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WB http://weibo.com/2443487602/
分站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节目单
神魔情海魔涛 魔云战韬

霹雳斩魔录02剧情+吐槽*月下嫡仙楚天行魂断

楚天行为爱殉身,寄昙说为爱入魔。本章的重要内容,在于玄尊是法儒的爸爸,这将导致台面势力的重新洗牌,而[玄尊=鬼麒主=人觉],似乎也可以成立了……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2章

寄昙说被阴虚帝少拦路,楚天行又被断去一手一足,发出痛苦悲鸣。时间分秒逝去,楚天行的性命也如风前之烛,可他咬紧牙关,只想着再见那人一面……

寄昙说饱提内元,终于寻机而遁,然而来到问罪庭,看门的说楚天行早就被拉去行刑了,寄昙说不禁心下一沉。

老秦双拳难敌众人,气得毫无办法,阅千旬又下令将楚天行断首。正当杂鱼要将铜球扔下湖去之时,寄昙说手执三光神剑,冷面而来。

虽是愤怒到极点,寄昙说仍是克制,没有当场取下加害者的性命。寄昙说眼中,只有楚天行,他身躯已非完整,满面的冷汗,已经痛到麻木。 

寄昙说道,好友,我来迟了。

楚天行却看望着他的眼睛,一语不发。寄昙说再也无法看到他这样,挥剑斩断了铁链,将楚天行背起。圣道夫还想再闹,被寄昙说一个眼神吓到颤抖,终于闭了嘴。老秦见此情景,也知楚天行是活不了了,难抑悲伤。 

月下的树林如此静溢,昏暗的树林中,寄昙说背着楚天行漫步。这不是第一次两人靠得如此之近,却是两人的心首次相通之时,只叹即将到达终点。

老昙,你知道我救你几次了嘛?记不得了吧,其实我也不记得了。但也好,我会记得你这次救我。

可寄昙说却悲伤得说不出话来。

楚天行微弱笑道,为何不说话,又要看我演独角戏么?

寄昙说仍是一语不发,楚天行叹道,老昙,我没怪你。

楚天行说,交你这个朋友很值得,至少死的时候,身边还有你……

寄昙说停下了脚步,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这陪伴是多么可贵。自从来到这个世上,楚天行就一直在侧,而今只要想到再也见不到他,寄昙说的心就痛到仿佛被握住一般。

身后之人的气息是那般微弱,可他还想着要多说几句话,因为以后没有机会了。  

念着楚天行的名字,寄昙说的泪水已有些止不住了。

楚天行凑在寄昙说耳边道,有一桩秘密,我一直没有向你坦白。寄昙说闻言想回头,却被制止了。楚天行不让他转头,因为害怕寄昙说听完的眼神。

于是寄昙说不转头。

楚天行道,其实我接近你,是另有阴谋。从救你,到助你得到三光神器,都是步步将你导向我被交付的任务当中。这个任务已不重要,因为后来我后放弃了,假戏真做……

寄昙说问,为啥米?

因为我希望你永远只是[老昙],不是百世经论,更不是邪心魔佛……

寄昙说忽然明白了,楚天行话中未竟的那句话。

楚天行继续道,真开心对你再无隐瞒……

寄昙说心底升起满满的愧疚,就为了自己,害得他成了这样。

楚天行面色已是苍白,你没有愧对谁,是这个人世愧对你,我为你不值,心疼你……

寄昙说很抱歉,一切都是我的错。

 

 

楚天行笑了,你总是勉强自己,但我却希望,老昙永远这样……

虽是气息微弱,但楚天行仍要说出心中的告白——因为来世,我才能找到你……找到你……

轻拍老昙的肩头,就当作来世相认的记号,楚天行的手滑落了,寄昙说仰天长啸,脑中空白一片。

曾经的船,如今只余一人喝酒,将楚天行放在船头,月下嫡仙已经无法歌唱。喝尽壶中最后一滴酒,寄昙说望着他的脸,仍是那般恬静。

老昙你知道嘛,只要有足够的力量,石头也能粉身碎骨。 而你,就是那股力量。 

曾经寄昙说不明其意,现在终于明白。

楚天行分明在表白,只可惜当时不懂,如今却是迟了。

泛舟江上,楚歌不闻,寄昙说只是看向好友的脸,仿佛是睡着了。 

楚天行你知道嘛,我明白了。 

(这段楚天行死前的表白很有感染力啊,推荐国语版,更有基情,强烈推荐!

楚天行这句话,其实就是表白。之前他对老昙说,[我俩都是石头啊],其实是暗示,咱俩都是男人,我勾搭你不会咋么样,我和你是CJ的。后来又对老昙说,[只要有足够的力量,石头也能粉身碎骨。而你,就是那股力量],意思是[咱俩虽是男人,但是有足够的爱,我也能为你去死],现在楚天行做到了这句话。

楚天行临死前对老昙说,[因为我希望你永远只是[老昙],不是百世经论,更不是邪心魔佛],[你总是勉强自己,但我却希望,老昙永远这样,因为来世,我才能找到你……找到你……],更是明确的表白,他爱的只是寄昙说,不是百世经论也不是邪心魔佛,正因如此,楚天行才会放弃计划,为了爱选择粉身碎骨。

基情的部分结束了,现在来说正经的。楚天行死前承认,从勾搭寄昙说开始,到三光神器全部都是套路,则印证了我的猜测——鬼麒主的最终目的,在于套路天迹,具体的可以看之前的分析,有详细说明,这里不再赘述)



乐寻远与阅千旬,一者为代表地冥势力,一者为代表鬼麒主势力,正积极搓商合作中。虽是邪恶无比,却端的是正气凛然,颠倒事非黑白,将冥WEN之事扣锅在寄昙说与已故的日神头上,楚天行便是这桩阴谋下的牺牲品。寄昙说的魔化成了交易的筹M,接下来阴虚帝少将被推举为[中原保卫联盟]的总裁, 成为[天下共主]。 

这其实没啥效力,阅千旬这厮不过渡月桥的裁衡,他说的话在污合之众中还有点用,拿去外面就基本是个P了。所以为了扩大影响,阅千旬打算沿袭[论侠行道]的旧例,请[德风古道]共襄盛举。也算是儒门倒霉吧,正好在台面上,佛、道两门高层都知道武林上群魔乱舞,所以都关紧了门不出来。

不论德风古道屈不屈服,阴虚帝少这[天下共主]之位是跑不掉了,这也是件可笑之事。阴虚帝少不过地冥手中的傀儡,即使成了[天下共主],也不过是个鹦鹉学舌的蚂蚱。而阴虚帝少的上位,正可标志地冥与鬼麒主合作愉快,也标志着天迹势力的彻底破产,接下来正道的处境会更加艰难。

不过幸好,台面上正道也没几个,而真正的阴谋家鬼麒主,在偷着乐的同时也该看清楚,现在的中原势力不过几只妖道角而已,如果想靠着这些污合之众去一统三界,那也是天大的笑话。所以下一步,鬼麒主该解决幽界这个问题了,但在此之前,应该防止身份暴露,比如说要小心名侦探奉天逍遥组合。



失去爱妻,圣雄生无可恋,决斗也是一心求死。受王却是不肯,他用藤条救了圣雄,要求他振作起来,一起向鬼麒主复仇。照这个节奏,圣雄与受王真是注定的基缘啊。 

(只可惜受王的电池只剩下一格了,以鬼麒主的机智,肯定不至于栽在这两逗B手上。圣雄最多给鬼麒主添点乱吧,受王还要搭上命)

听属下报告,帝少未能灭了寄昙说,还让他带走了基友的尸体,天织主甚感惊讶。受王也正巧回来,因为他看阴虚帝少不顺眼,闻此倒觉得正常。天织主几日未见受王,便问他去了哪里,受王便将事情经过约略告之。说到鬼麒主,冷飘渺也略有耳闻,此人曾是幽界军师,竟然没死么?

(鬼麒主开始引起关注了,想必身份暴露之时不远了)



天迹有独特的入仙门步法,鬼麒主暗中围观,似是不懂关窍。

(这个结尾细说)  

云海仙门,座落在云端之上的航空母舰,也是天迹的母校。 

(想起了从天上掉下摔死的战云界) 

自从玄尊挂点之后,云海仙门就基本处封闭状态,只有能启动空中楼梯[九玄凌霄阶]才能进入。随着天迹的回归,两只看大门的都觉得这是要来事儿的预兆,若砍死玄尊的凶手查明,仙门必将采取行动。

(哈哈,玄尊可不会想你们重启调查啊~)

 (长得比较普通)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仙门现任掌门迹君云徽子,便在这鹏之上给小童授课。

(两位小童,其中一只名为[澡雪],让俺想起剑宿的澡雪剑了)

云徽子也是个逗B,授课不抄课表,并且连课业内容都搞错,还需要两只小童提醒。既然忘记抄课表,那就不上课了,来给玄尊刷B格吧。 

云海仙门,是由玄尊创办的杂揉佛道、包含儒学、兼涉百家、博古通今、融合中西方文化的高档学府。校长九天玄尊,更是充满智慧,他教出来的高材生有奉天逍遥、云笈七子、御天荒神、蛾眉昆仑、静海六韬,甚至赐招伏羲神天响等等,B格实在惊人。

练峨眉与号昆仑自不待言,六殊衣也是B格顶天,御清绝的伏羲神天响,竟然也是玄尊指点赐名,这真是享誉海内外啊。至于奉天逍遥,作为玄尊座下的人气组合,一时也是风头无两。云笈七子与静海六韬,应该是凑数的组合团体。云海仙门属于业余大学,大家只是在工作之余,偶尔来听玄尊授课便有这般成就,也是牛X啦。

(蘑菇头散了)

天迹来的时候,正巧遇到师弟给童子吹牛。 

云徽子:就好比你们面前的这位,原先叫仙心藏玄玉逍遥,现在改称神毓逍遥,云海仙门大师兄,二师兄君奉天的……

天迹:嗯哼~~~

云徽子:大玉儿~

天迹:呃……

(睫毛没了,头发乱的,看起来像刚起床没梳洗打扮啊)  

澡雪+秋水:拜见太太太太师伯。

天迹:我哪有这么老……

云徽子:辈份嘛,总是暴露真相,师兄你当年如同一枝花,现在虽是年岁大些,不也风韵犹存么~~

天迹:呃……

澡雪:   咱们是第七代学生了,所以称你为太太太太师伯没错嗒。听说[天迹]之名是极高的荣誉,但太太太太师伯你缺点太太太太多。

秋水:早上总是懒觉,上课总是迟到,考试总是溜号,作业总是不交。名字总写[君奉天],我们都知道你喜欢君奉天。

云徽子:我有教你们尊敬天迹哦~~

澡雪:有的,我们记得,因为天迹是君奉天的师兄。

秋水:还是君奉天的大玉儿~~

云徽子:还是我们仙门的总……一枝花~~

天迹:你都教了他们啥米……

(好软啊,毫无威仪的大玉哈哈)

云徽子与奉天逍遥的关系都极为融洽,所以才能这般肆无忌惮的玩笑,当然也不乏怨念。曾经掌门之位是奉天逍遥中一人担任,可他俩都跑去外面不回来,所以只能由云徽子接任了。虽然这是对能力的肯定,但如云徽子这般逗B,也想与天迹一样在外面浪的,可惜慢人一步,只能认命啦~

(为嘛这么受?)  

云徽子宣布本次授课结束,于是澡雪与秋水就离开了

天迹:你有上课?

云徽子:有啊~

天迹;可我只看到你们说我和奉天……

云徽子:嗯,这也是授课的内容之一,毕竟奉天逍遥是咱云海仙门的人气CP,本门学生怎能不知?

天迹:……

那位名唤澡雪的童子格外引起天迹的注意,但云徽子让天迹别瞅了,赶紧说正事。

(该不会又个克隆人吧)

天迹便将事由说明,于是云徽子就带着大师兄回造化之间调查真相。

造化之间即是当年的凶案现场,自那时起便一直保持原样,所以很有调查的价值。

墙壁上尽皆剑痕,石台上一摊姨妈血。 

(我们来仔细看这个剑痕啊,非常密集,这说明打斗的范围很小,所以都集中在这两块石壁上。姨妈血也是溅在石台上,基本与石壁处于一个水平线上,所以在画面上就能看完全。但其实这根本不合常理,因为玄尊是高人啊,他受到攻击肯定会跑,如果让他站着被砍至死,这可能么? 所以这里的剑痕与姨妈血就是刻意而为,是伪造的凶案现场)

天迹想到仙逝的玄尊,颇为怀念,以致于发起呆来。云徽子喊他回神,提出疑问,为啥地冥能通过云海之境,来到造化之间暗杀玄尊呢?天迹亦不解,那时玄尊身亡,地冥高调承认自己是凶手,事发突然,所以难免懵B。云海仙境有九天圣气护持,又有法阵保护,外人根本进不来。所以天迹说出了答案,除非地冥本身就是在仙门之中。

(鼓掌,天迹智商上线了)

(有道友猜测,01那道剑痕的特写,是暗示天迹的剑痕与凶手的剑痕相同,对此我持反对意见。因为天迹即使记忆有误,也不可能认不出自己的剑痕,属于BUG。如果只是暗示地冥之招真与法儒所说,与壁上留招不同,那倒是说得通)  

天迹又仔细观察壁上剑痕,其中一道即是玄尊的致命伤,但就此次逆鳞之巅再战的情况看来,与地冥的剑术是不同的。于是天迹作出判断,地冥并非凶手。

当年天迹认定地冥是凶手,所以四处追杀,这期间君奉天有回来奔丧。云徽子说起此事,天迹却是毫不知情,因为奉天从未提及此事。其实奉天回来奔丧也很正常,毕竟他是玄尊唯一的儿砸。

(法儒是玄尊的儿砸,这真是惊人的消息。难怪当初奉天逍遥不相上下,玄尊还是克隆了逍遥,因为奉天是儿砸当然不能坑啦。 而地冥深受玄尊宠爱,暗中出入仙门,又有与玄尊暗中相处的机会,可见与玄尊关系亲密。玄尊克隆逍遥,既能成为实力霸业的帮手,又能发展基情,真是一举两得啊。天迹那么受,玄尊估计垂涎已久,克隆出地冥就可以缓解WS之念啦。而地冥与玄尊亦是情投意合,所以甘愿为玄尊做各种坏事,更愿意帮助玄尊化明为暗,背负[凶手]之名,真是感人致深。所以地冥看天迹不顺眼的原因就可以明白啦,赤果果的妒忌啊哈哈哈哈

说正经的,玄尊肯定没死,他势力很大,法儒又在德风古道占了高位,将来免不了会有联系。如今苦境已在鬼麒主之手,幽界魔君亦是盼着复婚,似乎只剩下泥婆暗界了。所以现在的问题是,法儒去儒门究竟是否计划好的?

如果不是计划好的,那么以玄尊的洞察力,他肯定清楚奉天的脾气。君奉天这样的人才,走到哪儿都能发光,无论君奉天去了三教哪一家公司,也必定成为高层,如此一来,等于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一方势力——玄尊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如果是父子俩约好的那就更好玩了,法儒尊驾+玉贵妃都是玄尊自己人,兵不血刃德风古道就沦陷了还没人知道。如果法儒要维持正直,那么玉贵妃这步棋就能用了,玄尊怎么可能让亲儿砸成了绊脚石)

为了慎重起见,天迹决定调查学员名单,希望能发现线索。

(有问题的人员不会把名字写在学员名册里吧……)



当年君奉天离开仙门,来到儒门德风古道考试,结果一招败在命夫子手中。不过命夫子也是个老弱受,虽胜却娇///喘不断,奉天便为渡气,助他恢复。 

命夫子问,是你爸让你来的么?

奉天不置可否,扬长而去。

(好微妙啊,难道是跟爸爸约好的?) 

十年后,君奉天已任职法儒,再次向命夫子讨教。

甩袖狂魔君奉天

这次法儒战胜了命夫子,之后又同样为命夫子渡气疗伤,又约定以后再战。又一次的约战时刻,法儒头毛已白,内衣外穿,为了儒门的将来,两人握手言和,均保持了B格。

——以上就是法儒对于剑巅命夫子的回忆。

法儒对命夫子评价颇高,虽未领教其剑阵的威力,但想来是很厉害的。倒是玉贵妃不喜法儒为别人刷B格,在他看来,法儒才是儒门最强。传闻剑巅命夫子收服[穹霄辟冥]万剑,果然B格很高,如今儒门多事之秋,也该请他出来溜溜。无端则想先去找寄昙说,代老墨致以歉意,于是大家分头行动。

玉贵妃将一壶薄酒洒于老墨墓前,表示定要为他报仇血恨,定不会放过鬼麒主。

(鬼麒主这么快就要人人喊打了,身份快漏了吧)



圣司归天,德风古道响起丧钟,亦为提醒各方在外工作人员提高警惕,回来上班。

玉贵妃对下下训话,定要保持斗志,全力追查幕后黑手鬼麒主。依照老墨的侦探笔记,寄昙说曾得《冥鸿残章》,所以亦是鬼麒主的坑害对象,那个所谓的[白石神],也不过套路而已。寄昙说方面,已由无端接手,白石神亦需遣人调查。冥WEN方面,既有人觉处理,想来是没啥问题,所以玉贵妃认为,只要尽力救助百姓即可。

(看来没人想到人觉会有问题啊,寄昙说已被设计入魔,疫苗必定喷不出去了)

正当此时,阅千旬与圣道夫以大义名份,要求德风古道向阴虚帝少称臣。玉贵妃有礼有节,断然拒绝,并请属下直接送客。玉贵妃颇为大气,又请属下调查阴虚帝少来历,颇为慎重。 

贵妃平日里甚是端庄,极少霸气侧漏,所以今日之举,极是惹人关注。楼千影与浩青冥均认为,玉贵妃是受圣司之死影响,颇为心疼,表示要努力工作,为玉贵妃分忧。

(玉贵妃开始暴躁了,当然不是更年期,而是血闇之气的影响吧,看来鬼麒主要动这步棋了。再加上玉贵妃已开始对天迹有了映像,鬼麒主的目标会是天迹么?)

此番没能拿下德风古道,阅千旬也不难过,反正将来玉贵妃必定后悔。便与圣道夫回渡月桥准备人马,继续刺激寄昙说,好让他顺利入魔。



地冥得意扬扬,因为奉天现在认为凶手另有他人,即使奉天逍遥再如何调查,也是无法看穿这场[魔术]的。而背锅侠地冥认为谁也无法接近真相,即使是奉天逍遥,也查不出真实。

(魔术都是骗人的假相,所以玄尊之死,已经暗示是个假相了。玄尊根本没死,而是换了张脸,在台面上活动)

地冥感到了掌握秘密的愉悦,在钢琴上摆了一排扑克,傀一进来之后,他迅速的将牌弄乱,四散而去。 

这牌难道是密M,[QQ5Q10JKKK王]代表啥意思呢?

这串字符要反过来看,从右边起,[王]代表玄尊,[KKK]代表三个Fucker,[J10]意为[就是],[5Q]表示地冥指代自己,另两个Q是指法儒与天迹。所以翻译过来就是,[在玄尊眼里,玄黄三乘就是SB组合,但我与你俩SB不同]。

天迹竟然逃过一劫,傀一甚感遗憾,地冥却并不介意,只怪法儒多此一举,不过留着弱受再玩弄些时日也是不错的。傀一心情有异,地冥作为爸爸,自然一眼即明。

(地冥还真不像个爸爸,也不像妈妈) 

地冥知道傀一是为剑随风之事不快,但傀一唯恐地冥责罚剑随风,所以请地冥不要生气,再给他一点时间,玩够就会回来的。

(傀一对剑随风表面上喊打喊杀,实际上还为他求情,算是傲娇嘛?)

 地冥倒是不反对让剑随风去浪,江湖险恶,只怕到时哭着回来的他。地冥在这两个儿砸身上,留下了最纯粹的鬼谛之能,若是暴种便能大杀四方。但如此牛B的能力,当然是有使用限制的,不能无限制的暴种,只能暴三次。三次机会用完之后就会萎掉,最后被敌人送上西天。

傀一:这不坑爹么,次数太少了~

地冥:再强大的力量,你俩也扛不住啊~

傀一:那爸爸你是咋的得到血闇之力的呢?

地冥:放肆,未成年不要问大人世界的事。

傀一:这……宝宝失言了,爸爸别生气……

地冥:大人的世界很可怕的,其残酷远超炼狱的恐怖,你是不会懂的。

傀一:宝宝知道了,再也不说这事了……

地冥:你去吃饭吧,我要一个人静静。

说到血闇之力,地冥又想起了[他]。是他在炼狱之中,对末日十七说,[音乐能让身体脱离理智的控制,H起来,渐离命运的无情摆弄]。地冥带着怀念的表情,以一首黄泉咏夜曲,纪念那段彼此陪伴的岁月,是属于我们的造化之间……

(这个[他]就是玄尊,[末日十七]是地冥,炼狱是指交合渡气。所以是玄尊将血闇之力通过交合渡气的方式输入地冥的体内,为了让他放松,播放了钢琴曲。玄尊与地冥是在造化之间传递血闇之力,并在钢琴曲中达到高C,不差。

这里又能说明,地冥的身份很不一般,能暗中出入仙门,并进入玄尊的造化之间。因为地冥是玄尊以血元造生之术所造,所以才能保持这种亲密的关系,并从玄尊处学得仙门秘法)



无欲天内,众人久候寄昙说未至,东门放心不下,急于喷洒疫苗,所以出门寻找。剑随风好奇蝴蝶君的LP长啥样,所以要跟着父女二人去看热闹。雪爵则要完成日神的遗愿,所以大家分开行动。

(鬼麒主的计划成功喽,老昙入魔则疫苗喷不出去,所以阅千旬对于舆论的C控力更强,局面进入恶性循环阶段)



冷飘渺要去扫墓,雪藏一脉遭天灾所灭,冷飘渺是唯一的幸存者,只是至今仍不知是否有阴谋。天织主脾气确实是好了许多,不再暴躁,冷飘渺很珍惜与天织主相处的每一天,唯愿她一生平安。 但天织主仍是热衷于复仇,冷飘渺分明觉察到精灵悲剧的背后有人作手,只是暂时还不得而知,只望天织主保重。 

(精灵天下是鬼麒主坑的,雪藏一脉应该也是,上次傀一见到冷飘渺,就有些注意多问几句。为何要消灭雪藏一脉,难道是因为他们对[血闇之力]有克制作用嘛?]

之前雪爵亦不曾被[种子]污染,如今冷飘渺亦感疑惑,究竟雪藏一脉被灭是因为这片土地,抑或是其上附着的草药,又或者是雪藏一脉的血统呢?

(因为低温把种子冻死了吧XD)

冷飘渺开始思索破解血闇之气的方法,看来鬼麒主嘚瑟不了多久了。



(乐乐中了一箭)  

乐寻远与日天计划让寄昙说成为武林公敌,届时再让阴虚帝少以正义之姿将其打趴,便能得到众人的肯定与支持。但天织主与受王不能接受,他们的目标是消灭人魔两族,与他们合作不是很搞笑嘛。

乐:别激动,咱联军兵力太少,想要一统天下太难了,所以不若争取人类信任,不声不响的将他们掌握在手。

天:你也同意?

日;我与你们不同,早就习惯与奸诈的人类打交道,只要能达成目标,过程不重要。

乐:……

但天织主与受王并不认同,想要拆伙,阴虚帝少赶紧出场,向两人致以最诚挚的歉意。阴虚确实能屈能伸,首先做小伏低稳住天织主与受王,再说出实际的计划。其实笼络人类是暂时的,阴虚是想给予人类喘息之机,待百姓们逃至他准备的避难所后,再发动[风末之灾]将人类一网打尽。天织主觉得此计甚妙,受王也答应留下来帮忙。

(这样搞下去人类要灭绝了吧,天迹手下没人,又忙于调查玄尊之死脱不开身,也许这也是鬼麒主的算计呢)



地茧无限失去了右臂,然而失去妹妹使他更为痛苦,如果可以,恨不能以身相代。大雨瓢泼,恰似地茧心中的泪水,素为洁癖的他为了避雨,也不得不躲入破庙之中,寻得安身之所。

庙中甚为杂乱,仅能避雨而已,若在往常,地茧定然不会踏入,而今无家可归,已是残命一条,什么讲究都抛到脑后了。却不料这破庙中另有一人,自顾自的啃食馒头。地茧打量此人,但见毛发蓬乱,衣衫褴褛,武脉尽废,口不能言,也是可怜。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地茧感慨良多,喉头腥甜,已然口吐朱红。却未料那人竟扔来半只馒头,地茧颇感意料,手中娃娃掉落在地,眼前一阵恍惚。

地茧还没捡起那半个馒头,就被从天而降的黯影给震飞了。黯影忽然造访,究竟是敌是友,地茧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嘛?

那人究竟是谁?也许是曾经大名鼎鼎的凯旋侯拂樱斋主。

拂樱是个全身粉红的男人,爱称是[粉色大垂耳兔],曾与枫柚主人搞基,但这却是假相,拂樱是为了工作卧底在枫柚身边的。虽然对枫柚主人暗生情愫,但最终为了工作,拂樱还是对枫柚主人下了手。枫柚主人被下狱,而拂樱背叛了基友,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之后,事业却一路下滑,成了别人的经验包。落迫的拂樱斋主来到牢房,才知枫柚已死,却在墙上发现一行字[好友拂樱,吾不恨你,吾原谅你]。拂樱斋主最后分两次被人废去武体,并被夺去声音,所以这个人符合了条件。顺带一提,拂樱斋主是个LOLI控,也许是听到地茧呼唤妹妹之名,才起了恻隐之心。

欲知拂樱斋主与枫柚主人的基情,请围观《霹雳震寰宇之刀龙传说》(又称斑马传说)至《霹雳经武纪之枭皇论战》(又称枭皇论妹)



楚天行最终被火化,随波而去,就像当初与寄昙说相遇之时,亦是随波而来。楚天行死了,寄昙说的心也凉了,幸好还有三光神剑,可以留作纪念。寄昙说希望楚天行能记住约定,来生不见不散。 

(老昙也认可了这段基情,只可惜太晚了)

 

阅千旬带着狗腿再度前来挑衅,痛失基友的老昙再也忍耐不了,他嚎叫一声,入魔了。

寄:从今以后,天理我定!

东:卧槽来晚了……

愤怒的老昙疯狂的甩起了头毛,东门先生正好撞在木仓口上,会成为老昙的经验包嘛?

    


蝴蝶君准备了豪华的欢迎排场,热情期待公孙月的到来,然而船上靠岸后,却并未见有人下船。蝴蝶君顿感不妙,上船观视,却未见公孙月下落,只有被殴得满身是伤的谈无欲倒在甲板,究竟发生何事呢?  



 

天迹进入云海仙门后就一直没有出来,鬼麒主蹲坑守候,顺便研究[九玄凌霄阶],从他的态度看来,对仙门毫无所知的。正研究入神,突然有了打了声招呼。

地:HI~~~

鬼;妈呀!天迹!

地:什么眼神啊,连你也不认得我了?

鬼:原来是地冥,吓死你爹了!

地:是啊好基友,你来这干嘛呀?

鬼:还不是跟踪那只弱受么~~

地:你智商下降了。

鬼:为啥?

地;你蹲坑在此,他就还在上面,而我妆束与他截然不同,这也能看错,老花眼啊你~

鬼:扯你蛋去,别瞎BB !

地:咱们来玩《大闹天宫》吧~

鬼麒主不解其意,就见地冥发出一掌,启动了云海仙门外的看门系统。一只巨大的石人挥舞着拳头袭击而来,地冥与鬼麒主赶紧避开,然而攻击很快会再度袭来。

地:告诉你啊,这就是[天王罪罚阵],扛不过去就会被轰杀成渣渣~

鬼:坑死你爹了!

紧张紧张紧张,地冥为何要坑害鬼麒主呢,他俩会被捶扁么?  

(地冥此举,明显是想给天迹通风报信,而他直称鬼麒主好友,则基本暴露了他的真实身份——人觉。而地冥为何要暴露鬼麒主呢,接下来详细说明)


==============

终于到了分析剧情的环节,现在来解答上面的两个问题:

1.博主你说鬼麒主=玄尊,可他明明不懂仙门阵法,并且门都进不去啊。

2.为啥地冥惊动仙门阵法,给鬼麒主添乱?


本周的重要信息有两点:

1.地冥为玄尊之死背锅

2.法儒君奉天是玄尊的儿砸

前者昭示着玄尊之死是个假相,而后者则代表了台面上局势变化的N种可能。


现在可以肯定的线索是:

1.地冥肯定不是杀害玄尊的凶手,他知晓内情,但就是不说

2.地冥称自己是血元造生的产物,并学得仙门武学,即[奉天逍遥]的成名招数

3.地冥不是真正的血黯源头

4.为维护三界和平,玄尊钦点[玄黄三乘],三人曾在之后同居修行过一段时间,地冥全程戴着面具

5.玄尊是在造化之间遇害的

6.地冥怀念在造化之间与那人的[过去],并且与[血黯之力]的传承有关

7.外人进不了仙门

8.人觉来历不明,做疫苗时是在装死

9.法儒尊驾是玄尊的儿砸,去往儒门有可能是玄尊的默许

10.玉贵妃的血黯之力似在苏醒,对天迹有了些许映像

11.鬼麒主将地冥错认为天迹

通过以上线索,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地冥能进仙门,身份特殊,一般人不知道

2.地冥与玄尊与在造化之间传递[血黯之力],过程令地冥至今难忘

3.真正的血黯源头其实是玄尊

4.来历不明的人觉与玄尊同样关系亲密,所以才能成为[玄黄三乘]

5.[为维护三界成立玄黄三乘]是扯蛋,[玄黄三乘]是玄尊用来达到目的的骗局

6.法儒转会儒门可能是玄尊的阴谋

7.玉贵妃错误的内存被激活

8.鬼麒主对天迹不熟悉

以上这些推论中,最重要的即是[玄尊=血黯源头]。


现在按照剧情所示,[鬼麒主=人觉]基本上没有悬念,推理过程我就略了。

那么现在要证明[鬼麒主=玄尊],最关键的线索就在于[血黯之气]。

回顾之前的剧情,鬼麒主坑害剑咫尺与圣雄,数次扣锅地冥,并且诱导天迹与老墨,让他们认为地冥是血黯源头。

所以鬼麒主是不想暴露其[血黯源头]的真实身份的。

因为:鬼麒主=血黯源头,玄尊=血黯源头,鬼麒主=人觉

所以:玄尊=鬼麒主=人觉


现在回到之前的两个问题:

1.博主你说鬼麒主=玄尊,可他明明不懂仙门阵法,并且门都进不去啊。

2.为啥地冥惊动仙门阵法,给鬼麒主添乱?

鬼麒主为啥要表现得不懂仙门阵法,并且进不去门?

答案很简单,因为仙门有人。

《仙魔》第41章,法儒来到仙门秘境[地狱无常天]查阅《玄尊九天宝鉴》。[地狱无常天]也不是人人都进去的,法儒是用了[玄尊令钥]才开了门。之后从冰火双魔口中,得知九天玄尊、鬼麒主都是阴阳双极体,所以才能通过地狱无常天第二天[一线余生]。顺带一提,法儒君奉天自己亦是阴阳双极体。

所以鬼麒主能通过只有玄尊令钥开门,并且是阴阳双极体才能通过的[一线余生],翻阅到[血元造生]的页子,却不能通过云海仙门的阵法进不去门?

并且鬼麒主还表现得对仙门阵法一无所知,这就太过刻意了,等于直白的告诉的观众[我不是玄尊,你们不要怀疑我]。

云海仙门是有人看门的,它不是一座空城,并且有[只有仙门之人才能进去]的设定,鬼麒主是傻瓜才会进去。

并且鬼麒主的反侦CHA能力还能强,所以在《仙魔》46章,人觉才会以幻术让鬼麒主出现在天、地、法的面前,借此洗清自己的嫌疑。所以在本周两章,鬼麒主故技重施,装作啥也不懂,好借此撇清与仙门的关系。

所以真相是——鬼麒主在忽悠观众。

当然地冥是知晓内情的,所以本章中,地冥称呼鬼麒主为好朋友,并且对鬼麒主会认错人表示疑问。

因为在地冥来看,鬼麒主明显在装傻,他根本不可能认错,因为他是玄尊,是创造地冥的人。

所以地冥有些娇嗔,给鬼麒主制造麻烦,其用意也不过撒娇而已——

你个老不死的,敢装作不认识我~


===============

基于[玄尊=鬼麒主=人觉]的前提,可以解释如下疑问:

1.为啥法儒与玄尊同为阴阳双极体?

因为他俩是父子,阴阳双极体不是谁都能练的

2.为啥天地相争时,人觉都是和稀泥,等他出手的时候,则在暗中搞鬼?

因为玄尊要借天地不容吸引天迹与法儒的视线,暗中将苦境握在手里

3.为啥鬼麒主能写《释魔录》、《释魔录细目》、《冥鸿残章》等著作?

因为玄尊是个高级知识分子

4.为啥玄尊要将地冥这种不安定份子,提拔为维护三界和平的[玄黄三乘]?

因为是关系户,左右手,克隆地冥的目的就在于此

5.为啥要成立[玄黄三乘]这个组织?

因为要坑死天迹

6.为啥要安排来历不明的人觉成为[玄黄三乘]?

因为是自己,能不开后门么

7.魔君多次伸出橄榄枝,为啥就是不回去?

因为没空

8.为啥地冥要主动背负[杀害玄尊]的罪名?

因为要掩饰玄尊未死的真相

9.为啥法儒要转学去儒门?

因为可以成为三教中某一单位的高层,为将来做打算。

法儒会离开仙门并非偶然,而是玄尊一手促成的,则有两种情况:

A.法儒知情,并且甘愿为老爸的霸业铺路

B.法儒不知情,玄尊在他身上做下暗手,实在不行还有玉贵妃可以逼其就范

10.之前被法儒砍死的鬼麒主是咋回事?

玄尊可以有一万种方法,让法儒认为把鬼麒主砍死了


~~~~~~~~~~~~~~~~~~~~~~~~~~~

同样是基于[玄尊=鬼麒主=人觉]的前提,台面上的局势就变得很有意思。

首先,人觉其实是法儒的爸爸,天迹其实是人觉的媳妇儿(徒弟)

地冥成了法儒的后妈

人觉暴露之时,就是天迹与法儒跪地喊爸之日

期待!


OVER

来源:樱町

评论(283)
热度(28)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