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同人]天迹不逍遥 第二十一章

C  P:ALL天迹

OOC慎入,雷到不负责,不喜请点叉


天迹不逍遥 第二十一章

且说将养数天后,天迹的伤情得到控制,虽是一时无法将血闇之气完全清除,却也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儒门近来事多,故而法儒不再日日来访,考虑到天迹对食物的需求量大,法儒留下银两,以供天迹消费。大漠苍鹰也在仙脚住了下来,亦可照顾天迹,[相逢即是有缘]嘛。

因内元损耗极快,导致天迹噬睡噬吃,这样下去,再多的银子也不够花。为了节约开支,大漠苍鹰开始做饭,幸好他早年就独自生活,生火做饭对他而言并非难事。天迹也不挑嘴,味道过得去就很开心的吃得精光,每当天迹大块朵颐,苍鹰总是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可即使如此,天迹也没多长一块肉,反而是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消瘦下去,大漠苍鹰善于观察,猜测天迹的身体是出了问题。

“吃这么多,为何还是这么瘦?”

“没事没事,我只是保持身材得宜,不长肉罢了~”

“……”

天迹不肯说明原因,大漠苍鹰也不便多问,只是暗自思量,难道是防备我?



闻到院中传来的香味,天迹不禁馋虫又起,呼唤苍鹰,让他送串烤肉进来。

“外面天气不错,睡了这些天,你也该下床活动了!”

大漠苍鹰忙着烤肉,没空进来,所以催促天迹出去吃。这些日子以来,天迹皆是卧床歇息,只是苍鹰不知,天迹功体受损甚俱,伤了根本,仍未恢复。法儒已数日未来,天迹既想又念,只是体力仍是不济,不便去儒门寻他。每念及此,天迹都忍不住[问候]地冥。

外间苍鹰又唤了一声,天迹不好再躺着不动,想着走几步也可活动筋骨,便掀被下了地。

“怎么还没来,烤肉可以吃了!”

“来了来了,雕兄等我~”

腿脚仍是无力,天迹小心翼翼,慢慢挪动脚步走向门扉,手刚碰到到门板,门就开了。天迹一时站立不稳,向后倒去,大漠苍鹰眼疾手快,上前一步将他搂到怀中。



这是天迹第二次被苍鹰搂到怀里,上一次他失去意识,这一次他脚步虚浮。在大漠苍鹰看来,天迹此人真是娇弱无比,明明进食的时候如狼似虎,可却好似完全没有吸收到营养一般。大漠苍鹰体格健壮,天迹完全没入其怀中,他细弱的喘息就在耳边,苍鹰胳膊上的肌肉瞬间收紧了。

“哈,雕兄你肌肉多,也不用这样表现啊~~”

“什么?”

“我又不是你媳妇儿,不用搂这么紧嘛~~”

“切,没个正经!”

苍鹰有些恼了,抬手就把天迹推了出去。本是好心扶他,却是胡言乱语,天迹此人,真是毫无长辈模样。

“叫你出来吃烤肉,怎的半天不来?”

“年纪大了,腿脚不便嘛~”

可是这话衬着他白皙光滑的皮肤与水润的唇色,真是毫无说服力,苍鹰根本不信,只当他胡扯。苍鹰回去院中,将烤好的肉串放到盘中,又等了会子,天迹才姗姗来迟。

“不好意思啊,雕兄,你可以先吃,不用等我的。”

天迹手搭凉蓬,感到光线有些刺眼,在屋里待了近半个月,真是有些不适应了,待坐了会子,他才拿起肉串胡吃海吃。苍鹰一边吃一边偷偷瞅他,天迹仍是吃得毫无形象,但却没有给人厌恶之感,仿佛他天生就该这么吃。

“你师弟怎么不来了?”

“他啊,工作忙,没办法,男人要以事业为重嘛~”

苍鹰斜了天迹一眼,“那你呢?你也是男人,为啥成天蹲在家中过着养猪的生活?”

“这你就不懂了,师弟就得要供养师兄的~~”

这是哪门子的歪理?苍鹰腹诽不已,果然天迹不能以常理视之。



人觉来的时候天迹还在吃,苍鹰坐在一边看着,天迹吃得两腮鼓鼓,瞧见人觉顿时兴奋。

“肥肠菌哪~!”

人觉哭笑不得,“唉呀好友,多日不见,把我名字都改啦~~”

“来吃来吃!”

天迹招呼好友一起,大漠苍鹰怕食物不够,准备撸袖子再烤一点肉。人觉却摆手示意不用,只是坐下看着天迹吃。

“我不饿,不用忙活了。天迹啊,看这是什么~”

人觉展示了手上的袋子,天迹眸中放光,努力吞下口中的肉块,星星眼道,“非常君对我太好了!”

天迹手上还拿着小棍,嘴上油油的,人觉笑着摇头,拿了帕子给他擦嘴。天迹毫无别扭之感,由着人觉伺候,大漠苍鹰只感怪异,这个天迹,总是惯常向所有人撒娇么?

然而更让苍鹰无语的还在后面,天迹吃饱以后就躺回榻上了,让人觉给他摸肚肚。天迹就像只饱食的喵咪摊着四肢,人觉则是他最信任的饲主。苍鹰有些不爽,因为肉是他烤的,怎么说这摸肚肚的事儿也应该由苍鹰来吧,却没想到由人觉抢了先。可是,这种事真的正常么?天迹与人觉同为玄黄三乘,那就是同事了,二人本是同辈。可苍鹰越发觉得人觉对待天迹,就像是爸爸爱护儿砸——这个认知有点可怕,苍鹰甩甩头想把这个念头甩出去。



人觉摸了一会儿,天迹就睡着了,给他盖好被子,人觉推门去了屋外。大漠苍鹰收拾好了物什,人觉准备离开,见苍鹰一幅厨师模样,颇为趣味。

“辛苦你啦,壮士,好友就麻烦你了~”

“还好,不过我有疑问。”

“请讲。”

苍鹰疑惑道,“他前些日子伤得很重,近来已经恢复,但似乎仍是虚弱,胃口也很大。他是一直都这样,还是受伤后的影响?”

“这个啊,其实我也不懂,他没告诉你么?”

大漠苍鹰点头,人觉笑道,“这种事,他不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知道,还是别问了。”



天迹睡得香甜,大漠苍鹰坐到榻边,就这样望着他。天迹皮肤很白,紫色的睫毛弯弯,长而卷翘。粉色的唇那般水润,与苍鹰截然不同,天迹的银发散在枕边,映照月色闪着冷光。苍鹰抚摸天迹的脸庞,只感细腻无比。手滑下天迹的脸,在他纤细的脖子上轻轻握了,片刻犹豫之后,最终还是伸向天迹的腹部,轻柔抚摸起来。

天迹舒服的哼叽,梦中也止不住笑颜,苍鹰就像着魔一般,犹豫凑了上去。理智告知苍鹰不该这样,但此时此刻,情难自禁。就在快要碰触到天迹的唇时,苍鹰瞬间清醒,随即逃出屋外。在门关上的那一刻,天迹的眼皮动了动,被中的手早已揪住了床单。

雕兄,你是来杀我的么?

之前的猜测成了真,天迹咬了唇,又缩进了被子里,蜷成一团。


待续

来源:樱町


评论(27)
热度(18)
  1. 海东青冷露非秋 转载了此文字
  2. 涅槃·凤舞冷露非秋 转载了此文字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