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WB http://weibo.com/2443487602/
分站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节目单
神魔情海魔涛 魔云战韬

霹雳斩魔录05剧情+吐槽*诡异黑龙与末日景象

铺线阶段略显沉闷,示流岛疑云重重,天迹避而不谈。地冥是否真的算无遗策,人觉的疑点又增加了。玉贵妃闯关之际,脚下的一股邪气气息究竟是啥呢?天证龙战开打,寄昙说持续发疯,剑儒关心无端与剑咫尺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5章

为请昊正五道帮忙救灾,玉贵妃剑指法儒,以精妙剑法对上法儒的小H书,两人剑来书往,惊呆围观群众。玉贵妃平时总是端庄,没料到耍起剑来也是这般精巧,而法儒一出手就是全力,丝毫未曾留手。而玉贵妃的决心也很坚定, 虽是吐血亦不退缩。



无端不仅剑艺不凡,飞毛腿的功夫也不差,一脚飞去,僵尸都飞了。但僵尸数量太多,实是麻烦,无端灵机一动,以阵法困之,终于解除危机。没有当场取这些僵尸的性命,是因为无端觉得他们很可怜,或许还有他法可救。而这些僵尸也无力闯出阵法,所以不会伤害到未受感染的村民。剑儒闻此大为赞赏,想请无端去喝茶,联络一下感情。

(无端就这样跟着怪叔叔去喝茶了) 

 剑儒说要请客,但结果却没带钱,无端也是个穷苦孩子,身上只有一两银,不够付帐。 

店长:用你的剑作抵押。

遂:这是圣司的遗物,不行。

店长:玉佩呢?

遂:这是法儒所赠,不行。

店长:手链呢?

遂:这是双亲的遗物,不行。

店长:留下打工一天,这样总行吧。

遂:成交。

剑儒觉得不错,总算能解决问题,无端也没有丝毫抱怨,真是个善良的孩子。

(这是考验无端的心性啊~)



玉贵妃一改往日端庄姿态,强势闯关,法儒毫不放水,威力尽展。 然而法儒一招[天地正法],仍是将玉贵妃一P崩飞,如同被摧残的冬瓜,在地上滚了两圈。

法儒要求接下[天无二月]之招,才能出手帮忙救灾,这是对玉贵妃的考验。正法向天,露出了外穿的内衣,原来是这个样子!  

玉贵妃则使出儒门秘招[天衣无缝],但他脚下流窜的邪恶黑气,却是不祥。  

(这黑气大约是血黯之气,与鬼麒主(玄尊)有关,玉贵妃对天迹渐渐有了点映像,邪气也开始滋生,难道将来也会捅天迹?)

极招相对,玉贵妃虽是通过考验,却也受伤,意识一时不明,险些跌倒。幸好法儒上前,扶了玉贵妃一把,然而未等玉贵妃站稳脚步,法儒就撒了手。

(法儒这是要避嫌啊,现场这么多人盯着,大玉知道也不好啊会醋的)  

左右下属上来扶玉贵妃,法儒宣布他通过测试,可以前往第二关的挑战。  



经过验证,出现在天织主与受王面前的寒武纪是真货。能与寒武纪再次相遇,天织主与受王都惊喜不已,原本以为寒武纪已经遭不测,想不到仍是老当益壮。但其间遇到哪些事,寒武纪却不愿意多说,如今此身都是为了报仇血恨,但经过调查,却发现事件的复杂远超想像。

曾经精灵天下曾暴发[浩劫天变],使得精灵们的生存成了难题,正是血黯源头赐予冥日之花,才帮助精灵们度过难题。然而正是从那时起,希望种子在精灵们的体内流窜,改变了他们对人类与魔族的态度,种下了战火之因。为了进一步发掘真相,寒武纪决定带着天织主与受王移步毕方山古战场实地考察。

(寒武纪是地冥复活的,但他又有自己的想法并不是完全的傀儡,与[黯影]关系密切。可地冥却一无所知,还指望寒武纪笼络住天织主与受王,这是要倒霉了吧?

真正的血黯源头并非地冥,而是玄尊才对。[浩劫天变]实则是玄尊所为,再由地冥出面撒下希望种子,将整个精灵天下拿捏在手。地冥与玄尊是一伙的,两人一明一暗,将整个精灵天下玩弄于股掌之间,也是牛B)

 

 

(看着像眼泪,其实只是冷汗而已)

以仙门秘招,一探谈无欲脑内,却不料得见可怕的末日景象,巨大的黑龙盘旋在苦境大地,天迹一时懵B。蝴蝶君与剑随风见天迹颤抖不止,冷汗涟涟,担心不已,纷纷呼唤天迹。然而这位弱受先天却是难以清醒,巨大的恶龙喷吐的火焰四散,天迹不幸被击中,发出娇喘。

天迹有一会儿失去了意识,直到蝴蝶君与剑随风将他唤醒,顿时整个人都失去了力气,差点在凳上摔一跤。他睁开了眼睛,额角的汗珠滑落,终于回到现实世界。

弱受帅不过三周,时隔半月,再度娇喘
明明看到那般可怕的景象,天迹却守口如瓶,即使是人觉询问,亦没有透露半分。蝴蝶君有点吓到,请天迹救人,结果天迹的状态比谈无欲还吓人。天迹告之谈无欲已无大碍,三天内必醒,便匆忙告辞了,连人觉也没有理睬。天迹一溜烟跑了,人觉说你等我呀,赶紧跟上。

蝴蝶君与剑随风均感觉到天迹的反应不对,一定是看到[不能说的秘密]了。 

(天迹所看到的[末日景象],正与示流岛与有关,而对[末日]有浓厚兴趣的,正是血黯源头  玄尊) 



无端在茶馆打工赚茶钱,得到村民们的交口称赞,剑儒也面上有光。很快一天时间过去,无端的工作完成,剑儒也该回家了,却因脚麻而无法行走,无端欣然答应背剑儒回家。虽是惦记着寄昙说,但眼下却不好半途撒手不不管,又怕说出尚有他事让老人家自现,所以无端只说无事。剑儒对无端的映像极好,与他互通姓名,两人十分和谐。

(通过剑儒,遂无端与剑咫尺这对异父兄弟有机会相认了)


   

毕方山古战场,无论是幽界之魔还是精灵,都将战败视作自己的[责任]。

魔君说,如果不是因为我战前受伤……

受王说,如果不是我战时失约,或许结界会有所不同。

天织主说,如果不是我没了炽雷刀,又怎会被魔君那厮吊打?

==你们三个战五渣就不要装B了,都是半斤八两。

将天织主与受王带到毕方山,寒武纪就是让他们明白,从一开始的[浩劫天变],再到地冥施恩撒下希望种子,然后精灵对人、魔两族产生恶感,引发三族对方,其实都是地冥的把戏。精灵天下自始至终,都在地冥的阴谋之中。

(注意注意,地冥是为玄尊背锅的,玄尊才是迫害精灵的幕后黑手。要套路精灵,必须是鬼麒主、血黯源头,又有地冥相助,只有玄尊有这个条件。而台面上这个鬼麒主则是人觉,他应该是玄尊的一魂双体,地冥或许以前不知他的身份,但现在应该知道了,地冥对创造自己的玄尊感情非同一般,所以他不会说出这个秘密)

寒武纪将对[血黯源头]的想法一一说明,希望与他们同一阵线,却不料激起了天织主与受王体内种子的怒火。寒武纪赶紧为他俩降温,找回理智,再将计划告之。其实阴虚帝少看着风光,不过是一棋子而已,寒武纪也同样,只是他这粒棋子发生了变数。寒武纪的计划是先与地冥虚与尾蛇,然后再暗中筹划,曲线救国,一举粉碎地冥的阴谋。而在此之前,寒武纪希望天织主与受王努力工作,不要被地冥发现异状。

三人说话时,冷飘渺就在侧围观,看来反抗地冥的精灵越来越多了。

(以天织主与受王的智商,估计会被发现吧。寒武纪也是啊,这么会装B,之前是黯影的时候还否认自己是寒武纪,现在来上班才承认- -) 



 

阴虚帝少改称轩戎元筝,乘着滑翔翼降临会场 

虽是妆容未变,却将头毛染黑,显得阴虚这个年龄段特有的稚嫩感。说话也不再乖戾嚣张,以彬彬有礼之态,表达救世爱民之心,取得百姓们的交口称赞。 

(阴虚为了登上皇位,近期工作重点是笼络人心,以便更多的取得百姓的支持。三教目前尚未向阴虚靠拢,但儒门作为台面上的正道组织,正遭遇各种非议,主事玉贵妃更有被扒出[黑历史]的危险) 

阴虚给百姓们造的避难所已开始收容难民,按照计划,待村民们全数迁入后,便要发动风灾。然而百姓们根本不知道这内中黑幕,却对三教的[默视]意见甚深,而阴虚帝少则能出手援助,故而支持者众。既然三教指望不上,百姓们自然而然就对元筝更为信任,于是元筝成为武林盟主的时机已经成熟。

(是好是坏,从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百姓们哪里想得到,阴虚一伙表面上慈悲为怀,背地里却是发动灾难的元凶,再施恩聚百姓之力向三教施压,如此一来,则百姓们就成了阴虚一伙手上的木仓杆。而元筝这个武林盟主,是由百姓们选出的,三教完全被剔除在外,失去了群众基础。

元筝上位之日,便是苦境沦陷之时,今后的战斗,苦境正道已处于劣势,接下来玄尊只要各个击破就行了,这就要看[示流岛]副本。事实上谈无欲的出逃并非幸运,而是敌人有意为之,目的就是要将正道分批引出,如此达到各个击破的目的。所以正道目前来说,并不清楚真正的敌人是谁,元筝不过一提线木偶,地冥也只是背锅侠侠挡箭牌,真正的敌人隐藏得很深。如果正道三三两两前往示流岛实是危险,因为那是玄尊的地盘,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引诱玄尊出岛,以确保主场优势)

 


寒武纪、元筝、邪天子都有自己的工作,而傀一仍是地冥身边的跑腿,剑随风啥也不用干在外面逍遥快活,而傀一却只能成天跟在爸爸身边。傀一希望能亲自执行血黯灾图,可地冥却不认为他适合这项工作。傀一对地冥又敬又怕,常常口不对心,即使前些时日为剑随风(离凡)求情,但其实他对剑随风并无好感。

傀一:那为何爸爸这般纵容离凡?

地冥:不是纵容,而是无形的掌握,任何人都会按照我的剧本而行,你俩都一样。

傀一默然,也许是认为地冥在装B。

地冥确实自负,将世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仿佛任何人都是他手中的棋子。傀一是地冥所创造,是地冥之子,傀一从来不问爸爸如何规划他的人生,但傀一却真心希望能成为地冥的骄傲。

地冥说,你知道嘛,击败敌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做他们做不到的事。我将这句话写在你的剧本扉页,这是我对你最大的期望。

傀一终于领悟到爸爸的爱,为自己的浅薄感到羞愧,地冥又将[末日武典]赠送给傀一,希望他继续精进武学。教育好儿砸,地冥便要出门,去找人觉了。

(《末日武典》应该与玄尊有关,估计是玄尊的著作。地冥教育儿砸还挺在行,恩威并施,对于傀一的心理也很了解,知道他妒忌离凡。但地冥自负,认为万事皆在他掌握之中,却是眼高于顶,借故装B了。且不说地冥只是玄尊的背锅侠,就是黯影寒武纪也脱出了他的剧本,地冥已生产生了盲点,未来必定吃亏。倒是地冥去找人觉很是微妙,他又有啥坏点子了吧)



自从无欲天回来,天迹便忧心忡忡的模样,人觉问,你是在担心谈无欲嘛?天迹否认道,我是在想地冥为何按兵不动。人觉提醒道,地冥向来如此,安排好一切后,并不需要亲自动手。对此天迹也明白,地冥只是想搞事儿,并是介意最后的得利者是否自己。想到失控的寄昙说,天迹仍是自责,绝不能再次发生这样的失误了。

(地冥的所有计划,都是为了玄尊,玄尊才是主谋,地冥不过是从犯。但此时的天迹仍然不知道敌人是谁,也不知道敌人的目的,有盲然之感。这里要注意,人觉问想谈无欲的事,但天迹没有明说,他是否还在防备人觉?)

天迹认为,地冥实在狡猾,擅长引开别人的注意力。对此人觉表示同感,冥WEN不过表象而已,地冥真正的目的是想引导人类走向灭亡。两人正说着,老秦急跑回来将元筝要上位之事约略告之,并认为天迹应该去竞争盟主之位。

天:这种重要的工作,我这种散仙不适合,还是让非常君上吧。非常君制造疫苗功不可没,绝逼有这个份量!

人:天迹你太调皮了,明明知道我一心只想教育人之最,就别再给我分派工作了。

(天迹这里太可爱了,竟然要人觉去竞争当盟主,不过元筝一上位,天迹就算是彻底下台了。人觉拒绝的理由是要[导正寄昙说],但他实际上有没有去做呢,还是要打个问号) 

寄昙说正处在关键时刻,所以天迹与人觉会把精力放在老昙身上,冥WEN之事便交由老秦关注。

(天迹现在失去了局面的把握,所以老秦只是[关注],并不会采取啥措施。老昙的入魔打了天迹一个措手不及,而早就将老昙交给人觉来教育更是天迹的失误,可奇怪的是天迹并未追究人觉的责任。人觉的任务一直是[导正老昙],早在老昙说还正直的时候,他为啥不出手护持?其实人觉一直有,只是他的目的是将老昙导歪,楚天行就是他的人)

天迹交待之事,老秦自然放在心上,只是天迹近来也不逗B吐槽了,所以老秦有点水太习惯。近期武林并不太平,天迹已失从容,故而逗B不起来了,老秦敏锐的觉察出这点。天迹不想进行这个话题,想要去天宙之间静静,于是人觉也不再打扰,化光离去。

天迹近来心情忧郁,不似往常那般活泼,老秦知道,他是因为大漠苍鹰之死而难过。老秦所言不差,苍鹰之死使天迹甚为悲伤,时至今日仍未消退。

秦:那个地冥咋回事,他是一心要与你做对到底了么?

天:说到他,会让我生理不适……

(天迹对地冥的反感愈发严重,以前是心理不适,现在是生理不适)

秦:这么严重!

天:地冥为了给我泼脏水,不惜扮成我的样子四处招摇,还在我面前大摇大摆,我真的一想到就觉得好恶心……

(斩魔录01,法儒明确说明[地冥称自己是血元造生的产物],为何时至06,天迹仍认为地冥是伪装成自己的脸??)

秦:哇卡真是BT,这种人真应该弄死他!不过以前你们还同修过,为啥他会变成现在这样?

天:初识是在窈窈之冥,受玄尊钦点成为[玄黄三乘],探索武林[天启之秘],那时……

(这个窈窈之冥是[三乘]同修之所,又有高级的[太穹十三卜],实际上应该是玄尊的不动产。按照玄尊的尿性,[太穹十三卜]应该也是套路的一环,玄尊留下资料、预言,最好是一个字也不要信)



剑儒将无端带到家中,见剑儒的步伐与执杖的手法,无端便知他是高人。剑咫尺依旧不能动弹,他伤势未愈,心情忧郁,只能不断回忆幼时与母亲的相处。异母兄弟见了面,场面有些尴尬,虽无端想要亲近,但剑咫尺却一时不能接纳他。剑咫尺耍起脾气,无端虽是想照顾他,但想来剑咫尺亦不会答应,所以这事还是拜托剑儒。剑儒已决定治疗剑咫尺,想必这对异父兄弟还有一个培养感情的过程。  

(剑儒对两兄弟真是亲切)



人觉的剧情是近来关注的焦点,需要仔细研究。据X烟儿说,人觉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 俺们来看看从斩魔录01~04,人觉的行踪—— 

斩魔录01,人觉在仙脚与天迹、法儒议事,之后前往无欲天,向东门先生打听疫苗进展。

(鬼麒主回收圣剑魔刀,单挑圣雄)

斩魔录02,人觉没有露面

(鬼麒主尾随天迹至云海仙门,被地冥捉弄)

斩魔录03,人觉救下东门先生,由无端送回儒门治疗。人觉主动邀请天迹去抽老昙。

(地冥闹得动静太大,天迹出现,鬼麒主化光离开。鬼麒主与地冥表面哥俩好暗地里互喷。

斩魔录04,人觉与天迹抽老昙,被打伤。天迹邀请人觉到仙脚治疗,法儒抢着为人觉治伤。蝴蝶君与剑随风邀请天迹为谈无欲治疗,人觉同行。

(鬼麒主没有露面)

俺不知这是巧合还是偶然,但人觉的[偶然]与[巧合]已经太多。从斩魔录01开始,人觉与鬼麒主的露面都是极其有规律的,那就是绝对不会同时出现在不同的地点。斩魔录02,天迹在云海仙门逗留了几近一集,而人觉并未在外活动,巧合的是,只有法儒与人觉知道天迹要来仙门,而在斩魔录03,鬼麒主避免与天迹正面冲突化光离去,已经足够说明一切。斩魔录04,人觉几乎都跟着天迹,巧的是,这集鬼麒主没有露面。

仙魔第46章,天迹与地冥疗伤,知道这件事的也只有法儒、人觉、地冥、天迹。疗伤现场,鬼麒主带着圣雄与剑咫尺来闹事,之后发表了[要针对天地人法]的宣言就撤了。事实上,这次出现的鬼麒主是个障眼法。这是唯一一次人觉与鬼麒主同时出现,但事实上,鬼麒主从未针对过人觉。人觉曾对老墨说,地冥是血黯源头,并会使用转移空间之法,但事实上开黑洞跑路是鬼麒主的专长。人觉为啥努力误导老墨,将视线转移至地冥身上呢?

(话题扯远了,继续正剧)

据X烟儿所说,人觉好几天没有回家,那么这几天他去干啥了呢?斩魔录第二集,鬼麒主尾随天迹去了云海仙门,那时的人觉又在哪里,有谁可以为人觉做出不在场证明嘛?

地冥来访,但人觉尚未回家,X烟儿一时没认出地冥。直到地冥亮明身份,X烟儿才平静的接受了事实,地冥也很许久没来了,而改变外貌的地冥,X烟儿才一时没有认出来。

(这几句对话可以看出,地冥从以前就与人觉关系亲密,但不是用的红发这张脸。那俺是否可以推论,地冥是用天迹那张与人觉交往,所以X烟儿认得[天迹]那张脸呢?那么在仙魔45,X烟儿是否把天迹当作了[地冥]?)

正当此时,人觉回来了,X烟儿十分开心,人觉打发她去做菜,好与地冥单独面晤。

人:找我啥事儿啊?

地:凭我二人的交情,没事不能找你么?

人:你是没事会来串门的人么?而这段时间托你的福,害我忙死了。

地:我搞天迹与你何干,自找苦吃啊你~

人:你俩都是我的好友,哪一个我都不想失去,只是你的脸竟然与天迹一样,究竟为啥?

地:这事儿你不用深究,我与他只能活一人。

人:就是这句话让我为难,何必呢?3P不好么?

地:我希望你永远保持中立,上次的冥WEN之灾,我知道你出手了(希望不要有下一次)。 

人:我能不出手么,好友?你与天迹水火不容,何必祸延苍生?寄昙说现在如此疯狂,也是因为你在推波助澜吧?

(寄昙说这事儿,地冥只能说是帮了点小忙,主谋可是[鬼麒主]啊)

地:[推波助澜]这话说得好,兴风作浪者并非地冥,我只是推动大势而已。无论是血灾蹀殁还是天地不容都只是过程,再过不久就能大势底定。

(后半句是在汇报工作啊,苦境快要[大势底定]了)

人:我知道你目的不单纯,但那样的世界我并不期待。

地:话说这么重,是不顾咱的情份了,你要帮助天迹的话,那咱俩只能[无奈]了。你想阻止我么,哈哈哈哈~

地冥笑罢扬长而去,人觉表情阴晴不定,似有所忧。

地冥咬着天迹不放,人觉表示头痛。 

(人觉开始公开支持天迹,甚至不惜与地冥撕破脸,看起来真是无比的CJ。若只凭几句话就想表明立场过于简单了,是黑是白,还是看人觉后面的作为再下定论吧。另外,人觉竟然没有请地冥喝猴屎咖啡,果然屎是专给天迹准备的么?)



寒武纪的意外出现,使冷飘渺觉察到血黯源头又要搞事儿,便借故外出,将这消息通知了雪爵。冷飘渺介绍了目前的情况,地冥扶植和阴虚,却又搞出个寒武纪,究竟打得啥算盘呢?对此雪爵认为,地冥只是玩弄精灵,分化精灵的力量,此举必有深意。冷飘渺认为必须加快动作,要赶在地冥将精灵带入灭亡之前阻止他的计划。

冷:现在受王落单,先拿他作试验吧,需要我把剑让给你么?

雪:为嘛?

冷:我怕我打不赢,交给你比较妥当。

雪:你不行那谁行呢~

冷:要是我输了,记得来帮忙。

雪:你就别谦虚了~~~

(冷飘渺这么谦虚,在这装B的武林中可算是难得了)



为了激发身体潜能,魔君持续SM,随着刑罚加剧,魔君只是淡然一笑。  

(长成这样,也没人怜惜你啊)

经过圣母鉴定,魔君这段时间的SM也没白费,已恢复了半数功力。接下来只要继续增加SM的级别,恢复所有功力指日可待。但是魔君实在是烦了,他急需地茧作补品,否则一直顶着这张沙马特胖脸,就一辈子没有出头之日了。只可惜一本书带人搜查到破庙就失去了行踪,不过以地茧对朱雀衣的感情,必定会回来替妹妹报仇的。魔君对此嗤之以鼻,魔都是无情的,地茧作为妹控,根本不配称魔。

但地茧本就并非纯血的魔族。当年西土魔城遭遇锋魔之祸,圣母的老爸为了保护城池才将圣母献出,同时让圣族加入原始幽界。 后来魔君封圣母为后,引起天茧之母夔后的不满,这才要求地茧作为质子,加入茧族。但夔后却在幽界遭遇危机时下落不明,是圣母一肩担下保卫幽界的责任,牺牲圣族架设[弗界圣网]并抵御精灵天下的反击,圣母展现了手腕,这才被众魔尊为[圣母]。

(所以地茧嫁给天茧为质,是由于圣母与夔后争权结果,但夔后的儿砸天茧,最后还是被圣母的儿砸地茧弄死了)

圣母:所以[情]这个东东也并非完全无用,比如说鬼麒主,若能以情动之,这样幽界才能走向和谐。

魔君:不用,你只要把他找出来,我自然会用力量,让他跪着唱[征服]。

圣母:好吧,我已有线索,早晚找他来见你。

[天证龙战]在即,魔君让圣母拿主意,于是就决定由疯魔之女参加首战。

(这无聊的天证龙战)



玉贵妃进入昊正五道寻找凤儒,却遇一桩离奇的凶案,他能查出真相,通过凤儒的考验么? 



冷飘渺找上受王,雪爵暗中围观。

冷:有三件事,我一直放心不下。

受:啥?

冷:当初我百般刁难你与琥珀的婚事,抱歉。

受:没事,都过去了。

冷:我LP天织主扮成琥珀的样子勾引你,抱歉。

受:没事,我跟她是清白的。

冷:抱歉,我还是想杀你。

受:你从哪学的抱歉斩!?



天证龙战第一场,疯魔之女剑琅琊VS邪天子,谁能迎来首场胜利呢? 

(不用想也是新人光环的剑琅琊胜出。台面上姓[剑]的也太多了点吧,剑咫尺、剑非道,现在又来个剑琅琊,身为妹子却比非宝还有男人味)



寄昙说杀上渡月桥,轰杀一众妖道角,却独留圣道夫与阅千旬的老命,阴虚元筝及时杀出,他真能将寄昙说一举轰杀么?

(没有结果的战斗,两个都不会有事)


OVER

评论(63)
热度(14)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