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WB http://weibo.com/2443487602/
分站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节目单
神魔情海魔涛 魔云战韬

霹雳斩魔录16剧情+吐槽*法儒君奉天怒捅天迹

法儒突然跑上仙脚捅了天迹,会是诈死之局么?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16章

只因仙脚保安非宝之前揍过傀一,所以老爸地冥带上被欺负的儿砸来找非宝的麻烦,彼时天迹正在天宙之间看小电影,所以非宝孤立无援,境况不妙。

地冥念着与天迹的情侣诗号飘然而至,面对非宝的猛烈攻击,却似不痛不痒。非宝见状飞至高空,准备强势装B。

非宝:看宝宝我道剑晴!

地冥:我不喜欢抬头看人,给我下来!

说罢一道激光射向天空,正中非宝,非宝狼狈落地,口吐朱红,幸好没有四脚着地。

(非宝好不容易装次B,竟然被打落==)



天迹——天晨曦,银煌云河,神圣之巅

人觉——人之光,金霖普世,超凡之境

地冥——地深沉,血黯殉道,无间之绝

玄尊给予奇迹之子选择的权利,让他自己决定未来。这个满脸黑污的孩童望着红、黄、蓝三色光,只叹好美,面前的三扇门,他会开启哪个未来?天迹看得入神,忽然从外间扔进来一个东西,天迹定睛一看,竟然是非宝的首级!

(张着嘴好萌)

捧起非宝的首级,天迹整个人都颤抖了,为什么非宝会死!天迹且悲且怒,屏幕出现裂痕,画面渐渐消失,但天迹顾不上这些,他只望着手中的非宝首级,一时没了其他的动作。正当此时,后方袭来一掌,天迹有所察觉,回身化解,原来是傀一。  

天迹又看向手中,原来是块石头,根本不是非宝首级,只是傀一的幻术。 

傀一提醒天迹关注非宝的安危,果然天迹顾不得大屏幕的情况,赶紧化光去了外间。傀一则留在天宙之间,这个神奇的地方,真是太有意思了。

(以天迹的等级,竟然会中傀一的幻术,或者天迹体内饿货未完全消除,所以心性不稳呢?天迹离开时竟然没把傀一赶出去,也是太心急了) 

内元受创的非宝决心除恶,地冥亦想要结果这个蹲坑在仙脚的宝宝,却不料天迹化光而至,结束了这场战斗。

非宝:前辈,他揍我。

天迹:冤家路窄,送货上门,倒省去我一番麻烦了,是来找抽的么?

地冥:切,说得好像你主动找过我似的!

天迹:这只宝宝归我罩的,你不许打他!

地冥:哼,眩者对宝宝没兴趣~

天迹:你派人打坏我的电视,又要搞什么花样?

地冥:总看电视,对身体不好,应该关掉电视,多到户外走走~

天迹:说实话!

地冥: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有什么看的~

天迹:你Y故意的是吧!

傀一暗中观察,发现天迹毫无防备,认为此乃最佳时机,暗中蓄力。

地冥:对呀我就故意的,你待如何?

天迹:快快赔钱!

正当此时,变故突生,傀一发出冲击波直S天迹,而后者的注意力全在地冥身上,毫无防备。眼看危机逼近,是地冥身形一动,霸气侧漏挡住了傀一的攻击。

傀一:爸爸……

地冥:谁准你动他的?

冥冥之神怒了,翻袖就揍儿砸,傀一被打吐血,非宝都惊呆了。

(也算是强势告白吧) 

傀一:爸爸别生气,儿砸不敢了……

地冥一向针对天迹,傀一偷袭不是应该高兴么,天迹实在搞不懂状况。

天迹:这又是唱哪出?

地冥;你(的命)只能属于我,谁都不能夺走你。

天迹:你是有病哟,我是奉天的,可不是你的!

 (地冥强势TX,天迹娇羞了) 

地冥:一切都是因为你是[天迹],不是么?

(因为你是[天迹],所以我才这样对你)

天迹:哼,刚好想问你事呢。

其实天迹不开口,地冥也知道他想问[玄尊之死]的真相。天迹就是如此单纯的人,他一撅屁股,地冥就知道他是欠C了。

地冥:(玄尊之死)与你与我,息息相关~

说罢他化光离去,但人还未走远。

天迹:说清楚啊你!

地冥:也许你自己才有真正的答案,傻瓜,你慢慢想吧,哈哈~~

天迹只感莫名,我身上有答案么?非宝亦有伤在身,失去双眼后,非宝一直以道眼观察外界,所以损耗不少内元,才会被地冥暴打。天迹认为,应该赶紧想办法助非宝复明,现下只能先吃药疗伤了。

此次地冥捣乱,似乎专门挑这个时机,为何呢?天迹暗自思忖,难道是不想让我看电视?

确实如此,此番地冥行动,是因为帝释(玄尊)感受到共振,所以才吩咐地冥来搞破坏,不让天迹查看剧本。[玄尊之死的真相],只得地冥一人知晓,此次傀一也算有功,故而地冥不再怪罪。

(可怜的傀一,为了天迹两次被爸爸揍,也是惨。地冥对天迹的执着尤甚,表现在两个方面:

1.爱恋

虽然玄尊赋予的任务是取天迹的性命,但地冥不许他人动手,并且自己也不动手,如此一来,他其实是下不了手。

2.憎恨

玄尊不断向地冥灌输对天迹的恶意,只有杀死天迹才能得到价值,也就是天迹的存在会抹消地冥的存在价值。玄尊忽悠地冥,让他认为自己是天迹的复制品,所以产生强烈的竞争意识。但玄尊没有想到的是,天迹对地冥有着非凡的吸引力,地冥表面上极为听话,但背地里却阳奉阴违。

所谓又爱又憎,也不过如此了。但地冥与玄尊也并非全盘信任,二者互有防备,暗中留手,想必将来必有反目之时。

此外,天迹对地冥的态度也有了180度的转变,从知道地冥并非杀死玄尊的凶手后,天迹就不再对地冥喊打喊杀。即使老鹰死在地冥手上,天迹也没有再表示出不满,乃至于本段剧情中,面对地冥仿若TX般的强势告白,天迹更是娇羞无比。地冥是玄尊一手栽培,法儒亦是玄尊精心培养,而这两位玄尊之子,却都倾心于天迹神毓逍遥。地冥对性格极似天迹的剑随风格外宽容,法儒的首徒云忘归性格与眸子都肖似天迹。大玉是个罪恶的男人,竟然拿了女主剧本,将玄尊的两个儿砸迷得神魂颠倒XD

天迹追问地冥关于玄尊之死的真相,地冥说了两句话,都带有强烈的暗示:

1.(玄尊之死)与你与我,息息相关~

2.也许你自己才有真正的答案,你慢慢想吧,哈哈~~

天迹听到这样的话,会怎么想呢?首先,地冥是知情人,但他却故意隐瞒实情,地冥又说,天迹才有真正的答案,这就是暗示,天迹才是杀死玄尊的凶手,地冥笑而不语其实是为天迹好。此时天迹体内饿货未消,心性不坚,极易被蛊惑,地冥的嘲讽态度+暗示性极强的话语,天迹不可能不胡思乱想)



鬼麒主主动找上精灵,并非要与他们拼命,而是说明两点真相: 

1.受王的死与我无关,坏事儿是地冥干的

2.要完成秋瑟剑,必须再搭上一个冷飘渺

分析鬼麒主与地冥、人觉相关,必须牢记[玄尊=人觉=鬼麒主],这样就不会搞错方向。

受王之死,是玄尊策划,驴了地冥出面,忽悠受王出手,帮忙鬼麒主解封魔刀。玄尊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解封魔刀,受王是工具,地冥则是背锅侠。

(并且魔刀据说是针对地冥的,所以玄尊只能驴地冥出面,不能暴露自己与鬼麒主的关系)

所以在这里,鬼麒主把受王之死推到地冥身上,是十分科学的,因为玄尊就是打算让地冥背下所有黑锅,然后继续隐藏幕后——作为大BOSS,现在还没人知道玄尊的存在,其手段之高,可见一斑。

 至于秋瑟剑,它是冷飘渺以为雪藏全族人的骨血铸造完成,所以鬼麒主这个恶趣味的家伙,暗示冷飘渺应该为正义献身,完成秋瑟剑,是非常阴毒的。玄尊对于有威胁的存在,从来是先下手为强:

1.拐走天照,污染天照神社,将天照一分为二,变成天迹与地冥,并且怂恿地冥杀死天迹,借此抹消天照的存在

2.示流岛的祖司命能治疗邪染,结果下落不明,之后朝阳城禁军统领血面冷修罗亦失踪。血面冷修罗潜伏甚久,竟然不知所踪,那么他一定是达到目的后才离开的。一是将祖司命绑架,并且可能已经遇害。二是得到朝阳城的城防布置,以便将来饿货攻城。

3.雪藏一脉有克制血黯之气的功能,玄尊指使地冥灭了雪藏一脉,并且针对整个精灵天下。而在前几章,玄尊不断催促地冥要除掉精灵,但结果到了本章,精灵们仍然坚挺。所以最后鬼麒主亲自出马,暗示冷飘渺自裁完成秋瑟剑,正是此举暴露了玄尊的真正意图——他的目标从始至终都是雪藏一脉,所以天织主与雪爵无关紧要,但冷飘渺一定要死)



圣雄与肖流光的刀决,却在最后关头想起LP,顿时又萎了。

流光:你真是,要想就想受王啊,想受王一定会雄起的!

圣雄:可我忘不了LP……

(==需要多久才能雄起?)



仁宇明圣祭典上,敬天怀拿着劣质剑,准备表演一套[天衣无缝]剑法装B。却说敬天怀确实两把刷子,剑虽劣质,但剑气却是牛叉,无论发射的剑气飞了多远,都可以从容收放自如,尽显儒者仁慈之剑的真传。在场众人,包括玉贵妃在内,都对敬天怀的[天衣无缝]赞不绝口,莫副掌遂提议想看玉贵妃的[天衣无缝]。

庭三帖却失了兴致,先行告辞,人觉也好独留,追随庭三帖而去。在场众人又怂恿玉贵妃与敬天怀切磋,也好让大家一饱眼福,既然如此,玉贵妃当仁不让,若是退缩,就显得弱气了。

遂无端看罢敬天怀的[天衣无缝],划出重点[随心所欲的无伤之剑],剑咫尺则是外行,但剑儒也希望他能看尽量领悟。虽是好友祭典,但旧事总是伤感,故而剑儒过门而不入,剑咫尺与无端都建议去他处散心,也免得难过。

(参加过示流岛末日圣战的除玄尊以外的七剑,现在可以确定的有:疯魔剑上缺、剑儒、方御衡。疯魔与剑儒都感染了饿货,方御衡虽是挂点,但也难逃感染饿货的命运,因为饿货是作用在灵魂而非肉体。以玄尊的尿性,示流岛圣战也是个套路,八剑封印饿货就是天大的陷阱,目的不是为了封印饿货,而是要感染这七位剑术一流的高手,收作己用)



虽然勉强与人觉出席了仁宇明圣的祭典,但庭三帖打心眼里觉得无聊,倒是人觉鼓励好友也算是走出了[和谐]的第一步,所以庭三帖由衷感慨,人觉真是专业的和事佬。 

(人觉对外的形象一直是谦恭有礼、温柔的吃货,正因为如此,才具有强大的迷惑性。坏人是不会把[坏]字写在脸上的) 

二人正说着,剑儒带着两位后生来了,他张口就是一个[贤]字,但却被庭三帖打了岔。

(也许是想喊[贤弟])

庭三帖与剑儒是旧识,二人与已故的方御衡大约是结拜兄弟,剑儒又想喊[贤弟],但庭三帖又及时阻止了。无端亦向人觉问好,人觉也向无端与剑咫尺两位后辈示好,能在这里见面,也是缘份。只是剑儒过门而不入,没有参与方御衡的祭典,还是让人觉认为十分遗憾。

(庭三帖不想暴露与剑儒的兄弟关系)

看着的剑儒两位徒弟,庭三帖感慨[徒弟可不比贤弟,徒弟是要奉侍后半身的],这话一股子酸味儿。之后,庭三帖不待剑儒多言,叫上人觉就离开了。 

剑儒则道,贤弟,看来我还是来早了。

(庭三帖与剑儒、方御衡的关系不一般。庭三帖的话,明显是酸剑儒有徒弟而他没有,失去了奉侍后半生的人。而剑儒的话却意义不明,剑儒原本想要看到庭三帖何种状态,结果却失望,则感慨[来早了]。难道方御衡是庭三帖的徒弟,剑儒希望庭三帖忘记丧徒之痛,但庭三帖看到剑儒的徒弟就想起了故去的方御衡,所以剑儒才感慨[来早了],因为庭三帖仍在为方御衡的逝世而痛苦。既然庭三帖旧情难忘,则剑儒当然是来早了,因为庭三帖不会与他搞基,甚至不想二人[结拜兄弟]的关系曝光)

人觉很体帖,庭三帖既不愿说,所以他没有多问。庭三帖感谢人觉的体帖,就此别过,有空下次再约饭。人觉却升起八卦之心,庭三帖与剑儒这对兄弟明显有内(J)情。  

(剑儒与庭三帖是兄弟,那么方御衡就是夹在兄弟二人中间的娇花了,又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秋山笑英的小弟在街上救下一个曾经加入P军又弃暗投明的杂鱼,结果却因被人认出身份,反遭非议,差点被殴。幸好剑随风等人路过,救下了秋山小弟,双方进行亲切友好的对话。 

(永升王与秋山风评不佳)

小月询问杂鱼,为啥P军信奉天照神社却又不肯退出护国寺?杂鱼解释说,P军失去了天照神社,所以不想让永升王治下的参拜护国寺,这都是因为仇恨。小月闻此,决定让剑随风参加[三舍之战]第三场。

(永升王与长乐王之争,实际是在饿货的背景下,暴露出的信仰之争。而这样的怨恨对小月来说根本不算啥,因为她会用M丽苏的光辉,告诉大家不要内斗,应该一致抗击饿货。

天照神社被饿货污染,但护国寺就一定安全么?不动明王都已经是反派了,与九爪蛛冥同为饿货玄尊的属下,所以护国寺一定也被污染,只是不为外界所知) 



一旦被饿货感染,就会变成失心失神的活死人,这与被血黯之气复活后的傀儡极为相似。 

(需要注意的是,儒门文风谷的掌门重伤后[转死入生],极有可能感染饿货) 

只是若被送进驱疫营治疗,定是有来无回,所以被污染的百姓大多不愿意前往,这就又增加了互相感染的机率。幸好民间尚有鬼医  宿傩斋,传染性极强的饿货,在他手中就如同风寒一样,简单就治好了。既然如此,百姓自然就想到被饿货污染的天剑霜流流主宫本霜严的儿砸,于是鬼医表示会去医治。百姓们甚感安心,只要有人能治邪染,就不用害怕了。

事情真的这么简单么?其实这又是玄尊的套路,祖司命失踪,鬼医就出来医治邪染,时机也未免太巧了。而且宿傩斋号称鬼医,明显是玄尊的取名爱好,所以他是玄尊用来收服人心的暗桩。 

示流岛如今的状态,天照神社被污染,护国寺也不能保险,能治邪染的祖司命失踪,在这种情况下,鬼医的出现必定是众人的希望。而鬼医也未必是将饿货驱除,只是暂时压制罢了,等到合适的时机,可以同时引发,这些被邪染的人就成了饿货的力量,如此一来,朝阳城内部的危机已经扩散,只是没人觉察罢了。

(玄尊真是天生的套路专家,佩服佩服) 



 (玄尊头顶三个蛋,并且这个三蛋还会放光) 

地冥又来拜见玄尊,风之谷的布置已经快要完成,第五灾即将启动。玄尊指示此灾由元筝着手,他的野心将成为地冥最佳的利器。只是剧本乏味,玄尊也想玩点新鲜的,云海仙门沉寂甚久,也该出大名了。玄尊的意思是,第五灾从云海仙门开始,让云徵子也活动一下,别成天蹲在家里。

(玄尊不懂爱,仙门掉下来~)

(玄尊的发饰,九团火焰围着三只蛋,所以烤蛋==)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玄尊赋予地冥最重要的使命是夺取天迹的性命。  

地:帝父对天迹有何打算?

玄:天迹是我留给你最完美的礼物,只有你能毁灭他,完成我的期望。

地:我知道,天与地,早晚会走上这步。

玄:自造化之间的悲剧开端,玉逍遥就被蒙在鼓里,我们既然谱写了这一切,结局就只能由我们决定。

地:这一切要成功,就不能让天迹看剧本,老爸准备怎么处理天宙之间?

玄:仙脚的天宙之间有太多剧本,是个外挂,很可能成为三大变数之一。既然无法夺取,那就拆了吧。

地:拆了好,一劳永逸,省得夜长梦多。至于爸爸所说的三大变数,其之中一必是鬼麒主了?

玄:嗯,这货早晚灭了他,但现在要把重点放在哪,你心里应该有数。最后一名变数就是黯影。

地:看来他是坐不住了,真是失败的作品~

玄:当然,只有你才是我最完美的作品,只有你,才能完成爸爸的期望。

地:究竟末劫,血黯天下!

玄:你是爸爸最完美的剧本,努力吧,儿砸!

地冥向玄尊致意,椅子上,空无一人。

这段对话透露出以下信息:

1.为啥只有地冥能毁灭天迹呢?原因就在于,玄尊无法杀死天迹,因为他是天照的化身之一,代表光明。饿货玄尊不是没有对天迹下手,仙门[邪天之祸],玄尊就设计饿货冥霾邪滍借天迹之体转生(也就是夺舍),但天迹只躺了半年就恢复了。饿货是无法摧毁天迹灵魂,所以玄尊才希望由地冥出手,因为地冥也是天迹的化身,代表太阳黑子。既然玄尊无法杀死天迹,只能寄望予地冥,这就等同自杀。只要天迹一死,玄尊会立刻消灭地冥,如此一来,天照再无机会复原,饿货也就没了对手,这正是玄尊的期望。

2.地冥问起鬼麒主,实际就是试探玄尊,玄尊说早晚灭了他,就是骗地冥,装作不是一伙的。但之后就转移话题,让地冥把精力还是放在天迹身上。但实际上,地冥对天迹的感情很复杂,他俩毕竟是一个人,所以难免产生[恋情]。

3.[造化之间的悲剧],玄尊与地冥都隐瞒天迹,天迹是天地人法玄五人中,知情最少的CJ的娃。但[造化之间的悲剧]这件事,除了知道天迹被坑以外,无法推测具体情况,需要BJ补充设定。

4.玄尊已经盯上了黯影,所以未来不久,黯影必定成为玄尊或地冥的B格,而那时幽界也可以重出。

5.玄尊与地冥对话完就立刻消失不见了,所以他没有实体,因此不能与鬼麒主一魂双体。只有回到人觉体内,玄尊才能与鬼麒主一魂双体。但人觉的身体还是比较普通的,更高级的肉体,应该是B格冲天的法儒尊驾。

6.仙脚不是玄尊送给天迹的不动产,天宙之间也不受玄尊的控制,所以透露的信息是可以信任的。玄尊无法夺取仙脚,也无法从天宙之间得到需要的信息,所以决定拆了仙脚。若是实施成功,则天迹无家可归,当然在玄尊的计划中,反正天迹也活不了多久,自然也不需要家了。

7.天迹很穷,根本没钱置办不动产,所以仙脚是谁送给天迹的?BJ嘛?

8.玄尊将第五灾的目标锁定自己的公司云海仙门,这就说明他根本没把仙门的徒弟们放在心上,并且有意借此打消法儒的疑虑。预计不久,云海仙门的航空母舰就要掉下来了,希望不要砸到仙脚才好。



傀一向盛世归圆传达了地冥的指示,第五灾即将启动,第一站就是云海仙门。

(第五灾扯了几周,与精灵们的戏一样拖)



寄昙说在菊风穴的山壁上,发现重要线索:曾经有一名风族英雄,参加了一场牛B的战役,但在凯旋回归之后,却在族中大肆杀戮。幸存的遗民,将这段悲剧的历史记录在山壁上,之后下落不明。但这件事看不出与鬼麒主所说的第五灾有啥关系,寄昙说一时懵B。风兽对老昙仍有敌意,但老昙却见他可爱可怜,待事情查明之后,想带它离开山洞,相伴身边。 

(风族英雄参加的应该就是示流岛末日圣战,毫无意外的感染饿货,发作后屠杀同族,造成悲剧。现在可以确定的示流岛悲剧八剑,除玄尊以外,有以下四人:风族英雄(姓名不详)、剑儒、方御衡、疯魔剑上缺。只可惜老昙线索不多,所以不知道第五灾的风就要从风族的原居地引发)



传记者竟然是个文艺青年,看起来比整容失败的肖流光还要帅一点 

作为狼辰四曜之一,圣雄具有的天煞狼辰本就注孤生,所以他的LP、小姨子、基友受王全都死死,但相对的却是对自己小命的保护。而肖流光具有的破军忌辰,本该四处去浪去搞事,却因挂心圣雄,导致一事无成,所以问题很严重。传记者作为狼辰四曜争夺战的记录者,有必要从旁作出指点,希望肖流光与圣雄不要拖戏,赶紧决出胜负。因为另一边的战斗已经结束,陀罗灭辰已吞噬了空劫丧辰,所以就剩下肖流光与圣雄一直拖戏,传记者都等得不耐烦了。 

(我也等得不耐烦啊,圣雄Y的有用没用,没用的话肖流光直接砍死他吧!) 



自从在老爸的陵寝中,得见《仙门秘史》,法儒的心就无法安宁。离开了心爱的师兄,法儒倍感悲伤与孤独,叹息不已。  

尤记二八少年时,与君对坐顾相望。

玄尊讲课嗡嗡叫,奉天逍遥睡得香。

二人呼噜震天响,云徵玉箫压力大。

玄尊忽然眼犀利,云徵吓得要尿啦。

(玉逍遥的发型,从后面看就像妹子,君奉天则在头顶支了个帐篷。逍遥睡觉都要瞅着奉天,这得多爱?)

呼呼呼呼呼呼呼,奉天逍遥呼噜噜。 

玄尊信步走上前,两只兔崽浑未觉。

即使睡觉无意识,逍遥也要望着他。

仙门男神君奉天,即使睡觉也帅炸。

玄尊越看越来火,飞起一脚都上天。

奉天逍遥被踢飞,交叠之姿不忍视。 

(红色的小本本,难道是《龙阳十八式》?)  

奉天逍遥已着地,双剑在手并肩立。 

究竟是谁这大胆,奉天逍遥也敢踹?

玄尊霸气又测漏,是我是我敢咋的!

奉天逍遥一听,收剑、收腹、立正,气焰萎靡。玄尊怒目而视,罚二人扫厕所一个月,之后拂袖而去。

师父一走,玉逍遥又来劲了。

玉:死默云,竟然不叫醒我!

默:我喊你多少次了,你没醒怪我喽~

箫:你俩昨晚出去H得太晚,整夜不睡,自作自受!

君:师妹,我跟你哥是出去练剑,我们是清白的。

箫:骗鬼去吧,我才不信!练剑需要练那么晚嘛,还避开我们,鬼知道你们是不是去交合渡气了!

玉:奉天,我最讨厌打扫厕所了……

君:那就我来扫,你歇着。

玉:奉天,你真好~~~

玉箫与默云徵表示不忍直视。

——甜蜜的回忆结束了,法儒复又长吁短叹,愁眉苦脸,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

法儒的异状,引起了凤儒的注意,她知晓此次回去仙门,使法儒得了意外的压力与悲伤,如果可以,凤儒可以作知心姐姐。

法儒:知道你要出门,不耽误你了。

凤儒:你明明很关心大家,为啥要走酷哥路线?

法儒:我就这样,万年酷哥。

既然这样,凤儒也不勉强,出门去了。

另外,法儒年青时也曾轻狂,玉箫的态度说明,他俩肯定不清白了。凤儒出门,很可能是去与黯影接头。凤儒离开后,法儒又叹息道,玄尊,你遗言是真的么?如果是真的,我又该咋么办?

法儒已经倾向于相信玄尊的《仙门秘史》是真实的了,只是该如何处理天迹,他陷入两难之中。



得知剑随风出战的原因,竟然是出于小弟光一的帮助,秋山笑英有些喜出望外。小月讲述了之前的经历,于是秋山笑英也明白小月与剑随风的初衷,那就是化解仇恨。不过小月答应让剑随风出战还有条件,那就是帮忙寻找蝴蝶君与公孙月,想必永升王不会拒绝。  

南清侯南泽义清听闻比赛人选已定,也过来看热闹,剑随风适当的摆了个帅气的POSE,并且念了呆芳的名台词。

南清侯是南州部的执政侯,身份高贵,永升王亦要敬他三分。有关P军的情报,也都是由南清侯负责。此次便是来通知永乐王那边更换了新的比赛选手。南清侯说明得到情报,诸如此人擅使蝴蝶杀阵,又是个外地人,小月与剑随风心下一凉,难道是蝴蝶君! 

(熟人对战,不过应该分不出胜负吧,饿货可不会错失良机) 



 

追寻老爸疯魔剑上缺的气息路过绝尘谷,剑琅琊就遇上油嘴滑舌的邪天子。此次邪天子已自老秦那里学得泡妞秘招,所以信心百倍的给剑琅琊讲故事——

绝尘谷即是两大隐世传奇,却又落没的剑界世仇[贺兰剑族]与[剑路圣传]的交战地。多年前,他俩为了争夺斩龙代表的名额,在这里发生了一桩悲剧。悲剧的起点,是贺兰少主贺兰无忌与圣传的女传人霞路璇玑搞上了,就如同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家有世仇的两人不可避免的相爱了。

故事的男女主角,就是仙门的应龙无忌与麟凤璇玑,二人改去姓氏,隐藏于仙门之中,当了一对保安。两人在绝尘湖谈情说爱,却没料再次相遇却是在战场之上,那之后,两人许久没有见面。但是受不了相思之苦的两人,还是再次来到绝尘湖,却被人发现了私会的秘密。[贺兰剑族]与[剑路圣传]无法接受这样的爱情,将两人斩尽杀绝,应龙无忌与麟凤璇玑双双落海,只愿黄泉相随…… 

(感人的爱情故事说完了,咱来说说阴谋诡计。[贺兰剑族]与[剑路圣传]为了争夺[斩龙代表]的名额交恶,所谓的斩龙代表,其实就是参加示流岛圣战的名额,而这个[龙]指代的就是饿货,也就是八歧,所以剧中八歧的形象会是龙而不是蛇。

[贺兰剑族]正是遂无端老妈席断虹一族,人觉盯上遂无端,鬼麒主C纵剑咫尺,原因都在他二人是剑族血统。剑咫尺还是[仙魔入剑胎],体内藏有一把剑,此乃极可能是素盏鸣尊斩杀八歧后,从其尾部取出的天从云剑。这个爱情故事,说明玄尊从一开始,就在算计剑族,目的则是为了凑齐七个剑士,加上自己一起去封印饿货。但末日圣战是个套路,所以参加圣战的除玄尊以外的七剑士都被感染饿货,即使肉体消亡,也难逃饿货的侵蚀。但这个故事没有说明究竟是谁成功当选斩龙剑士,所以现在也还不知道这位悲剧的剑者是谁。

另外,邪天子的故事是从老秦从哪来学来的,可老秦又是从哪来听来的呢,想来也只有天迹最有可能。玄尊真是坑货,害了应龙与璇玑无家可归,还将二人收作保安,真是物尽其用了。若是将来应龙与璇玑得知正是玄尊害他俩落到如此境地,还帮玄尊看守大门N年,不知内心作何感想?

照这个节奏,玄尊的这些徒弟,包括法儒,都是有作用,而不是白养的。法儒可以用来借体转生,天迹是饿货克星,地冥是杀天迹的最好人选,应龙与璇玑剑法超群,那么云徵子对玄尊有何用处呢?)



天织主希望与丈夫一起退隐,雪爵虽是灯泡但也要一起,但冷飘渺却记得鬼麒主的话,如果要牺牲自己完成秋瑟剑,或许还有报仇的机会。

(可笑啊,天织主放下了,反倒是冷飘渺放不下,就这样了鬼麒主的套路,终要牺牲自己么?那玄尊可开心了)



三舍之战最终战战场,就在[夕阳丘],又是一个与太阳有关的地名。两军对垒,秋山笑英向北丰侯问好。北丰侯颇为英气,更似武将出生,与秋山笑英、南清侯的风格不同。

剑随风的对手,果然就是蝴蝶君,二人谁能拿下胜利呢?

(饿货会否趁机攻击朝阳城?这样的好机会,放过太可惜)



儒门教场之上,玉贵妃能教敬天怀做人么?

( 上啊玉贵妃,揍他Y的)



肖流光与圣雄搞基之时,传记者闻到附近有狼的气息,神秘的狼辰殿中,走出一位独眼刀者,他就是与肖流光、圣雄的对手。这位刀者据说是个性凶狠的屠城者,圣雄与流光能否战胜他呢? 



菊风谷中,老昙与前来开启第五灾的阴虚元筝狭路相逢。

(鬼麒主指点老昙去撞元筝的木仓,玄尊不至于把老昙看得这么菜B吧==)



鬼麒主杀上门来,地冥早有预料,鬼麒主欲以地冥小命测试魔刀威力,究竟是谁挨揍呢? 黯影暗中围观,伺机而作,他能给地冥补刀么?

(地冥对鬼麒主的动作心中有数,可见他早已知道玄尊与鬼麒主、人觉是一伙的,所以他应该不会对天迹下手,也难怪傀一会挨揍两回了) 



天宙之间内,天迹正聚集能量,修补被傀一搞坏的电视。却不知为何,内心揣揣不安起来,复又忆起地冥说的话,禁不住冷汗涟涟。

[(玄尊之死)与你与我,息息相关。也许你自己才有真正的答案,你慢慢想吧,哈哈~~]

地冥未竟之意,天迹已经知晓,但这明显胡说八道,逍遥才没有杀玄尊!修复完毕,天迹抚紧了胸口,冷汗直流,娇///喘阵阵,虚弱至极。

正当此时,身后传来法儒的诗号,但却不同于往日的正气凛然,听来情绪低落。天迹转身相迎,只感惊喜。

天:奉天,你终于肯来见我了,我真的很想你……

却未料,等来的是冰冷的正法,贯穿了腹部。

(这一剑下去,孩子没了)

天: 啊!奉天…… 

法:你究竟是谁,为啥要杀我爸,玄天玄尊!?

天迹望着法儒的脸,腹中剧痛,有口难言。

(虽然这段很多道友认为是天迹的幻觉,或者是他人所为,总之都认为不是法儒,但我仍持反对意见。

有道友说,法儒在家叹气,突然跑去捅天迹,缺乏铺垫。其实铺垫有,就是在凤儒离开后,法儒又叹息道,[玄尊,你遗言是真的么?如果是真的,我又该咋么办?]。从这里能看出,法儒已经相信玄尊的《仙门秘史》是真实的了,只是该如何处理天迹,他陷入两难境地。再者又有道友提出,儒门基本没人了,凤儒、剑儒、玉贵妃都在外面,法儒是看家的,不可能外出。不过真要是想报仇,这个应该不是问题,并且儒门也并非真的没人,昊正五道也还有其他尊驾。

天迹受到地冥的暗示,知道地冥想把玄尊之死栽赃到自己头上,而作法就是玄尊写了本《仙门秘史》。法儒听信此书,故而扔下工作,专程跑来捅天迹,这似乎降低了智商。但法儒是知道玄尊并非好人,且《仙门秘史》有意抹黑天迹,就该明白天迹处境之危。若是法儒能想通此点,就该将计就计,怒捅天迹助他诈死,待将来引诱玄尊再出,再与天迹共同对抗老爸,这才是妙极)



本周总结

一、纵观全局

(一)示流岛

其实玄尊时至今日仍未能将示流岛完全掌握在手,我还是挺意外的,但仔细看来,示流岛差不多也沦陷。

1.天照神社被污染,信奉天照大神的西北两部反水

2.护国寺被P军控制,众人均认为护国寺是安全的,但其实不然。不动明王都成了饿货的部署,护国寺怎么可能还是安全的?

3.能治邪染的祖司命失踪,之后禁军统领血面冷修罗失踪,鬼医宿傩斋及时出现,解救被饿货污染的百姓——时机总是这么巧。祖司命的失踪正是血面冷修罗所为,之后鬼医宿傩斋出来治疗邪染,这都是玄尊的套路。邪染并未被治疗,而是暂时压制,只要时机一到,必定成为饿货的力量。

4.血面冷修罗是饿货玄尊的暗桩,直属上司很可能就是不动明王,绑走祖司命且涉透朝阳城的保卫工作

5.三舍之战很可能是玄尊的套路,两军对垒,朝阳城防守空虚,正是饿货起兵之时

下周,饿货能否抓住这个绝佳的机会,拭目以待。


(二)苦境

1.盛世归圆

元筝做了苦境名义上的领导人,但地球人都知道,他没有实权,只不过是玄尊通过地冥遥控的傀儡而已。消灭精灵失利,原本会失去引发第五灾的资格,但幸好闇影暴露,所以玄尊只有能用元筝。近来,元筝总是表现出脆弱的一面,也许将来会良心发现,洗白后反水。

2.儒门

玄尊对儒门涉透得很深:

(1)尊主方御衡参与示流岛圣战,可能感染饿货借体转生

(2)庭三帖极也可能参与示流岛一战,同样可能感染饿货

(3)敬天怀针对玉贵妃,动机可疑

(4)玉贵妃是鬼麒主=人觉的儿砸,亦是玄尊的私生子

(5)法儒尊驾是玄尊的儿砸

(6)遂无端身上,还有地冥的窃听器

凤儒则极有可能是幽界的夔后,就是她与鬼麒主=人觉私通生下了玉贵妃,这样一来,儒门要改姓仙门了

3.仙门

(1)应龙无忌与麟凤璇玑是[贺兰剑族]与[剑路圣传]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早年被玄尊算计,失去地位,结果还给仇人玄尊看守大门,真是悲剧

(2)地冥是玄尊用来杀死天迹的工具,但玄尊并不信任地冥,已准备好魔刀灭了他。但同样,地冥也并非傻瓜,出于对天迹的迷恋,地冥很可能反水

(3)玄尊意图让仙门成为第五灾的始发站,则云徵子即将失去仙门总裁的地位,落到凡间加入混战。但玄尊此举必有深意,按照玄尊[知人善用]的尿性,云徵子进入苦境战场后,很可能将矛头指向天迹。仙门原本就是玄尊实施野望的踏板,所以抛弃之时,必定要发挥极大的用处。


5.幽界

地茧使魔君被迫退隐百年,但玄尊即将除掉闇影,则幽界随时可以得到重出的机会。

神秘的闇有饿货的借体转生之能,失去寒武纪这个共生体后,应该会寻找其他机会再度转生,对抗饿货玄尊。

夔后在儒门上班,化名凤儒,与闇影暗中联系

6.泥婆暗界

狼辰四曜极可能是梦不觉为抵抗饿货做出的布局,但坑就坑在他选了圣雄这个萎货,目前拖戏中


二、本周重点剧情

1.玄尊的工作方式

通过上周至本周玄尊与人觉出场的过程,可知以下几点:

(1)玄尊没有实体,灵魂一分为二

(2)一半灵魂使用人觉的身体,另一半灵魂上身鬼麒主,这就是一魂双体

(3)鬼麒主24小时不间断在线,人觉与玄尊不定时切号上线,如果地冥来访,玄尊则要以魂体去与地冥见面,此时的人觉就成了一具无魂之体

(4)人觉与鬼麒主可以同时工作,鬼麒主与玄尊可以同时工作,但人觉与玄尊不能同时工作

(5)一魂双体的条件,必须是人觉与鬼麒主同时在线,因为玄尊没有实体,所以鬼麒主与玄尊无法一魂双

玄尊=血闇源头=饿货之始,将来必须会再寻个比人觉更好用的身体,法儒就是最佳目标。

2.法儒捅天迹

我认为这并非天迹的幻觉,也不是其他人伪装成法儒,是真实发生的,正版法儒捅了正版天迹。原因如下:

(1)法儒在烧掉《仙门秘史》后,坚定要与天迹站在同一阵线

(2)法儒知道,所有疑点都集中在老爸玄尊身上

(3)法儒对天迹的信任是无法抹灭的

(4)玄尊的意图很明显是针对天迹,法儒在儒门叹气好几天,也该下定决心,智商上线。

(5)法儒捅天迹的腹部,正是避开要害,虽然出血量大,但只要控制得好,对内脏的损伤会减到最低

(6)伪造天迹死亡的假相,逼出暗中潜伏的阴谋者玄尊

(7)如果是幻觉,这个梗等同于浪费,对剧情的推动毫无作用

(8)如果是其他人,则很不科学

(9)天迹[亡故],地冥必定会找法儒算帐,法儒知晓地冥真正的心意,二人可暗中联合

(10)天迹诈死是剧情发展最为激烈且具有戏剧化的方向,未来十集左右,天迹将隐于台面之下,不再做挨打的耙子。法儒与地冥也可暗中联合,逼玄尊真正的隐藏身份[人觉]现身。

(11)人觉暴露,正好可以在档中的部分,同时天迹再出,剧情可进入一拨高C。

(12)正道开始反击

3.天迹+地冥=人鬼之子=天照大神

玄尊捡到人鬼之子时,让他挑选[玄黄三乘]的职位,按照推测,当在末日圣战之前

玄尊称人鬼之子为奇迹之子,则此子必与天迹有关

地冥曾坚称自己才是真正的奇迹之子,且对天迹对有着非同一般的执念

天迹不受饿货污染,对饿货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天照大神同样是饿货克星

安达晴玉说,天照神社被污染,才导致西北两部的反叛

天照大神的神体为八尺镜,正如天迹与地冥,一体两面

玄尊说,只有地冥能毁灭天迹,完成他的期望

基于以上线索,所以人鬼之子就是玄尊拐走的天照大神,所以才导致天照神社被污染。玄尊无法杀死天照,因为天照对饿货有克制作用,所以玄尊将其一分为二,并蛊惑地冥杀死天迹,这样等同于让天照[自杀]。

如果地冥真对天迹下手,则玄尊就去了心头大患,但地冥对天迹感情复杂,根本下不手。

4.人觉

单独把人觉拿出来说,是因为他的情况比较复杂,目前剧中的线索有:

(1)普通人没有事先封锁好灵魂就下到赤魇阶梯,会被烧掉灵魂,成为无魂之体

(2)现在的人觉体内是玄尊

通过以上两点可知,真正的人觉其实早就死了,玄尊将人觉骗至赤魇阶梯,害他成了无魂之体,则身体正好为玄尊所用。如此恶毒,玄尊也算是登峰造极了。只可怜真正的人觉,早早死了却无人知晓,玄尊还一直以他的身份做恶,将来玄尊曝光之时,黑锅全扣在人觉头上,真是太憋屈了。


OVER

评论(309)
热度(25)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