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斩魔录12剧情+吐槽*玄尊陵寝的仙门秘史

法儒在玄尊陵寝看到《仙门秘史》,惊得一把火毁灭了[证据]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12章

非宝半路被拦,本以为可以威风一次,结果先被傀一虐了,不仅中毒吐黑血,还差点被冻成冰块。非正是资深[冰雪系]功体,要真被傀一冻成冰块以后也就不用混了,所以他娇躯一振,化解了冰块,找回了场子。正当非宝要教训傀一之时,地冥从天而降,阻止了战斗。傀一的测试失败了,即使他学了[末日武典]仍是实力不济,想来以后也没机会出头。地冥带着傀一离开了,他对非宝没啥兴趣。 



玉贵妃在回儒门的路上,同样被人半路拦截,元筝换上帝少的衣装,就来找玉贵妃的麻烦。乐寻远则在暗处伺机而动,正要出手,忽感一阵杀气,只得暂时放弃,去探明情况。

树林中隐隐传来歌声,乐寻远循声而至,发现一青年啸歌舞剑,甚是潇洒。青年有一双紫色的眸子,棕色的长发编成小辫,在脑侧盘成牛屎的造型,他发现了乐寻远,一剑刺去,却堪堪在喉前停住。乐寻远无比淡定,青年也放下了剑,确认乐寻远不会再对玉贵妃出手后,便将剑收起。 

青年名唤云忘归,是儒门的打手,警告了乐寻远这个暗袭者后,也不打算去帮助玉贵妃。在云忘归看来,若是连帝少都打不过,那也别当[主事]了。云忘归个性洒脱,转身离去,乐寻远认为此人剑术不凡,值得关注。

(也就打手级别,现在台面上神仙妖怪太多,一般剑士很难刷出B格。云忘归出场就打歌,更是犯了忌讳,不过以后也许可以与剑随风一起来个组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元筝帝少打了半天也没能拿下玉贵妃,心下就焦急起来,等了乐寻远这么久也没见他出手,难道是放鸽子了?元筝兴趣顿失,只想早早收工回家睡觉,于是虚晃一招,趁机遁走。玉贵妃四下张望,这才收了剑,本想再试试法儒教的剑招,可敌人这就跑了。云忘归也是,既然来了也不打个招呼,实在无情啊。



 (这睫毛和眉毛都很凶残啊) 

疯魔剑上缺的残留影像道:终于轮到我了么?天涯海角,无论你转生何人,我都不会放过你!

之后他抹了脖子,然后幻影消失了,这只是一段过去发生过的事。

黯影四处闻了闻,发现此地有类似于饿货的气息,便循着气味继续前行,然后在高耸入云的山壁上发现白、红、棕色的三道剑痕。这三道都是疯魔的剑痕,黯影开启钛合金狗眼,将三道剑痕逐一扫描,在红色的剑痕中发现了[天邪众]三个字。黯影对[天邪众]三字颇感熟悉,却又对疯魔之剑产生无比的厌恶,此时黯影发现地面有异状,一拂袖发现一个不明物体上面有一截断指。黯影得到线索,捡了东西就离开了,鬼麒主摇着扇子来到山壁前。

鬼麒主似没弄清黯影的意图,只能将相关情况报告魔君。

(鬼麒主就算弄懂黯影的意图,也不会告诉魔君,反正魔君对示流岛及饿货毫无所知。

黯影对天邪众有熟悉的感觉,可见他曾是[天邪众]的一员,对疯魔之剑产生无比厌恶,看来他曾是疯魔的敌人吧。[天邪众]听来也是东瀛风,也许闇影也曾是来自东瀛的妖怪,是玄尊的手下。疯魔剑上缺的敌人,应该是示流岛上的饿货,饿货有转生之能,所以玄尊就有这功能。玄尊培养奉天的动机也许就是这个。闇影若是玄尊的手下,也许就是《百妖卷》众妖中的一员,是否也要像玄尊一样借体转生?以闇影对疯魔之剑的厌恶程度,有两种可能,1是被疯魔追杀的是闇影,2是闇影出任务时被疯魔追砍过。

感染饿货的疯魔,为何会与曾是《百妖卷》妖魔的闇影交恶?原因就在于,闇影很可能早就背叛了玄尊,所以才被针对)



 地茧仍是难忘朱雀衣,仿佛感受到他的悲伤,天空下起了雨。自从失去妹妹,地茧的心就无一时的安逸,无时不刻都在恶梦之中,只可惜这恶梦无有尽时,时至今日仍是心痛如绞。

孤星泪撑了伞来安慰地茧,虽然他的语言很笨拙,但他的真诚却打动了地茧。感受到孤星泪的心意,地茧接受了孤星泪的伞,两个同样失去重要妹子的男人一同在风雨中沉默,空气也有些暧昧了。

(搞基吧!)

黯影一回家就看到如此有爱的画面,称赞不已。

黯:无论你们过去是直是弯,来到这里就是一家人。

地:我不搞基,报完了仇就要离开。

黯:你错了,上天给你预言的天赋,绝非只让你扳倒幽界,而是要拯救这个世界不沦为末日。

(黯影之意,就是欲借助地茧的预言功能,去抗示流岛的饿货之力,否则这世界就会成为末日。也就是黯影将成为玄尊的敌人,成为正道栋梁,鬼麒主即使发现这一点,也不会透露相关信息给魔君,因为这样太傻)

为了弄清一切,所以黯影必须调查脑海中浮现的疯魔剑上缺,现在需要借助地茧的预言功能,读取释魔录中的记载。

鬼麒主将黯影所说的[天邪众]告之魔君,并趁机试探魔君与圣母是否知晓内情,但可惜二人都说没听过,也不知是真的没听过还是故意隐瞒。

魔君欲借黯影之手,查清当年疯魔之事,他预感疯魔当年所赴之约,会牵扯到一件十分重大的秘密。 鬼麒主仔细推算时间,疯魔之事应该发生在血河战役之前,魔君说疯魔离开前曾说[这是一场映证剑界之颠的邀约]。魔君认为这必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并且与之后疯魔的失踪有着密切的关系。 

(示流岛圣战发生在血河战役之前,参与的人应该有疯魔剑上缺与剑儒,疯魔自参与示流岛一战后感染饿货之力=血黯之气,之后追杀幕后主使玄尊,但玄尊有转生之能,疯魔失败自裁。既然疯魔都被感染,那么剑儒也极有可能被感染,身体变得柔弱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剑琅琊虽是比较MAN,但也颇有些小女儿姿态,却不过分扭捏,颇有韵味) 

剑琅琊来到[玄峰剑门],这里是七大命案的第四起案发地点,此地剑痕虽不似疯魔出手,但又带有万罪魔锋之气。剑琅琊很是疑惑,因为万罪魔锋是不会借给他人的,所以行凶的一定是老爸疯魔。剑琅琊四处张望,发现幽界暗语,意为[四度转生者],遂怀疑老爸锋魔在追寻一个[四度转生]之人。

这时魔发发来短信,要求剑琅琊先关注黯影,暂缓查案。

(案发地点[玄峰剑门],剑琅琊发现剑痕带有万罪魔锋之气却又不似疯魔所为,说明在作案之时,疯魔已经被饿货借体,准确的说,是被玄尊借体。玄尊借疯魔的身体制造七大血案,大约是想要测试他的能力,期间疯魔有恢复清醒,所以留下线索,但之后又再度被玄尊利用。七大血案完成后,疯魔自知无力报仇,决定自裁身亡,以免被饿货玄尊继续利用。 

根据这个线索,可知玄尊由于身体因素,所以迫切需要一个新的寄体,但疯魔最后自裁,所以只得寻找新的目标。这期间他可能曾经看上过玉逍遥,但是(由于攻受属性相冲突,所以)借体转生失败了,这之后就打起了君奉天的主意。

时至今日,由于身体因素,玄尊无法正常活动,与地冥交谈的玄尊,很可能只是一具附有灵魂的尸体。所以玄尊迫切需要君奉天赶紧回来,为此云徵子数度催促天迹,为的就是想把君奉天勾引回家。君奉天八成不是正常生育所得,正因为他能力出众,所以才被选中作玄尊的儿砸,作为借体转生的备胎。玄尊将君奉天做成儿砸,除了能力牛叉,更有可能是出于杀身之仇的报复,因为君奉天=须佐之男,天迹是奉天的亲哥天照大神。

所谓的示流岛末日圣战,现在看来是个一箭多雕的套路,玄尊通过此举,达成了以下几个目标:

1.赚取名声,使云海仙门声名远播

2.将示流岛据为已有,作为军事基地与实验基地,避免外人进入

3.测试参与圣战的剑儒、疯魔剑上缺等人的能为,因为这些人都是玄尊看中的借体目标

4.设立玄黄三乘,为今后的计划打下伏笔)



本想救回日天,却不料反中埋伏,雪爵与惊雷尊遭受伏击,各自压力山大。惊雷尊为救雪爵,终是牺牲性命,雪爵痛心不已。原来惊雷尊一直对自己背叛日神耿耿于怀,因为自认能力比雪爵逊色,所以惊雷尊暗自发誓定要比雪爵更为忠诚。可不料因中了希望种子,惊雷尊失去了最后的信念,背叛了爱戴的日神,所以最起M要在最后,惊雷要救下最受日神重视的雪爵,如此才能安心去黄泉与日神相见。  

(惊雷尊死前竟然透露了一段三角恋)

天织主依旧受到控制,秋瑟剑毫无作用,冷飘渺叹息不已,然而降临在精灵头上更大的悲剧还在后面——惊雷尊死了。雪爵带回了他的尸体,作为狩宇三尊之一,他是第一个上天的。[精灵天下]完全被血闇源头(玄尊)玩弄,闹得自相残杀。除了退隐的平民,剩下的只有冷飘渺、紫妃、雪爵、受王,天织主与日天仍未脱离掌控,真是悲剧。



小月与剑随风在示流岛寸步难行,四处都有军兵追捕,两人只感疑惑。剑随风很是心细,他发现小月脚边跟着一只血蜘蛛,一剑就把它灭了。

(血蜘蛛,也就是九爪蛛冥的耳线,玄尊的手下)

示流岛上,一处未受饿货污染的居民区,一个名唤安达玉的姑娘正投喂翼枭,这里是伺养枭的家族,全族人的生活都要靠这些鸟儿。安达玉的老爸信章对无能的永升王意见很大,若非他的无能,饿货又怎会肆虐,若想过上好日子,除非长乐王复位。

(示流岛竟然很大啊还有国家==)

剑随风与小月来到这个无污染的居民区,由小月上前交涉,只说是遇到海难无意间飘流至此,但安达信章顾虑甚深,就怕惹上麻烦,所以不肯行方便。安达玉颇为好心,让老爸对外地人好一点,于是信章指点小月与剑剑随风去某地取水,但不要靠近安达家的领地。

(在饿货的侵略下竟然能保持零污染,安达家不一般)



法儒在玄尊撰写的《仙门秘史》中,得知当年自己在玄黄岛诛杀鬼麒主,仙门遭遇的[邪天之祸]。

那时仙门正遭受《东瀛百妖卷》中排行第三的妖道[冥霾邪滍]的攻击,此妖乃无形雾体,需要[正法]与[神谕]才能消灭。可惜玉逍遥独自驰援,神谕并未带回,只能与云徵子一起徒手攻击。玉逍遥原本寄望与玄尊,谁知玄尊竟然有伤在身,云徵子说玄尊支持不了多久,这下玉逍遥有些急了。

果然玄尊口吐朱红,玉逍遥担忧不已,本想上前帮忙,但玄尊却说不可轻易靠近。唯今之计,只有以[天剑唯一]之招才能打败冥霾邪滍。事不宜迟,玄尊当场教授口诀[天无二,身无形,剑唯一,人唯初,盘古身人,天剑唯一]。玉逍遥现学就会,化身为剑,正当一剑贯入妖邪体内,却闻妖怪声道[就是现在哈哈哈哈哈],随即一道光进入了玉逍遥的身体。冥霾邪滍暴体而亡,庞大的冲击力将玄尊震飞,由看门的应龙与凤鳞接住,云徵子仰头望去,玉逍遥亦被震飞,他赶紧上前搂住大师兄。

(玉逍遥从年轻时就这么受,年岁越大就越受,默云徵X天迹也不错啊)  

玉逍遥昏迷不醒,云徵子唤他数声,仍不得清明……

(玄尊这个套路专家,见大玉回来了就故意骗他用[天剑唯一],好给冥霾邪滍制造机会。玉逍遥对玄尊真是掏心掏肺,但玄尊却一直没有放弃坑他,玉箫之死,玄尊亦有暗中作手,法儒查知此点,所以才会选择离开吧。

冥霾邪滍是《百妖卷》中排名第三的妖怪,是饿货玄尊的属下,从他那句[就是现在]可以看出,是与玄尊约定好的套路。玄尊有伤在身应该是忽悠人的,为的就是让心疼玄尊的大玉使出[天剑唯一],进入冥霾邪滍的体内。

玄尊此举,很可能是想让大玉感染饿货,或者让冥霾邪滍借体。但根据后面的情况来看,这次应该是没有成功,无论是饿货还是借体,大玉都幸运的躲过一劫。大玉为何能逃过一劫呢,很可能是因为大玉有特殊的能力有关,所以不受邪恶污染。但上周剧情中,大玉情绪失控,确实又有感染血闇之气的症状,应该是近期感染的。但以大玉的情况来说,很可能会自行治愈)

法儒接着翻看下一章,却看到了可怕的记载,内容虽然未能全部透露给观众,但有关键的[迹魔]两字,推测是[天迹魔化]的意思。法儒见此,惊得目瞪口呆,握住书册的手紧攥成拳,显示其遭受巨大的心理冲击。 

(这里又是玄尊的套路,《仙门秘史》只有法儒能看到,所以这是专为法儒设下的圈套,目的是为了分化奉天逍遥的信任,再借法儒之手除掉天迹)

(被饿货附体,就成饿货)

法儒在玄尊陵寝惊得冷汗涟涟,天迹在陵寝外啃着烤鸡腿,云徵子颇感汗颜。 

默:吃慢些吧,小心噎死。 

天:呸呸呸,整天诅咒我,直是太坏了!

默:那次你昏迷近半年,仙门的粮仓都满了~~

天:所以我现在就要收回利息!

默:那次你没带有神谕,害得玄尊差点丧命。

(这么说可不对啊,明明剑是拿给君奉天诛杀鬼麒主了,怎能怪到天迹头上)

天迹反驳道,玄尊根本不需要用剑,而且示流岛圣战之后,天迹就没见玄尊用过剑了。示流岛之后,玄尊便将正法与神谕赠与奉天逍遥,但云徵子并不艳羡,因为他学的是掌法。  

(大玉透露重要信息,玄尊自示流岛圣战之后不再用剑,这就好比摆明玄尊是在示流岛上受到饿货的感染。但由于玄尊一贯的狡猾,所以不能急于下定论,因为从之前的剧情以及法儒的回忆中可以看出,玄尊本来就不是好人。所以对于狡猾的玄尊与饿货的关系就要慎重考虑)

天迹感叹道,玄尊精通天下武典,能学得其中一门也能成为一方之尊。

(还在给玄尊吹B格)

据云徵子说,那时大玉昏昏醒醒,仍是柔弱,君奉天(见其脱离生命危险),这才决定离开。这之后,玄尊才册封玉逍遥为[天迹]。云徵子想不明白,为啥[地冥]与[人觉]早就册封,但[天迹]之职却虚置甚久?天迹一改逗B,语气低沉道,也许是属意奉天,但奉天不肯答应(所以就便宜了我)。

天迹说,年轻时,就与奉天一起竞争[天迹]之位,所以很早之前就自称[天迹、天哥哥、天大帅哥]。

(这里圆上了之前回忆中[天哥哥]的梗。但要注意的是,天迹在年轻时就与法儒一起竞争[天迹]之位,而地冥与人觉的册封又早于天迹,而为了达到册封[玄黄三乘]的名望,玄尊成功的自导自演了[示流岛圣战],而在此之前,玄尊要克隆出地冥,并且栽培他,并且指使地冥顶着玉逍遥的脸做下一系列的坏事——所以说,玄尊从很早之前就在布局了)

后来玄尊故去,天迹急于抓捕地冥,法儒回来吊祭过一次,后来大家各自分开了这么久的岁月。这之后云徵子回忆到玄黄三乘彼此牵制,惹得天迹想起厌恶的地冥,气氛不再和谐。

突然天迹最到一股怪味,正是焚烧之味从陵寝之内传出,天迹与云徵子都担忧不已,幸好法儒毫发无伤的出来了。面对天迹与云徵子的关切询问,法儒只说将玄尊的遗物烧了,但内中并无线索,云徵子明显吃了一惊。法儒捏紧拳头克制情绪以免漏馅,他急回昊正五道,一刻也不想多待,就连云徵子提出洗澡恢复肾力都拒绝了。

云徵子已经看出法儒情绪有异,天迹又怎会看不出?为了搞清原因,天迹也辞别了,云徵子将此事拜托天迹,也只有为了二师兄,云徵子才肯唤天迹一声师兄。

(争风吃醋啊)



(天迹感染血闇之气=饿货,所以娇////喘,并且饿得快) 

法儒前方疾行,天迹后方紧追。 

天:奉天等我!等我!

因跑得太急,天迹忍不住又是娇////喘,以手抚胸。 

(这才跑了几步就娇//喘,果然是弱受嘛,或者说是因为血闇之气的原故,大玉的内力被急速消耗中)

法儒停下脚步,却一时不敢转身面对天迹。

天:你为啥跑这么快,云徵子都准备好宴席要招待你了。就算你不饿,但是我很饿,本想跟着你吃大餐的呢……

法儒终于转身,但显然他走神了,所以没听到天迹的埋怨。

天迹问,你究竟看到啥,可以告诉我嘛?

法儒避而不答,只说没啥。

可是以天迹对法儒的了解,这明显是撒谎,因为奉天从年轻时就是不会撒谎的,一说假话就心虚。

法: 师兄。 

天迹还想继续唠叨,但忽然他惊觉奉天竟然喊[师兄]了,曾经奉天如论如何也不肯喊师兄,可现在……

由于震惊,天迹呆愣当场,法儒靠近过来,搭着天迹的肩膀深情告白。

法:无论发生何事,我们生死与共。

此言正合了年青年玉逍遥说的那句[同生共死],可以说从此刻起,法儒意识到天迹在自己心中地位,放不下他了。

法儒忽然这般肉麻,天迹顿感不大自在,他娇羞了,各种扭捏。

天:奉天,你突然这样,我都好不自在~~~~~~~~

法儒遂转移了话题,要带着天迹回儒门了解老昙的状态。其实法儒这般转移话题,就连[师兄]都祭出来了,天迹自然越发的好奇,究竟法儒是看到什么呢?

(法儒知道自家老爸不是好人,所以直觉感到《仙门秘史》有问题吧,法儒已经决意站在天迹这边,所以并不会[大义灭亲]。天迹追了法儒上千年,终于等到法儒喊师兄,从这一刻起,法儒意识自己对天迹的心意,烧毁《仙门秘史》就是最好的回答,法儒为了天迹与玄尊反目。

法儒早前来仙门祭拜玄尊时,云微子并没有说过陵寝中有真相一事,可见这个陵寝可能是后来才建的。玄尊为了破坏奉天逍遥的感情,设下《秘史》之局,但他低估了法儒对天迹的感情,终于适得其反。法儒没有答应云徵子去泡桑拿恢复功体,实则是有怀疑玄尊有诈,所以只想尽快离开仙门吧)



 

老昙昏迷中,得到弄琵琶与楚天行发放的好人卡与正直善良卡各一张,但仍是昏迷不醒。玉贵妃欲请凤儒前来医治,此时天迹与法儒及时赶到,便由天迹担任了顺毛的工作。  

只见大玉娇躯一振,素手贯入萌力,果然老昙的心神稳定许多。老昙虽是一时误入歧途,但天迹认为老昙还是明事理的,所以仍有信心。之后奉天逍遥连袂离开,玉贵妃与遂无端也走了,东门先生则留下归顾老昙。

此次老昙意外来犯,害得玉贵妃手下除无端外,剩下楼千影与御均衡两只打手了。至于元筝,虽然玉贵妃可以判定他不是好人,但眼下脱离群众,又没有证据能可证明元筝的邪恶,所以束手无策。但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玉贵妃便派楼千影先暗中观察元筝设立的难民定居点,希望能发现一些线索。此外,玉贵妃提及在半路遇到阴虚帝少的事儿,无端等人甚是紧张,幸好玉贵妃并没受伤,只是阴虚帝少出现的时机过于巧妙,且元筝还对声称已灭了阴虚,所以玉贵妃机智的猜测出元筝=阴虚,但同样没有证据。

法儒在儒门原也是收了徒弟的,无端的老爸遂渊就是其中之一,玉贵妃听到的云忘归则是法儒的首徒。与天迹一样,云忘归这个大师兄也有些不着调,行为比较跳脱,玉贵妃听闻其声不见其人,云忘归也未回儒门,也不知他跑去哪里。

(云忘归长着一双紫色的眸子,又是个性跳脱的大师兄,与天迹很是相似,法儒是思念天迹才收了云忘归当徒弟吧)

遂无端见闲来无事,便向玉贵妃告假去看望剑儒与剑咫尺。无端仍是客气,玉贵妃尤嫌不够亲呢,但御均衡与楼千影均安慰说无端就是这样的知礼,且方才听说玉贵妃半路遇袭也很是担心,可见无端对玉贵妃亦是关心的。 

(玉贵妃仍是渴望亲情,无端却是过于守礼,难以满足玉贵妃的需要)



阴虚元筝照旧又在工作之余对属下训话,反面例子就是精灵,他们过于重情,所以下场凄惨。 

日天:傀一拦杀非宝失败,你也没搞定玉贵妃么?

元筝:那个贵妃,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乖,其实很不好搞。若非乐大哥去听人唱歌,本是可以拿下贵妃的。

(自己实力不济就不要找借了吧) 

乐寻远:冤啊,如果我那时出手,云忘归就要发现你的身份了,我可是为你着想啊~~

既然这样,元筝也就不说了,此次故意让玉贵妃觉察元筝与地冥之间的联系,就是要引开儒门的视线,好着手风灾的计划,在此之前,可以先把精灵们送上天。

(看来剩下的精灵过得了初一过不了十五)



小月智商上线,看出示流岛上的居民都是东瀛人,并且追踪的血蜘与山田是两伙人,蝴蝶君与公孙月的失踪是同一批人所为。至于岛上的情况与谈无欲所说的不同,就暂时无解了。

安达玉向天照大神祈祷,请求庇护示流岛的居民与精怪皆不受饿货的侵害,得到属下的交口称赞。此时血蜘横行,九爪蛛冥逼问剑随风与小月的下落,两只仆人立刻就被灭了,安达玉颇有气节,拒绝招供,差点亡于蜘蛛之口。剑随风及时杀出,保护了安达玉,与九爪蛛冥正面交锋,他能平安脱险么?  

(也许天照大神就是饿货的克星)



圣雄与肖流光各自教了月文心与月伴三天就要决斗了,还真是快。

(这段剧情真是无聊啊,强行紧张)



 

两只地冥精分出现,雪爵众精灵才知道从头至尾都被耍了,也许今晚就是精灵们的末日。  



鬼麒主暗袭德风古道,打伤东门先生,正要对昏迷的老昙下手,却不料被玉贵妃逮个正着。

(人觉没能带走老昙,晚上鬼麒主就来暗杀,看来他还是不能放过老昙~~)



闇影众人在三界细缝读取《释魔录》中关于疯魔的记载,却不料出现疯魔的投影,并且摆出攻击姿态。  

就在三界细缝出现疯魔的幻影之时,在家养伤的剑儒突然遭饿货上身,攻击剑咫尺。无端正巧赶来,兄弟二人能制服被饿货上身的剑儒么?  



本周总结

一、玄尊给奉天逍遥准备的套路

1.邪天之祸:指使冥霾邪滍袭击仙门,让玉逍遥学得[天剑唯一],给冥霾邪滍制造机会,害天迹受伤昏迷

2.仙门秘史:暴料[天迹魔化],并指定君奉天来看

前者可以看出,玄尊对天迹的态度并不如表面上的那么亲切,示流岛圣战之前,玄尊就得血元造生之法造出地冥并且培养成材,花的时间肯定不少,所以在久远前,玄尊就已经在利用玉逍遥。逍遥眼中亲切的师父,实则是个馆藏祸心的野心家,这一点,君奉天其实也很清楚,只是他没有告诉玉逍遥。

之前的剧情曾提到,[玄黄三乘]是在示流岛末日圣战之后册封的,但本周从云徵子与天迹的对话可以看出,[地冥]与[人觉]是早就册封好的,但[天迹]之位却悬而未决甚久,直到君奉天在玄黄岛砍死鬼麒主,同一时期发生的[邪天之祸]半年后,玉逍遥才被册封。这是个啥概念呢,天迹的册封至少要比地冥、人觉晚了几百年。

由于[天迹]之位悬而未决,所以玉逍遥就与君奉天形成竞争关系,这是玄尊所乐见的,因为他的本意,也就是想破坏奉天逍遥的和谐关系。但玄尊没有想到的是,君奉天竟能放下一切,选择离开。为了不失去君奉天的行踪,所以玄尊才建议他去往儒门——至少可以找得到人。

再看《仙门秘史》事件,此书是玄尊所著,放在只有法儒能进的陵寝中,并且内容提到[迹魔]二字。法儒看完登时方寸大乱,为避免走漏消息,他一把火烧了老爸的遗物。为天迹能做到这步,玄尊知道了估计要气得吹胡子,因为套路明显不能成功。

玄尊的计划,以及玄尊对天迹的态度,有两点需要注意:

1.天迹对玄尊是有重要作用的

2.玄尊想弄死天迹,他不仅安排过各种陷阱,也给法儒下套,但都没有成功

由此可知,玄尊从一开始对天迹就抱有恶意,他对天迹的亲切完全是装出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得到天迹的信任。玄尊从始至终,都不想让君奉天对玉逍遥好,他想拆了这对CP。再往深处想,云海仙门之中,除了君奉天对玉逍遥特别好,其他人都不太待见他,玄尊究竟意欲何为呢?

玉逍遥其人,武骨不凡,姿质出众,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他的血甚至可以血元造生,地冥就是这样诞生的。玄尊对玉逍遥的心理,就类于卸磨杀驴,既然利用完了,那就要杀掉,否则留着就是个祸害。

第12章中,安达玉向天照大神祈祷保佑示流岛的人类与精怪,她不向其他神灵祈祷,偏向天照大神祈祷,可见代表光明的天照,正是邪恶的饿货之力的克星。

1.天迹的象征是太阳,《仙魔》第31章,玄黄三乘在窈窈之冥开会,天迹头顶的天空挂着是太阳

2.《仙魔》第23章,天迹对日神说,要治好他留的罡气,需要早睡早起吃早餐,再多晒太阳多运动就会好。

可见天迹的功体,只要保持积极乐观向上的态度,以及增加光和作用,就能保持健康。

3.《仙魔》第34章,奉天逍遥再聚首,天迹拔不出神谕,是法儒以[日月之气]相助才拔出来的。《仙魔》第39章,天迹用作疗伤的也是[日月之气]。日+月=明,则暗示了天迹的属性。

再看[邪天之祸],冥霾邪滍很明显就是玄尊安排好的,玄尊又故意让玉逍遥以[天剑唯一]钻入冥霾邪滍体内,就是给冥霾邪滍制造机会。无论玄尊是想设计让玉逍遥污染饿货还是想让冥霾邪滍借体转生,都没有成功,玉逍遥只是在床上躺了半年就恢复了健康,由此可见,玉逍遥天生就不易污染,饿货害不了他的性命,最多让玉逍遥变得虚弱。 

所以在上周,天迹虽然疑似感染血闇之气=饿货,除了揍老秦一掌,也没做出别的坏事。除此之外,天迹只再度体力下降、娇\\\喘、并且爱吃,因为饿货在不断消耗他的内元,使天迹变得虚弱。但除了虚弱以外,天迹并不会被同化,换言之,饿货无法魔化天迹,因为天迹是光明的向征,作用等同天照大神。

所以这就能解释,为何玄尊在利用完天迹后,各种找机会除之后快,因为天迹的存在,对于玄尊是个威胁。如果是这样的话,玄尊对玉逍遥的虚情假意就可以理解了。



二、法儒君奉天与老爸玄尊的诡异关系

第11章中,法儒回忆离家前与玄尊的对话,从这段对话中可以看出,玄尊就不是好人,并且法儒没有发现其性格有差异,换言之,玄尊本来就是坏人。

玄尊:玉萧之死,真让你如此痛心?

 (玄尊以为奉天的伤心是装出来的)

奉天:很多事情,不需要多说。

玄尊眼神一凛,奉天明显话里有话,他要离开并非只是因为玉萧之死,还有老妈的死。同样诡异的还有君奉天的诞生,玄尊在奉天尚未出世前,就知道这个儿砸天赋异秉,如果是普通人那大约是算了命,但这事儿放在科学家玄尊身上,可就透着诡异了。

来看一下剧情:

1.疯魔(影像)执剑道:七大命案(之后),终于轮到我了么?无论你转生何人,我都要向你复仇。之后他抹了脖子,然后幻影消失了,这只是一段过去发生过的事。

黯影四处闻了闻,发现此地有类似于饿货的气息,便循着气味继续前行,然后在高耸入云的山壁上发现白、红、棕色的三道剑痕。这三道都是疯魔的剑痕,黯影开启钛合金狗眼,将三道剑痕逐一扫描,在红色的剑痕中发现了[天邪众]三个字。黯影对[天邪众]三字颇感熟悉,却又对疯魔之剑产生无比的厌恶

2.剑琅琊来到[玄峰剑门],这里是七大命案的第四起案发地点,此地剑痕虽不似疯魔出手,但又带有万罪魔锋之气。剑琅琊很是疑惑,因为万罪魔锋是不会借给他人的,所以行凶的一定是老爸疯魔。剑琅琊四处张望,发现幽界暗语,意为[四度转生者],遂怀疑老爸锋魔在追寻一个[四度转生]之人。这时魔君发来短信,要求剑琅琊先关注黯影,暂缓查案。

根据以上剧情,结合之前的剧情,可以作出以下推论:

1.疯魔剑上缺行凶之时已被饿货影响,所以他追杀的是饿货的敌人

2.闇影曾是[天邪众]的一员,[天邪众]很可能是饿货玄尊的敌人

3.[天邪众]听来有东瀛风味

4.闇影对饿货似乎有着非同一般的了解,是台面上最接近饿货真相的人

5.玄尊指使地冥坑害精灵天下,寒武纪就是因中一员。地冥复活寒武纪,却不知其与闇影融合,成了调查饿货的名侦探

7.闇影与寒武纪融合前,曾经历七次转生,但都被感染饿货的疯魔剑上缺给叉死了

8.玄尊憎恨寒武纪,所以必须要除掉他

9.借体转生类似于夺舍,与饿货附体可以划上等号

10.其实闇影也曾经是饿货的一员,只是他背叛了玄尊,所以玄尊才会借疯魔之手追杀他

11.饿货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借体转生

12.玄尊的身体不堪重负,所以也需要借体转生

13.所以君奉天的作用,就在于玄尊看上了他的身体

14.君奉天的软肋是玉逍遥,玉逍遥是玄尊的隐患,所以玄尊的计划是借除掉玉逍遥,再夺舍君奉天

所以君奉天应该不是正常生育的孩子,那个被称之为[老妈]的女子,也可能只是类似于培养皿的作用,玄尊是有计划有目的才培育了君奉天,而奉天唯一的弱点就是玉逍遥,所以玄尊将两个计划合为而一:

1.污蔑天迹入魔

2.设计君奉天叉死天迹,逼其走入极端

3.待君奉天要与天迹殉情,意志薄弱时,再趁虚而入,得到健康年青的肉体

事实上,君奉天对玄尊一贯以来的作法并不赞同,所以与玄尊关系紧张。而奉天逍遥情意绵长,也导致了玄尊的不满,因为他不希望因为逍遥闹得父子不和,但结果仍是如此。奉天是玄尊重要的棋子,所以玄尊不可能放任玉逍遥的存在,必将除之后快。



三、八歧、须佐、天照

在之前的吐槽中,曾说明玄尊与八歧的关系,由于布袋戏是忌讳[蛇]的,所以在剧中,示流岛出现的是黑龙,那么八歧也很可能以八头龙或是九头龙的姿态出现。

天迹与天照的相似性有两点:

1.天迹是太阳、阳光的象征;天照是太阳神

2.天迹封于天堂之门,之后被人设计骗出;天照封于天岩户,之后被八百万神明设计骗出

现在的重点是,奉天与须佐之男的联系

其实暂时没有实质上的剧情联系,但可以作出联想:

1.玄尊为何在奉天出生前就知道他天赋不凡?

2.奉天的出生是否只是作为玄尊借体转生的对象?

如果以上两个问题都是[YES],那么我就可以合理推测,其实奉天是玄尊的仇人。

在《古事记》中,八歧被须佐之男叉死,所以如果八歧没死,并且远渡重洋来到示流岛,并在此地建立基地,从此在苦境开展事业,又将奉天改造成儿砸,并且在实验中从奉天这里得到[阴阳双极体]。从剧中可知,云海仙门也是慢慢出名的,末日圣战是玄尊走红的开始。

作为仇人来说,再没有让他喊自己爸爸更爽的了。并且天照也是天资不凡,所以八歧收了他俩一个当徒弟一个当儿砸。但奉天逍遥出于血缘的吸引,最终搞在一起,所以玄尊于公于私,都必须拆散他俩。所以玄尊按照计划实施了计划,之后的一切,俺们都知道了。

如果以上推测属实,则奉天逍遥是年下兄弟CP



四、向天借剑与天剑唯一

奉天学了一招[向天借剑],逍遥学了一招[天剑唯一],所以将来也许奉天能有机会将逍遥变化成的剑拿在手上,师兄弟二人齐心合力反插玄尊啊~



OVER

评论(96)
热度(30)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