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WB http://weibo.com/2443487602/
分站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节目单
神魔情海魔涛 魔云战韬

霹雳斩魔录01剧情+吐槽*名侦探墨倾池的终途

各位朋友大家好,仙魔鏖鋒2斩魔录来了,新档开门红,先吃两便当。本章透露出的新线索,在于玄尊之死必有猫腻。观看新剧吐槽前,请先阅读《霹雳仙魔鏖鋒总结*鬼麒主的真面目》开扩一下思路,因为这档同样烧脑,需要推理。如果有时间可以把前面三个阶段的线索归纳看一看,因为发现了之前没有注意到的线索。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1章

只因名侦探墨倾池知道的太多,所以被鬼麒主列为必除目标,正巧老墨来寻无端,鬼麒主便就坡下驴,安排这对好基友自相残杀。惊见无端入魔,老墨痛心不已,原想将计就计,战中涤清无端所中魔气,却不料魔气缠绕甚深,根本无法解开。眼见无端圣剑在手,杀招频出,老墨该如何应对? 



且说鬼麒主原本的计划,是让入魔的无端灭了圣雄作为开门红,但老墨主动凑了上来就改变了计划,由鬼麒主亲自料理圣雄。在开打前,鬼麒主觉得有必要让圣雄认清自己的智商。 

鬼: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楚笙害你LP的毒是我给的,然后我上门给你LP治病的时候,顺手把她搞残废了。

圣:我C!死来!

然而豁出全力的一击,在鬼麒主眼中竟是如此无力,两根蓝色的须子飘着,鬼麒主说出了更残酷的话语。

鬼: 这刀虽在你手,但却只认我为主,所以从一开始,你就复仇无望。

圣:太坑爹了,你咋这么坏?

鬼:以你的智商我很难解释~

狱龙刀被鬼麒主收走,圣雄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掏出自己的刀扑向了鬼麒主。熟料鬼麒主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本想摆个POSE一击必杀,却不料以扇掩面之际,扇子忽然出了点问题。正于此时,受王意外杀出,虚晃一招将圣雄救走。鬼麒主也并未追赶,反正两个丧家之犬也翻不出天去

鬼:受王这厮,该不会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吧?哼,圣雄跑掉也好,与其直接做掉,不若让他活着认清自己的智商。

可是森罗扇为何出现问题,鬼麒主也有些搞不明白,只能暂且按下,等待无端的[好消息]了。



旭日东升,然而这一夜的战斗仍未止息,无端是老墨最后的指望,所以抱着必死的决心,老墨也要将无端救出魔化的深渊。 然而在摆了N个POSE,放出数个华丽的特效后,老墨的剑尚未插到无端,无端的圣剑却已捅穿了老墨。霎那间,老墨只感一阵酸爽,他握住无端的手腕,把自己的大宝剑也插在了无端的胸上。 

昔日老墨只为无端吸走半数毒性,这才留给鬼麒主可趁之机,而今老墨已有了必死的决心,所以决定将无端体内的毒性吸干,杜绝一切入魔隐患。小树林中,上演互插好戏,汗水与鲜血齐飞,娇//喘与呻吟不断。

就这样吸了近一分钟,无端终于灵台清明,然而入眼即是散发的圣司圣剑贯胸,已然成了血袋。无端受到极大惊吓,松开剑柄踉跄后退。

遂:圣司,我怎能插你?!

墨:无事,我插你那么多次,让你插一次也不冤……

体内魔气聚集,老墨赶紧逼出圣剑,然后扬手就是一掌,拍在自己胸上。无端大惊,圣司此举无异于自杀,一掌将自己拍得筋脉尽断,老墨是不想自己再伤了无端。

想到老墨这般,全是为了救自己,无端心痛如绞。如今老墨气息衰竭,若不赶紧接受治疗,恐怕就要归天。

遂:圣司,你还可以抢救的!

墨:没、没机会了,BJ这就是想玩死我,你先把圣剑收起来。

然而四处张望,圣剑竟然没了影,想来是有人趁机捡走,真是坑爹。

(被鬼麒主捡走了吧==)

无端痛心疾首,圣剑失落,老墨命危,这都是因为他。老墨却安慰无端,难过无益,还是保持警惕,不要再让坏人得到可趁之机吧。

墨: 以后我无法再照顾你了,你要好好的…… 

无端涕泪齐下,老妈死了,现在连老墨也要死了,无端痛恨自己,为何中了奸人诡计。老墨想在死前去一个地方,无端便背了他前去,不知何时下起了雨,如此悲境,老天亦要垂泪啊。

无端背了圣司哭了一路,老墨见状反倒安慰说,别难过了,你不愿造孽,我亦帮你守住此约,岂非好事?无端听罢更是难过,只为自己之言,竟累得老墨失去性命,真是可悲可叹。老墨却不愿无端这般自责,便细细同他讲明道理,切莫因过于自责,而再给了坏人可趁之机,若是那样,则老墨这条命才是白费了。

命将终焉,老墨有一肚子的话想要交待,这都是因为无端过于单纯善良,所以很容易被坑之故。因此老墨又劝他最好不要涉入纷争,若是真想查明真相,也只能信任法儒与玉贵妃。且无端并非孤独一人,那剑咫尺应是同母异父的兄长,故而若是能寻到他,兄弟齐心一同报仇,也好有个照应。

老墨将之前寻得的玉佩还给无端,又将自己的剑赠与,如此也好留个念想。此玉是早前圣司与赠,只是后来无端蒙冤,四处躲避,所以才遗落了。圣司后来寻找无端,才重得玉佩,此番便再度相赠,只望无端能守住本心,别再入魔。无端应允,又询问是否有遗憾之事,老墨便将心底秘密告之,他确实亏欠一人,便是梵天一页书。虽然梵天已挂,但台面上的寄昙说与他颇有渊源,若是无端有心,可暗中关注,但依老墨来看,寄昙说多半也在阴谋者的套路之中。说罢又摸出一本小册子,上面都是老墨作为侦探以来查得的诸多线索,请无端转交玉贵妃。

来到远沧溟墓前,无端将老墨放下,这个早逝的孩子,是老墨一生的愧疚。而今诸事已了,无端业已护下,老墨终是放下心中包袱,去仙山与小溟团聚了。 

大雨倾盆泪滂沱,一生只为弟奔忙,圣司心愿已可了,墨散池清不彷徨。 

伟大的    儒门圣司

文诣经纬     万堺同修会      德风古道

撩弟狂魔    大总攻     名侦探

小鲜肉    爱好者

《君子风》作者     墨倾池

为保护遂无端     英年消逝

肾龄      N岁

老墨去了,无端的悲伤难以抑止。远在退隐之地的小白貂,则在却小受的怀中骚动起来,小受似有所感,亦是叹息。  



虽是救下圣雄,但受王仍未放弃复仇,曾经圣雄将他囚禁PALY又调教一番,为了找回尊严,受王必定要与圣雄决斗。圣雄满口答应,地点就定在弃神谷,圣雄不想再说话,沉默的执起棺木的绳索,现在得赶紧让LP安息。

圣雄走后,受王的受体有了变化,原来是使用冥冥之力的代价,但为了报仇,也顾不得许多了。

(两个同样失去LP的人,还打个毛线,赶紧接受命运的安排搞基吧!)



(天迹也知道打架时的主题曲将决定最终结果啊XD)

天地决战,地动山摇,扑了围观群众一嘴沙子。天迹弱受甚久,今天终于不再娇///喘,便要趁此良机,将地冥毙命掌下。然而地冥之招竟然与天迹相同,有了相同的面貌在前,所以众人也不再惊讶。

天:哼,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地:呵呵,你真是自我感觉良好。

天: 现在可是[奉天逍遥]的恩爱进行曲,你毫无胜算! 

地:放马过来吧,弱受。

既然如此,天迹也不再留情,他高喝一声,掏出了[神谕]剑。

天:降神谕!

地:你降我也降!

相同的脸,相同的招,相同的剑,不仅是人觉,就连法儒也震惊了,你俩搞啥飞机!?

玉贵妃望着天迹,总感觉有些熟悉。

(记忆要恢复了嘛?)

众人离开后,摄像机给了地上的道剑痕一个特写。



  


为验证地冥是否为杀害玄尊的凶手,天迹放出大招,地冥亦不甘示弱,然而就在两剑相交之际,法儒出手制止了决斗。 法儒认为,地冥并非杀害玄尊的凶手,只因逆鳞之巅一战时,天迹过于悲恸, 人觉又非仙门中人,所以没有看出关窍。 

(所以玄尊的势力确实很大,人觉并非仙门中人,但也受封为[人觉])

另外,法儒亦看出地冥身上的血黯之气并非天生,所以他不是真正的血黯源头。天迹甚感疑惑,真的不是地冥?法儒已然看出关键所在,虽然地冥想以血黯之气掩盖,但他所用的,应该是仙门秘技。地冥却说,这是从天迹处学来的,并不能说明什么。

(地冥极力掩盖真相)

玄尊死后,现场留下的气息十分邪恶,却非地冥身上的血黯之气。法儒曾以为这是凶手留下的气息,但现在看来,与地冥毫不相干。地冥虽极力模仿杀招,但比起玄尊的致命伤仍是有些许偏差,气息也只是模仿。

既然法儒都这样说,天迹终于相信地冥并非凶手,但地冥主动背锅,明显是在掩饰真相。天迹遂怒道,你最好跟我说清楚!可地冥仍是死鸭子嘴硬,坚持是他砍死玄尊。

地冥就是不肯说出真相,此次的决斗亦无法继续,所以只散了。人觉、天迹、法儒则回仙脚商量案情。

(地冥极力掩护的真正的血黯源头,其实就是玄尊,玄尊诈死,化明为暗,为免秘密被人发现,所以地冥一口咬定,是他杀了玄尊。地冥是玄尊克隆的,对玄尊有很深的感情,平日里也学得不少,所以能模仿玄尊的气息与招数。

这桩案子,极易陷入思维定式,其实玄尊未死才是最好的解释。一桩凶杀案,有了凶手才好定罪,若是连凶手都没有,则需要继续调查。如果继续调查,则玄尊诈死及真实身份很可能暴露,所以才需要地冥背锅,有他在,没人会怀疑玄尊未死)



虽是一度陷于危机,但剑随风最终仍是成功打败傀一,得到蝴蝶君的点赞。 因一直隐瞒老爸是地冥,剑随风向蝴蝶君表示歉意,但蝴蝶君并不介意,剑随风是正直的,即使老爸是反派,也无损其正义的本质。但剑随风对老爸与傀一仍有亲情,所以与他俩为敌亦感痛苦,不过有蝴蝶君的安慰,剑随风又欢脱起来。 

(看来傀一比较像地冥,剑随风比较像天迹。天迹没想到吧,地冥已经给他[生]了两个娃啦)



寄昙说急于救基友,可阴虚帝少却纠结不休,打斗过程中,时间渐渐流逝了。

同样流逝的还有楚天行的性命,因寄昙说迟迟未来,激奋的NC百姓便将楚天行拉到河边,准备施以[五体投地]之刑。所谓的[五体投地],实际上应该称为[五体投水]。将千斤铅球链于四肢与颈部,若是将球扔到水里,则人体就会被撕裂,是极可怕的刑罚。就在此时,老秦坐着马车前来救援,然而他势单力薄,难以阻止悲剧发生,楚天行已被扯断一条腿。



雪爵与小月散步,才知冥WEN尚未解除。



法儒列举了地冥的几个疑点:

1.地冥称自己是血元造生的产物

2.招数与凶手的有差异,却避而不谈

3.为啥地冥会仙门秘学

4.真正的血黯源头是谁

(这四点联系起来,最可疑的就是玄尊。地冥是玄尊以血元造生之法克隆天迹的产物,又将血黯之气传与他,同时教他仙门秘学。凶手之招,其实也是玄尊所教,所以地冥使出来会有些偏差。真正的血黯源头即是玄尊,地冥为了包庇他未死的真相,不惜背负凶手之名,吸引天迹与法儒的视线,方便玄尊暗中搞事)

天迹认为,地冥刻意模仿他的外表,是为了将寄昙说与老鹰之事嫁祸。对此人觉也认为有理,地冥这样做简直有些丧心病狂。但天迹实在吃惊地冥竟然不是凶手,若非法儒确定,天迹是想不到的。

(==天迹没有法儒聪明?)

人觉提出疑问,如果地冥不是凶手,那他非要将此事咬着不放,究竟有啥好处呢?

(这个问题很关键,一桩凶案,当有[受害者]与[凶手]。按照一般人的思维,如果凶手无法定论,是一定要继续调查的。所以地冥的作用就在这里,让大家深信不疑玄尊已死,集火地冥,自然不会再度调查。)

法:玄尊为啥会把地冥提拔为[玄黄三乘]呢?

人:[玄黄三乘]的存在是为了维护三界和平,但坦白说,地冥是个不安定因素,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这似乎与初衷违背。天迹,你还记得玄尊当时怎么说么?

天:血河战役过后一段时间,玄尊钦点三乘之时,只说由我任[天迹]之职,鬼谛任[地冥]这职,非常君任[人觉]之职,共同维护天、人、鬼三界和平。玄尊还安排我们在窈窈之冥共修一段时间,你应该记忆犹新。

人:当时地冥总是戴着面具,我们从未见过他的真面目,原来是这样嘛。

天:后来结束合宿,我们各自修练,我却意外见到地冥出现在仙门之外,更意外杀了玄尊,才会引发后来的战事。

人:听闻仙门之外有特殊的结界,外人难进,照理说地冥与我一样,并非仙门之人,应该进不去才对

法儒思量,所有的秘密还在仙门,但他不方便前往,所以拜托天迹去往仙门调查。人觉也要回去关心疫苗之事,所以三人就此分开行动。

(来仔细看上面的对话,线索就隐藏在对话之中,先思考以下疑问:

1.地冥是个不安定分子,为啥玄尊要让他去做维护和平的使者?

2.人觉与地冥皆非仙门中人,为啥玄尊能钦点他俩?

3.地冥并非仙门中人,为啥能进入仙门?

4.同居期间,地冥为啥戴着面具?

现在来解答以上疑问:

1.让地冥上位,原因有二:A.他是亲信,B.掩护人觉

与地冥同样,人觉的来历成谜,他并非仙门中人,却能得玄尊青眼,并列[玄黄三乘]。地冥这人很扎眼啊,有地冥在,人觉就显得正常多了。当玄黄三乘走在一起,地冥必定是最吸引眼球的那一个。而且地冥是[杀害]玄尊的凶手,能与玄尊单独相处的非仙门中人,怎么想都不合常理,两人既然是公务交往,为何要避于人前?

且[玄黄三乘]是维护三界的和平使者,如地冥这般人,怎么看也不像啊,难道说玄尊识人有误?当然不是,玄尊如果看人不准,又怎会成为云海仙门的九天玄尊呢?所以真相是——这都是安排好的。

2.剧中称,地冥与人觉都不是仙门出生,那么玄尊能钦点他俩成为[玄黄三乘]就是很奇怪的事。而在剧中地冥的出生已经透露了,他是[血黯源头]的背锅侠,是真正的[血黯源头]的马前卒,与地冥有关联的,似乎只有[血黯源头],所以,很难不让俺对玄尊与[血黯源头]之间产生联想。

然而比地冥更神秘的其实是人觉,他出场时间不短了,但实际上对他的出身,剧中完全没有透露。这样一个人作为同事,天迹竟然从来没有想过,人觉究竟是哪里人呢?

3.人觉说了,仙门外有阵法保护,外人是进不去的。所以这里可以反向推论,既然地冥能进去,那他就与仙门有关,仙门武学也是从此而来。地冥的存在是仙门中的秘密,所以玄尊才会提拔他当[地冥]。

再放宽思路,地冥能进去,又与玄尊关系暧昧,则人觉也必与仙门脱不了关系,所以他应该也能进去。玄尊与地冥、人觉都有着不为人知的关系,却要隐藏于台面之下,这必有猫腻。

4.玄黄三乘同居期间,为啥地冥戴着面具?当然不是为了装B,而是因为这脸见不得人,当时地冥的脸,就与天迹一样吧。再联系到[地狱无常天]收藏的《玄尊九天宝鉴》中提到的[血元造生],相信地球人都知道是咋么回事。

所以结合以上四点推论,可以进一步推理:

1.地冥是玄尊以玉逍遥为母体造出的克隆人

2.地冥与玄尊保持了非常亲密的关系,所以地冥能在仙门暗中出入,并且学得仙门秘招

3.地冥的血黯之气,是玄尊传给他的,玄尊才是真正的[血黯源头]

4.人觉也能进仙门,并且与玄尊关系暧昧

5.玄尊之死是假相,是由地冥配合制作的假案,目的就是为了化明为暗,隐于台面之下

法儒下得仙脚,玉贵妃已等候多时了,这时御均衡奔来报告老墨的死讯,玉贵妃听罢,大感意外。 



 

(接下来这段很重要,因为人觉露出了马脚,为了公平起见,我把对话摆上)  

人:东门先生~

东:是人觉先生,未知天迹与地冥一战,结果如何?

人:这嘛,说来话长,总之并无结果,双方并无损伤。先生不必担心,倒是解药之事,不知进展如何?

东:先生之血,我已交怨姬姑娘,相信很快就能制造出大量解药。

人:如此甚好,接下来,只待禅剑一如前来,以水龙降雨,冥WEN之祸便可解除了

东:全赖先生相助。

人:此乃为苍生而做,东门先生不用客气。既无他事,我就回家了。

你有看出问题嘛?

《仙魔鏖鋒》第49章,雪爵取血清之时,人觉应该是还没有醒的,所以他是怎么知道接下来的计划是要等寄昙说以水龙降雨的方式喷洒疫苗呢?东门并没有告诉人觉,可他就说出来了。所以真相是,人觉根本没有昏更没有[假死],他一直都在装睡,所以才听到了雪爵与东门先生、老秦的对话。而这次来向东门先生打听疫苗之事也并非好心,他是来确定疫苗进度的,当知道疫苗还没有研发出来,所以就先回家了,因为他知道寄昙说没空去洒疫苗,所以根本不着急。先[回家]也可以有不在场证明啊,如果疫苗一旦问世,鬼麒主很可能会去抢夺。   

蝴蝶君、剑随风与雪爵、小月回来了,闻知疫苗即将大告功成都放了心,只要找到寄昙说就行了。找人的事儿交给老秦也没问题,所以大家都很是放松,都未曾料到寄昙说那里出了事。 

这时A蝶与B蝶报告蝴蝶号即将到来,蝴蝶君听罢春心荡漾,却不知A蝶与B蝶隐瞒了情况,也许出了啥事。



受王来到受王陵吊祭同志们,傀一来找他,发现他已动用两次冥日之力,简直要吐血。 

傀一:这两次机会都浪费在圣雄身上,你是不是SB? 

受王:哼,我高兴,不要你管~

傀一的态度表示冥日之力是有使用界限的,两次已经算多,所以估计受王只剩下一次使用机会了,也难怪傀一会汗颜。可受王仍是搞不清现状,现在只想着要找出当初是谁算计他变成弃神类,傀一劝解无果,只能退散。

(坑他的是鬼麒主啊,受王这智商还是不要去送死了)



玉贵妃听闻噩耗,与法儒尊驾、御均衡奔丧而来,就见无端在墓前抱剑哭泣。玉贵妃问起缘由,无端已是泪流满面,语焉不详,只说是因己之过。玉贵妃听罢勃然大怒,斥道:说清楚! 

法儒提醒了一下,玉贵妃这才意识到自己过于严厉,遂诚恳道歉,又细声安慰,让无端将事情经过说来。无端便详细讲述经过,以及鬼麒主的所为,玉贵妃听罢甚是愤怒,只是目前不知此人身份,也是无奈。无端将老墨的侦探笔记转交玉贵妃,又请求法儒能继续指导剑术。但法儒却推荐了昊正五道第三关的剑儒无涯,现称[剑巅]的命夫子。 

(法儒已经替别人刷B格了,而且鬼麒主的计划落了空,算是破格的开始)

(法儒年轻时也是个美男子啊,为啥年长后就变成包子脸了?)  

想到命夫子,法儒一脸怀念的表情,那时他还是青葱一棵,刚从仙门退学,为了考上儒门大学,所以挑战命夫子。



天迹重回云海仙门,鬼麒主暗中围观,天迹会发现啥新线索呢?



约战之刻到了,然而圣雄一幅萎掉的表情,受王大感不快。

受王:打起精神来!

圣雄:LP死了,生无可恋……

受王:我LP也死了,有啥了不起的!

然而圣雄仍是萎靡不振,受王决定告诉他搞基的快乐。


OVER

来源:樱町

评论(119)
热度(24)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