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同人]天地不容 第十章

CP:地冥X天迹(年下鬼蓄攻X陈年老弱受)

OOC慎入,雷到不负责,不喜请点叉

PS:地冥那一掌,就像蝴蝶的翅膀,与天迹的关系,终究渐行渐远


天地不容 第十章

受灾的两户村舍狼藉一片,烧焦的怪味经过大雨洗礼后消散了不少,但仍难掩那可怕之景。雨势渐渐平息,同村的村民们看着这般惨状也忍不住落泪。受灾的是相临的两户人家,其中一家住了一对老年夫妻,此次不幸罹难了。另一户住了对年轻的母子,此子早年丧父,现又丧母,只他一人外出务工晚归,这才幸免于难。青年望着损毁的家与惨死的母亲,泪水早已和着雨水流尽。

“殇别离,将你母亲安葬了,先住到我家去,回头大伙帮你盖房子吧!”

青年点头向村长致谢,遭此天灾,痛失慈颜,已是呆然。在村民们的帮助下,殇别离收拾着损毁的房舍,所有的东西都损毁,而母亲也永远的离开了。想到此世只得孤单一人,殇别离内心就无比痛恨这老天爷,为何这般不长眼,要夺去他最后的亲人。

傍晚时分,帮忙的村民们都回家去了,殇别离腹中饥饿,但仍是不忍离去。村长来寻殇别离去吃饭,就遇到两位衣着不凡的人物,一人身穿黄袍,身背一柄伞,另一人着蓝衫,面色略有些苍白。

着蓝衫的男人上前问道,附近可有遭了雷灾的村民?他气色不佳,一句话说罢,便掩袖咳了两声,黄衣的男人便给他扶了两下背,又将他好生搀扶着。村长何时见过这等贵客,立时也斯文起来,说起这次的雷灾,那真是惨啊,便带了两人前去围观。

且说来视察的正是天迹与人觉,自昨晚天迹察知雷击造成伤害后,不顾伤体央求人觉陪他来救灾。但真到了出事地点,天迹的心都凉了,被击毁的民房已然不成样子,共遇难三人,万幸的是还有个幸存者。村长给殇别离介绍来访的客人,但对于陌生的天迹与人觉,这个青年的内心并没有什么波动,且天迹与人觉的来访也颇有些奇怪,此乃天灾,与他二人有甚相干?

人觉早已准备好[慰问金],这便交给殇别离作安顿之用,若有剩下亦可谋些生计,如此也算作一些补偿。殇别离心情不佳,他不想收陌生人的银子,但村长已代为收下,也就不好说什么了。人觉颇为亲切,与村长多聊了两句,天迹则站在一边,模样颇有些憔悴,格外引人注目。殇别离注意到他眼睛红红的,似是哭过,眉目间亦是柔弱之色,想来身染疾病亦未可知。

人觉向村长告辞,拉了身旁天迹的手离开。天迹转身之际望向殇别离,咬了咬唇,终是一语不发。



回到云汉仙阁,人觉掏出一把药材又准备熬药,一想到那苦死人的汤药,天迹就有些心里发怵。

“非常君,这药不喝行嘛?”

人觉微笑,“不行。”

“QAQ加点糖行嘛?”

人觉露出一口大白牙,“不行。”

天迹没办法,苦着脸端起碗一饮而尽。那药实在太苦,天迹苦得脸都扭曲了,忍不住又想起害他受伤的地冥。

都怪他,都怪他!”

“好啦好啦,他已经认错了,过几天让他来赔个不是,就原谅他吧~”

赔不是就能原谅么?就算不计较自己的伤,可那被雷劈死的村民们呢?想到这些,天迹就认为不能轻易原谅地冥,否则怎对得起逝去的生命?

“张嘴~”

“?”天迹乖乖张了嘴,随即被塞进一块冰糖。

冰糖甜甜的,再也不苦了,天迹开心的抱住人觉的腰。人觉抚摸天迹的背部,又拿毯子给他盖好了。

  


将养数日,天迹伤势好转,喝完人觉熬好的最后一碗药,今天的冰糖也显得格外甜。

“地冥想来看你,见嘛?”

天迹摇头,这段时间他努力不去想地冥……和他的叉烧包,就是因为很难再面对。曾经天迹将地冥与人觉同等看待,因为他二人都是好友,可地冥却对他动手,又造成那般后果。天迹本能的感觉到,越是靠近地冥,就越是有危险。

“你是再也不想见他了么?”

天迹摇头,“身为玄黄三乘,怎可能不见面。地冥之前对我很好,可他那一掌让我心有余悸,我很怕他反复无常,又要寻我的错处打我……”

“他打你,你也可以打他嘛。”

“无论你还是他,都是我的好友,我不想对朋友拔剑……”

藏于暗处的地冥闻言甚为震动,也许那一掌落下,失去的远比信任还要多。

天迹回首对人觉道,“也许这世上,能不期回报的对我好的,只有师弟了。”风扬起他的长发,那表情竟是分辩不明。

“哦?那我呢,我对你不好么?”

“师弟是不同的……”好友只知我喜,奉天却知晓我悲啊。

将天迹抱在怀中,人觉甚感讽刺,对师弟念念不忘,却又眷恋好友的温暖,天迹啊天迹,为何这般贪心呢?



天迹外出去了德风古道,人觉目送他离开,讽刺的笑容再度浮现。

地冥现身道,“他这是再也不想理我了么?”

“没吧,大约公务上的面晤还会睬你的,但私下嘛~~”

人觉笑了笑,地冥捏紧了拳头。

“不就劈死三个人么,我去复活他们就好了,这样逍遥总可以放下芥蒂了吧!”

“看来你还很乐观,方才的话没听到么?对天迹来说,只有师弟才是真爱,我们都是饲主罢了。哦,不对,你已失去了饲主的资格,可怜啊可怜~~”

地冥下了仙脚,看来他决定立刻就去复活罹难的村民,修复与天迹的关系。人觉呵呵笑道,祝你好运~



天迹前往德风古道,而地冥则赶往受灾的村落,一南一北,也许远离的不止是两人的直线距离。

悲喜爱憎

五味杂陈

南辕北辙

渐行渐远



待续

来源:樱町

评论(13)
热度(15)
  1. 海东青冷露非秋 转载了此文字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