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WB http://weibo.com/2443487602/
分站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节目单
神魔情海魔涛 魔云战韬

[霹雳同人]天迹不逍遥 第二十章

C  P:ALL天迹(非宝、云徵子加入ALL迹套餐)

OOC慎入,雷到不负责,不喜请点叉


天迹不逍遥 第二十章

法儒尊驾回到昊正五道,玉离经已等候多时了。 

“这么晚了,怎的还不去安置?可是门中有事?”

“并无……”

“那便去睡吧。”

“亚父!”

君奉天并不言语,只是抬起犀利的眼神瞅了玉离经一眼,后者顿时心中一凛。

“尊驾,我只是想与你说说话。”

“夜已深沉,主事还是请回吧,这段时间我少有闲暇,先专心门中事务吧。”

既然如此,玉离经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低头向尊驾行礼,君奉天就这样回了昊正五道,渐渐合拢的门扉阻隔了玉离经的视线。

亚父,为何总对我这般冷淡?玉离经心中酸涩,只感委屈无比。



腹中饥饿交加,天迹头脑昏沉,伤体沉重。因被地冥诱骗,将血闇之气直接吃下,导致仙体受损,功力受制。又因激愤在胸,淋得秋后的雨水,周身发热,意识朦胧。

“奉天……”

天迹抬眼张望,大漠苍鹰已趴在桌上睡着了,虽是肚子饿得咕咕叫,但天迹仍是没有叫醒这个年青人。法儒回去儒门了,他毕竟有自己的工作,不可能全天候在云汉仙阁的。天迹伤势沉重,内力损耗极快,却又没有进食,胃里难受得很。忍耐着没有发出呻吟,天迹缩进了被子里,双手交叠抱紧自己,任泪水濡湿了衣衫。



一夜好眠,大漠苍鹰伸个懒腰站起身来,昨晚本想守着那人,却是不知不觉睡去了。但也未曾听到任何响动,所以睡得甚是香甜,精神满满。放眼望去,榻上被子鼓鼓,显见是人已钻进了被中,也不知闷坏没有。苍鹰赶紧上前,揭开被子,就见天迹像只猫一样蜷成一团,脸色绯红一片,伸手一摸,竟然还在发烧。

“喂!”

苍鹰欲唤醒天迹,然而闭眼沉睡的仙人毫无反应,这可麻烦了。

“天迹,醒醒!”

大漠苍鹰有些担心,昨晚上还好好的,怎的一晚过去反倒严重了?毕竟是受人之托,苍鹰自感没尽到责任,所以心下过意不去。大漠苍鹰对天迹的情况不甚了解,法儒又没来,真有两眼一摸黑之感。

既然发烧,那就去找大夫看看吧,可是天迹并非凡人,去看普通大夫能有作用么?大漠苍鹰左右为难,最后一不做二不休,掀了天迹的被子,将人抱在怀中,正要夺门而出,就撞在法儒身上。

“发生何事?”

“总算来了,他情况不妙!”

法儒脸色一凛,紧随苍鹰将天迹放回塌上。



啪!

手中的杯子落在地上,摔得粉碎。方才一阵晕眩来得莫名,地冥看着杯子的碎片,竟是笑了。

“冥冥之神,可是身体不适?”

地冥摆摆手,笑而不语,傀一送上另只杯子,很快又满上一杯葡萄酒。地冥对着月色晃动杯中的液体,想像着天迹痛苦的模样,只感有趣。

“有事的不是我~”

“哦~~~”

傀一立刻明白过来,看来有事的必定是那位银发的仙人了。



输入日月之气后,天迹睁开了紫色的眸子,发现自己在法儒怀中后,天迹微微一笑,埋首更深。

“奉天……”

法儒将天迹护在怀中,“师兄,可还有哪里不适?”

“好多了,就是饿。”

法儒伸手摸摸他的肚子,果然天迹胃中适时的咕噜了两声,仿佛在响应天迹的委屈。法儒知道天迹的情况,后悔昨晚没有备些吃食再离开,这才让他又遭了一晚的罪。

“师兄想吃什么,我去买。”

“叉烧包、烤鸡翅、烧猪蹄、烤肉串、烤鸡,都想吃……”

竟然要吃这么多,可见伤势何等严重,法儒只感心疼,恨不能多备点屯积粮,但好不容易才得相聚,又不舍离开。灯泡大漠苍鹰想来也无他事,便自告奋勇前去采买,法儒又请他再买份粥来,也好先给天迹垫垫肚子。



大漠苍鹰效率极高,很快买了一堆食物打包回来,法儒先喂天迹喝了粥,再给他撕烤鸡肉吃。苍鹰目瞪口呆看着法儒投喂天迹,就那么一点点的将一只烤鸡吃得只剩下骨架。本以为这样天迹就满足了,但法儒又拿起了一只烤猪蹄,苍鹰惊恐望向天迹,很快他又将猪蹄吃得只剩下骨头。就这样天迹渐渐加快了速度,叉烧包、烤鸡翅、肉串等等,就这样消失在天迹的口中。没想到天迹这般柔弱模样,竟然是个大胃王,苍鹰感到不可思议。

但奇迹的是,天迹吃过饭后,脸色好了许多,不再是病态的苍白。苍鹰暗自思忖,难道只要吃了饭,伤就能好了?真是个神奇的人哪。



法儒毕竟不便久留,既然天迹情况业已好转,法儒也要告辞了。之前苍鹰买了许多食物,所以尚有富余,若是天迹夜里饿了,也可以吃个霄夜。可天迹却不想离开师弟,靠在他怀中抓紧了衣角。

“师兄,明天我再来看你。”

天迹揪紧了法儒的衣角,思量再三,仍是松了手。

“好,师弟你可一定要来啊,师兄一个人怕。”

大漠苍鹰咳嗽一声提醒道,“我还在的……”

法儒向苍鹰表示感谢,这才回去儒门,暂时无事,天迹让大漠苍鹰去歇会儿。

“可是你没问题嘛?”

天迹温柔一笑,银发滑过纤细的肩头,“没事了,你去歇会儿吧,晚上还要辛苦你给我准备吃食呢。”

于是苍鹰不再推辞,又告诉天迹,若是有事随时可以唤他。天迹点头表示知道,苍鹰这才推门出去。这个尚未被邪恶污染的青年,出现在身边的时机过于巧妙,天迹捏紧了被角,心中苦涩顿生。

地冥,你究竟要将我逼至何境?


待续


来源:樱町


评论(9)
热度(17)
  1. 海东青冷露非秋 转载了此文字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