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同人]天地不容 第十六章

CP:地冥X天迹

OOC慎入,雷到不负责,不喜请点叉

PS:地冥求婚了


天地不容   第十六章


      

窈窈之冥的后花园,地冥的纤长手指按动着黑白琴键,优雅的钢琴曲使得这午后也更温柔。小丑傀上前附耳,地冥顿感惊喜,起身去了大殿。

天迹颇有些手足无措,自那日与地冥不欢而散,天迹就没想过再见地冥。可世事如棋,乾坤莫测,人觉有事外出,天迹无家可归,也只能前来投奔。而且云汉仙阁装修一事,地冥自做主张,天迹有些不悦,但如今人在屋檐下,似乎不得不低头。若是又闹个不愉快,天迹岂非要露宿街头?这些且不论,天迹穿着人觉送的衣裳也有些不惯,更何况穿这衣裳来见地冥,就更别扭了。

来到大殿门口,地冥便见到了一直思念的人儿。与厚重华丽的巴洛克风格的椅子风格截然不同,天迹身着东方清新淡雅的繁复广袖长衫,层层叠叠的袖口仿佛册子一般精致,交叠的领口如同花瓣,更别提那纤长的腰线,被蓝色的封腰衬得弱柳拂风。

“天迹……”

天迹原本垂首玩弄着手指,闻声抬眼望去,银色的长发划过纤细的肩膀,清丽脱俗。地冥只觉心脏仿佛被击中,随剧烈的跳动起来,肾上腺素极速上升。

“这样真美,你是特意穿来给我看的嘛?”

“==不是。”

气氛似乎有些暧昧,地冥的眼神太过灼热,所以天迹有些面上发烧。为了打破这尴尬的局面,天迹毅然起身,走向地冥质问道,“你凭啥装修我的云汉仙阁!”

此时天迹离地冥仅三步之遥,他的拂尘醉逍遥指着地冥的鼻孔,地冥呼吸之间,拂动着醉逍遥的长毛。

一息。

两息。

地冥憋不住了,他一手扯住醉逍遥,将天迹拉到怀里来,随即笑得合不拢嘴。天迹在他怀中挣扎,可地冥就是不松手,天迹挣脱不开,气得哇哇叫。

“你这厮,竟又胡来!”

地冥实在笑得肚子痛,手上松了些力道,天迹趁势脱出桎梏,逃到椅子后面。

“笑够了没,我问你凭啥装修我的云汉仙阁!?”

地冥渐止住狂笑,但仍时不时嘴角咧开,他清了清嗓子,以十分正经的语气说,“因为你家是因为我才被砸的。”

天迹以袖掩面,无言以对。



总之,地冥有着充分资格装修云汉仙阁,对此天迹也没有异议。之前地冥妄为,导致天迹的卧室被毁,如今主动来装修,天迹也认为地冥态度还不错。

“好吧,我决定原谅你,不过以后不许[那样]。”

“哪样?”地冥邪魅一笑。

“不许动手动脚!”

地冥笑道,”那我可以牵你的手嘛?”

天迹点头,于是地冥上前,拉着天迹的手走到大厅正中,随即托起天迹的秀美玉手,随即单腰跪地,将一吻印上。天迹顿感羞赧,虽不明地冥此举究竟何意,但直觉就是不妥。

“这是……?”天迹脸上发烧。

“[吻手礼],很平常的礼仪,你是我重要的朋友,所以才这样。”

天迹有些不信,“真的?”

探究的表情实在过于可爱,地冥忍不住上前轻抱住他,以面颊碰了碰天迹的脸。两人忽而靠得这般近,天迹甚感羞赧,难道地冥刚说的话就忘记了嘛?

“说好了不动手动脚的……”

“这是[贴面礼],也是我血闇源头的礼仪啊~”

“这……”

“你是我重要的[好友],所以这些礼仪是必须的。”

既然如此,天迹认为可以接受,只要地冥不做其他出格的举动就好。见天迹并不抗拒,地冥心情甚好,带着天迹去喝下午茶。

“主人真有一套啊,这么快就搞定了,原本以为主人会被喷的。”

“别八卦了,快去准备点心,餐桌就布置在后花园吧。”

小丑傀吩咐仆人去工作,心下也对地冥钦佩不已。那天迹也是单纯,就这样被主人忽悠,想来也是好笑。



人觉化光而行,来到某处因泥石流而受灾的村落,村民们皆奋力自救,故而情况比人觉预想的要好。但即使如此,村中仍是损毁严重,亦有些许民宅完全被洪流带走,失去音信,想来是凶多吉少了。世间万物,人类是如此渺小,自然无情,物竟天择,想来都是命运安排。非常君身为[人觉],自然不能坐视,这便努力帮助救灾,作为玄黄三乘之一,人觉的职责便是维持人世间的安定,所以救灾之事责无旁怠。

泥石流的发生,皆因山上植被被破坏,又遇雨水冲刷,故而乱石皆无着落,一遇暴雨、大雪之时,便一股脑倾泄而下,破坏力极大。人觉细细观察过此村庄地势,认为此地不适合安居,若想要长久住下去,则必须加强山上的绿化才行。但此非一时一日之功,故而为安全计,还是暂时迁居他处为妙。但此村中人口甚多,迁居之事亦急不得,人觉环顾左右,见一壮硕青年努力工作,颇为霸气,便多留意了几眼。

“现在这样,还是迁居为上,你们心中可有大致方向?”

众村民皆已疲惫,此灾害他们失去家园与亲人,正是盲然悲痛之时。唯有一青年挺身而出,建议迁至[风之谷],此人正是非常君留意之人,无论从言谈还是衣着,此人都不似寻常村民。

”请问尊姓大名?“

”大漠苍鹰。”

原来是他,人觉了然于心,能在此地相遇,也是[缘份]了。

“为何提议迁至[风之谷],那里离此地虽不甚远,但亦不近啊。”

“那里是我的故乡,适合居住,距此地不近,但亦不远。”

人觉笑了,“那就去[风之谷]吧,众人把东西收拾一下,我直接送你们过去。”



窈窈之冥的后花园,遍植各色的蔷薇花丛,白色的餐桌上铺着蕾丝台布,精致的银制盘中,盛放着新鲜出炉的曲奇饼,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其实天迹并不甚饿,但是面对这么多没见过的点心,也不由得咽下口水。

“吃吧,都是特意为你准备的,也不知你喜不喜欢。”

地冥拿起一块曲奇,递到天迹唇边,奶香味儿扑鼻而来,天迹忍不住就着地冥的手吃了它。

果然很好吃!

看天迹的眼神,地冥便知他爱吃,忍不住勾起嘴角,将银盘推至天迹眼前。

“吃吧,全都归你~”

天迹也不客气,左右开弓吃得不亦乐乎,地冥望着天迹,忽然觉得即使这样过一辈子也不会腻。

“这个真好吃,是什么?”

“曲奇饼,外面没有卖的,只有我家才有~”

“地冥你好幸福,可以每天吃这么好吃的点心。”

“都是我做的哦,包括你之前吃的叉烧包,也是我做的~”

“你做的?”

天迹从来没想过,地冥这等臭P之人,竟然还能亲自下厨做包子。继而又想到那些天故意无视的叉烧包,天迹忽然觉得,地冥发火是可以理解的。换作是他,特意准备的包子却视而不见,也会生气吧。

“……对不起,辜负了你的叉烧包。”

天迹个性纯净,一旦知晓不对,便心生歉意,连曲奇饼也吃不下了。之前的事,地冥确实有些不快,但见天迹如此模样,又觉得之前的包子扔了也值。

“瞧你,吃得一脸饼渣。”

“嗯?”

天迹未及反应,地冥已凑至眼前,亲吻他的唇角,将饼渣一扫而尽。

“这也是血闇源头的[礼仪]么?”

“对啊,你是我重要的[朋友],所以才对你这样。如果你喜欢,可以一辈子吃我做的点心,你想吃什么,我都愿意做给你吃。”

地冥很是真诚,虽然MS是极为平常的对话,但不知为何, 天迹却听出某种郑重的誓言。地冥竟然说要给天迹做一辈子的点心,真的能坚持一辈子那么久么?曾经师弟也说要陪伴天迹一辈子,可他还是离开了,不知有多少个夜晚,天迹想念师弟流泪至天明。仙脚耸天独立,高处不胜寒,[天迹]看似风光,实则孤寂。人觉虽对天迹照顾有加,但天迹仍时感空虚,有些话亦从未曾敢说与人觉知晓,因为天迹知道人觉并不想听。地冥虽是时常欺负天迹,但似乎面对地冥之时,天迹并不感压抑,但地冥竟提及[一辈子],却是大出天迹意料之外了。

“我只是来暂住几日……”

“只要你愿意,我每天都去看你,给你带好吃的。”

“[一辈子]太久,你会腻的。”

“那你愿意一辈子吃我做的点心么?”

天迹移开了视线,没有人不希望被温柔以待,只是地冥的温柔似乎并不牢靠。天迹一时心乱如麻,地冥的话太过诱惑,只是天迹不敢答应,失望只要一次就够了。况且[玄黄三乘]身系天下,若是再生事端,亦是麻烦。

见天迹保持沉默,地冥转身离去,天迹暗自感叹,果然如此,又翻脸了,还好没有打我。曲奇饼还剩下些许,可天迹已没了心情,也许很快会被轰出去吧,晚上果然要露宿街头嘛?

与其被赶出去,不若主动离开,天迹起身,却不料一束火红的蔷薇递到眼前,正是地冥。

“I love you forever ”

“什么?”

地冥将蔷薇塞到天迹手中,轻轻抱他道,“我说我爱你,永远。”



待续

来源:樱町

评论(13)
热度(12)
  1. 海东青冷露非秋 转载了此文字
  2. 涅槃·凤舞冷露非秋 转载了此文字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