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同人]天地不容 第十二章

CP:地冥X天迹(年下鬼蓄攻X陈年老弱受)

OOC慎入,雷到不负责,不喜请点叉



天地不容 第十二章


天迹半夜清醒,地冥将叉烧包递到他眼前,二人四目相对,想起人觉说的话,天迹心情复杂。

“夜已深,还是不要吃了。”

“包子放了几天,你也没吃啊~”

“已经饱了,所以吃不下……”天迹目光闪烁,他确实想吃,只是不想再让地冥误会。

下颌被抓住固定,地冥将包子递到天迹嘴边,“真的嘛?你的眼神可不是这个意思呢~~”

天迹仍是躲闪,就是不肯张嘴,他挣脱地冥的手,抓着被子兜头罩住,这才能360度无死角防御地冥的叉烧包攻击。然而地冥也是执着,他跳上榻来,双腿按住毛毯边缘,与天迹在狭小的榻上战斗。地冥左手拿着包子,后来就嫌碍事,干脆将包子咬住,空出双手去扯天迹的毛毯。天迹本想遁走,然而退路已被封锁,出口又是地冥的魔爪,简直无路可逃。地冥费了好些功夫,终于将天迹扯出毛毯,然而见天迹面色红润,不禁百爪挠心,只感一股邪火直冲脑门。

地冥咬着包子,左手提着天迹的胳膊,右手扯着毛毯。拉扯间,天迹本来扎好的长发散落了,衬得他皮肤白里透红,想来是在被中闷了甚久所致。天迹的眸子透过那银色凌乱的长发看向(地冥口中的)包子,喉头微微一动,地冥只感浑身燥热,但幸好他还咬着包子,所以没有完全失去理智。

“给你包子吃,躲什么!”

天迹觉得胳膊有点痛,地冥的样子很是危险,应该离远些才好,可是地冥没有放手的意思。

“你松手。”

“我一松手你就跑了,今天你必须把这包子吃下去~~”

天迹有些恼了,“说了不吃就不吃,你快松手!!!”

这是天迹第一次冲地冥发火,地冥忽感一个激灵,难道我费了这么大功夫,得来的只是这厌恶的眼神?



人觉在仙脚下遇到意外的客人,正是天迹心心念念的师弟君奉天。前些日子奉天虽是避而不见,但仍是挂念着的师兄的伤势。天迹是个很柔软的人,若是受了委屈也只会闷在心里,自从过去那件事后,奉天就再未见他哭过,但其实奉天知道,逍遥从未忘记那个人。

“竟是法儒尊驾,为何立于此处,不若与我一同上去?”

奉天望望山顶,那里是天迹的居所,曾经那个位置是他的,但最终他放弃了。作为自我惩罚,奉天放弃了[天迹]之职,也离开了心里最放心不下的人。

“还是不了,他最近还好嘛?伤……好了没有?”

人觉看出法儒眼中的关切,他分明深恋天迹,却是这般望而却步。人觉知道奉天并非是上不去,他只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以至于疏远天迹,却不知这反而让天迹难过。

“伤好得差不多了,不过看来心情不是很好。”

“是谁打他?因何出手?”法儒迫切想要知道一切,也只有在这种时刻,他才后悔没能留在师兄身边。

人觉暧昧一笑,“是地冥,玄黄三乘之一”

法儒甚感震惊,既是同事,何以内斗,动机何在?



地冥仍是揪住不放,天迹有些恼了,他奋力挣脱桎梏,鞋也不穿就想往屋外跑。然而地冥比他动作更快,天迹尚未触及门扉,就被拦腰抱住,天迹吓得一阵惊呼,就被地冥甩回榻上。若是只论蛮力,地冥确实更胜一筹,他按住天迹肩膀将他固定在榻上,天迹已然动弹不得,任凭推拒,也无法缩短与地冥之间的距离。

“非礼啊!!!!!!!”

嚎了一半嚎不出来了,因为地冥大手蒙住了天迹的嘴。

这是啥意思?天迹甚感惊恐,难道会被强暴????你搞错了剧本啊地冥!!!!



人觉一脸八卦,将地冥骚扰天迹之事一五一十告诉了法儒,为了增加效果,还添油加醋给地冥加了戏,果然法儒越听,眼睛眯得越小。

“天迹的个性你也知道,十分软萌,地冥则比较霸道,平日里没少欺负天迹。大太阳底下的,还拉着天迹陪他晒日光浴,结果害得天迹中暑。若不是我及时发现,估计天迹都被烤熟,可地冥太过粗心,根本不知体谅,事后还怪天迹身体太差。”

法儒一语不发。

“天迹很少外出,我偶尔有空才带他下山散心,结果地冥放出雾霾,扑了天迹一嘴沙子。这还不算什么,更过分的是地冥竟然对天迹X骚扰~~”

法儒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甚至意图强迫天迹……”

话音刚落,人觉身后“嘭”的一声,掉下来一个不明物体,若不是人觉运气好,估计就要开瓢儿了。人觉甚感汗颜,待灰尘散去,才看出那是一张桌子,正是天迹屋里那张,因从高空跌落,已经散架。法儒望向云汉仙阁,眼神越发犀利。



地冥左闪,躲过天迹扔来的椅子,地冥右闪,躲过天迹扔来的茶壶。桌子已经阵亡了,被天迹扔出窗外,屋内已是狼藉满地,可地冥就是不肯罢休。

“你究竟想怎么样!!”

“喂你吃包子。”

“我不想吃!”

“你说谎。”

“你也说谎,说是给我包子吃,却是意图不诡!”

地冥有些意外,“你看出来了?”

“这么明显,谁看不出来?”

想到天迹竟然知道自己喜欢他,地冥竟有些少年人般人的激动与羞赦,然而天迹接下来的话,却使地冥瞬间感到冰冷。

天迹说,“你走,再也不想见到你。”

也许就是这般可悲,地冥以为天迹知道他喜欢他,可天迹却认为地冥只想占他便宜。地冥越是示好,天迹越是觉得他别有图谋,就连人觉都看出地冥心怀鬼胎。

面对天迹的逐客令,地冥面色越发阴暗,他低头看着手中的包子,陷入沉默之中。就在天迹以为他要离开之时,却不料地冥抓起一袋包子砸了过来,天迹抬手就挡。许是地冥也恼了,下手颇有几分力道,天迹双手挡住面部,劈头被砸了一身。叉烧包落了一地,天迹心有余悸,又被地冥猛抓了领口揪到眼前。

“我喜欢你,你却讨厌我”,地冥将他困在怀中,抱得紧紧,落下霸道一吻,天迹只感窒息。

“你在做什么?!”

有人推门而入,地冥仍紧抱天迹,回头一望,是人觉与一名素不相识之人。但凭着情敌的直觉,地冥亦知此人就是此生最大的敌人。

“你是……”

“法儒   君奉天。”

人觉甚感兴奋,打起来打起来!


待续


来源:樱町

评论(15)
热度(18)
  1. 海东青冷露非秋 转载了此文字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