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斩魔录09剧情+吐槽*人觉非常君=鬼麒主

感谢人觉与玄尊,虽然暴露得比我预想的晚了十集,但总算替我挽回了尊严XD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9章

且说天迹在玄尊的手札中,找到能使老昙恢复正常的方法,便拉着人觉出了门。然而想法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天迹本以为很简单的事儿,但其实做起来困难重重。老昙实在太猛,人觉既要负责关键的点穴工作,所以吸(勾)引老昙注意力就得天迹亲自上阵。然而天迹并不想伤了老昙,他上窜下跳只能以守为先,挥舞着拂尘仿若一条逗喵棒,但老昙却远不如喵星人那般可爱。天迹C人不可反被C,他先是努力躲过袭向腰间的咸猪手,却没躲过老昙的抓N龙爪手。 

寄: 嗯?软! 

天:好友,你赶紧的呀!

然而人觉还没定位到穴位,只能继续委屈天迹了。 

人:好友你等着我开天眼!

说罢开启钛合金透视眼,将老昙看着精光的同时,还顺带瞅了眼天迹的好身材。

人:原来好友腰这么细~~

天:你往哪看!

没留神又挨了老昙一拳头,正好打在胸上。

天:坑爹的,胸都要捶扁了……

但还是要继续努力,天迹挥舞着拂尘准备给老昙当头一棍,却不料被对方抓住了醉逍遥,天迹一个激灵,又挨了老昙一计咸猪手。然而这正中天迹下怀,他以自己为饵,想让老昙激发潜力,吸引他的全部注意力,这样才能给人觉制造[机会]。

天:好友你快点,我快顶不住了!!

人觉瞅准机会,以[焕阳一指]之招,打中了老昙的[天穴]。老昙就像是打开了新的大门,他怒喝一声,拔出了三光神剑。

寄:欠C嘛,看我大宝剑!

天:妈呀,疯得更厉害了!

人:好友顶住~

天:说得简单!

只见老昙举起了大宝剑,人觉抓了把瓜子啃起来,天迹的小身板瑟瑟发抖。



另一边,遂无端VS鬼麒主,不同于过去的生涩,无端已完全成熟起来,即使仇人就眼前,也无一丝怒火。无端想着为老墨报仇,并且要夺回圣剑,鬼麒主却感玩味,虽与无端单挑,心里想的却是在侧围观的法儒。

法儒并未出手,是因他觉察到隐藏在后方的地冥,若是贸然出手,则会中了地冥的暗算。所以法儒十分沉稳,虽是站着不动,却也牵制了地冥,如此一来,鬼麒主亦不敢耍别的花招。

老昙举起三光神剑怒袭天迹,然后弱受以[天转乾坤]的步法轻松化解,不仅老昙惊呆,人觉也感精彩。

人:真是好招~

天:你是在惊叹啥米,快啊!

天迹催促甚急,故而人觉也不好再拖延下去,他钛合金眼一闪,专注看向老昙胸前。

人:不差,G罩杯,就是颜色不粉嫩了。

寄:死来!!

(年纪大了,所以是紫色)  

老昙惊觉被人看光,怒砍天迹,天迹惊呼人觉帮忙,然而人觉却说要等天迹制服老昙才能出手。天迹没了法子,降下神谕与老昙激情对招,霎时飞沙走石天崩地摇,两人各自吐血。人觉瞅准机会,一指击中老昙胸部。

然而人觉这一招却透着黑气,明目张胆在天迹眼皮底下搞事,可见对天迹的智商甚为BS。  

被人觉击中胸部,寄昙说怒不可遏,他一剑气袭向人觉,后者就像床棉被一样被打飞了。天迹担心好友,立刻放弃计划,扶了人觉迅速离开现场。老昙本想追击,然而胸部隐隐作痛,只能便宜这两只。



人觉中招败走之际,鬼麒主忽然充满了力量,即使无端使出天衣无缝,也不能保持优势,形势逆转。

(人觉与鬼麒主可以确定是一魂双体,人觉应该是玄尊的克隆体+一魂,所以能与玄尊配合无间,化出一半魂魄利用鬼麒主的尸体搞事。如此一来,则[玄黄三乘]都是套路,天迹完全被玄尊玩弄于股掌之间,整个人生写满悲剧。另外,人觉也应该是玉贵妃生理上的爸爸,玉贵妃具有[魔脉血性],魔脉是指原鬼麒主的DNA,[血性]应该是指血黯之气,也就是玄尊的饿货之力。人觉化身鬼麒主时,与凤儒私通产下了玉贵妃。)

无端战败,鬼麒主十分嘚瑟,给了无端一个中评。心知人觉那边已经停战,鬼麒主已无意再战,地冥心有灵犀,虚晃一招牵制法儒,鬼麒主留言道[君奉天,你知道我会在哪里等你],开启黑洞离开了。

(人觉一开始污蔑地冥是血黯源头,可以开启黑洞四处逃窜,但现在他才是使用黑洞的人。玄尊的计划就是地冥在明处吸引天迹的目光,而人觉则在暗处使坏,两人一明一暗,将天迹耍得团团转。人觉与玄尊关系紧密,血黯之力疑似饿货之力,玄尊才是真正的血黯源头,或者是传说中的八歧大蛇。

鬼麒主暗示的地点,应该是在曾经与奉天战斗过的玄黄岛。玄尊为何会将[天地人]组合命名为[玄黄三乘]呢,可能就在于命名的随意性,刚好要在那里与奉天决斗,就决定取名为[玄黄三乘]了。又比如说[伏羲神天响],大约也是取自鬼麒主伏字羲,玄尊可真够随意的)

无端没能打败鬼麒主,颇有些难为情,但法儒认为这成绩也是不错,便安慰一番,带了他去仙脚。法儒从头至尾都未正眼瞅地冥一眼,这使地冥怒火中烧,法儒这臭P的家伙,真是令人厌恶。

(地冥的自尊心很高,自然不能接受法儒这般无视)



毕方山天证龙战第三场,孤星泪VS魔君,正直青年对上重口味SM怪大叔,魔君皮厚,孤星泪的木仓也难以戳破。虽然黯影对孤星泪很有信心,但魔君势强,孤星泪口吐朱红,暂时失利。 

(魔君的胸,没有老昙的大啊)



按照阴虚元筝的计划,盛世归圆的开门红就用受王来祭旗,然而受王运气好,鳏夫队长圣雄前来相救,这才逃过一动。元筝并不在意,因为他已重伤受王,除非交合渡气,是绝难活命的。元筝实在是个人才,他创立[盛世归圆]后,新办了张身份证[轩戎元筝]作了企业法人。想要竖立威信,就命令[盛世归圆]的人马去攻击[阴虚联军]的精灵受王。如此一来,筝儿分饰两角,开了两个皮包公司,自唱自演,愚弄世人。

受王被筝儿重伤,体内有两股强力气劲四处乱窜,已是口吐朱红,圣雄认为情况不妙。

圣雄:这两道气劲太强,必须赶紧放气。

受王:你的无形刀劲暴菊无痕,应该能帮我放气。

可是圣雄没有做好渡气的准备,一时犹豫不绝,受王内心酸涩。

受王:你做不到,对嘛?可你也不是直的呀……

既然这样,受王决定自生自灭。圣雄亦是纠结不已,以前他的大宝刀杀人不见血,现在一刀就飙血,已是破格。所以清楚自身破格的圣雄是达不到[微创放气]的技术要求,才没有替受王放气。如今元筝翻脸不认脸,为夺取人类的信任就针对精灵,受王认为必须赶紧通知天织主等小伙伴。圣雄见受王伤势颇重,便主动上前扶了他一同前往,两只鳏夫也能抱团取暖。

(地冥与人觉鬼麒主表面上似乎是不甚友好,但实际上双方人马合伙愉快,所以不要被表象迷惑。地冥与人觉的幕后BOSS都是玄尊,只有天迹这个傻白甜被蒙在鼓里)



孤星泪并非魔君对手,在承受一掌重击之后,地茧无限似乎听到了肋骨断裂的声音。

地茧:看来要完啊?

黯影:不,好戏在后面~~

果如黯影所料,魔君虽是占尽上风,但其实肾力不足,只要孤星泪能扛住,定能反败为胜。同一时间,圣母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因为她很清楚魔君的弱点,若是不能速战速决,魔君的优势很难维持。

就在魔君准备最后一击之时,孤星泪想起了去世的妹子,瞬间充满了力量。成功暴种的孤星泪激发了玉玺禁章的最高木仓法,与魔君平手,于是双方约定三天后举行加时赛。黯影决定亲自出马,但圣母是却是犯了难,幽界只有三只魔,上哪去找第四只呢?魔君心有定见,毫无不惊慌,想来他已有了人选——鬼麒主)

(鬼麒主很忙啊,四处要赶场,不过与幽界搞好关系并无坏处)



受王急于回去报信,脚步踉跄不止,圣雄见此终是于心不忍,上前为受王渡气。正当此时,肖流光念着诗号而来,想不注意他都难。圣雄停止渡气,向好基友打招呼。

圣雄:流光~

流光:大峰~~~~~~~

然而一阵飞扑却扑了个空,圣雄无意与肖流光当众搂抱。

圣雄:好没节C。

流光甚是不满,要求跟班记录员将这句话记在小本本上。

记录员:还要加上评语[基友重逢,冷淡依旧]。

流光:再加上[薄情寡义,没有良心]。

受王:你俩……你是他的好友?

流光:讨厌啦,我原来你的心里只是[好友]?

圣雄不欲在受王面前暴露与流光的基友关系,所以要求他去狼饮湖边等待。

流光:又等?我浪费所有的青春等你,现在毛都白了,久别重逢,竟然还要我等,你的良心不会痛嘛?

圣雄无话可说,受王甚感尴尬,原本想与圣雄发展,但现在看来已是晚了。尴尬的受王决定独自离开,流光却看出他体内有伤,刀光一闪解了受王半数伤势。

圣雄向流光表示感谢,流光却说这种程度你也可以啊,但回答流光的只有沉默。

(现在做不到了,可怜)

解了受王的半数伤势,流光才催促受王赶紧走人,不要当灯泡。圣雄向受王告别,这才被流光拉走。可怜的受王,鳏夫的友情真是靠不住。

(圣雄这么直的,以前都与肖流光睡过,记录本上应该有两人[哔——]的记录吧)



(这句话过于成熟,还带有一些恶霸TX的意味,从小月的口中说出来不太合适) 

虽然蝴蝶君不想带着小月,但架不住小月古灵精怪,还是偷偷上了船。眼下船已进入公海水域,再要回航就不可能了,所以小月劝爸爸[从了],别闹别扭。 

蝴蝶君很头痛,但小月认为这样做是对的,在她眼中,老爸与剑随风都不靠谱,没有小月盯着是不行的。

(==所以玛丽苏的剧本还要继续是么)



东门先生在德风古道蹭吃蹭喝N天,十分过意不去,本想退休回家啃老米,但玉贵妃极力挽留,所以东门也就不再推辞,决定在儒门长久的住下去。  

(傻啊,放弃退隐机会,将来就要成为别人的战绩了)

老秦来通报[盛世归圆]袭击精灵的消息,如此壮大声势,搏取百姓好感,却有沽名钓誉之嫌,让人难以信任。老秦完成任务,告辞离去,玉贵妃亦不发一语的走了,属下们甚是奇怪。近来诸事繁杂,先有肾司老墨驾鹤西去,再有仁宇明圣咄咄逼人,帮而属下们皆觉得玉贵妃失了活泼,变得沉闷了。众人商议之后,决定关心贵妃的心理健康,拜托御钧衡去给玉贵妃做心理辅导。

玉贵妃确实有心事,之前经历凤儒魔考,导致他察觉自己血统有异。又想起之前遇到鬼麒主导致无端被擒,间接导致老墨身亡,玉贵妃心里就不好受。一想自己可能真的不是人,玉贵妃的心就拔凉拔凉的,仁宇明圣若是知晓,定然会更加反对玉贵妃,其他属下虽是仰仗玉贵妃,但若是真相曝光,后果亦难逆料。 

玉贵妃愁肠百结,御均衡求见,二人推心置腹,玉贵妃虽对老墨亡故伤心至今,但更让他困惑的是自己的魔族血统。正因御均衡等人如此信任,所以玉贵妃才得到勇气说明真相。只是有些细节尚不清楚,所以玉贵妃要在调查之后再向众人通报。 

(玉贵妃的身世一旦曝光,仁宇明圣定然不会放过这个污点,但德风古道却可能更加团结。德风古道作为台面上的儒门组织,并且等级是最高的,但昊正五道之首法儒是仙门出身,主事玉贵妃是幽界之魔,剩下的全是妖道角,儒门还能好么?)



阴虚元筝拿精灵来刷[盛世归圆]的好感度,摆明了就是过河拆桥。受王踉跄而来,将变故告之冷飘渺与雪爵。冷飘渺担心天织主安危,急回阴虚帝城,雪爵则为受王治伤。

(精灵们的命运脱离不了血黯源头的摆弄,元筝为了刷业绩,向地冥请示灭了精灵取信人类,地冥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这说明地冥根本没把精灵们放在眼里,这也同样说明,地冥的真实目的是想掌握苦境的人类而非精灵。玄尊的计划之一就是拿下苦境,所以地冥对元筝下令必定要达到目标,如果办不到就要换人。由此可见,地冥以及他背后的玄尊绕了这一大圈的最终目标应该是掌握三界,而苦境不过是其中之一)



寄昙说被逼入魔,但其正义的基因仍是发挥作用,在剑上开出一朵昙花,这象征了老昙还是可以回归正义的。楚天行的离世是老昙心中永远的痛,还有弄琵琶,老昙永远都不会忘记基友与女友。但作为单身狗,孤身一人,再没有比这更悲剧的了。 

(想让老昙恢复正常么?给他找个基友就行了,比如说素还真)



 

受王所料不差,元筝接下来的计划就是进攻阴虚城,而驻扎在那里的就是天织主。元筝与众人商议过后,就将乐寻远单独留下,央求他扮演[阴虚帝少],并将定制的鞋子赠送,有了它就不会浮上天了。乐寻远也不是好忽悠的,扮演[阴虚帝少]让元筝刷战绩,万一假戏真做把自己真送上天了可咋办? 

傀一来给元筝敲边鼓,提醒他别成天想着玩弄群众,也该记得发动第五灾了。最后再次警告元筝,地冥还准备了其他[安排],如果元筝不给力,就准备下台。傀一传达完地冥的指示精神就离开了,但元筝远不如他所表现的这么驯服,元筝不是傻瓜,他不打算做乖巧的棋子,所以地冥的不安定因素又增加了。

(元筝不打算按照地冥的想法来,所以他的野心也膨胀了,即使地冥发现不对换上黯影,同样是个不听话的。地冥的身边,傀一妒忌剑随风,剑随风与地冥不对路,至于地冥深爱的玄尊,其实也不过将地冥看作棋子而已——所以地冥也很悲剧)



人觉再度负伤,天迹甚感不可思议,以[玄黄三乘]的定位,当不至于此啊。人觉只是不断道歉,因为最近总是拖天迹后腿,实在是说不过去。

(人觉故意被老昙击中,又是一箭双雕,一来可以中止修复老昙;二来可以帮助鬼麒主脱逃。地冥亦出手相助,可见他也不想让鬼麒主被逮住,两人实则合作无间。鬼麒主的面具下,想必长着与人觉别无二致的脸,具体可以参考同为双色球的楚天行)

(大玉身材高挑,反而是人觉竟然这么娇小)

人觉说明[焕阳一指]需要集中精力,所以才没有留神被老昙抽了,天迹觉得也算有理。法儒对这个[焕阳一指]十分在意,因为除名称不同,其原理与功能,均与仙门的[天阳玄指]如出一辙。对此人觉解释天下武学本一家,天迹表示赞同,便未再细思,但法儒明显已经起疑。 

(人觉所用的也是仙门招数,所以上次与地冥在仙门表现得不懂仙门武学就是忽悠的烟雾弹,人觉既是玄尊的人,又能出入[地狱无常天],又是阴阳双级体,与玄尊关系暧昧,之前的表演过于浮夸,反而留下了破绽)

天迹很好糊弄,立刻就被人觉忽悠,转而讨论老昙第三穴的课题。如今老昙[天、地]两穴已解,但[人之穴]却会不断变幻位置,所以难度极高,如果是同时击中所有要穴才更有把握。对此法儒有了人选,这便要先行离开。

(法儒想到的是剑儒,最近要不断替剑儒刷B格啊)

天、人、法交谈之时,遂无端乖巧旁听,甚是安静,天迹不禁称赞无端是个乖孩子。

(因为是法儒带来的人,天迹也格外有好感,其实他自己也是个万年宝宝嘛)

对于天迹的称赞,法儒酷酷的忽略不记,带上无端告辞离开。天迹只感事情复杂,人觉亦是叹息不已。

(人觉依旧演技在线,虽然在观众这里暴露个彻底,但法儒对人觉还只是在怀疑阶段。天迹虽然在之前的剧情中表现得对人觉有些防备,但之后又恢复了呆萌的本性,对人觉十分信任。现在就看天迹是否也在飙演技,如果他是与老昙演戏套路人觉的话,二人的B格与智商还是可以拯救的)



小月负责饮食,蝴蝶君负责刷碗,剑随风负责吃。友谊的大船在海面上横行,忽然遇到大雾,这令小月有些不安。据谈无欲说,公孙月当初就是在海上遇到雾才迷失方向,去往了示流岛。剑随风十分乐观,去了示流岛就是正好了,反而是小月内心的不安愈来愈深了。

(蝴蝶君与剑随风的行动,地冥已经知道了,他应该向玄尊报告过,所以现在玄尊就来[接人]了)



冷飘渺告之阴虚元筝背叛之事,劝天织主出奔,然而她甚是固执,决意守城。

(这真是愚蠢的决定,阴虚城本就是地冥赠送的,地冥最是清楚地形,防守这样的城池毫无益处)



无端看出法儒属意的人选是剑儒,因对他颇有兴趣,所以问明地址,才知就是之前见过的[老癫]。于是便由无端去拜访剑儒。想起鬼麒主弃战时所说的话,法儒自然就想起了玄黄岛,那座岛本已沉没,难道是有人将它再度升起?过去的种种痛苦回忆萦绕心头,法儒再度回到玉箫的墓前,他用木桶提水,再以竹筒舀起清水洒向墓碑。

(清水洒墓碑其实是日本的XI俗。日本人扫墓,是在每年春分、秋分、盂兰盆节。日本传统认为阴间是缺水的,逝去的人很缺水,所以日本墓地都有水池,水池旁边放有很多塑料桶和勺子,扫墓的时候先要打一桶水,用水勺把墓碑整个冲洗干净,然后往墓碑、坟墓上洒水,最后上香、点蜡烛、念佛、礼拜等。但洒水是不能从墓碑顶上洒的,所以法儒此举犯了忌讳。玄尊与东瀛的关系匪浅,法儒扫墓又是日本人的XI惯,若玄尊真是八歧,则法儒也成了国际友人) 

如今鬼麒主再度出现,法儒决定在玄黄岛再杀他一次,为此法儒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法儒有忧郁症吧)

曾经奉天逍遥发誓要为玉箫报仇,逍遥想与奉天同生共死,但奉天却将离经托付,可见奉天已做好了光荣的准备。  

逍遥: 呸呸呸,你又放P!  

奉天:你……

逍遥:奉天逍遥缺一不可,我不能没有你,你也不能没有我!如果没有奉天,逍遥活着没意义了。

奉天:……

逍遥:我相信小妹在天之灵,也很想看到我俩恩爱的甜蜜。

自玉箫死后,奉天总是悲观厌世,幸而有逍遥拘着他,这才成了奉天唯一的牵挂。但上次决意与地冥、鬼麒主同归于尽,法儒明显是要撇下天迹,真是狠心啊,幸好他的计划没能实施。

决意再上玄黄岛,法儒同样是做好了光荣的准备,此事他亦隐瞒天迹,若是让天迹知道,定会生气。  

(法儒还是看不开,天迹的安慰MS没有起到作用,法儒也不愿意为了天迹活下去,妥妥的忧郁症)



剑咫尺经过治疗,身体已经恢复了健康,但功体仍需一段时间的休养才能复原。据剑儒称,剑咫尺是[仙魔入剑胎之先后天异融之体],其命格不凡,生来便是剑胎,又先后贯入两股截然不同的仙门之力与邪氛之元,若能将之融合,将来必成大器。

([两股截然不同的仙门之力与邪氛之元],其实指的就是玄尊,或者说人觉,因为C纵剑咫尺,给他贯入血黯之气的是地冥,而贯入仙气的则是人觉。地冥与人觉都是玄尊的属下,所以剑咫尺与玄尊有很深的缘份。以玄尊的智商来说,他应该不会忽略剑咫尺的功能,所以将来必定还有用处)

剑咫尺回忆起昏迷之时脑内有个声音——我是剑,自你诞生就相伴至今的剑,我带来你的人生。

剑儒对剑咫尺期待甚高,看来是有意将他视作传人了。

(剑咫尺体内有把剑,并且剑是剑咫尺人生的开端,有了这把剑才有了剑咫尺。再加上玄尊疑似八歧大蛇,那么剑咫尺的体内是否就是天从云剑呢?玄尊借剑咫尺的身体养这把剑,待功德圆满之时再回收,就可以变成完整的八歧大蛇了。

如果以上猜测属实,则玄尊就将剑咫尺利用个彻底,布局深远可见一斑。所以鬼麒主将剑咫尺打落沼泽,看似没有斩草除根,实则是另一个套路的开始,因为他已经算计好剑儒会救剑咫尺)



凤儒虑及玉贵妃的户口问题,所以提前暗示,以免将来突然知晓,反受其制。其实玉贵妃对自己的属性早就略有所感,只是未曾深究,又或者没有心理准备。不过玉贵妃还有想做的事,还有想要保护的人,所以已是下定决心,所以来找凤儒,想以术法探知过去。

凤儒劝玉贵妃想清楚,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就决定要施术了,只要这段记忆尚存,就一定能让玉贵妃找回。



迹君自发现两道陌生剑痕后,就时常来到天剑名峰观察。这两道剑痕,并非正统仙门圣气,而是[至阴邪魔之种],其杀意甚浓,却与杀死玄尊的凶手不同。云徵子至今仍不知道是谁杀了玄尊,若想知道真相,还得等法儒回来打开玄尊的密室。

(这短小的一段却透露了极为重要的信息:

1.天剑名峰上的两道陌生剑痕,显得仙门有外人存在,并且不是好人

2.玄尊之死的秘密被锁在密室,只有法儒能打开

据以上线索,可得以下结论:

1.这两道剑痕应该是人觉与地冥所留,但他二人并非凶手,因为玄尊是诈死,所谓的[凶手]剑痕应该是玄尊所留

2.玄尊之死案的真相,如果只是打开密室就能知道,那也未免过于简单了。而且如果玄尊本就是诈死,既然有心隐匿又怎会留下线索透露自己还活着的事实?

3.玄尊的密室,内中定然不是有关[凶手]之秘,却极有可能堆满[天迹]残次品的尸体。如果法儒视作唯一的天迹却是量产,法儒还会对天迹如一么?

4.云徵子为啥知道密室的事,是玄尊告诉他的么?玄尊一直想等法儒回家,但法儒却不想再见玄尊,这对父子的关系很诡异,也许法儒知道玄尊的真面目?)



玄黄岛再度升起,法儒来到[觉龙渡口],发现此地弥漫着烽烟之味。 

(烽烟之味是血黯之气的特征,鬼麒主与真正的血黯源头玄尊有关联,所以才带有这种味道) 

鬼麒主为何未死,法儒心中疑惑难消,又回忆起过去的种种。

那时逍遥与奉天来到觉龙渡口,正要一起渡过[地狱海]去往玄黄岛打怪,奉天逍遥约定同生共死,一定要手刃鬼麒主。正要上船,却不料仙门放出警报,急召二人回去助阵。

一边是老爸一边是鬼麒主,逍遥希望奉天一起回去,但奉天舍不得眼前的鬼麒主,执意兵分两路。奉天决定留下灭了鬼麒主,逍遥虽是不肯但却不能拒绝奉天的要求,只得留下神谕剑,又约定要活着回来,这才送他出海。

(这关键的节骨眼上,玄尊就来找人,明显有诈。如果留下的是天迹,结果会有所不同么?)

虽然此次没有天迹相送,但法儒的决心是相同的,他再次做好了光荣的准备,驶向那个记忆中的玄黄岛。


黄金蝴蝶号出师不利,先遇大雾再遇暴风雨,船底触礁,面临没顶之灾。

乐寻远COS阴虚与元筝单挑,天织主众人蛋定围观,精灵能免于覆灭的境地么?

(筝儿太能玩,服了)

无端来找剑儒,剑儒却想让兄弟二人分个高下。

玉贵妃在凤儒的帮忙下找回记忆,他果然是鬼麒主的儿砸嘛。

法儒再上玄黄岛,这一次真能灭了鬼麒主?



OVER


评论(130)
热度(21)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