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WB http://weibo.com/2443487602/
分站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节目单
神魔情海魔涛 魔云战韬

霹雳斩魔录08剧情+吐槽*九天玄尊与八歧大蛇

过渡期间,剧情松散,但本章天迹卖萌值得一观。另外第七章透露的[八歧],很可能才是玄尊的真面目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8章

天证龙战第二场,地茧无限恨VS圣母,曾经的母子成了如今的仇敌。地茧缓缓睁开魔始之瞳,冰冷的的目光使圣母顿感恶寒。圣母的那个据说稳赢的招数[玄阴九冥心令],其实不过是召唤出两式神而已。地茧升级后,这样的招数眨眼就破了,圣母怒极,竟然化出朱雀衣的模样要教育这个不听话的儿砸。

(圣母竟然也是弱鸡)

圣母甚是阴毒,竟然化作朱雀衣的模样刺激地茧,实是可恶。她满面绿光,说是要再教育地茧一次,真是阴森可怖。

(作为反派来说,圣母的手段还不错,但B格却不高)

面对朱雀衣的脸,地茧无法痛下杀手,就当作是归还养育之恩好了。圣母对地茧却是毫无母子之情的,她一心想要杀了地茧送给魔君当补品。只是地茧有外挂[魔始之瞳],以其人之道反制其身,圣母吞败。  

剑琅琊替圣母强行挽尊道,你的底牌未现,败在自己的招数之下,也不算全败。

(大方的承认失败更好,首战吞败,B格负值)



雪爵与冷飘渺合作,成功使得紫微与惊雷尊恢复正常,双尊想起过去之事,俱都悔恨不已。雪爵安慰二人,又将事情经过详细说明,如此一来,只剩下天织主与日天的种子没有消灭了。

(地冥的精灵军团快保不住啦)



天迹就像是喵星人,把书房弄得一团乱,云徵子跟在后面根本收拾不过来。玄尊的手记、藏书、资料,全都被天迹随手扔在地上,看他的样子,已是十分顺手,云微子也早就一幅头痛模样,可见天迹是惯犯。   

身无大师兄,却毫无稳重之态,有校长儿砸君奉天宠着,天迹是当之无愧的公主殿下。整个仙门的师弟都是天迹的提款机,即使是再珍贵的玄尊藏书,一样被天迹扔到脚下。   

云徵子忍无可忍,虽然天迹是大师兄,但这样糟蹋玄尊的书册,云徵子也不能坐视。天迹听着师弟的教育,一幅乖巧之态,全然没了方才的傲娇,云徵子差点以为他要改邪归正了。

天:师弟……

云:咋样,要认错了嘛?

天:不是,你的脚,踩在玄尊的本子上。

云徵子一看,差点吓尿,珍而重之捡起来就要放回书柜上,天迹一瞅,唉呀就是这本。

(这是要向萌神发展,还以为会说云徵子的脚好臭)  

天迹蹦蹦跳跳上前抢了书,翻开后就发现了关键,书中记载[心魔即成,唯有打开天地人三大要穴,方能重获神识]。云徵子有点吃惊,是指天地人三大秘穴?

(差点以为是要天地人互相暴菊)

(又扔书XD)  

既然找出答案,天迹就不便久留了,云徵子更头痛,这一地都要他来收拾。

云:你走啊,我一点都不想看到你!

天:哈哈,我会再回来看你~

云:下次再来记得还钱。

天:啥米?

云:以前借了众师兄弟多少钱,你自己心里清楚!

天:可是我现在一贫如洗,没有钱……

云:一贫如洗还穿得这么漂亮,我要扒了你的衣服去卖钱!

天:你真BT!我要去告诉奉天,说你欺负我!

云:赶紧走!

天迹转身欲行,云徵子动情道,二师兄很久没来吊祭师尊了。遥记当年玉箫与玄尊相继亡故,二师兄打击甚大,但即使奉天远在儒门,但对仙门而言,奉天都是正统的继承人。不过君奉天的身份,现在也只有天迹与云徵子知情了,但云徵子自认只是暂代掌门之职,所以仍寄望君奉天能回来子承父业。

(这一段天迹努力卖萌,十分可爱,但还是有五个问题:

1.天迹为啥有事就要翻玄尊的笔记,不能凭自己的能力找出治疗老昙的方法嘛?

上一章有提到,[阿难七梦]也是玄尊的主意,天迹只是依计而行。如此一来,天迹的智慧如何体现?

2.天迹与法儒在《斩魔录》03已经怀疑玄尊有问题,为何天迹还要信任玄尊的笔记?

不仅如此,法儒已在03说明过地冥是血元造生的产物,但天迹直到上周,仍不明白地冥为何与自己是同一张脸。天迹的记忆力似乎也很差,刚说过的事儿也会忘记。

3.云徵子要脱天迹的衣服,为何天迹却要向法儒告状?

剧中是在暗示,只有法儒能脱天迹的衣服嘛?除了法儒以外,无论是谁,都不能强迫天迹脱衣服。有了奉天的宠爱,天迹在仙门横行无阻,如果没有奉天,也许天迹早就被师弟们扒光了吧?

4.云海仙门是以血统传承的么?

云徵子将来会退位,给君奉天让位么?天迹会成为仙门夫人么?

5.君奉天的身份,只有天迹与云徵子知情?

NO,剑儒与凤儒也知晓内情)



(浓妆艳抹的[天迹]脸,不知为啥有点喜感)  

傀一原本以为地冥会教育剑随风,然而地冥却只是赐酒一杯。虽然父子之间并无父子之情,但毕竟是地冥给了他生命。剑随风接受这杯酒,为父子关系画上句点,再回之时,必将终结地冥罪恶之路。

地冥就这样望着剑随风离开,眼中有些许暧昧不明的情绪。作为血元造生的产物,地冥也并未体会过父爱,自然也无法给剑随风与傀一正常的父子之情。剑随风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傀一却是不满,为何地冥这般纵容他,又为何对自己总是严苛。

地冥知道,剑随风一直压抑体内的血黯之能,但若是他去了示流岛,为了重视的朋友蝴蝶君与公孙月,一定会压抑不住(血黯之能)。

(注意,这里地冥说漏嘴了,他确实与示流岛关系匪浅。作为玄尊的计划执行人之一,地冥知道示流岛其实并不奇怪。地冥本身就是出身于示流岛,岛上又有血黯之气(饿货之力),疑似假货的莫召奴,幸运被送回的谈无欲,这些线索都暗示了玄尊的套路)  

地冥放走剑随风,实乃欲擒故纵,他想让剑随风不断动用血黯之力,届时自然会回到地冥这里。傀一闻言也就暂时收起妒忌之心,期待离凡的回归了。



道理我都懂,可是这船谈无欲坐着来的时候还在水里,为啥蝴蝶君与剑随风坐上以后就飞来了?这竟然是一条高科技的飞船啊。  

蝴蝶君能看出地冥对剑随风并无父子之情,剑随风也知道,对地冥来说,自己不过是他的傀儡。诚然地冥赐予剑随风性命,但归根结底,并没有把剑随风视作亲子。

(地冥也没有享受过父爱,所以不懂,自然也无法给予剑随风正常的父子之情。地冥对天迹那般执念,完全是因为天迹拥有他所没有的东西,天迹被奉天宠爱,被仙门上下下宠爱,那么多人都喜欢天迹,地冥自然而然的妒忌,因为在地冥看来,天迹既傻又蠢,根本不配[天迹]之位。地冥认为自己比起天迹更加出色,同时也妒忌玄尊那般看重天迹,所以他定要努力证明自己。

傀一妒忌剑随风,就像地冥妒忌天迹;傀一对地冥既爱又怕,就像地冥对玄尊的复杂情感;地冥对傀一恩威并施,影射玄尊对地冥刚柔并济)

自剑随风有记忆开始,就知道他是冥冥之神,是邪说与离凡的创造者。

(离凡与邪说是地冥血元造生的产物)

邪说比离凡诞生更早,个性也更加阴狠,而离凡不仅性情善良,术法也不及邪说。

(离凡更像天迹,邪说则是地冥的翻版)

地冥很看重两人[血黯冥诀]的进境,更优秀的那一个才能成为血黯继承者,在这方面,邪说却不及离凡。地冥更为看重离凡,这让邪说妒忌在心,离凡并不看这些,他只是感觉到很孤单。虽然有地冥与邪说在侧,但离凡丝毫没有体会到父子之情与兄弟之情。

那时离凡偶遇一名唤风无涯的妖道角,并在与他的交往中得到了心灵的慰籍,这就是[朋友]的感觉。风无涯虽是妖道角,却颇有见地,是他教育离凡[武功是用保护弱者的,以武行义者,无论武功高低都是侠;仗武欺人者都是邪]的重要思想。风无涯育有一子,名唤风平,从这时起,离凡才知道何为正常的父子关系。

离凡羡慕风无涯父子之间的亲情,他开始将地冥看作父亲,并且说漏了嘴。地冥很惊讶离凡竟会称他为[父亲],因为在地冥看来,离凡与邪说只是他的复制品,是]工具]。可离凡却将邪说看作兄长,并将地冥视作父亲,这不是极为可笑的事嘛?

离凡有了人类的情感,不再是可以用完即抛的工具,可是这些情感对于地冥来说是多余的,他不需要儿砸,只要离凡变回那个听话的工具就好。地冥指使邪说,以傀儡术C纵风无涯父子自相残杀,残忍的结束了他俩的性命。离凡很伤心很痛苦,他自责不已,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这对父子的幸福不会这样结束。

离凡从此刻起将地冥划归[邪恶]范筹,再也不想成为地冥的继承人。更可笑的是,一直无法陷于瓶颈的[血黯冥诀],却因对地冥的愤怒而突破了。离凡安葬了风无涯父子,并在墓前发誓定会成为正义的大侠,并改名为[剑随风],表示不会忘记风无涯的教导。

其实与蝴蝶君去示流岛,剑随风也有一丝庆幸,因为无论如何,剑随风对地冥仍有一丝亲情。但现在剑随风想明白了,救回公孙月后,回来就要与地冥作个了断。  

蝴蝶君对地冥的长相十分好奇,竟然与天迹一模一样,为何剑随风看到天迹一点也不奇怪呢?

剑随风解释道,我小时候看他吃饭、洗澡、睡觉都戴着面具,我以为面具是他的一部分。不过地冥与天迹并不完全一样,双眼的间距,鼻子的角度,皮肤的细腻程度都不同,可以说是长相完全不一样~

蝴蝶君对剑随风的观察能力表示服气。

(照剑随风的说明,地冥虽是克隆于天迹,但面孔并非完全相同。而且这张[天迹]脸也是张人壳,可以扒下来换脸的,所以地冥很可能还有其他的脸孔。

不过地冥竟然与剑随风一起洗澡睡觉吃饭,其实也很亲密啊)



儒门虽是破了血冥之灾,却没有加强宣传,导致胜利果实被元筝窃取。而走群众路线的盛世归圆则极会利用群众做文章,由天下百姓幽幽之口对三教施压。三教目前只有儒门在台面活动,作为主事的玉贵妃自然压力山大。阅千旬与乐寻远,这二人各自代表鬼麒主与地冥的势力,两者合作愉快,这与地冥与鬼麒主在明面上的勾心斗角形成鲜明对比。盛世归圆标志着地冥与鬼麒主势力的结合,而元筝的上位则标志着苦境的沦陷。  

但三教并未臣服于盛世归圆,故而阅千旬与乐寻远再次上门,借群众之力向儒门施压,希望突破儒门,借此进一步吞并三教。然玉贵妃也是见过风浪之人,故而仍是表明立场,将人打发回去。此过此节,玉贵妃更肯定元筝并非好人,儒门破除血冥之灾,元筝却在忽悠群众窃取功劳,足见此人居心不良。

属下又报,据闻元筝乃是鱼美人与圆公子之子,玉贵妃听罢,陷入沉思之中。遂无端见尚无他事,便告假外出,寻找寄昙说。

(玉贵妃又是想到自己身世不明了吧)



法儒来找凤儒,说是要离开一段时间,所以请凤儒帮忙看护本门。其实法儒是想让凤儒帮忙照顾玉贵妃,对此凤儒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凤儒亦关心剑儒,闻知剑儒离成功只差一步,于是默默祝福。

天迹与云徵子以为君奉天出身仙门之事是个秘密,其实不然,德风古道的剑儒与凤儒都知道。

凤儒说,我知道你出身仙门,只是[委身]于凡境,[神皇之气]若是长期不回仙门调息,内元将渐渐流失。凤儒此言,是劝法儒回去回血,但法儒对仙门仍有抗拒,所以并不想回去。凤儒叹息,她已算出法儒命中有厄,只是法儒并不听话,也是无奈。

(也就是说法儒其实也是仙体,只是委屈置身凡尘,若是长期不回仙门保养,苦境的空气污染就会使法儒内元流失?云微子也盼着法儒回去主持大局,可法儒为何就是不肯回去?究竟是啥原因,使得法儒对仙门这般扛拒?

回忆之前的剧情,云徵子说法儒曾回仙门吊祭玄尊,天迹有些吃惊,他并不知情。可见在天迹看来,法儒不吊祭才是正常的。那么是否可以认为,法儒与玄尊的关系并不和谐。也许法儒知道玄尊的一部分作为,所以对老爸产生厌恶心理,才不肯回去继承仙门呢?

另有疑问的是,凤儒若是幽界夔后,又咋的知道法儒的事?难道是玄尊借用鬼麒主之身在幽界上班,两人私通时说的么?)



由于儒门拒不配合,元筝决定做出更大的成绩证明实力,那就是讨伐阴虚联军。不用说这又是套路了,因为阴虚联军的主帅正是元筝自己。不得不说,元筝在地冥这个剧作家的调教下,演技一流,达到了眼睁说瞎话的高水平。 

冷飘渺不在身的时候,天织主总感空虚寂寞冷。虽然复活了死去的属下,但天织主有时却觉得两人陌生,也许是开始明白复活回来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了。冷飘渺带着惊雷尊与紫微回来,天织主并不知晓内情,也并没有察觉出任何异状。冷飘渺拜托紫微照顾天织主,自己则与惊雷尊持续关注阴虚元筝的动向。

(冷飘渺的动作应该在鬼麒主的意料之外,也许这是瓦解玄尊掌握苦境计划中的意外之变)



人觉这几天都留在家里,X烟儿甚是惊喜。虽然人觉闲赋在家,却也牵挂着人之最,幸好有X烟儿的美食,解了人觉肚中馋虫,使心灵都得到了净化。 

(人觉几天窝在家里,根本没管老昙啊,答应天迹的事果然都是忽悠人)

X烟儿喜好闻香气,人觉爱吃美食,两人各取所需。人觉亦打趣X烟儿,为了闻香把脸都薰黑了,真是人形抽油烟机啊~

(所以X烟儿其实是吸烟儿,并且不洗脸,脸上全是做饭时薰到的油烟,可怕)

天迹来访,见X烟儿脸越来越黑,也是啧啧称奇。  

人:血冥之灾解了,你该宽心了吧?

天:哪有,老昙还没好呢,你把他忘记了吧。

人:唉呀,你不说我都忘记上次被他揍了。

如今浩星探龙与梵天有幸合体,所以天迹绝对要把他导入正途,只要人觉帮忙打通老昙的天地人秘穴就行了。  

人觉闻此,便知天迹回了仙门一趟。

天迹不置可否,上前亲呢拉住人觉手臂,两人一同出了门。人觉又头吩咐吸烟儿继续捡松枝,回来了要喝茶的。

(人觉对仙门很熟悉,一听[天地人秘穴]之法,便知天迹回了仙门。这里就能看出,人觉与玄尊的关联,并且在换上鬼麒主工作服的时候,装傻不懂仙门的阵法。再说这玄尊也不是好人,天迹与法儒之前已经怀疑他了,现在却又信任玄尊的笔记,天迹的作法还真是让人想不通。玄尊这个套路专家,原本老昙的入魔就是他一手捉成,怎么可能留下让老昙恢复正常的方法?或许天迹一捅这个秘穴,老昙能疯得更厉害。

人觉虽说是承接了导正人之最的工作,但实际上他消极怠工,如果不是天迹找他,人觉是不会管老昙的。好友之间帮忙要落到实处,如果只是打嘴炮,人觉的疑点就进一步增加了)



(胸前的小辫是麻绳嘛?) 

且说剑儒对剑咫尺说,我有个好方法可以接好你的所有筋脉骨头。

剑咫尺听罢大喜,然而被捆绑PALY并且摆出危险的姿势后,剑咫尺笑不出来了。  

剑咫尺:YMD!

剑儒:叫啥叫,我的方法就是回炉重造~

说罢掏出一只大炉,将剑咫尺装进去盖上盖子,运功加温。剑咫尺在炉中忍受着高温,不时发出悲鸣。



阴虚元筝拜访地冥,除了感谢栽培之恩,也要为今后的发展方向作出选择。地冥邀请元筝喝酒,说话间元筝双手枕头,又翘起二郎腿,模样甚是不雅,地冥遂觉得有必要教教元筝[行为心理学]。 

地冥:你知道人的姿势会说话么?

元筝:不懂,洗耳恭听。

地冥笑笑,化出两只人形,正是[玉逍遥]与[天迹],但元筝并不认识。

元筝:这两位是……

地冥:天迹充气娃娃,黑发是限量版名唤[玉逍遥],白发是普通版名为[天迹]。两只都是手感一流,特别的软,让他俩为你示范下各种姿势吧~~~

白发版天迹作出了与元筝一样的姿势,地冥将之命名为[优越性],元筝这才知道失礼,赶紧向地冥告罪。地冥不甚介意,只让[玉逍遥]作出真诚的姿态。

元筝: 这是真诚?看着像求抱抱。  

地冥:也可以这样理解啦,再来个评估的姿态~~

元筝: 这倒像是在撩人…… 

地冥:确实有点诱惑,再来是备战的姿态~

元筝:动作好灵活啊,能解锁更多姿势么? 

地冥:能啊,像什么前入后入老汉推车老树盘根都是小CASE,还有许多高难度动作我都有试过~

元筝:冥冥之神真是神勇,佩服佩服!

(天迹不知为何突然感到一阵恶寒)

地冥所看中者,就是第五灾的发动,而元筝要牺牲哪只精灵,他并不在意。如果元筝能力有限,地冥将会更换他人,对此元筝亦有自信,定会让地冥满意,他摆出最真诚的姿态,希望地冥能进一步发现他的闪光点。元筝告辞了,傀一暗中围观,亦感受到地冥的良苦用心。其实这些教导,地冥更想说给傀一听,而今傀一感受到地冥的期待,内心也更有干劲了。

(地冥这个邪恶的家伙,竟然收藏了两只天迹大偶,算是黑粉的最高境界了。有这两只[天迹]陪伴,地冥不仅可以解锁各种姿势,还可以没事扒衣服玩,所谓[天迹是我掌上玩物],原来是这个意思。也难怪天迹总是觉得地冥越发的WS,都有生理反应了,若是让法儒知道地冥这样猥亵天迹,非得灭了地冥不可)



地茧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得到来去自由的权利,但若是愿意留下,黯会将胜利的三个条件让给地茧来决定。但地茧很是慎重,在不清楚黯的打算之前,地茧并不想草率决定。黯很看重地茧,原因在于地茧拥有一种特别的能力。

地茧对自己拥有这等外挂甚是惊奇,也许这正是黯会救他的原因,但黯又是从何得知这样的秘密呢?对此,黯保持了神秘,不肯透露。

(是听凤儒说的吧)

但[未来]也并非想看就能看的,即使有[魔始之瞳],如果不是机缘所致,也是不能随意窥视。

(这不坑爹么)

正当此时,机缘已至,地茧落下血泪,竟见疯魔与黯对峙。传闻中疯魔早已消声匿迹,为何又突然出现了呢?

(疯魔就是剑琅琊的爸爸,他可能参与玄尊的示流岛圣战,最后受到饿货之力(血黯之气)的感染,变得疯癫。所谓的示流岛圣战,既然是玄尊的套路,自然要坑除玄尊以外的七名剑者,为将来减少敌人打个伏笔,可以说玄尊的技划是非常缜密的,示流岛圣战可谓一箭多雕) 

(剑琅琊真是帅气,仔细看造型亦带有东洋风格,其父疯魔疑似参与示流岛圣战,与玄尊有关联)  

幽界之中,圣母、魔君、剑琅琊亦在感叹地茧的升级,拥有魔始之瞳,不仅能逆反所有术法,更拥有神秘的预知能力,可以见到未来的短暂片段。

如今第二战已败,可见黯影不容小觑,魔君打算亲自出马,教黯影做人。



(离经真是秀气,像个女孩儿)

玉贵妃问起自己的身世,法儒便简单说明,当年在血河战役的战场上捡到离经,便将他交给一对年老夫妇养育。虽然法儒消除了离经的部分记忆,但其实离经一直都对法儒保留了映像。那时君奉天还是黑发,虽是将离经托付他人,仍是暗中关心离经的生活,并且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给予金钱与药草的双重补给。后来年老夫妇相继病逝,法儒也有暗中祭拜,这些离经都有觉察,所以之后他投身德风古道,只是想再次与君奉天相会。 

感觉到玉贵妃的炽热情感,法儒便称要外出调查鬼麒主了,玉贵妃告辞离去。

(玉贵妃具有魔脉血性,同时拥有魔界血统以及血黯之气的双重特征,则他应该是玄尊借鬼麒主之尸潜入幽界与夔后私通的产物。虽然与法儒并无血缘关系,但也算是异父异母的兄弟。玉贵妃虽被法儒消除过记忆,忘记了玉逍遥,但仍记得法儒,究竟用意何在呢?而最近玉贵妃对鬼麒主有了反应,亦开始恢复对天迹的熟悉感,难道是想让玉贵妃去捅天迹?)



 

天证龙战第三场,魔君念着他蹩脚的诗号从天而降,黯影望了他一眼,满脸BS的表情。然而第三场并非由黯影亲自上场,出战的是孤星泪,魔君甚为BS,此战不死不休! 

 


可怜受王刚与圣雄决定搞基,就被元筝决意牺牲,充当[盛世归圆]的战绩。受王此劫难逃,也是苦B。



(天迹现在越发端庄啦) 

寄昙说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就被天迹与人觉半路拦截。寄昙说的好心情被打断,放了个P表示愤怒,然而天迹与人觉并不退宿,今晚势必要教老昙做人。

 鬼麒主自然不坐视老昙回归正义,正要上前阻止,就被无端给拦截了。老墨与老妈之仇,无端铭记在心,今天必定要为他俩报仇。然而鬼麒主并不将无端放在眼里,因为小鲜肉不足为惧。正于此时,正义的OP曲响起,原来是法儒赶来参战,看来今晚鬼麒主要不好过了。地冥暗中围观,两处战场,他将插手哪端?鬼麒主即将摘下面具,他的面具之下,究竟是谁的脸,或者会是新的面具嘛?

无论面具下是谁的脸,都不可能是人觉的脸,玄尊没有这么傻,主动暴露真相。所以下周,鬼麒主的面具之下,如果不是另一张面具,必定是天迹或者法儒的脸,两者必居其一。  

鬼麒主与人觉同时出现,这又是障眼法了,人觉能否继续发挥演技,继续潜伏呢?



  

本章内容结束,现在把进度条调回第7章,[莫召奴]吟诵的歌谣——

兵卫 非身 陵

天羿 九怨 渡

舞峰 八岐 冥

这个祷词虽不符日本古歌的格式,前两句亦意义不明,重点看最后一句。

[舞峰],应是地名。

[八歧],日本神话中的妖怪,名为八歧大蛇。

[冥],大约是指地冥。

一、八歧大蛇

《古事记》第四章中记载,须佐之男被高天原流放,行至出云国肥河上游,遇到一对年迈夫妻与一少女哭泣,遂上前询问。

老翁答:「僕之女者,原有八女計.然高志之八岐大蛇每年襲,年年食僕一女.今者,又將為其襲來之時,而僕之女僅存一,思女亦將離僕夫婦而去.故,相泣於此.」須佐之男復問:「此大蛇者,其形如何?」老翁答:「此大蛇,彼之目赤紅若酸醬;其身者有八頭八尾具;亦其身上,有檜木,杉樹,藤蔓併生;其長度谿八谷峽八尾;又,見其腹者,悉常血爛也.」。

须佐之男正好缺个LP,便以此为由,答应救下此女。之后,须佐之男扮成少女,并趁机将八歧大蛇砍死,并在八歧尾部取得极品装备[天从云剑]。天从云剑又名草薙剑,与八尺琼勾玉、八尺之镜并称日本三大国宝。

顺带一提,八歧大蛇的住址,就在出云国的天之渊。须佐之男杀死八歧大蛇后,就与年迈夫妻的女儿櫛名田姬结为夫妇,并在出云国定居。

二、玄尊与八歧大蛇的关联

1.八歧大蛇有八头八尾,善于迷惑他人。玄尊=血黯源头,血黯之气与八歧大蛇功能类似。

2.八歧大蛇喜欢吃LOLI,鬼麒主是杀妹狂人

3.八歧大蛇住在出云国,玄尊建立云海仙门

4.示流岛上的神社,疑似假货的莫召奴(东瀛皇族),都显示示流岛与东瀛关系紧密。如果玄尊=八歧大蛇,则可以解释为何岛上会有个身份可疑的莫召奴

5.斩魔录03,地冥又道,玄尊之死是必然的结果,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伴我渡过炼狱的的曙晨。我永远都记得,那是屹立于白雪  鹫,还有死亡的寒峰,还有濒死的末日十七,因为你的曙晨而得到救赎。

可见末日十七(地冥)的重生,是在一个积累白雪的寒峰,鹫是腐食动物。

据《古事记》记载,此大蛇,彼之目赤紅若酸醬;其身者有八頭八尾具;亦其身上,有檜木,杉樹,藤蔓併生;其長度谿八谷峽八尾;又,見其腹者,悉常血爛也.

八歧大蛇同样是腐食动物。

所以结合斩魔录07莫召的祷词[武峰 八岐 冥],地冥(末日十七)的重生地点就在示流岛上的武峰,此峰常年积雪,八歧大蛇化身为鹫,传递血黯之气救了地冥。地冥的救命恩人就是帝释=玄尊,所以玄尊=八歧大蛇,血黯之气=饿货之力。

三、玄尊的野望

基于玄尊=八歧大蛇的猜测,可知:

八歧在东瀛混不下去,才从东瀛来到苦境中原,建立云海仙门,并且制造种机会,使得云海仙门名声壮大。玄尊的野心通知地冥之口可见一二,他并不满足于只做一门之掌,四处搞事,意在将三界握在手中。

四、玄尊的示流岛副本

1.末日圣战 (赚取名声,使云海仙门名声壮大)

2.封印饿货之力 (示流岛成为禁地,闲人免入,据为已有)

3.设立玄黄三乘 (为今后的计划打下伏笔)

4.谈无欲示流岛归来 (苦境大局底定,所以放出诱饵,引诱正道上岛各个击破)

五、其他细节

1.疑似参与末日圣战而受到感染的疯魔剑上缺,其女剑琅琊的造型带有东瀛风格。

而疯魔为何会失发疯,基本是因为玄尊作手,因为他可能发现了什么秘密。

2.鬼麒主的的造型,其冠帽是日本平安期贵族所穿的[束带]上的冠

3.法儒君奉天胸前戴的,极似日本三件神器中的八尺琼勾玉 

八尺琼曲玉,也写作“八咫琼勾玉”,现在供奉在东京皇居内,外人不得参观。八尺有两种解释,一是“大”的意思,二是指串起曲玉的绳较长。八尺琼曲玉是日本独创的祭器和装饰品,形如英文字母C,上方挖一小洞,便于用绳子串起来。

六、天迹=天照?

1.天迹来历不明

2.斩杀八歧大蛇的须佐之男(素盏鸣尊),他哥(姐)就是天照大神

3.天照大神是日本神话中的太阳神,其性别在《古事记》与《日本书记》中,都没有明确记载。日本从中世纪以后,也有将天照大神视作男性的记录。

4.八歧大蛇是否有可能为报复须佐之男,抓了他哥到苦境,洗去记忆收作徒弟,再以血元再生之法克隆出地冥,作为计划实施的左右手。

5.天迹卖萌十分有趣,有趣在日文中写作[面白い],这个典故就与天照大神有关。

天照大神被视作太阳神,掌管天上和苇原中国的光明。须佐之男是伊耶那岐在洗脸时从鼻子生出来的,伊耶那岐让他掌管沧海之原。但须佐之男对这样的分封并不满意,所以决定去高天原见天照。但天照误以为须佐是想夺取高天原,所以十分戒备,即使须佐表明心意,仍是不肯放松警惕。于是气极败坏的须佐四处搞破坏,天照大神赌气躲进天岩户里,天地陷入黑暗,恶鬼群集,灾祸继发。为了重现光明,八百万诸神于天安河边商议引出天照大神,并命天钿女命手持竹叶、站在倒放的桶子上跳舞。欢笑声吸引了天照大神,他打开天岩户窥视,见舞蹈有趣就说[面白い],结果被众神发现,抬出八尺神镜,天照遂得见自己的容颜,心生欢喜(放松警惕)这才被拽出天岩户,使大地恢复光明。

 ——以上纯属推测,失误概不负责


OVER

评论(82)
热度(32)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