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WB http://weibo.com/2443487602/
分站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节目单
神魔情海魔涛 魔云战韬

霹雳仙魔鏖鋒45剧情+吐槽*天地同流日神逃亡

这章的内容比较杂,日神虎落平阳被犬欺,苗儿挂点,天地交合治伤,针对天迹,鬼麒主已四处布局,暗桩即将下手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仙魔鏖鋒


第45章

狩宇政变,日神惨被钛合金喵眼贯体,功体受损,又有乐寻远与日天轮番上阵双打,日神惨的一B。小月被打昏迷,雪爵亦受围攻,分身乏术。此时苗儿及时来援,日神见此情状,心知难以善了,强行提升精灵禁限断后,将雪爵与小月送上苗儿背上。雪爵虽是不舍,然而此时已无奈。

日神独自留下断后,危机四伏,他身中钛合金眼,又逆转精灵禁元。乐寻远丧心病狂,日天如狼似虎,紫妃与惊雷尊亦是舍了往日情谊,群P日神。

逆转精灵禁元后,日神再度雄霸天下,他虎躯一振,气吞山河,天崩地裂,震退日天与惊雷尊等精灵。乐寻远张牙舞爪,面目可憎,日神霸气侧漏,左右开弓,痛袭乐寻远胸部8掌,直把他打得叫妈。 乐寻远被打吐血,胸部都要被拍扁了,日神得此良机,化光而遁。 

乐:卧槽,中了钛合金喵眼还这么能打?!

日天认为日神再猛也不过强弩之末,乐寻远赞同,随即与日天、紫妃、惊雷尊一同追击。

(日神被掀,也是可悲,但这件事他自己也有责任。从小月开始给日神洗脑开始,日神就犹豫不决、拖泥带水,一边给日天他们希望,一边又对小月留情。最后要释放冥WEN之际,将精灵们带入山洞然后在最后一步当场放鸽子,这都是激化矛盾之举。小月与雪爵给日神做了那么多思想教育,日神都说NO,但最后他还是贯彻了小月的理念,这就是口嫌体正直。

说好听些,日神是犹豫不决,说难听些就是想左右讨好,驭下无能。狩宇一族乃日神单性繁殖而来,整个种族都是日神的[孩子],日神作为狩宇的父神,对属下太过亲切,毫无威严,故而属下均缺乏敬畏之心。狩宇一族团结的根本,并非是由于日神,而在于[灭绝人魔]的重要思想。当初日天参加古原争霸失利,就是出于对人类与魔族的憎恶,所以才放出日神。而日神却没有明白这一点,只因人类LOLI的思想教育,轻易放弃了狩宇一族的主导思想,这等于自掘坟墓。

日神的悲剧,除了他自掘坟墓以外,日天与乐寻远都帮忙铲了土。日天当初参加古原争霸失利,又一直被人类与幽界魔族压制,故而才想放出日神,他本质的想法是[希望日神帮忙撑腰]。然而令日天失望的是,日神[不务正业],只顾着撸喵逗LOLI,胸无[大志],还是个环保主义者——这就违背了日天放出日神的初衷。日神之于日天,不过是[利用的工具]而已,一旦日神没有用处,日天就毫不留情的抛弃了他。

日神之前总是厌恶人类,认为人类无一可取之处,但事实证明,小月说的没有错。丑恶与卑下并非人类独有,狩宇之内的精灵,除觉悟先进的雪爵与日神之外,哪个不是各怀心思,所以乐寻远才会混得如鱼得水。综上所述,日神的悲剧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缺一不可,这说明日神有很多机会可改变现状,但他都没有抓住机会。)




雪爵伤重,被紫妃之剑贯体而过,现在也是束手无策,像个孩童一般坐着。小月仍是昏迷,尚未清醒。 

(日天那一掌明明有机会灭了小月,然而小月是蝴蝶君的女儿,所以只能打昏) 

然而两人仍未脱离险境,因为天织主与受王领兵在狩宇外围蹲守。见苗儿升空,天织主发出一掌,苗儿中招,立时坠落。雪爵虽是勉强回击,仍是无力回天,坠落深崖。苗儿与小月运气稍好,落在高峰之上,天织主与受王及部下纷纷举起了屠刀,危机之刻,日神及时来援。

日神一向对同胞关爱有加,从未争斗,然而天织主与受王逼人太甚,日神已是无路可退。先前日神帮助天织主与受王,没想到却换来这种回报,真是以德报怨,品德败坏,忘恩负义啊。

(筝儿这妆面挺漂亮啊,是跟地冥学的么?)  

虽然想争夺精灵之主之位,但面对受伤的日神,天织主与受王也只是嘴炮,并未上前,真正出手的筝儿。早在日神与夸胖对决之时,还是婴儿的筝儿就以一声啼哭压制了两人的功体,如今也不例外,日神的功体同样受到筝儿克制。筝儿是除钛合金眼以外,同样对精灵有克制作用的[外挂],而今日神重伤在身,又与筝儿单挑,占不到半点便宜。

苗儿忠心护主,亦要参战,日神见状更添勇气,然而天织主与受王等精灵亦来参战,单挑演变成群P,日神双拳难敌四手,接连挨打,惨得一B。

 

(却小受太强悍了!)

见主人挨揍,苗儿忠心护主,却是反遭殴打。苗儿重伤,日神心痛如绞将它拥入怀中,苗儿伤重,小命难保,日神不禁泪目。苗儿伸出喵爪,轻抚日神眼泪,终于身形消散。 

日神:你们简直丧病,连一只喵星人也不放过!!! 

曾经,日神待日天、天织主、受王等同家人,毫无保留的对他们好,可如今,日神的喵星人死在他们手上。悲伤至极的日神怒不可遏,他先杀了蓝毛与一只丑B女,漫天的破布表示他的决心。

(愤怒的日神开杀)  

这时小月有了动静,虽未完全清醒,但已有了知觉,日神已失苗儿,哪能再失小月,他急忙上前,将小月抱在怀中。筝儿顿时感喝醋,一掌将日神打飞,趁机得到《血闇灾图》。

( 就像爸爸抱女儿) 

差点误伤小月姐姐,筝儿心有余悸,但《血闇灾图》必须到手,也只能铤而走险了。日神抱着小月已被打飞,战事告一段落,众精灵上前与筝儿搭讪。 

筝儿已取了学名为[殷虚帝少],这个名字一般可以往两个方向YY:

1.阴虚帝少:阴虚,为中医名词术语。是指由于阴液不足,不能滋润,不能制阳引起的一系列病理变化及证候。

2.肾虚帝少:肾虚指肾脏精气阴阳不足。肾虚的种类有很多,其中最常见的是肾阴虚、肾阳虚。

以筝儿的ID论,应该是[阴虚]。虽是如此,但筝儿毕竟是血闇源头(地冥)指派的外援,按照约定,筝儿打败了日神,已有足够的资格成为[精灵之主]。就连乐寻远能如此威风,也是筝儿事先替他疗伤之故。但惊雷尊想反悔,日神正是因为亲近人类所以才被迫下台,如何能再接受作为人类的筝儿呢?但由不得惊雷尊不服,筝儿一巴掌掀翻了他。

雷;你竟能克制我的功体?

筝:NONO,应该是我能克制在场所有精灵~~

拳头大的人主导局面,但筝儿也会做人,他决定退让一步,与众精灵约定取日神性命者成为联盟二把手。但有一件事,筝儿特别交待,那就是只能杀日神,绝不能伤害小月。

筝:谁敢动她,我就弄死谁!

古小月魅力就是这么大,迷倒了日神,又迷住了筝儿,众精灵是逃脱不了古小月的[魔爪]了。接下来由惊雷尊与紫妃带路,由筝儿去释放冥WEN,受王与天织主、日天则继续追杀日神。

(没了日神,地冥掌握这帮弱鸡精灵有啥用?天织主与受王这群智商欠费的精灵,虽是极度厌恶人类,但却不得不听命于一个人类,岂不可笑?地冥施展手腕,使狩宇改朝换代,通过筝儿之手掌握了狩宇+禁城+受脉三股精灵势力,行动迅速,收效显著)



地冥弹琴拉客,为百姓解说[血闇源头邪说、离凡双子]的故事—— 

血闇源头是无中生有、自虚无中诞生的B格极高的存在,不仅有与生俱来的魅力,还有无可取代的魅力,让他成为全宇宙唯一的异数。

(这一代的[血闇源头]就是地冥自己啦,地冥这样吹血闇源头说等于自卖自夸,真是个自恋的人啊)

地冥:血闇源头非人非神非鬼,极有B格,但终有一日他厌倦了单身狗的生活,而是选择尝试人类的感情——孕育了邪凡双子。

(日神就是以精灵禁元+血闇之气才能生孩子的,现在看来,血闇之气是不孕症的大救星啊)

群演A:提问!血闇源头是与谁尝试了人类的感情?

群演B:请问血闇源头是怎么怀孕的呢?

群演C:血闇源头是受嘛?

地冥:无可奉告!

邪说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他坚决贯彻爸爸的想法,是个彻头彻尾的血闇源头主义者。但离凡则崇尚ZI由,终于走向与血闇源头背离的道路。

(所以邪说其实是地冥,也就是现任的[血闇源头],离凡则是剑随风,他俩都是上代血闇源头的孩子。血闇源头掌握着先进的单性繁殖技术,不仅自己创造继承人,还帮助日神生出一个民族) 

地冥:虽是如此,血闇源头会永远欢迎他回来~~~

众吃瓜群众根本不明白地冥演的是啥,不过相时日后会明白的,因为剑随风正走在成为正道栋梁的道路上,将来若是曝光了其[血闇之子]的身份,该如何自处呢?

群演A:裤子都脱了,TMD就给我们看这个?

群演B:真是浪费时间!

群演C:坑爹,走人!

邪天子问,需要我去把离凡带回来嘛?地冥拒绝了,因为即使离凡离家出走,最后还是要回来的。 

地冥:这世间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即使是天迹,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邪天子:有这么顺利么,届时你会与天迹进一步引发冲突吧?

地冥:有冲突是好事啊,冲突就是高C,这样戏才好看嘛~眩者的行为可不单单只是为了利益,若从获取利益的角度,则无法理解眩者的行为。执着于利益而最后毁灭的反派的太无聊了~~

邪天子:所以你的目的只是为了TX天迹?

地冥暧昧一笑。

(地冥的唇色越看越特别,果然筝儿的画妆技术就是跟地冥学的吧?)  

地冥:接下来的剧目,应该是团结天迹的伤势以及延续逆鳞之巅的主题,而你,也该去执行梦寐以求的任务了~

邪天子求之不得,他与孤星泪也该迎来高C了。而地冥,将为远在仙脚之巅的天迹,献上一首爱的钢琴曲。

地冥:献上这首[婚姻进行曲],希望咱俩早日可以天地同流~~~



寄昙说与楚天行赶到之时,弄琵琶已经被挂在架上断了气,见此惨关,寄昙说悲痛万分。  

(无知群众只是动手打死了弄琵琶,并没有将她挂在架子上,所以这是有心人所为,最为可疑的就是阅千旬)

割断绳索,将弄琵琶护在怀中,寄昙说痛心不已,楚天行也感人间悲剧。阅千旬带着几名群众回到现场,指责寄昙说来晚了,看他的意思,是将弄琵琶的死自在寄昙说头上。正因为寄昙说没有按时到庭,所以弄琵琶才会被激奋的群众打死,这是啥道理嘛!阅千旬自认公正裁衡,就是这样居中调停的?

(阅千旬不可信任,是个操纵舆论带节奏的暗桩吧)

寄昙说已然失去了语言,他抱着弄琵琶的尸体,沉浸在悲伤之中。楚天行代好友发问,却反遭群众质疑,若是问心无愧,为何偏叫个女人来做替死鬼?阅千旬也说了,弄琵琶独自面对灾民的怒火,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楚天行辩解道,寄昙说已经四处奔走,努力弥补一切,为啥你们还要苦苦相逼? 

暴牙妹反驳说,死掉的百姓能复活嘛?不能!寄昙说造成的伤害根本没法弥补,所以不要装B啦!

寄昙说:当她在你们面前断气之时,究竟是啥心情?

群众们: 死不足惜,死有余辜!

楚天行已经忍无可忍,但寄昙说悲愤已剧,反而蛋定了。寄昙说抱起弄琵琶的尸体,这姑娘一生悲苦,未曾想竟落得如此下场。楚天行不慎过失造灾,即使修复也未能得到谅解,心情更加复杂了。

寄昙说名声已臭,进入鬼麒主的套路中,阅千旬则巧妙运用舆论造势,给寄昙说制造压力。通过这点可知,阅千旬极有可能是鬼麒主的暗桩之中,在连环计中担任[引导舆论]的工作,促进寄昙说的黑化。  

抱着弄琵琶,寄昙说自责不已,楚天行随行于后。 

楚天行道,老昙你知道嘛,方才我竟萌生一股杀意,咱那般奔走,竟是为这种苍生! 简直悲哀,真是不值!

寄昙说道,好友,冲动是魔鬼,别再为我犯错了。

(楚天行亦引导寄昙说大开杀戒,只要动手打了一个人,性质就完全不同了。但幸好的是寄昙说保持了冷静,没有听从楚天行的馊主意)

将弄琵琶带回绿谷山廊,寄昙说早已暗中恢复这里的景色,只希望能给弄琵琶一个惊喜,但可惜的是她永远都看不到了。  

寄昙说决定让弄琵琶沉眠在家乡,如此也算叶落归根吧。 

(但寄昙说连坑都没挖就开始往弄琵琶身上刨土了,这样真能埋起来嘛?弄琵琶这偶也弄得污秽不堪了,接下来会接着改造成其他的角色么?) 

虽有怨恨寄昙说的百姓,但绿谷山廊的百姓却对他十分友好,因为寄昙说帮助他们恢复了家园。

没一会儿功夫,弄琵琶的墓已经造好,楚天行与寄昙说立于墓前寄托哀思。其实忽略墓碑的话,感觉他俩更像拜堂。 



鬼麒主肆意甩锅,倒是可怜了地茧兄妹,任凭解释,圣雄就是不听。圣雄举刀开刀,地茧为护妹妹朱雀衣,不幸再度受伤,鲜血自指尖滑落。然而圣雄仍是不依不饶,因为比起地茧兄妹,他似乎更信任鬼麒主这个要挟他的人。  

(圣雄就爱攻击朱雀衣,这是第二次了)

圣雄有种奇怪的症状,靠近鬼麒主就会智商下降,鬼麒主让他攻击地茧兄妹他就照作,完全没考虑过鬼麒主这种人是否值得信任。为护妹安全,地茧无限抱起朱雀衣撒足狂奔,圣雄听了鬼麒主一句忽悠,仍是紧追不放。

朱雀衣简直要疯,这家伙(圣雄)头壳坏掉了,都说了人不是我们杀的!眼见圣雄像块牛皮糖一样跟在后面,地茧也是无语,为了妹妹的安全,地茧使了个隐身术,终于成功脱身。

奔了二里地,圣雄离鬼麒主的直线距离已经到了安全范围,他的智商恢复了。这才想起来地茧二人不会无故到他家,此事必定与鬼麒主有关。想通此节,圣雄打道回府,简直像个傻瓜一样。

(鬼麒主好可怕,可以影响近身之人的智商,难怪圣雄这么久都没有脱离掌握)

圣雄回到家中,鬼麒主已不见人影,智商上线的圣雄再度认为这是鬼麒主在玩把戏。楚笙的死带给楚祎深深的不安,早就怀疑自己被人利用威胁丈夫的楚祎,希望圣雄能带她离开。然而为了LP的生机,圣雄根本不可能答应,他尽力安慰楚祎,以宽大的胸怀温柔楚祎,夫妇二人再度你侬我侬…… 

(圣雄想要脱离掌握,但他又没有实际的动作,靠近鬼麒主又会掉智商,看来完全没有脱离掌控的希望啊) 



此番经过名侦探老墨与玉贵妃的调查,席断虹终于给洗清冤屈,恢复平静的生活。 

席:感谢玉贵妃,感谢老墨,感谢法儒,感谢所有关心我爱护我的人,感谢!

玉:别客气,我就想问剑咫尺跟你是啥关系,为啥一直围着你打转啊?

玉贵妃分明怀疑二人有别的关系,比如说血缘关系,但席断虹却毫无所感,只认为是之前帮助过剑咫尺,所以才得他依赖吧。

玉贵妃又问,你可曾与别人结下深刻友情?席断虹想了想,除了金府老爷外,就是斩年了。这个名字玉贵妃似乎听过,席断虹又道,他原居于情老山境,不过那里已经被拆迁了。说到情老山境,无端记起来剑咫尺曾提起过,席断虹听罢便急了,难道剑咫尺与斩年有所关联?

(仍是未想到剑剑就是长子啊)

此事蹊跷,老墨要前往调查,又叮嘱无端先陪老妈住一段时间,言下之意就是将来要回来上班。

(老墨离不开无端啊)

玉贵妃心知肚明,老墨深恋无端,若无端退隐,老墨就如鱼缺了水一般。故而玉贵妃也不再紧逼,对无端说,你若是想回来上班就回来啊,无端乖巧的应了。

墨:你俩啥时候这么熟了?

遂:没……

玉:现在。

遂无端羞赧的低下了头,老墨最是爱他这种模样,乖巧可人。玉贵妃将席断虹的剑还给了她,这便要道别了,席断虹接过剑转身,就见法儒藏于树丛之中,虽无言,却关切。

法儒尊驾君奉天一脸正直的暗中观察,虽是一语不发,却胜似话万千。席断虹对这义兄也甚为依恋,若非法儒,席断虹哪有今天?兄妹二人四目相对,玉贵妃又醋了。 

玉:法儒尊驾果真还是不舍~~~

(可怜玉贵妃,跟着老墨无端时吃醋,看着法儒与席妹也吃醋,那叫一个酸啊)

 身份所限,法儒尊驾只是远远看了一眼便走,并未上前与席断虹叙话。

老墨已给无端母子准备了房子,这段时间,无端与席断虹就住在这里了。这间草屋真是充满各种回忆,早前是如月影住过的,后来呆芳在这里被SB不可描述,再后来是任平生的家,想不到现在又成了席断虹与无端的家,就连家门口的枫树都没有变化。  

墨:这里空气清新,是绝佳的退隐之所,别看外面是个茅草屋,但内里却是高档豪华装修。5000平米超大花园,24小时阳光照射,景色怡人,豪华装修,用品俱全,只要拎包入住就行了。

圣司这般关怀备致,母子二人甚为感激。

(无端怀孕了,老墨不愧为圣司,百忙之中还能与无端造人)  

遂:圣司今后还在儒门工作嘛?

墨:对啊,你还没想好么?

遂:嗯……

墨:若站在儒门的角度,我需代贵妃劝你留下,但若是站在老攻的角度,你现在有了老妈,还有了身孕,还是与她共叙天伦之情,在家养胎吧。你先考虑五天再作答复,若是将来反悔亦无妨。

遂无端表示明白,玉贵妃与圣司当真对他很好,无端已深刻体会到关爱。

席断虹一生坎坷,曾经历三场婚姻,而无端却能得圣司青睐,席断虹甚感欣慰,为无端高兴。说起来无端的剑术也甚为出众,席断虹曾以为是圣司指点,老墨却是否认,猜测是法儒暗中指点。因为当时情形对遂家不利,无端无依无靠,也只有法儒敢暗中照顾吧。无端听罢甚感不安,因为之前对儒门不能信任,所以连带也轻慢了法儒,无端决定今后定要亲自向法儒道谢。 叨扰甚久,老墨告辞离开,席断虹遂问无端关于剑咫尺之事,但此事尚未明朗,无端劝老妈不要多想,待圣司查得真相,自然明了。 

(席断虹仍未想到剑咫尺是长子,这不科学啊,因为席断虹离开时获儿还活着,她为啥就一点也不怀疑呢?)



圣道天与景严暗中接头,照二人所言,儒门暗桩只有疏道遣一人,不知赋思韵是何人所派,竟也暗中相助老疏,真是搞不懂。

(这里就排除了玉贵妃是是暗桩的可能,但他的记忆被动了手脚,作用并非[暗桩],更类似于[定时炸D]。这样一来,上集两人提到的[日久生情的暗桩]则另有其人,则天迹身边的老鹰、寄昙说身边的楚天行增加了嫌疑,地冥属于鬼麒主的次要敌人,傀一还需要观望)

鬼麒主制止了二人的想像,接下来的计划是二人加入论侠行道,从内部瓦解正道。

(赋思韵究竟是听何人之令帮助疏道遣呢?个人认为人觉最为可能,因为他与鬼麒主关系甚密,且又在儒门、金府附近走动,时刻关注单锋罪者血案的动向)

圣道天与景严又提醒[另一桩计划到了实施时间],鬼麒主不欲与二人多言,让他俩赶紧离开。至于那个暗桩,若是动了私情不肯执行命令,鬼麒主必定不会放过他。 

(对于失去作用的棋子,鬼麒主向来杀之毫不手软,老纵就是一例。于是这位暗桩究竟是谁?暗生情愫以至于犹豫不决,不肯动手,这样看来,老鹰最为可疑了,因为楚天行还在忽悠寄昙说的阶段,并且他疑似是化身,不属于[可以抛弃的棋子]。最近鬼麒主的计划都是针对天迹而来,老鹰又成天跟在天迹身侧,他果真是与鬼麒主做了交易才来到天迹身边的么?

老鹰曾言要寻找一段时光碎片,但未能在天宙之间找到,鬼麒主又有能回溯时空的能为,或许他给老鹰看过什么,老鹰就是来找天迹求证的吧?但可惜老鹰没有从天宙之间找到证据,又被萌萌的天迹吸引,所以犹豫不决。但看鬼麒主的驾势,若老鹰不听命令,就会对他下手了)



由于品愁惶命丧小丑傀一之手,天迹对地冥的厌恶又增加了几分。但老鹰认为天迹现在伤体沉重,不是办法,若有机会,还是应该先治伤。老秦亦是赞同,只要天迹有把握作掉地冥,即使先治好彼此伤势亦无妨。  

天迹:互相治伤我也想过,但是难保地冥不会暗动手脚,使我怀孕……

秦:这还不简单,你俩找个公平公开的地方渡气,再找些公证人在旁边盯着即可。只要地冥还想C你,我想他不会拒绝,到时候咱多找几个人,保证只渡气不怀孕就行。

鹰:这话有理,可以试试。你之伤势若是拖延下去,变成弱受人人可欺,就不怕被霸王硬上弓?

天迹觉得此话有理,若是无力自保,谈何拯救苍生?公证人之事,天迹会去找人,务必要让地冥不敢妄为才好。

除此之外,天迹也注意到最近武林上并不太平,有人暗中控制舆论,忽悠无知群众。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天迹决定请一位富有经验智慧的人去论侠行道帮助玉隐,以免他们这帮妖道角被带歪。 关于这名人选,老秦除了他没人适合,于是立刻就出发了。孤星泪也报告收到天子台招聘书的事儿,天迹认为事有可疑,便请孤星泪暗中调查。 

品愁惶死后,后勤工作大多由问仙录负责,所以他希望孤踪隐影能回来帮忙。

问仙录:孤踪扫了几周的厕所了,能让他回来嘛?

天迹:能啊,你写张公告,把孤踪隐影从[清洁部]转到[保安部],仙脚的保卫就交你俩啦~~

问仙录:明白咧……

天迹:我要去明月不归沉,家里就拜托你喽~~~

他甩了甩拂尘化光离去,老鹰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即刻就要动手]+[日久生情],符合这两个条件的,也只有老鹰了,因为鬼麒主正在针对天迹。观老鹰神色,确实对天迹深情款款,凭着这份感情,老鹰能背弃鬼麒主,保护天迹嘛?)



天迹的身体状况真是起伏不定,上周连上山都不行,需要老鹰抱他,这周又能独自下山化光飞行了。 天迹吟诵诗号飞渡过觉迷津,听到天迹的声音,人觉的表情竟有些痴迷?? 

 (弄不好就是一鬼蓄痴汉隐藏BT攻) 

(人觉的正太竟然是黑人!)  

天迹从天而降,明月不归沉还是这般安静详和,还多一股[微妙味道]。

人觉:来得正是时候啊~~~

天迹:非常君所品必定是极好的,我也要喝!

人觉:这玩意儿叫[大圣果],来吧~~

接过人觉递来的杯子,天迹一饮而尽,然而这滋味真是不可描述。

  

天迹: 这啥米,这么难喝……  

黑正太:听说是比喵屎咖啡更为珍贵的猴屎咖啡~

天迹:好友太坏,竟然给我吃屎……

人觉: 咋样,好喝么? 

天迹:这东西妙不可闻,好友真乃品味非常~~~

人觉:再来一杯?

天迹: 不要了不要了,这么珍贵的屎,留着给地冥多喝几杯。 

人觉认为天迹很识货,这东西可是比猫屎更为珍贵的呢,所以特别准备了两份赠与天迹与地冥,希望二人一同吃屎,和谐相处。

天迹:好友真是费心了,此来正是商量此事,我想与地冥互解伤势。

人觉:你能信得过他?

天迹:不信,所以现场我想安排两名公正员,一来监督地冥,二来做我的护花使者。

人觉:那其中一人必定是我啦~~~

天迹:对呀,另一人就是奉天了。

人觉答应了,会帮忙联络地冥,安排好相关事宜。

天迹:麻烦好友了,记得给地冥多喝几杯猴屎,让他头脑清醒一点,少来招惹我。

人觉说好,于是天迹这就去找奉天了。

天迹:先去找些吃的把嘴里的味道盖住,不然怎么跟奉天亲亲抱抱嘛~



(像怀孕了==) 

背着昏迷的小月,日神在小树林中急急而奔,然而伤体难支兼体力不济,日神决定在一处山洞中歇脚。狩宇追兵仍是紧追不放,只因这树林路径复杂,所以一时没有发现二人行踪。

只因放弃[灭绝人魔]的理想,日神被掀下台,更遭受无情逼杀,境况堪忧。小月终于清醒,闻知苗儿身死,雪爵下落不明,也是悲伤不已。

身中钛合金眼,逆行精灵禁限,现在的日神难以自保,更难保护小月,已至末路穷途,为小月安全,日神想让她独自离开。

(独自离开也危险,万一遇到狩宇那帮精灵呢?)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曾经不可一世的日神现在站起来都难,恐怖只能在此地等死了。但小月哪肯就此离开,患难才能见真,生死交关之际,小月不离不弃,日神颇为感动,却也很是无奈。 

天织主与受王仍命属下找寻,看样子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了。冷飘渺甚为不解,只因放弃了灭绝人魔,二人就要弄死日神,这样真的好嘛?冷飘渺这话说到了点上,日神之前多次帮助天织主与受王,二人却要置他于死地,这根本不合常理。但天织主与受王根本听不进劝解,冷飘渺要再多说几句,天织主又要恼了,冷飘渺没办法,只好闭上嘴。

(这两弱鸡明显已被地冥洗脑,变成SB了)

朱雀衣扶着哥哥回家,地茧颇为感动。 

地茧:能得妹妹扶持,真是死而无憾了~

朱:那你去死吧!

说罢撒手一推,地茧顿时倒地,好一会儿才爬起来。

地茧:小妹,你好残忍……

这时冷飘渺意外路过,发现这两只幽界之魔,朱雀衣迅速反应将地茧护在身后。朱雀衣口嫌体正直,虽然对地茧很凶,但实际上还是很疼爱兄长的。不过冷飘渺并非穷凶极恶之精灵,他一挥袖将两人藏至树丛中,又示意保持安静。 

幸得冷飘渺帮忙,地茧兄妹才能躲过精灵杂兵,兄妹二人颇有些意外,因为冷飘渺与其他精灵不同。冷飘渺留下姓名,之后扬长而去,地茧认为此人与他一样是低调行事,结果又挨了妹妹一脚。

(地茧这个妹控就这样被朱雀衣吃得死死的,在妹妹面前就是个抖M。冷飘渺倒是趁机刷了好感与B格,他能将天织主治好变回正常人么?天织主与受王真是臭气相投,反正年龄也合适,不如考虑一下组CP吧)



(==玉隐还真在狩宇安插了密探,难道会是乐寻远?)  

据探子回报,日神已经被掀,处境不妙,玉隐有些担忧。但有老秦带着魔弗罗与金蛾人前来入伙在先,又有景严住持与圣道天带小弟加盟在后,论侠行道势力大增,玉隐甚感喜悦。

(太平: 总有刁民想害朕 )  

论侠行道要完,这个正道妖道角大本营正陷入危机之中,圣道天与景严是鬼麒主的人,玉隐毫无所知,就这样埋下了祸根。鬼麒主的意图很明显,论侠行道数次帮助天迹,所以必须除掉。与此同时,鬼麒主还做了其他布置,削弱天迹的实力:

1.寄昙说,处在黑化边缘

2.孤星泪,被忽悠去天子台,孤星泪也等着勾搭他

(天子台暂时不能确定是哪方势力)

3.大漠苍鹰,极可能是暗桩

4.法儒尊驾,身边有玉贵妃这个定时炸D

由此可见,天迹掌握的力量,都不同程度遭到涉透。天迹处境堪忧,而鬼麒主正催促[暗桩]对他动手。



忽然飘来的香味,使法儒尊驾有些疑问,原来是天迹提了烧鸡来。法儒有些吃惊,我的师兄不可能总是这般逗B可爱。 

天迹:来吃吧,好香呢~

法儒:谢谢,我不饿。

天迹:这样啊,我每天都饿得很,一顿不吃饿得慌。

说罢已拆了只鸡腿啃在嘴里。

法儒有些心疼,作为仙人早该辟谷,只因天迹旧伤在身,所以内元损耗甚据,总感饥饿。 

天迹:惨咧,这都被你看出来咧~~ 

法儒:你受苦了。

天迹:别这样,还是师弟理解我。其实观众们以为我是在搞笑,所以成天吃东西呢。 

法儒:这次修复神州之举,你也获得不少声誉。

天迹:你咋知道的?

法儒:因为这只烤鸡值一两银子,而你身无分文,又没被追打,看来是别人送你的。

天迹:师弟真是太理解我了,老秦这个月还没交学费,所以我确实没钱……

撒娇完毕,天迹难得正经起来,询问法儒上次可有发现啥新线索。法儒便将情况说了,天迹陷入思索之中,与师弟一同参详。

[一魂双体]之招,能使人移魂借体一次,同时以不同的躯体行事。虽然双体共魂,然而能使用的武力值却是固定的,也就是一体强另一体必弱,无法同时装B。但这招需要天生功体特殊之人才能炼成,并且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现在的疑点是鬼麒主是来历不明,又为何要翻阅[一魂双体]那一页?虽然这些无法确定,但法儒已然确定除地冥之外,尚有人暗中操纵时局。可鬼麒主分明被法儒在玄黄岛击杀,如今看来,也许那并非是鬼麒主的本体。

天迹:你哟,有时间就多休息,别胡思乱想。

法儒:我是想休息,可是有人不肯。

天迹:哦,是指我嘛~不过尚有一事想请你帮忙,我决定与地冥交合渡气了……

法儒:……

天迹:你也知道交合渡气治百病,但是地冥那家伙不老实,所以想请你来帮我盯着他,不许他搞鬼。

法儒说好,抬脚就走,天迹急得喊等我等我,没我带路你知道哪里嘛?但是鸡骨头还在地上没处扔,天迹有些急,这里又没有垃圾桶,该怎么办呢? 

天迹:去吧,鸡骨头~

昊正五道内,传来[唉呀]一声。

天迹:这是错误示犯,好孩子不要学哦~~

(不得了,天迹宝宝学坏了)

(从这段得出的重要信息,[一魂双体]之招,能使人移魂借体一次,同时以不同的躯体行事。虽然双体共魂,然而能使用的武力值却是固定的,也就是一体强另一体必弱,无法同时装B。所以推测如下:

1.鬼麒主是由玄尊分化而出的恶体,然而鬼麒主的实力强于玄尊,最后玄尊被法儒误杀于玄黄岛

2.鬼麒主扮成人觉成为玄黄三乘,之后又分化出楚天行。

3.鬼麒主与人觉是同一个人,楚天行是他的化身)


  

窈窈之冥,天地约炮,人觉作为公正员在侧围观,法儒则是天迹的护花使者。 

人觉:两位好友,你们准备好了嘛?

法儒:天迹由我来保护,只许渡气,不许交合!

地冥:天迹,我的XX已经饥渴难耐了~~

天迹:别扯蛋,来啊!

地冥:敢主动约炮,天迹真是好胆识,你就不怕怀孕?

天迹:怀孕你妹,有我师弟在,你敢!

两人上前天地对接,地冥快活得一阵呻吟。

地冥:噢~~天迹,你让我好爽~~

天迹:爽你个头啦!

人觉:希望这次天地能顺利同流合污。

法儒:只许渡气,不许交合,违者收缴作案工具!

然而高峰之上,邪恶的鬼麒主冷眼旁观,他会对天、地、人、法做出哪些不可描述之事呢?



OVER

来源:樱町

评论(85)
热度(13)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