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斩魔录04剧情+吐槽*法儒与天迹防备人觉

人觉=鬼麒主,帝释=玄尊,地冥=末日十七,玄尊=血黯源头,[人觉=玄尊=血黯源头=鬼麒主]可以成立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4章

本章开头,人觉就在套路天迹,带上弱受一起去找抽。劝解无效,天迹无奈只能动手,寄昙说带有入魔光环,威力惊人,两位先天高人竟感压力山大。

人觉:卧槽,好猛!

天迹:不能伤他,抓回去关起来!

可惜想法很美好,现实很苦B,人觉[伤体未复],所以被寄昙说一个P炸伤了。寄昙说气焰嚣张,掏出三光神剑,对天迹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人觉:好友,小心被捅!

天迹:可怕!

说罢也掏出神谕,以拂尘的毛持剑,技术难度很高啊。

而在外围,遂无端本想去找寄昙说,却被地冥半路拦截,本想速战速决,但地冥有却意拖延,与无端缠斗不休。

(地冥是与人觉约好了故意在路上挡住援军的吧) 
无端急着赶时间,地冥却是好整以暇,不断挑DOU。又朝无端飞吻,打斗之余,趁机在无端背后贴了一张POST ,随后隐去了身形。

地冥:小鲜肉,88喽~~

无端:毛病……

(地冥拖住援军的脚步,却这么快就下班了,人觉那边还没有搞定啊)

只见天迹掏出神谕,以拂尘之毛执剑,摆了个高难度POSE。 

醉逍遥:坑爹啊主人,我的毛会打结的!

天迹:乖,回去给你顺毛~

天迹努力吸引火力,人觉则掀开下摆,后踢腿加速,挥舞着伞扑向了老昙。三人迅速靠近,近身交战,庞大的气劲使得三人都口吐朱红,人觉则伤更重些,血飙了三尺高。

天迹:非常君!

寄昙说举剑冲了过去,人觉却是身形摇晃,明显难以自保。人觉抚胸看向天迹,大约是指望那人来挡剑,然而也不知天迹是反射弧太长,还是有别的原因,根本没挪步。

眼看剑尖越来越近,人觉差点吓尿,就在这考验演技的危急之刻,遂无端举剑攻入,成功吸引寄昙说的火力。不知人觉是否有暗中松一口气,天迹真是不太中用了,竟然没有上来挡剑。 

(人觉的计划落空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端与寄昙说一阵快攻,人觉摸着胸赶紧后退,以免被流剑击中。无端武力不差,老昙大约是觉得占不着便宜,所以就撤了。无端收了剑,见人觉受伤了有点担心,天迹却十分蛋定的收了剑,这才上前慰问人觉。

(天迹对人觉态度微妙啊)

天: 好友,你伤得不轻啊。 

人:对不起啊天迹,我拖后腿了。

天:你明知先前为制作抗体伤体未复,此战就不该参加。

人:凡事都要考虑就做不了事了。无端,多谢你救我,不过,你为啥会来这里?

遂:先生不用客气,我是听从老墨的遗愿,才来观察寄昙说的状况的。

闻知一代肾司老墨的死讯,天迹虽然对他不熟,也不禁感到悲伤。[墨大总攻]之名扬名四海,也不知又有多少小鲜肉要捶胸顿足了。无端亦为老墨新丧悲痛不已,所以要努力完成他的遗愿,盯紧寄昙说,这便告辞而去。天迹则邀请人觉到云汉仙阁接受治疗,人觉有点不大乐。

人:那个,我胃口很好,你家有粮嘛?

天:木有,我家只有浮云~~

人:这……

天:来嘛来嘛~~

人觉不好拒绝,只能同往。

(这里人觉套路失败,苦肉计白费了,也是可怜。

人觉本就[有伤],他是做好打算不出全力的,所以拉着天迹来找正发疯的寄昙说,其心实在可议。人觉原本就计划要拉着天迹去找抽,他[有伤在身],或者根本就是保存实力,趁受伤之际吸引火力,想引诱天迹为救他而挨捅。为此人觉肯定事先有与地冥约定好,所以地冥才会在半路拦截可能出现的援军,并成功拖延了无端一点时间。但地冥这个不着调的只工作了一会儿就跑了,导致无端意外杀出破坏了人觉的计划,所以人觉才会问[你怎么来了]。而天迹没有上前相救,究竟是反射弧太长,还是对人觉起了疑心,暂时还不能确定,需要之后的剧情验证。

地冥在无端身上贴的符是个麻烦,究竟是监听器,还是炸D,或者是遥控器?)



(越看越美貌)  

雪爵与傀一嘴炮之后终于撸袖子开打,然而傀一并非软脚虾,所以雪爵也占不到啥便宜。雪爵下要发威,却不料地冥回来了。 

(所以地冥放弃拖延无端,是因为感受到儿砸有危险,真是个好爸爸!)

但地冥无意与雪爵单挑,所以劝他离开,以后有机会再打。雪爵也知二对一处于不利境地,嘴炮过后就撤了。

傀一:爸爸你为啥不抽他!

地冥:爸爸饿了,要吃霄夜。

傀一:……



(==这把剑有点劣质,能靠它克制血黯之力?)

此番经过试探,发现傀一发出极招后,与当初雪藏一脉遇难后,四周残留的气息相同。所以雪爵与冷飘渺认为,凶手就是血黯源头(指地冥)。虽然确定了灭族凶手就在眼前,但冷飘渺仍能保持镇定,因为他深知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对抗地冥。为了报仇,冷飘渺计划已久,先以族民骨血打造了一把克制[血黯之力]的装备,然后伺机以待。现在既然确定地冥就是幕后黑手,雪爵便与冷飘渺互相配合,里应外合,争取早日报仇。

(雪爵与冷飘渺确实颇有智商,知道实力差距,没有硬碰硬。但是灭雪藏一脉的应该是鬼麒主,也就是玄尊,他才是真正的血黯源头)

天织主与紫妃都认为阴虚帝少的策略过于背动,不够给力,只要想到寄昙说还在人世,天织主就忍不住一阵心烦气燥。有心想要单独行动,又怕影响组织活动,天织主确实还挺有团体意识,所以没有贸然决定。冷飘渺回来了,天织主便挥退左右,想与老公单独相处。冷飘渺却喊住大家,给了他们一盒放了镇定剂的点心,如此用心良苦,冷飘渺确实机智。天织主则另一份特制的镇定剂点心,天织主不明真相,倍感温暖,想不到冷飘渺竟然这般体贴浪漫。

这已不是冷飘渺第一次做曲奇饼了,但每次都给天织主惊喜,如果可以,天织主认为冷飘渺也可去做西点师的。眼下气氛不错,冷飘渺又劝天织主对阴虚保持警惕,天织主心情不错就答应了。冷飘渺又转移了话题,目前的效果已经很好,所以不用说得太多。 

(冷飘渺或许不是孔有力也非牛B高人,但他确实以自己的方式努力。失去女儿之后,冷飘渺为了天织主暗中做了很多,并且也没有忘记雪藏一脉之仇。冷飘渺采用[徐徐图之]的办法,潜伏在阴虚联军暗中针对地冥,与刚出场时的窝囊形象判若两人,实在是地下工作者与好老公的最佳代言) 



 

异想魔空之内,圣母就像一尊巨大化的佛像,藐视着正常体形的黯影与孤星泪。

黯:想装B,先问过我!

圣:愚蠢的黯影,在异想魔空之内,除了我,所有人都只能发挥五成实力。

黯:竟然有这种坑爹的设定?

圣:我的地盘我做主!

然而还没等圣母嘚瑟,幽界就被僵尸军团包围了,显然这是黯影的安排。可惜幽界除了圣母还有魔君,他咆哮一声放出冲击波,然而僵尸军团吸收魔能,不仅没事,力量反而增强了。这可真是难办,圣母只能平息怒火,请黯影道明来意。

黯影提出三天后在毕方与幽界打擂台,赛制为九日三战,败者则需服从对方三个要求——这场比赛就命名为[天证龙战]。圣母只有答应,黯影则带着孤星泪满意离开,僵尸军团也消声匿迹。

(==这种比赛,不过是拖戏的伎俩,即使分出胜负,若是对胜方提出的要求不满,还是可以翻脸不认帐的。所以这样的比赛根本没有意义,比如说《圣魔战印》中的圣、魔擂台赛,最后还不是撸袖子群殴么?)



只因样貌丑B,所以魔君更注重实力的发掘,不仅身带六祸禁制,还玩铁链捆绑PALY,只为激发身体潜能。然而对于魔君来说,这种刺激远远不够,他需要更多的SM,以便增加实力。

以魔君的资质,能不能成为BOSS另说,但一定能成为表情包。正当他准备进行下一场SM的时候,圣母来找他谈话。黯影提出的比赛,其实魔君已经听到了,他并不在意黯影的挑战,因为魔君充满了自信。只是圣母发愁打手尚缺一人,魔君力量不全又无法开启封印放出原始幽界的兵力,所以咋办呢?

(也就是说圣母与魔君现在是光杆) 

圣母不用慌,魔君帮你忙,释魔录第三页,打开就有个疯魔之女。昔日魔风榜上第一人,被称为[幽界剑上之鬼]的疯魔剑上缺……的女儿[疯魔之女]。

圣母甚感奇怪,这女的消失太久了,为啥会被封印在《释魔录》第三页呢?

魔:这是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了~

圣:长话短说。

魔:曾经我与疯魔有场著名的[十里葬神关]之战。

圣:记得,你被揍至重伤,就这样参加了精幽之战,结果与精灵两败俱伤。只是你对战斗过程闭口不谈,又不许我说给别人听,这与疯魔之女有啥关系,难道此女是与你剑上缺生的?

(真是会挽尊啊,魔君说败阵的原因是带伤,天织主战败的原因是没有刀,其实你两加上寒武纪都是半斤八两的战五渣吧)

魔:当然不是!其实当时我是想请他参加精幽之战,结果不知道他跑去跟谁单挑,回来后就不太正常,还杀了许多幽界之魔,我没有办法,只好与他在葬神关展开三天三夜的肉搏战。

圣母:然后就生下了疯魔之女?

魔:没有,他最后跑了,死在外面。其女为了替父抵罪,所以答应鬼麒主被封在《释魔录》第三页,成为第一层的守护者。

这件事当而秘而未宣,连圣母也没有告之,是因魔君信任鬼麒主。

(此事与鬼麒主脱不了干系,他一定是先套路疯魔剑上缺,然后再套路疯魔之女,把她关进书里了)

但从那以后,魔君总感觉鬼麒主不太对劲,然后终于发生了[那件事]。

圣:啥事?

魔:你别问了。

(强暴未遂么XD)

但圣母与鬼麒主有约,若要开启《释魔录》,则魔君必须放下与鬼麒主的那段恨,但魔君似乎并不这么想。

魔:急什么,想要和好,他必须亲自来找我~

圣:切,装B!

(总之,疯魔之女的解封已成定局。这段的重点,却是透露出鬼麒主是在撰写《释魔录》的时候开始变得不正常的,原因大约是这个鬼麒主[换了人]的缘故。

幽界的原装鬼麒主,很可能被法儒砍死后,再被玄尊以一魂双体之法[借用]。这之后[鬼麒主]性格大变,不愿意再接受魔君的X骚扰。更在完成《释魔录》后,[玄尊鬼麒主]就此离家出走。所以幽界上下,并不知道[鬼麒主]死过一次,只以为是更年期而已)

 


突然对孤星泪这么亲切,黯影当然是有企图的,他是想请孤星泪参加[天证龙战],成为打手之一。

黯:咋样,愿意为我出战么?

孤星泪摇头,这实出黯影的意料,不过也只能尊重孤星泪的选择。但孤星泪不懂,既然黯影否认自己是[寒武纪],又为何要替精灵出头呢?对此,黯影表示那是因为精灵太憋屈了,所以我要为他们打响自卫反击的第一炮。

黯影认为,精灵天下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由于地冥在暗中作手。可黯影至今不知地冥的真实目的,唯一的线索是地冥过去曾被称为[鬼谛],拥有将死者化为傀儡的能力,邪天子便是一例。

(或者是[血元造生]吧,地冥也从玄尊那儿学到这项先进的克隆技术,所以邪天子不同于以往那个,只是有着相同DAN的陌生人。而由于是克隆人的关系,邪天子的身体已经出现状况,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当机)

孤: (那你也是)啊……  

黯:听我说个故事吧,很久以前~~

(黯影是地冥克隆的,但中途出了问题,变成了[黯域]的先锋部队。这个[黯域]是否与泥婆暗界有关系呢?黯影会是素还真正义大军的马前卒么?)

玉贵妃率众亲迎,却被慎恒之指着鼻孔骂,并威逼玉贵妃引咎辞职,实在是过分了。

慎:那赶紧退位吧~

玉:虽然认错,但却不退。

慎:纳尼!德风古道成了这样,才使得我们仁宇明圣不得不前来慰问,尊祖真不该离开德风古道,否则怎会变成今天这样?

(==好不要脸啊,谁要你来[关心]?)

玉:感谢您大驾光临,有啥疑问我给你解释,不过这半夜三更的,还是先进屋再说吧~

(这才是贵妃的气质,慎恒之即使是承辅,也不知从哪学来一股市井泼皮的味道)

等了半天就等来这样的客人,众人都很不开心。



云海仙门有一座天剑名峰,是为禁地,一般用来剑上留招,增加B格。可叹奉天逍遥,将此名峰变作[恩爱]利器,在玄尊之下并列第二,有比翼双飞之意。

峰上留招,呈现喵爪之状,最左边[粗长]的那道是玄尊所留,真是老当益壮。右边[细长]的是逍遥,[短粗]的是奉天,年轻人还需要努力啊。其实不懂为啥是并列第二,明明不是同一高度,所以[并列]的原因是,两人过于恩爱所以不想分出高下? 

望着两位师兄的留招,云徽子又忆起当年[奉天逍遥]的大婚之时……

 

 

想到奉天逍遥出双入对的恩爱场景,云徽子就满额黑线,他开启钛合金狗眼,却发现壁上剑痕有异,顿时大惊失色。 

(如果是剑痕的形状,那用肉眼就可以观察,既然需要开启钛合金,那肯定是更深层次的问题。

据法儒勘察,凶案现场遗留的邪气,与当年鬼麒主身上的气息部分相似。从此可见,有问题是玄尊,他借地冥背锅,伪造现场诈死,所以凶案现场留招有鬼麒主的部分气息,并又并非完全一样。

而今云徽子发现的,也必定是玄尊的剑招上,隐藏了部分邪气,所以才会惊呼[怎么可能]。而天迹观察现场后,未曾对云徽子透露实情,却与法儒勾通后,确定了玄尊的疑点。未把这件事告之云徽子,是不想过早的将师弟牵扯其中,但现在云徽子意外发现问题,很可能被列入灭口名单。

为何我不考虑是天迹的剑招有异?原因就在于,即使天迹的记忆可能有误差,但也不可能认不出自己的剑招,这样发展会形成BUG)



(大义凛然的节奏大师阅千旬,这两图感觉可以当表情用了哈哈哈)  

阅千旬与圣道夫等人在外面打击僵尸,老秦等人来帮忙,把僵尸烧了,却反被阅千旬怪罪。老秦气得不行,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有阅千旬在,老秦是别想带节奏了。

圣道夫等人趁机向灾民宣传阴虚帝少的威武,以及设置的避难所,于是村民们都感恩戴德的跟着去了。老秦气极,村民不识好人,真是令人气愤。

  

乐寻远原本收的两个徒弟,飞鳞与柳杨得到阴虚帝少的赏识。 

(感觉会被利用得很惨)



绯羽怨姬与天不孤只能处理谈无欲的外伤,但其体的邪气才是使他昏迷不醒的原因,若要解除这邪气,应该到云海仙门找那帮修仙的帮忙。 

只可惜绯羽怨姬与天不孤孤陋寡闻,所以不知道这个高级的组织究竟在哪儿。幸好剑随风知晓内情,因为他爸地冥以前就常常念叨一句话——天迹这厮,仗着是云海仙门毕业的就了不起么?!

剑随风提供了关键线索,于是蝴蝶君带上他,立刻奔往仙脚。

未曾清醒的谈无欲,即使在昏迷之中亦难忘示流岛的恐怖,而打伤他的人,必定是个穷凶极恶之徒。 

(云海仙门的邪气,不用想这就是玄尊干的好事儿。玄尊也是,一把年纪了,不好好的当仙门总裁,非要去当反派,把自己的大徒弟天迹克隆了一排的充气娃娃,又布下长远的计划坑自家徒弟,也是丧病。然而更丧病的是,玄尊连蝴蝶君的LP都不放过,还打伤了脱俗仙子谈无欲,成功惹上不死系。 玄尊这是找死啊,等待不死系大军讨伐你吧,若是素素再把不动城叫出来,分分钟弄死你知道么?

玄尊既然能在示流岛作案,表示他与人觉是一魂双体,分开行动,同时进行计划。所以法儒即将有两个爸爸玄尊与人觉、一个后妈地冥、一个弟弟玉贵妃,恭喜恭喜)



(天迹咋的越发婀娜多姿了?) 

非宝不知替天迹办了啥事,天迹带了人觉回来疗伤,就没让他开口,先打发去后面取丹药。

 (--说到丹药,我就想起玄尊送给奉天逍遥两人的丹药,两人各有3粒,法儒的已经用光,天迹估计也没有存货了。然而吃过这丹药的,都是鬼麒主的打击目标,除天迹以外,已经全部嗝P了。玄尊给的药,那必定是有问题的,所以天迹一定要紧跟法儒,千万不要离得太远!

另外,天迹明显开始防备人觉了,因为他不让非宝说话)

非宝是乖宝宝,他迅速取来一粒朱谷丽,人觉接了背过身去吃了。

(药是非宝直接递给人觉的,按照礼数来说,应该是天迹接过来,再递给人觉。然而这药人觉真的吃了嘛?)

天迹娇躯一振,要为人觉疗伤,然而法儒及时赶到,自告奋勇要为人觉运功疗伤。

天:奉天,你怎会来这样巧?

天迹的语气温柔无比,与人觉对话时截然不同。法儒却不说话,要求人觉赶紧配合治疗。

(法儒也开始防备人觉了,或许已经怀疑这是自家老爸,所以不想让师兄去碰触。另外,法儒也坚定的在仙脚下安营扎寨了,没事就不回儒门,为了保护天迹,法儒是多么的尽职尽责)

法儒一巴掌拍出了人觉的淤血,人觉立刻就好了,但心里估计在骂[混蛋小子,就这么护着师兄嘛!]  

人:天迹,我真羡慕你有这么个好师弟,完全不肯让你耗损一点内力。

(有了师兄忘记爸爸,爸爸不高兴了!)

天;对呀对呀,奉天知道我要对付地冥,所以处处保护我。我心里只有三个字[好爱他]!~~~

法:88~

天:奉天不要走,我正要卖萌,你怎么可以走!

法:你还是赶紧歇着吧(别多嘴)。

(法儒十分防备人觉,所以不肯让天迹触碰他。而天迹还在人觉面前秀恩爱,法儒感到尴尬,所以想离开现场)

天迹正撒娇,老秦就找上门来,将近来武林状况约略告之。如今正道完全被反派牵制,陷入困境,疫苗保管员东门被入魔的疫苗喷洒员寄昙说打伤,被遂无端送到儒门去护理了。于是法儒不再耽搁,走人了。

秦:法儒为啥走了?

天:因为他要亲自喷洒疫苗。

秦:你咋知道,他啥也没说啊?

天:因为我们是最最恩爱的[奉天逍遥],师兄弟白首同心!

秦:不是我说你,秀恩爱也要看看场合,大家都看不下去了。

天:我爽!

(这样秀恩爱丧心病狂啊)  

蝴蝶君与剑随风来访,天迹倍感心酸。

天:我的仙脚也破格了,谁都能上来了……

秦:不是你叫我把上来的方法告诉大家的么,忘了?

天:是嘛,真不记得了……

秦:我看你也差不多到了[老年痴呆]的年纪啦~

天迹不理老秦,询问蝴蝶君所为何事。

蝴蝶君把谈无欲的情况说明,天迹便感大事不妙,要去看看情况,将仙脚托付给非宝照料。人觉也吵着同往,天迹只是默认,并未亲口应允,可见他是不大想带上人觉的,只是不好拒绝。 

(法儒与天迹已防备人觉,距离人觉暴露的日子不远了。人觉应该是玄尊的一魂双体,所以他的实力一直滑水。台面上的鬼麒主是由人觉所扮,楚天行是人觉的克隆体,所以有自我意识。玄尊与人觉,从DNA的角度,都是法儒的爸爸) 



玉贵妃上交了《绩效报告》,他的功绩在于处理[单锋罪者]一案,但麻烦就在于玉贵妃一没有擒住幕后黑手,二是没有拿回圣剑。于是慎恒之就愈发振振有辞,功劳一件没有,倒是人死了一片,若是让位给我家掌门,德风古道就太平了。

受此讥评,玉贵妃甚感愤然,然而若是顺了这小人之意,岂不可恨?幸得属下们看不过去,纷纷上前说明玉贵妃的英明指导,诸如血黯灾劫破东方晶塔,之后的火雨、陆沉、冥WEN之灾,也多亏玉贵妃护持本门,又救得诸多百姓,这才保得众人平安。而慎恒之啥都不知道,就这样大言不惭胡乱罗织罪名,真是可恶至极。

有了众人拥护,东门玄德亦出来声援,玉贵妃内心亦稍加平静。然而慎恒之却以[出身不明]为由,攻击玉贵妃血统不明,而敬天怀是名门后人,作为儒门才是足够资格。

(要说血统,玉贵妃很可能是玄尊的儿砸,愚蠢的慎恒之,真是不识货) 

慎恒之道,如此来历之人,很可能是别人的暗桩。

这般毫无根本乱说,终于激起众怒,浩青冥斥道,这话未免过分了!

(其实慎恒之算是歪打正着,玉贵妃身世确实有问题,而且很可能受到鬼麒主暗示,只是这并非玉贵妃自愿,也是苦B。而且奇怪的是,慎恒之似是对玉贵妃的事非常了解,极有可能是鬼麒主暗中指使)

玉贵妃拥护者众,慎恒之终于放弃弹劾,转而询问血冥解法。据东门先生介绍,现在没办法喷洒疫苗,只能想法杀死血冥母虫。然而要通过血巢冥窟,只有精灵才能办到。玉贵妃细心,发现了血冥没有视力,仅以听力行动,故而需要法儒与凤儒两位配合,将疫苗直接投喂给母虫,把它毒死就好。于是事不宜迟,玉贵妃带着众人一闯昊正五道。

(这条母虫,MS早就被阴虚帝少当补药吃了,所以为了快速解决冥WEN,BJ只能改设定啦)

幸好法儒已经回家,在昊正五道外镇守(看门),不然就会被抓到旷工。玉贵妃说明来说,慎恒之不知轻重,便要做一个闯关者,法儒小眼眯起,定要好生教育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忆起过去悲惨的童年,剑咫尺冷汗涟涟,泪眼朦胧,惹人怜爱。从前没爸疼没妈爱,吃了上顿没下顿。而今有了剑儒照顾,想吃多少有多少,并且是喂到嘴边。待遇涨了好几倍,剑咫尺前生苦难结束,该轮到他幸福了。 

(可怜的娃啊)



天织主正与冷飘渺你侬我侬,傀一来通知她与受王去某处见新主子。由于阴虚帝少性格过于乖戾,所以并不得精灵好感,地冥似有所感,所以让天织主与受王去见新主子。冷飘渺甚感怪异,然而傀一并不容他多事,而且此次外出也没有他的份。

(阴虚怎么可能换掉,外间的宣传的都是他,所以是把天织主与受王骗去进一步洗脑吧)

来到约定地点,寒武纪竟意外现身,究竟他与寒武纪是啥关系呢?

(黯影已经不是地冥的势力了,所以这是地冥的障眼法吧?)



老爸终于带了人回来,小月激动上前。 

天迹:小姑娘快让开,让专业的怪叔叔来~

剑随风:==怪叔叔…… 

天迹施展仙门绝学,却在谈无欲的意识之中,见到一条巨大恶龙,这究竟是咋的回事呢? 

(看来玄尊整了很大的幺蛾子)

公孙月与莫召奴又究竟身在何方,是怪叔叔玄尊把他俩抓去跳扇子舞了嘛?


 

投喂剑咫尺之后,命夫子外出吃饭,却巧遇遂无端打击僵尸,于是暗中观察。

(很快就能集齐两兄弟了)


  

(都是包子脸,血统的力量)

慎恒之嗓门很大,但P大的本事没有,被法儒一个P崩成滚地东瓜。法儒竟如此之强,在场众人心生畏惧,唯玉贵妃艺高人胆大,强势对上法儒,他肯定闯关成功,毕竟是爸爸(以后是兄弟)。 

说个笑话啊,法儒无私。

( 法儒尊驾君奉天,堂堂云海仙门总裁大BOSS玄尊的儿砸,竟然跑来儒门看大门,德风古道顿时B格冲天)



按照剧中的线索,重新整理了时间线。 

本周两章,部分在铺线,部分在过渡,但也透露了关于玄尊的许多线索:

1.末日十七曾经濒死,是帝释传送血黯之力,才救了末日十七

2.由于帝释的恩德,所以地冥才甘愿背负[杀害玄尊]的罪名

3.从示流岛逃回的谈无欲所中邪气与地冥不同

4.被法儒砍死的[鬼麒主]是真货

5.魔君说,鬼麒主写完《释魔录》后就像变了个人

6.法儒还注意到,凶手与鬼麒主的武学截然不同。

7.法儒说,现在这只鬼麒主身上并无当年那股诡异的邪气。

8.法儒与天迹怀疑玄尊,并且防备人觉

9.人觉明着套路天迹,并有意针对寄昙说

10.黯影至今不知地冥的真实目的,唯一的线索是他过去曾被称为[鬼谛],拥有将死者化为傀儡的能力,邪天子便是一例。

11.云徽子开启钛合金眼,发现杀害玄尊的凶手是……

12.慎恒之弹劾玉贵妃,称他[来历不明]

通过以上线索,可知以下结论:

1.法儒砍死正品鬼麒主后,玄尊顶替了鬼麒主的位置,去幽界上班,所以魔君等人都不知道鬼麒主挂了,只觉得鬼麒主性格变了。

2.帝释=玄尊,地冥=末日十七,玄尊=血黯源头,人觉=鬼麒主

3.玄尊诈死,地冥背锅,实为掩护,造化之间凶案现场是玄尊伪造的,所以留下了他的邪气。

4.第一个发现凶案现场邪气的是法儒,然后是天迹,最后云徽子发现山壁上玄尊的剑痕也有邪气。

5.人觉与玄尊一魂双体,现在这只鬼麒主是人觉扮的,所以他武力滑水。

6.[人觉=玄尊=血黯源头=鬼麒主]可以成立

7.楚天行是人觉的克隆体

8.人觉的工作是搞定天迹,拿下苦境,玄尊在示流岛开启新战场

9.法儒有两个爸爸:玄尊与人觉

10.玉贵妃可能是法儒的弟弟

11.地冥是法儒的后妈

12.从《仙魔》到《斩魔录》,这全是一家人搞出来的破事儿


OVER

本章福利 

  


评论(61)
热度(18)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