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仙魔鏖鋒42剧情+吐槽*装B失败被雷劈死

老纵不愿意成为鬼麒主的爪牙,终是装B失败被雷劈死,法儒面临人生再次考验,鬼麒主与地冥暗中争斗,天迹只顾着与师弟恋爱,危机四伏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仙魔鏖鋒


第42章

黑白入道、湛然留机,名称高大上,质量不可靠,老纵最终一战,TMD竟然两剑齐断,这让老纵咋么办?危机时刻,老纵掏出孤峭天引,终于成功击败圣雄与剑咫尺。按照约定,鬼麒主不会再对腐女出手。 

(原来老纵也有吐血专用槽,散发后,发际线也危机了)  

身受重伤,老纵仰天呕红,重要之人,装B之事,皆如过眼云烟。人之将死,终能寻得本心,阴谋算计,强行装B,都是浮云。老纵踉踉跄跄,起身寻找今生最为重之物——棋。作为棋士,老纵抛弃本心,只想着以棋谋利,以棋装B,但在生命的最终时刻,老纵终于醒悟,唯有棋才是最宝贵的。

老纵心中一念唯有棋,就连老基友天十三觉亦是不认得了。老纵还记得回纵横峰的路,踉跄回到家中,解下棋袋遍布于地,眼中纯真不再掺杂阴谋算计。天十三觉见此,于心不忍,终于离去。

黑白棋子散落一地,老纵专心至致,无心他顾。然而鬼麒主仍不放过,他召唤天雷,击中枫树,引燃纵横峰,老纵痴心于棋,置身于火海之中亦浑然不觉,一代棋邪,一生钻营,只为装B,终被雷劈,可悲可叹,徒留叹息。

天十三觉见状不妙,急往赶回仍是无力挽回,纵横峰已然被毁,老纵亦命归西天。地上只留一地黑子,而白子却与老纵一同魂消天地。也许临终之时,老纵已CJ如昔,BJ是在暗示老纵质本洁来还洁去,徒留一地黑子叫得欢?

天十三觉虽是年老色衰,但对老纵向来痴心一片,如今老纵死于天火,徒留天十三觉抹泪。 而不知身在何处的腐女,突然收到天空的讯息,一片悄无声息的枫红落于掌间,她可知这是兄长最诚挚的问候? 

老纵最终死于雷劈,既符合OP的预示,又符合装B者的宿命,真是用心良苦了。可怜老纵一生装B,死时竟如此凄凉,何以如此点背乎?扮成神机,装B遇到镝镝与不动城;再次复出,装B遇到夸幻之父,被挖出黑历史;又复出,成功装B竟是因为鬼麒主;命终之时,惨被雷劈,天火焚身,难上九天与御清绝相会啊。

彼岸之端,仿佛回响起当年纵御合诗之声——

御:大天苍苍兮大地茫茫,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 

纵:狐神鼠圣兮薄社依墙,雷霆一发兮其孰敢当。

 

伟大的棋邪   纵横子  

前心武棋会会长、逆三教之主、幽界之纵贵妃

于公元2017年2月24日    在纵横峰逝世

死于    雷劈天火

享年     N岁

B格     -99999999999.99



幻境之中,法儒尊驾坦露内心渴望,他虽身中一剑,但仍不够。  

法儒: 这一剑怎么能够体现我徒的怨念?

[遂渊]:你想咋的?

法儒:至少得捅个十剑八剑的呀……

[遂渊]:卧槽,你疯了~!

法儒:爽啊!

法儒尊驾的疯狂自捅之举,惊呆了冰火双魔,但无论被捅多少剑,也无法挽回法儒心中的遗憾,因为遂渊再也回不来了。

冰魔:万万没有想到……

火魔:法儒尊驾竟然是受虐狂……



仙脚之巅,担心师弟有难的天迹坐不住了,央求鹰哥送他下山。 

天迹: 快、快,我要下去!

老鹰:NO。 

天迹;不送我去,我就要尿床啦!

老鹰:那我拿尿片给你。

天迹:且慢!尿片不用了,我不尿床了。

老鹰:不担心师弟了?

天迹:嗯,因为我家奉天要发威了~~

(为了奉天,天迹还能尿床,这是何等真爱!)



正如天迹所感,法儒发威了,因为冰火双魔污辱了遂渊的尊严,因为遂渊并非贪生怕死之辈。法儒阳气暴发破除障眼之法,成功通过第三关。 

法儒成功进入[九天圣境],得见《玄脉宝鉴》。

(这书名让人想起易天玄脉)

《玄脉宝鉴》第三章记载了修复神州地脉之法,其中地心土十分重要,但其性质分为[阴]与[阳]两种。阳土可补自然天缺,阴土可补异力之变。人觉家中赤焰阶梯所取乃阳土,这还不够,下次记得取精灵天下特产之阴土炁尘。

 方法即得,也可安心了,法儒摆弄此书,忽然发现其中一页残留一股邪气, 翻到反面,却见一股圣气。这便可疑了,难道是鬼麒主翻阅?这页的内容是[一魂双体、一魄双元],此乃第七章的内容。 

鬼麒主亦是[阴阳双极体],所以能至九天圣境翻阅《玄脉宝鉴》。再看内容,是第七章[血元再生],需取天命者之血,取其血气,纳天地八荒之精,合云海仙境之神,方能造就奇迹之生。第七章被翻过数次,显然是想复活某人,但又未得关窍,所以多次揣摩。 

(能多次出入[九天圣境]翻阅《玄脉宝鉴》,书页上还有邪气与圣气,可见鬼麒主与玄尊确实关系匪浅。

阴阳双极体+一魂双体=阴阳分离。一者圣洁,是为玄尊,一者阴暗,是为鬼麒主。鬼麒主四处搞事,若说这世上能有人能治他,想来就是玄尊了。但玄尊竟意外身死,天迹认为这是地冥所为,想来是因玄尊尸体上残留了血黯之气的缘故。但实际上,地冥并未承认此事,且血黯之气鬼麒主也有,所以玄尊之死,必定是鬼麒主所为。如果以上推理正确,则鬼麒主面具下的脸,必定与玄尊无异。而从DNA来说,鬼麒主也可说是天迹与法儒的师父。  

再看[血元再生]之法,需取天命者之血,取其血气,纳天地八荒之精,合云海仙境之神,方能造就奇迹之生。鬼麒主杀玄尊必有其深意,而目的就在于他想复活[某人],而复活的条件之一就是[云海仙境之神],不用说这指的就是云海仙门总裁玄尊。鬼麒主杀玄尊,取[世上另一个自己]的命,再生[一魄双元],也就是又重新制造了化体(精分),也就是人觉与楚天行。所以最后俺的结论是:玄尊=鬼麒主=人觉+楚天行)



无人榜之邀请,孤星泪有些犹豫,为了使他下定决心,无人榜展示了孤星泪老妈玉瑶绛生孩子时所落的[胎衣]。 

这胎衣也就是孤星泪出生时裹在身上的东东,血肉模糊,其实就是当年塑料娃上包的塑料袋。所谓胎衣,即包括胎盘与胎膜,无人榜把这东西端上来,也不知有啥相法,难道是想吃了当补品? 

无人榜手握当年血案的独家情报,以及寒武纪的生死之谜,如果孤星泪想知道,就必须加入天子台。孤星泪闻此提木仓留招,得到无人榜的首肯,当场颁发奖杯,并邀请半个月后,到[盘古雷峰]来面试。

孤星泪实力出众,是数甲子以来,首度受邀参加面试之人,所以被寄予厚望。  

(天子台与精灵族的寒武纪关系很深,有两个可能,天子台必定是鬼麒主或者地冥的势力,二者必居其一。

另外,无人榜这位骚气的小哥,平时就是以画像四处招摇,引人以木仓来捅,可见是个总受。更何况他的诗号是[阅尽残篇断简,细评千古英雄,功名富贵笑谈中,回首一场春梦]。再看这画像中人确实眉目含情,千古英雄都不过一场春梦,细细品评各攻,写成文字,最后撕成残篇断简) 

无人榜离开了,躲于暗处的邪天子讽刺一笑,孤星泪则捧起了胎衣,想念起未曾谋面的老妈。

(所以这个天子台,其实是地冥的皮包公司,所谓的无人榜,也只是邪天子在玩口技而已。画上的风骚小哥,大约也需要邪天子来扮演吧?之前天子台勾搭红尘雪,也只是因为她与天迹走得很近,现在来勾搭孤星泪,就是要挖天迹的墙角)



铛铛铛,地冥的深夜剧场开始啦! 

久远前,日神一意主战,浩星探龙为了人界和平,殴打日神之后,欲找个能作主的精灵交涉。当时浩星探龙路遇一僧人,便向其打听,之后这僧人便遭了某高人的黑手,被打成八级伤残。某高人扒了和尚的衣服,伪装成和尚,跟踪浩星探龙,伺机而动。

按照地冥的图示,这位总是隐藏暗处的高人即是云海仙门的阴谋者——玉逍遥(天迹)。  

浩星探龙随后在战场上发现了兽王陵的地图,原本他是想依此找到受王,终结精灵战火。却不料被尾随而至,穿着和尚皮的某高人给堵个正着。

地冥:这位高人穿上和尚皮还很正经,但脱掉和尚皮就露出了他邪恶的本质。他固定浩星探龙的双手,将其困在石壁之间……

——如下图所示——

浩星探龙:别这样,我要叫喽……

玉逍遥:叫吧,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我是地冥讲解剧情的分割线——

地冥:没人知道山洞中究竟发生了何事,但从山洞出来以后,浩星探龙就变成了无恶不做的坏蛋,并且从正直青年变成了脑满肠肥的死胖子。

地冥一幅[我啥都知道]的模样,但并不细说分明,只是暗示寄昙说要小心阴谋者,因为可能就是他十分信任的人。地冥暗示暗害浩星探龙的就是天迹神毓逍遥,虽然寄昙说现在还不信,但如此这般也够了,因为寄昙说已经产生了疑问,势必会对天迹抱有[怀疑]。寄昙说是天迹[最后的指望],如果他也与天迹离心离德,则天迹败亡之路不远矣。 

地冥是真的认为此乃天迹所为,所以暗笑天迹好日子不多了,也不知还能[逍遥]多久。但地冥实在是想差了,将浩星探龙变成夸胖的应该是鬼麒主。以鬼麒主的个性,他既能忽悠魔君去攻击精灵天下,就不可能不在精灵这边做手脚。暗中挑拨双方使其争斗才是鬼麒主的兴趣与爱好,就像现在的天地之争一样。



从剧场出来,寄昙说与弄琵琶都有些心事重重,楚天行提醒二人不要偏听偏信,以免中了有心人的奸计。这时一群受灾群众找到寄昙说,指着他的鼻孔肆意谩骂,虽有楚天行维护,但仍是受了不少气。幸得蝴蝶君与剑随风意外相助,赶走了这帮不明真相的群众。 

寄昙说决定去向天迹请教,蝴蝶君亦要通知冥WEN之事,便一起去往仙脚。 



剑咫尺来探望席断虹,不料竟被佛、道两门逮个正着。所谓[人赃俱获],席断虹百口莫辩,为避免双方引发冲突,席断虹赶紧让剑咫尺离开了。佛道两门代表亦未纠缠,而是转向德风古道发难。 

(这个和尚就是睽孤山本觉禅林住持景严,鬼麒主的属下,剑咫尺亦同,所以这场戏还是鬼麒主的杰作。乃至于上集中和尚的出现,也极可能就是景严的安排。[席断虹身份暴露]这整桩剧本,从开始舆论导向,到无端遇袭,然后佛、道上门兴师问罪,这都是鬼麒主的套路)

本觉禅林景严住持与长府灵鹤台的圣道天一同来到德风古道,要求玉贵妃就席断虹之事作出解释。玉贵妃虽知席断虹甚为无辜,但却未能说服圣道天,景严住持则包藏祸心,玉贵妃能说服他才有鬼了。住持与圣道天要求儒门给个交待,否则定不会善罢甘休,玉贵妃也是无奈,难道真就无法挽回?疏道谴询问是否作出决定,玉贵妃只是默然不语,其实此事之前已与老墨有过商量,事不得已,也只能牺牲席断虹了。

(这场戏中,玉贵妃身边就有两个坏蛋,一个是景严住持,一个是疏道谴,他俩都是鬼麒主的人)

景严与圣道天离开后,人觉[碰巧]又来了,他是来找遂无端聊天的,却不料听说小鲜肉卧伤在床,所以特来慰问。

(人觉总是这巧的就来了,他成天都在德风古道附近转悠吧) 

人觉来得正好,便由他为无端疗伤,人觉诊断之后,认为此伤是鬼麒主所为。这便解了老墨与玉贵妃的疑问,先前还要调查面具人的身份,人觉一来就省事了,直接告诉你这是鬼麒主干的。 

(人觉这是避免怀疑到自己头上啊,赶紧把鬼麒主的大名抛出去,毕竟鬼麒主要化暗为明,而人觉隐藏得更深。其实人觉就是鬼麒主的化身,自己出卖自己,也只有他干得出来XD)

人觉道,不过这人应该死了,也是疑问。

确实如此,玉贵妃曾在仙门典籍中见到记载,此人死于法儒尊驾。何以已死之人重现江湖,还伤了无端?玉贵妃与老墨都想不明白,眼下当以医疗无端为要。人觉称需要先吸出魔气,再贯入纯净之气,如此方可救得无端。得到认同后便开始施为。

(法儒尊驾灭了鬼麒主,但实际上可能灭的是玄尊,鬼麒主与玄尊是一魂双体,故而法儒灭错了人吧。之后鬼麒主瞒过仙门上下,入九天圣境查阅《玄脉宝鉴》,化出人觉与楚天行两个化身,然后化明为暗,拆散[奉天逍遥]分而虐之)

(这就像无端要生了,太医人觉来助产一样,家属老墨站在榻前,正室玉贵妃远处围观)

具体的医治过程,由人觉吸出魔气,再由老墨渡气,如此无端已无大碍,歇息片刻便可恢复。  

(鬼麒主打出的魔气,由人觉吸收,好微妙啊)

人觉医治之后便迅速离开了,真是干脆利落。如今无端已无需担心,但席断虹之事却是难办了,玉贵妃将心中苦恼告之老墨,两人都为此事发愁。

(人觉此行目的,点明鬼麒主是重点,医治无端那是稍带的)



由于日天之事,使得日神对小月的态度又再度强硬起来,但雪爵分明看出,日神对于是否要释放冥WEN仍在犹豫之中。

乐寻远来向日天致谢,由于他独担罪名,才免了乐寻远一死。日天此举,自然不是大发善心,如此罪行自然是需要乐寻远全力辅佐。日天认定日神已被小月影响,故而虽是答应要放出冥WEN,也不过违心之举。

乐寻远确实演技出色,既得了日神信任,眼下又得了日天信任,但乐寻远终究还是白眼狼,他所作的一切都不过是[等待时机]。

而机会就这样来了,地冥的小丑傀2号找上门来,要给乐寻远一个出人投地的机会。而地冥此举自然另有目的,乐寻远有野心,地冥正可借他之手掌握狩宇。  


另一方面,地冥通过小丑傀,给予受王血黯之力,提升他的实力,因为大战在即了。 

(精灵天下是地冥的势力,而幽界则与鬼麒主关系密切,将来必定还有一战)



天迹在家睡了个好觉,他确实很会享受,榻上铺的还是白色的皮毛一体,很衬天迹的肤色。 听到天迹打哈欠,炼仙者赶紧带着寄昙说等人进来了,他们已经等候多时。 

天迹:既然这样应该赶紧踢我下床嘛~~

品愁惶:我们是想啊,但寄昙说不肯。

寄昙说是来打听修复地脉之法的,正巧大漠苍鹰回来了,将奉天的口信告之。天迹让寄昙说去找精灵讨要阴土炁尘,事不宜迟,寄昙说这就出发了。天迹让炼仙者们代他送客,寄昙说走出老远,还特意回头看了天迹一眼。天迹敏感的觉察出寄昙说的怪异,但怪在哪里,又说出不个所以然来。

(寄昙说听了地冥之言,对天迹不再信任)

但这些并不重要,天迹更想知道师弟奉天的消息,可却未见他身影,真是遗憾。

天迹: 奉天为何不来看他可爱的师兄呢? 

老鹰:走了。

天迹:真的没来啊,那有带礼物嘛?

老鹰:有,叫我揍你两拳。

天迹:才不会呢,师弟最疼爱师兄我了,他怎么舍得打我~~

老鹰:麻烦不要这样秀恩爱好么……

天迹:讨厌,你应该提醒他给我送束花才对!

老鹰:花是送给死人的,不是送给活人的。

天迹:胡扯,可以送玫瑰花嘛!

老鹰不想再扯,变成老鹰飞起了,天迹唤之不及,只能干瞪眼。每年这个时候,老鹰总会独自离开,也不告诉天迹原因与去向。天迹思量师弟大约已处理好一切,真是无比细心,让天迹颇有安全感。既然如此,师兄也应该努力,不能再家里蹲了。



由于东窗事发,席断虹主动投案自首,只要求能照顾无端一日。纵有千言万语,却是难以出口,席断虹留给无端一条手链,只望无端得到幸福。  



天迹来扫墓,法儒捷足先登了,本以为与师弟会来个喜相逢,却未料仍是这般悲伤。 从前天迹被关在天堂之门,所以未能前来扫墓,玉箫已等甚久,天迹便上前为妹妹献上薄酒。 

是的,玉箫是天迹唯一的亲妹妹,由于君奉天过于冲动,导致天迹承受这失亲之痛。

天迹: 我被关在天堂之门,你为啥不来看我?

法儒:因为我们三个约好了,要一起见面,所以在这里等你来。

这是三人共同的约定,可惜玉箫没能遵守约定,独自离开了……

——回忆——

玉逍遥牵着离经的手,等待师弟救师妹上来,两人都担心不已。终于奉天背着玉箫上来了,玉逍遥想给妹妹吃金丹,但玉箫已中了无解之招,所以不想再浪费一粒。

玉箫:二师兄,以后别再冲动了,冲动是魔鬼……

奉天:我不会,以后再也不冲动了。

玉箫:这就好,请你自由的笑傲天下吧~

对离经,玉箫也是万般不舍,对自家的傻哥哥,玉箫更是放心不下。

玉逍遥:小玉,小玉,你不要死……

玉箫:大玉,你要乖乖听二师兄的话……

玉逍遥:我听我听,妹啊不要死。

玉箫:二师兄,我哥就托付给你咧,你要好好照顾他……

奉天:好……

玉箫挂了,奉天、逍遥、离经都悲伤不已。

——回忆结束—— 


天迹:自那天后,你失去了笑容。

法儒:那天后,你失去了泪水,虽然你在笑,可其实是哭呀~

天迹虽是极力隐忍,但法儒又怎会看不出他的难过,玉箫是他唯一的亲妹妹,失去了亲妹,咋可能还笑得出来嘛! 

天迹:哈哈哈,这个武林坠崖是家常便饭,但只有她最衰,只有她摔死咧……

法儒:想开点吧,还有高手落海被淹死的,就是那个冷别赋。

天迹:如果神州和谐,你可愿与我携手浪迹江湖?咱俩复婚,还是从前的那对[奉天逍遥]。

(求婚啊!!!)

法儒:只要正义得到伸张,奉天自当奉陪。

(答应了啊!!!)

天迹:你答应的,不许反悔。

法儒:我啥时候骗过你啊~~~

(奉天逍遥要复婚,地冥赶紧喝醋吧)

正当此时,玉贵妃发来信号,法儒便知儒门有变,这就要回去了。

天迹:好不容易约个会,真可惜~

法儒:好好保重自己,日后有的是时间。

天迹:你也是呀,要记得吃早餐,不然肚肚会饿哟~

法儒一语不发,正直的离开了,天迹暗自发愁,难道我的笑话不好笑嘛?

法儒回到德风古道,玉贵妃将席断虹之事告之,法儒甚为苦恼,该来的还是要来。

法儒的水袖甩得挺溜



笙向圣雄求证,确实与小丑傀所说无二,便决定杀了楚祎,帮助圣雄摆脱(鬼麒主的)控制。同一时间,受王来找圣雄寻仇,他能打败圣雄,找回男人的自信嘛? 

(地冥布局精妙,让受王引开圣雄,给笙机会灭了楚祎,如此一来,则鬼麒主失去一个打手)



地茧与朱雀衣外出寻找鬼麒主。

寄昙说、楚天行、弄琵琶来到狩宇,向日神讨要炁尘。



黑暗的小树林中,天迹迈着轻快步伐前行,却不料被剑咫尺盯上了。剑咫尺二话不说举剑便砍,天迹风骚走位险象环生,头毛都被削掉好根。 

天迹:听我说句人话啊!

血黯之气崩发,引动天迹旧伤,娇///喘不已,剑咫尺威力猛增,天迹能否逃出生天?

天迹:这时候就要放大招,师弟救命啊!!!!!




法儒尊驾回到儒门,面对的就是亲手处决义妹席断虹,虽是万般不愿,但为了工作,法儒还是拔出了大宝剑。下集,席断虹命断之时,无端与剑咫尺又将如何应对? 



儒门的剧情连起来就是一整个套路,俺们从头整理一下: 

1.景严住持派出小和尚到金府附近

2.鬼麒主出掌打伤无端,使得席断虹担心大喊[我儿无端]

3.和尚们听到后,回去报告上级景严住持

4.景严住持在公开亭贴出告示,增加舆论导向

5.景严住持带着圣道天上门兴师问罪,逼迫玉贵妃处决席断虹,疏道谴在侧围观

6.人觉不请自到,帮无端治疗,然后告诉玉贵妃与老墨,打伤无端的是[被法儒打死的鬼麒主]。因为不提前告之,玉贵妃与老墨肯定不会查到死人鬼麒主,而会从活人里面找,则人觉最可疑,因为他成天都在儒门附近转悠。

由此可知,鬼麒主目前的工作重心,在于套路儒门,给法儒下套。另外,还派出剑咫尺暗杀天迹。

而地冥也没闲着,本周他也是动作频频:

1.暗中针对圣雄(借受王引开圣雄,给笙机会刺杀楚祎),欲断鬼麒主左膀右臂

2.邪天子伪装成无人榜勾搭孤星泪,挖天迹墙角

3.演戏给寄昙说看,瓦解寄昙说对天迹的信任,这还是挖天迹墙角

4.小丑傀勾搭乐寻远,意图借乐寻远控制狩宇

而此时的天迹,若无大漠苍鹰接送,连家都出不去也回不来,真是让人着急啊。此时的法儒还在帮天迹收拾烂摊子,取得修改地脉之法。可以说,天迹的行为完全处于背动,他甚至连鬼麒主的存在都不知道,而针对地冥的行为,就只是在寄昙说面前说地冥坏话,但又拿不出证据。除了之前与老纵合为谋害天茧之时,天迹展现了一些智慧,但现在看来,那只是些小聪明而已,天迹缺乏作为苦境领导统观全局的器量,针对地冥更显示出小孩打架一样的小家子气。更糟的是天迹的身体状态令人担忧,武力值急速下滑,如此既无智商又无武力,今后如何自保?



OVER


 

来源:樱町

评论(61)
热度(20)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