系,仍是暗中往来。”

“早说了你与我没甚区别,不过是[饲主]而已,君奉天才是他的真爱。人家连孩子都有了,你凭啥跟君奉天争?”

“趁早洗洗睡了,别肖想了。”

地冥恼恨,痛苦嘶吼,顿时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天迹听到咆哮声,不知为其心里总有些不安,但他贪恋与师弟的点滴相处,即使片刻亦要珍惜。

“师弟,我好想见离经啊,你总把他支开。”

“还是避嫌吧,他已不记得你,此事若传扬出去,对离经不好。”

天迹埋在他胸口,法儒只听到他模糊的[嗯]了一声。



夜已深,天迹恋恋不舍辞别法儒尊驾,却在小树林里遇到了地冥。

地冥负手而立,晚风扬起他的火红长发,但周身气息却冰冷得令人战栗。

“地冥……”

天迹很想问,你为何在此,却是有些不敢,直觉告知他待在这里有危险,所以天迹后退数步,转身腾云偷跑。

“你躲我?!”

地冥紧随其后,怒吼前方停车。

“你给我站住!”

可他凶巴巴的,停下来准没好事,天迹加快了速度,准备先回到根据地云汉仙阁,这样万一要吵架,也好有个躲闪的地方。地冥脸色越发阴沉,天迹早就与君奉天有了孩子,难怪对自己总是爱理不理,地冥越想越气,上手就是一发冲击波直袭向前方的身影。

天迹万没料到地冥会玩真的,他毫无防备遭受攻击,剧痛临身霎时掉了下去。天迹原本飞得挺高,速度又快,这便直接失去平衡掉落在茂密的树林中。周身不知挨了多少撞击,从高空砸落到茂密的树梢。若是能落到柔软的落叶上,也可缓解些许冲击,但天迹运气不好,正好砸在一块不规则形状的巨石上。

天迹直感混身疼得厉害,亦是委屈无比,为什么他突然就翻脸了?

意识模糊间,地冥已来到眼前,但他只是站在远处,并不上前。

“为……什么……”

天迹内脏受创,唇角挂下一条血线,他无法动弹,颤抖的指尖伸向地冥,可对方却只是看着,随即唇形动了动,可惜天迹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眼前归于黑暗,天迹因伤势过重,失血过多昏厥了。地冥说的那句话,天迹没有听清,而这也将是引发两人冲突的根源——

这是你拒绝我的代价。



待续

来源:樱町

评论(10)
热度(16)
  1. 海东青冷露非秋 转载了此文字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