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斩魔录06剧情+吐槽*新副本示流岛开张啦

玉贵妃具有魔脉血性,示流岛副本开启,玄尊的新套路开始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6章

玉贵妃查明真相,凶手确实犯了凶案,但事出有因。只因凶手之母得的是传染病症,所以接触过的两位大夫与家中仆人都受到感染,凶手为了保全老妈的名誉,也为了其他村民好,所以他杀了被感染的人,再伪装成穷凶疾恶的凶手。如今名侦探玉贵妃查明真相,还原事实,圆满的解决了此次事件。

(造型师最近爱上村姑辫啦,凤儒这一身真是花俏,有种村姑的感觉) 

原来凶手就是凤儒所扮,整件事都是对玉贵妃的考验。玉贵妃能通过第一关后,虽是有伤在身却洞察真相,既细心又富有智慧,得到凤儒的称赞。

凤:法儒对你来说是啥?

玉:爸爸。

凤:儒门众人呢?

玉:朋友与亲人。

凤:如果法儒与众人都陷入危机,却只能救一方,你当如何?

玉贵妃犯了难,因为凤儒这个问题是在问,法儒与儒门众人谁更重要,与[妈妈和女友掉进水里救谁]的问题如出一辙。

玉贵妃进入甚久,除了慎恒之以外,众人都有些担心。慎恒之指责法儒放水,这才让玉贵妃成功通关,若非如此,是一关也过不去的。东门先生看不过去,据理力争,与慎恒之发生争执。慎恒之再要JY,法儒一声[肃静],吓得他赶紧弯腰行礼道歉。像慎恒之这般人,嗓门大,骨头软,仗势欺人,欺软怕硬,最是可恶。幸好还有法儒能震住他,再要是瞎BB,一袖子就甩出去。  

凤儒的眉心,有凤凰图样的妆点,这双果绿色的眸子倒是很漂亮。 但凤儒的造型,毫无凤凰的高贵典雅,反而像只五彩花鸡,过于累赘繁复。发饰就像堆砌了整个珠宝箱,胸前的两只村姑辫是败笔,服装款式比较老土,白色的大翻领+木耳边也很突兀,衣服上的纱也不甚高贵,难以衬托[凤儒]的高贵气质。 玉贵妃久未做答,凤儒再三催促,终于作答。道理玉贵妃都懂,坐在[主事]的位置上,当以儒门上下众人为己任,但法儒之于玉贵妃,是最为特别的存在,所以事到临头之时,玉贵妃不能保证一定会弃法儒而护众人。虽如此,此次的请托凤儒亦无法拒绝,因为此乃攸关天下苍生之事,若只因玉贵妃爱重法儒便要拒绝出手,则会过于草率。 

虽是认可了玉贵妃的答案,但凤儒仍有一题,那便是玉贵妃的内心。凤儒施展法术引动[魔脉血性],瞬间玉贵妃脑海中闪现鬼麒主的魔性面具,手中出现青色的纹章。先前法儒打的伤尚未修复,如今再逢魔考,玉贵妃终是撑持不住,倒在凤儒怀中。望着玉贵妃的脸,凤儒发出一声叹息。

(那么问题来了,玉贵妃确实与幽界有关,并且很可能是真鬼麒主的儿砸。但凤儒为啥会知道这桩事呢,现在有三条线索:

1.魔君对鬼麒主有一段恨

2. 夔后在幽界遭遇危机时下落不明

3.凤儒知晓玉贵妃不为人知的身世

根据以上线索,可知以下结论:

1.凤儒=夔后

2.玉贵妃是鬼麒主与夔后私通所生

3.鬼麒主与夔后给魔君戴了绿帽

4.玉贵妃与天茧是异父兄弟

5.法儒其实是玉贵妃的杀父仇人

再根据以上推论,加上[真鬼麒主的身体可能被玄尊借尸还魂]的可能性,可以做出进一步推论:

1.玄尊成了玉贵妃生理上的爸爸

2.玉贵妃与法儒,在伦理的角度上来说是兄弟

3.凤儒与玄尊是生物学上的夫妻

4.凤儒与法儒是伦理角度上的家人

5.法儒杀了玉贵妃的亲爸,然后把自己的爸爸玄尊还给玉贵妃



受王与冷飘渺单挑,最后被剑一插,果然恢复了理智。于是冷飘渺请受王配合,继续潜伏在阴虚联军,下次就是要除去天织主体内的种子了。 

(冷飘渺是因为看出受王是个菜B才不答应婚事的吧)



天证龙战第一场,基佬邪天子大战女汉剑琅琊,被削断手掌败阵。剑琅琊舔食剑上的血,睁开的双眸竟是异瞳,并且极似蛇瞳,显得尤其冷血。 

邪天子受伤,孤星泪虽是不认为他是以前的基友,但见状还是上前搀扶。剑琅琊对邪天子的实力嗤之以鼻,竟然连逼她化成[妖异剑琊]都不够,可见菜B。总之这次是幽界胜了,黯影也不多言就告辞了,接下来的比赛在三天后。邪天子输了比赛心情不好,这具身体是地冥复活的[傀兵],虽然威力增加,但却不能像活人一样疗伤,需找傀一做修复。当初被双秀所杀,是地冥将邪天子制成傀兵得以锁住灵魂,任务则是牵制孤星泪,在[愿望]未完成之前,邪天子希望这身体能支撑下去。

(邪天子的愿望应该与孤星泪有关吧,他的灵魂还是从前那个,所以对孤星泪应该还有爱XD)



由于[代射]之因,种下了今日寄昙说与阴虚元筝血亲相残之果,生物学上的父子二人拳打脚踢。

乐寻远:咱在这里只会使公子分心,还是撤吧~

阅千旬:机智。

圣道夫:有理。

元筝使出明气武典第八重,但寄昙说根本不放在眼里,既然如此,元筝左手使出[送你上天],右手使出[明气武典],合双重威力与寄昙说的三光神剑对冲。最后两人双双呕红,树林也被毁了,元筝对效果还挺满意,撒足狂奔怂恿寄昙说来追。

元筝在树林中急急而奔,跑了一会儿就没了踪影,寄昙说正自疑惑,就被蜂拥而至的僵尸大军包围了。这些都是受到冥WEN感染的村民,如此都做了寄昙说的剑下亡魂,由于数量大多,寄昙说颇为烦燥将所有僵尸都全灭。元筝利用僵尸拦住寄昙说,使是老昙对元筝的厌恶再次升级,若是下次逮着,定要好生教育。



事实上,黯影设立[天证龙战]之局,目的不仅仅是为拖戏而已,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探明幽界的实力。而今可知,剑琅琊便是幽界最弱的,而接下来的战斗,黯域必须胜利。

无人榜认为接下来幽界圣母必定出战,而自己则是比孤星泪更好的人选,但黯影似是另有想法,所以没有答应。黯影对剑琅琊十分在意,着无人榜去调查[妖异剑琊],根本没打算让无人榜参加比赛。对于黯影的专制,无人榜虽是略有微辞,却也无可奈何。

黯影确实自有安排,地冥将他复活,却不知寒武纪已然精分。[黯影]是[两个人],[黯]以及他的影子[寒武纪],现在改称[影]。 

(两人深情的互称对方黯与影,好基,这算是自体么) 

幽界的出赛者,第二场必定是圣母,第三场则是魔君。按照这个思路,寒武纪决定去找[她]来会会圣母,这样也不用暴露黯域其他的兵力。为了掩饰身份,寒武纪戴上了个精巧的面具,但他的发色与衣服却暴露了身份,所以这面具没啥作用。黯决定前往[三界细缝],这是个神秘的地址,初次出现在剧中。 

(寒武纪要找的[她]会是凤儒嘛?黯要去的[三界细缝]又是啥地方?)



剑琅琊虽是胜了比赛,但毫无骄傲之色,反而替父亲疯魔请罪。不过魔君与圣母都认为这不是剑琅琊的错,所以并不怪罪。

(现在幽界就剑琅琊一个打手,圣母与魔君也不会在这时候给她小鞋穿啊)

魔君对现在战况十分满意,第二战将由圣母出战,虽然圣母受到[九五之盒]的影响,但应无大碍,只要使出[玄阴九冥心令第七层],对手就只任由圣母宰割。

(这样加设定真的好么==)

上次黯影与孤星泪来幽界挑衅,圣母尚无法使出这招,所以才让他俩侥幸离开。三天后的对战,圣母必定会让黯影大开眼界。至于黯影此战的目的以及他的真实身份还是个谜,魔君并不知道黯影想从幽界得到什么,不过眼前魔君还是更想知道好兄弟疯魔究竟身在何方。

疯魔之事疑点甚多,第一次异变是在回归之后,突然在西土魔城(圣母的娘家)大开杀戒,是魔君阻止了他。疯魔恢复清醒后,对事因保持沉默,只说要退隐,于是魔君便着魔剑姬照顾他。没想到两人日久生情,生下了剑琅琊,疯魔也在鬼麒主的医治下稳定了一段时间,并将女儿教育成出色的剑者。直到精幽大战暴发在即,魔君前去邀约,疯魔再度异变,并引发葬神关一战。

但疯魔一开始失踪期间,却无人知晓他究竟从何处归来,又为何会产生异变。这个异变的原因,本该是由鬼麒主负责,但随着发生[那件事],鬼麒主突然离开幽界,[异变原因]也就无人调查了。但魔剑姬死前曾告之魔君,疯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莫名消失,又一身鲜血的回来,她试图跟踪,但却毫无线索。唯一的可能是当时剑界连续发生七大血案,凶手的剑法十分诡异,让人看不出剑法路数,而且魔君后来也看不出疯魔的剑法,就像是一种意象。

这一点剑琅琊也有注意到,疯魔后期的剑法已经超越的剑法的范围,好似是在勾勒一种轮廓。剑琅琊曾经询问过老爸,但疯魔总是默然不语。魔君将此事交给剑琅琊全权负责,一定要查出真相。

(这段信息量很大:

1.疯魔从某处回来后就产生异变,并且在剑界制造了七大血案,并因剑法没有特征所以没有人被发现

2.疯魔的剑法超脱了剑法的范筹,并且像是在勾勒一种轮廓

3.疯魔之事原本由鬼麒主调查,但发生[那件事]后,鬼麒主离开了幽界,调查就此搁置

4.鬼麒主负责治疗疯魔,但在精幽大战暴发在即,疯魔再次异变,与魔君在葬神关单挑,导致魔君带伤赴约,与精灵两败俱伤

这些事件缺乏一块最关键的拼图,那就是[血黯之气]。疯魔的异变,很像因血黯之气而陷入狂暴的症状,如果是这样,则疯魔初次去往的地点应该是玄尊的秘密基地——示流岛。

结合斩魔录04~06中透露的线索,整理出幽界的时间线:

疯魔去的地方,很可能就是玄尊的副本[示流岛],所以受到[血黯之气]的影响,疯魔就真的疯魔了。第一次异变是由鬼麒主替他稳定病情,但中途鬼麒主被杀,所以疯魔再次异变,制造了[剑界七大血案]。 

值得注意的是魔君三缄其口的[那件事],是否是被玄尊上身的鬼麒主与夔后戴了绿帽,玉贵妃若是此时的产物,则是玄尊意识下的产品,应该算作玄尊的正牌的儿砸,并且是法儒的弟弟(但没有血缘关系)。

夔后又是否因为魔君娶了圣母而心怀怨恨,与玄尊鬼麒主一拍即合,生下玉贵妃后离开幽界,去儒门做[凤儒]呢?

玄尊鬼麒主撰写《释魔录》,实则是要削弱魔君的实力吧。精幽之战是玄尊借地冥之手挑动精灵发动的,而疯魔在战前又与魔君大战三天三夜,致使魔君带伤参战——魔君伤后自然无法开店《释魔录〉,则魔君成了光杆。  

再来回顾一下鬼麒主(玄尊的布局),有助于理清剧情。

 

现在玉贵妃已经快成法儒弟弟了,按照俺的野望,最后大家会发现其实都是一家人,多么酸爽。 



澡雪与秋水等了甚久,都不见云徵子来上课,而且估计是老年痴呆的前兆,上课的内容也时常重复,可见根本没有用心准备。云徵子近来时常逗留天剑名峰,不务正业,上次还让两小童自X呢。不过据他说,这并非偷懒,而是在调查某件事,总之今天也没有心情上课,就给澡雪与秋水讲讲八卦吧。

(云微子自发现(玄尊)剑痕有(邪气)问题后便时常去天剑名峰调查,次数不少了,如果发现问题为何还要去呢,究竟是[不确定]还是出了别的问题?)

澡雪与秋水都对天迹十分好奇,究竟为啥他会与仙门之光君奉天成为一对儿呢?

云徵子:既然你们诚心诚意的问了,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们,仙门的三角恋——

曾经在仙门中,有一对人气组合[奉天默云],直到某天来了一个不学无术、吃喝嫖赌、四处欠债的恶霸无赖,那就是玉逍遥。玉逍遥仗着自己大师兄的身份,欺负每一个师兄弟,然后正义的奉天默云联袂出马,将邪恶的玉逍遥制服。玉逍遥被教育后,终于重回正道,这才成了正义的[天迹  神毓逍遥]。 

云徵子:所以是先有[奉天默云],才有[奉天逍遥],知道了嘛?

澡雪:这故事也太烂了,过去妖道角的脸,是怎么变成仙魔主角的?

秋水:你以为这是太极国啊!

澡雪:而且玉逍遥是大师兄啊,怎么可能是晚来的?

秋水:我们只知[奉天逍遥]也没听过[奉天默云]啊~

但云徵子拒绝解释,故事讲完了,他宣布下课,澡雪与秋水认为这个故事漏洞百出,毫无意义,真是浪费时间。 

(云徵子明显不正常,他上周发现(玄尊)剑招有异(邪气),之后还多次研究,很可能受到邪气感染,将对天迹的一点点妒忌放大,并且将自己的YY当成事实说给澡雪与秋水听。奉天从来都对逍遥一心一意,云徵子却称先有[奉天默云]才有[奉天逍遥],意指天迹第三者插足。并且恶意抹黑天迹RP,将他说成是不学无术、吃喝嫖赌、四处欠债、面目可憎的恶霸无赖,已经超出了玩笑的界限。云徵子也是君奉天的爱慕者,对天迹肯定有些妒忌,若是感染邪气把天迹当成情敌,很可能加入[天迹全家捅]套餐) 



为了解[示流战史]的相关资料,天迹与非宝进入天宙之间。[示流战史]非宝亦有耳闻,二位府尊曾经提过,此乃三教最高机密,只是相关的记载都被抹消。

(三教的机密还真多)

九天玄尊亲自参与的圣战[示流战史],是一段不朽的神话,但即使玄尊是天迹与奉天的恩师,天迹对这场战役的认知并不比非宝多,也是疑问。

(这场圣战本身就是玄尊的套路吧)

在医治谈无欲的时候,天迹目睹了不祥之兆,那个景象与[示流战史]所描述的画面一样,是十分可怕绝望的世界。为了弄清真相,天迹打算借助天宙之间来调查,请非宝在侧护持。

只见天迹娇躯一振,开始发功,然而——

天:这怎么可能,竟然要付钱!

非:前辈,现在怎么办? 

天: 奉天很忙,我不好去打扰他,只能去云海仙门翻找玄尊的笔记了…… 

非:那我替前辈看家~

于是天迹再次前往云海仙门。

(天宙之间看不了,这明显有诈,所以天迹一定会去找玄尊的笔记,天迹这是又被玄尊套路了。法儒与天迹已经怀疑玄尊有问题了,既然这样就该知道玄尊的笔记不可信任,可天迹还是去看==) 



(元筝的唇色很销魂啊) 

乐寻远、圣道夫、阅千旬见时机成熟,提出由元筝就任武林盟主。四人一番感人的表演,成功使得村民们来给元筝捧场。

(虽然三教尚未投降,但先坐上盟主的位置也不差)



救回受王后,冷飘渺故技重施,将天织主骗出,由雪爵用剑。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天织主受到影响最深,所以没有作用。冷飘渺有些失落,也许惊雷尊与紫微还可以拯救,他还想救海棠,但雪爵认为她并非[活着的精灵],所以不用白费功夫了。  

如今天织主又接到傀一的任务,正在整军待发,想来血黯源头又有大动作了,只是不知目的是谁。

(与地冥找人觉有关系么?)

日天已然了阴虚元筝的忠实狗腿,他仔细观察联军内部情况,觉得受王离心离德,天织主必有盘算,而冷飘渺定然在暗中搞鬼,所以定要提防。 

(冷飘渺还是被发现了)

元筝即将上任,所以来请日天帮忙,一起配合送人类一件[大礼]。 

(愚蠢的地球人,等着元筝送你们上天吧)



失去LP的圣雄仍未走出悲伤,同样的失去LP的受王来安慰他,两个鳏夫都将以[向鬼麒主复仇]而努力。

(这剑和非宝是情侣剑么) 

月伴很想学刀法,但月文心与师尊有约定,不能随意外传。幸好过几天便是与师尊会面的日子,届时月文可以介绍师尊肖流光给月伴认识。

(这鼻子整的吧)  

而此刻的西域,出现一名封刀的刀者四处挑战各领域的高手,今天的挑战就是足球。白发刀者虽是初学者,仍是以超强的水平击败四人,再度成为围观群众的焦点。这位自恋的刀者,身边还跟着一名[传记者]随时记录英姿,他戴着大大的耳环,大大的鼻子,他就是月文心的师尊——肖流光。 

(看来也是个逗B)



(这可爱的包子脸) 

玉贵妃由属下护送出了昊正五道,昏迷一天一夜方才醒来,无端照顾他甚久,因一时找不到寄昙说,便留下帮忙救灾了。玉贵妃业已无事,便由他发号施令,制定了行动计划。此次的任务便是用疫苗杀死虫祖,由凤儒的超声波影响血冥的行动,掩护法儒及众人工作,东门先生、慎恒之等外援亦一同行动。

(==遂无端的身上有地冥的窃听器,所以行动已经暴露了吧)



剑儒尽力开导剑咫尺,希望他能接纳无端。

阴虚元筝即将登上武林盟主的宝座,日天会被拿来祭旗立威么?



 

天迹再上仙门查找资料,云徵子却认为天迹习惯很差,要求他找完资料要放回原处。天迹觉得师弟有些啰嗦,就继续找资料了。

(云徵子其实很不待见天迹吧)

谈无欲醒了,开始讲述情况,那时他追踪一股不明的邪恶之气,随即发现公孙月也在岛上。公孙月是因大雾而迷失方向,意外漂流至示流岛上,正好与谈无欲相遇。 

 

天迹终于找到玄尊的笔记,内中记录道——

人间东皇天绶二年,神梳纪元第七年,神州遭受弥天之祸,天地人三界失衡,[魔、鬼、妖、邪、精]各界骚动,使得群魔乱舞,为祸苍生。为拯救苍生,仙门挺身而出,前往示流岛……

(示流一战使云海仙门扬名,按照玄尊的尿性,这一战应该也是套路。天宙之间不能观看,只能从率尊的笔记来了解,所以这根本不可信任。云徵子极有可能已被邪气感染,他会掏刀子出来捅天迹么?)

 

根据谈无欲的描述,示流岛上迷雾重重,竟现日月同天之景,极不寻常。岛上血色邪气笼罩,使公孙月感到感极不自在,且岛上虽有村落,却没有见人村民,也是奇怪。

(血色邪气=血黯之气)

 

谈无欲与公孙月在岛上转悠,最终发现莫召奴在一座神社中翩翩起舞。 

 (玄尊的秘密基地示流岛副本开启啦,谈无欲的幸运出逃大约是有意为之吧,把正道引过去各个击破。时隔N年,莫召奴再次复出啦,但出现在这种诡异的示流岛,难免让人心里发怵,他真的莫召奴么?) 



由于无端背上的窃听器泄秘,此次儒门的计划都在地冥的掌握中,所以他上集去找了人觉,这集就带着鬼麒主、精灵军团以及自己的人马围攻儒门。地冥狡诈,先是催动血冥出洞牵制儒门众人,再与鬼麒主联手欲攻法儒。 

但鬼麒主可是[熟人]啊,他极力避免在天迹面前动手,应该不会傻到在法儒这里造次吧?若是被认出来或者打掉面具,那就麻烦了。但儒门的计划已被破坏,看来将以失败告终,如此一来,玉贵妃将遭受更多质疑,处境艰难。

法儒以一敌二,仍是霸气侧漏,就看他能否摘下鬼麒主的面具了。



新副本示流岛上血色邪气笼罩,这血色邪气也就是血黯之气。若按玄尊的笔记所说,那岛上出了啥大事,闹得三界骚乱,再由云海仙门挺身而出,解决问题,这才维持了三界和谐,云海仙门与玄尊亦借此机会扬名天下。可若是按照玄尊的尿性来想,这件事本身就极为可疑,或许这岛本身就是玄尊的产业,故意搞点响动出来,然后再由仙门去解决,不就赚取了名声么?

示流岛上为何会有这么多血黯之气,我倾向于这是后来才有的,是因为玄尊看上这岛,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示流岛上原本是有许多民居,说明示流岛一开始是适合人类居住的,但后来有了血黯之气,导致人类死亡,这岛也就成了诡异之地。真正的血黯源头是玄尊,那么他定然选中了这岛作为实验基地,导致岛上血黯之气暴发,不再适合人类居住。

在幽界工作的鬼麒主大约是想不到,竟然会有人COS成他的模样在武林中干坏事,比如意图开启阴界入口。这事儿应该是玄尊干的,但罪名扣在了鬼麒主头上。由此可见,玄尊的目的就是[三界],所以说示流岛上影响三界的[祸事]与玄尊没有关系,那是不科学的。而玄尊装作救世主的模样,带领云海仙门去救难,并且设立封印,既为仙门搏得了名声,又阻止了普通人去岛上探险,则示流岛成了玄尊的地盘。

封印了示流岛之后,玄尊得找个借口设立[玄黄三乘],于是他趁机将地冥与人觉安插在天迹身边,为今后的计划打下基础。

经过《仙魔》到本周的剧情,元筝的上位标志着苦境已基本平定,示流岛就开始活动了。谈无欲的幸运出逃并非偶然,而是计划中的一环,正道必定会去示流岛救人。如此一来,玄尊便可在岛上守株待兔,正道来几个灭几个,把不安定因素解决在苦境大局之外。

X烟儿透露重大线索,人觉原来几天没回家了,那么通过观察前面四章的剧情,就可以发现人觉与鬼麒主行踪的规律性。而在斩魔录05,人觉MS是明确站在天迹这边,虽然这话很动听,然而还是要看实际行动啊。人觉说要去导正寄昙说,他去了么?除了拉上天迹去找抽以外,人觉根本没有再找过寄昙说。然就在地冥找了人觉之后,鬼麒主与地冥一起出动围攻儒门,这未免又巧合了。

本周透露重大线索,玉贵妃具有[魔脉血性],他是幽界血统,亦有[血黯之气]。玉贵妃应该是玄尊以鬼麒主之身与夔后私通所生的私生子,所以玉贵妃才是幽界血统,血黯之气则是玄尊的特征,如此一来,法儒是玉贵妃的兄长就可以成立了。夔后与鬼麒主之事泄露后,夔后与鬼麒主先后离开幽界,夔后去了儒门成为凤儒,鬼麒主则减少了活动,以人觉的身份潜伏在天迹身侧。玉贵妃与法儒是生理上的异父异母兄弟,与天茧是同母异父。

仙魔中的角色关系,必定要走向十分混乱的局面,也许到了最后,法儒会发现台面上都是一家人,或者是沾亲带故的亲戚。但只有一人对法儒来说是最最重要的,他就是天迹,如果玄尊要对天迹动手,相信法儒会为了师兄与爸爸决裂。



OVER

评论(93)
热度(25)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