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分站1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分站2 http://lenlutucao.blog.163.com/

此号停更

霹雳斩魔录17剧情+吐槽*故布疑阵与真假人觉

==捅刀是幻觉,这么好的梗,竟然真浪费了。本周剧中表现的线索更加混乱,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分析。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17章 

(看看女角,再看大玉,果然大玉还是仙魔第一女主)

上周才说[天衣无缝]的剑气收放自如,尽展儒门仁义的正义之剑,这周玉贵妃与敬天怀打着打着就要玩命了,就在即将见红之时,被慕灵风及时阻止。慕灵风即北方支脉奕德熙天掌门,出场打歌,爱好行侠仗义,发型像头熊。 

慕掌门出场后,仁宇明圣的祭典也结束了,大家各自回家。



魔刀破封,鬼麒主很快就来找地冥试验威力,魔刀刀气化为西方龙,地冥的神泣则剑气化为白龙。两龙相斗,各自震撼,然而地冥确实受魔刀压制,难占上风。 

(白色龙影是天照的象征,八歧则是黑龙。之前地冥的龙是黑色的,但现在变成白色,所以地冥的本质仍是CJ的,具备与天迹合体的条件)

又被鬼麒主引动旧伤,功力顿减四成。地冥顿时惊呆,完全不知啥时候有了暗伤,鬼麒主说,是在逆鳞之巅一战之后。地冥陷入危机之中,幸得闇影没有落井下石,反倒出手相助,势单力薄的鬼麒主只能放弃计划,就坡下驴,与地冥握手言和。

方才还敌对的三人,现在坐在一张桌上喝酒,闇影此次不下手的原因,在于他太过正直,所以不想与鬼麒主联手。鬼麒主则透露重要线索,这个暗伤在(第1次)逆鳞之巅后就有了,不但无法与天迹互解,并且会影响玄黄三乘的友情。 

(鬼麒主透露这样重要的信息,等同于暗示人觉做了对不起天迹与地冥的事,那么按照之前剧中的线索得到的结论[人觉=鬼麒主=玄尊]的话,就出现了问题——鬼麒主为何要暴露自己的马甲?)

这时老爸玄尊召见,地冥来到阴暗的屋中,椅子尚是空的,但他行礼之后,玄尊已坐在椅子上了。 玄尊告之, 魔刀克制的并非血闇之力,而是仙门武学,所以接下来,地冥应该关注自身的旧伤。 

地冥十分疑惑,这旧伤不像是天迹做的手脚,那么玄尊说,答案不是很明显么

不是天迹,即是人觉,玄尊在有意引导地冥将目光转向人觉。玄尊甚至怂恿地冥去向天迹求证,既然玄尊如此肯定,地冥对人觉已有了怀疑。

玄尊又道,玄黄三乘的意义,只为造就一人,你明白我的苦心。

地冥恭敬行礼,十七明白。

而在此时,傀一来寻地冥,竟意外撞见地冥拜见玄尊,便躲在门缝处偷看。地冥朝着空荡荡的椅子行礼,傀一见地冥抬起了头,吓得赶紧离开了现场。  

(玄尊是虚体,所以傀一看不见,这段剧情,玄尊又开始了新套路:鬼麒主与玄尊同时提醒地冥关注人觉,很明显就是要抛弃[人觉]这个马甲,为的是金蝉脱壳,更深的隐藏[玄尊]的存在。鬼麒主还透露,天迹与地冥的暗伤是无法互相疗伤的,也就是在第一次逆鳞之癫以前中招了,矛头直指玄黄三乘册立后的人觉。这个套路的目的既然是[破坏玄黄三乘的友情],其实也就是引发[玄黄三乘的内斗],那么接下来,玄尊定会另有布置。另外,魔刀克制的不是血黯之气而是仙门武学,这就科学了,因为血黯之气正是天迹的克星。按照这个套路,则圣剑上也很可能有血黯之气,用来克制天迹。

玄尊所说的[玄黄三乘只为造就一人],看似暗示地冥,实则不然。若是抛弃[人觉]这个马甲,则玄尊这半魂就无处可去,正好可附身于地冥身上,趁机同化天迹——因地冥与天迹同为天照大神的半身,则先附身地冥再同化天迹是最为可行的计划)

地茧得到预言[地冥、密室、皇座],暗示未来地冥将会取代玄尊的位置。 

(与其说地冥取代玄尊,不如说是玄尊夺舍地冥,待得到地冥的身体,则污染了天照的半身,接下来只要再同化天迹,就彻底催毁了天照大神) 



虽然老昙极力阻止,但仍未阻止风灾的开启,乐寻远等人被狂风扫出洞外,只有元筝与老昙保持了坚挺。

(拖了这么久,终于开始了)

狂风袭卷而来,天王罪罚阵抵挡不住,受损严重。应龙与鳞凤夫妻二人联袂而出,亦难抑其威,危急之时,云徵子及时出手,切断扭曲空间,这才阻止了风祸的袭击。此次风祸,云徵子认为是地冥暗中主导,至于为何针对仙门,大约是怕大家过于清闲。这虽是玩笑话,却是歪打正着,玄尊可不就是想给云徵子找点儿事做么?  

如今仙门的第一道门被破,整个仙门的海拔也被压低十尺,上玄圣气受创,所以今后的安保工作会更艰巨。云徵子却是暗忖道,为啥地冥会这么清楚云海仙门的座标,并将风灾准确引到仙门来呢?

(云海仙门大约就是仙界了,苦境是人界,泥婆暗界又称阴阳界,也就是鬼麒主曾经想打开的阴界。玄尊的目标若是这三界,则苦境、仙界都大致平定,云徵子不足为惧,剩下的就是泥婆暗界。

云徵子对此次风灾来袭感到费解,就是因为认定[玄尊已死],所以不会再怀疑玄尊)



[三舍之战]最终战的战场在[夕阳丘],都城是[朝阳城],大殿名为[旭日殿],皆与太阳有关,可见示流岛皆崇拜太阳。

与蝴蝶君对战并非剑随风,而是古小月,看到是女儿,蝴蝶君顿时萎了。也只有古小月才能想出这样的法子,因为只有她才能使蝴蝶君有所顾忌,若是剑随风,那就不确保能拿下胜利了。然而记得之前小月的设定是[不会武功]的,然而这里,小月与蝴蝶君打得有来有回,并且被秋山笑英称赞[双方都是高手,好激烈的战斗]。

(你仿佛在逗我笑)

这场父女之战,最后将如何收场?蝴蝶君是收了钱才来参赛的,若是放水让小月得胜,则一毛钱都没有。可若是不让小月赢,蝴蝶君首先就过不了女儿这关,真是难办。但受不了女儿的淫威,蝴蝶君只能发挥演技,开始放水。



无上市市长颇有经济头脑,在难民定居点投资挖了温泉,建了个旅游点。但就是这般闲适的生活也无法继续,因为风灾接踵而至,任性碑发出狂风警报,市长原本化身光球泡着温泉,见状赶紧开启任意门,带上所有人跑了,百姓们若是跑得慢了,就此葬身风刃之下,魂元则被吸至地层之下的神秘之处。

(挂点的人魂则被黯阳吸收)

被风撕碎的血肉将旋风染成了赤色, 景象实在恐怖,有幸逃脱的群演不禁心有余忌。市长带领众人脱离险境,不禁埋怨天迹没有阻止灾难,命令魔弗罗与金蛾人即刻上仙脚质问天迹。

(时隔甚久,市长再度出场,这次成了光球,想来离现身之机不远矣。市长说起天迹的语气,慵懒中带有霸气,可见天迹欠市长很多钱,肉偿都还不清。

市长加入豪华套餐,恭喜天迹再得一CP。现在天迹已有的CP如下:奉天逍遥、默云逍遥、人定胜天、神雕侠侣、天地不容、非宝逍遥、玄尊逍遥、市长逍遥,形成ALL迹之势)



老昙与元筝、风兽被吸入深潭之中,日天等人则被飓风扫出洞外。乐寻远决定让古聘逸留下看守,大家回家吃霄夜顺便歇会儿。



传记者:若再与他相遇,你会留手么?

肖流光:这不废话么(肯定会啊)!

(无聊的狼辰刀竞啊,几周了都没啥进展,肖流光如此深爱圣雄,干脆点直接献出狼辰吧)



(这段戏是大玉把正法夹在胳肢窝下拍的XD)  

面对无情插入的正法与质问,天迹满面冷汗,摇头否认。

天迹;我没有,我没有……

法儒:枉我如此信任你,爸爸也对你像亲子,可你却恩将仇报!为何要逼我插你!

天迹:奉天,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

法儒:你怎能一次夺走我最重视的两个人!基友变成仇家,你对我太残忍了!

(这里[两个人]一是老爸玄尊二是大玉,因为大玉背叛所以法儒也失去了大玉)

痛苦的法儒口中呕红,然而被误会的天迹更加痛苦。

天迹;我没有,我没有……

法儒:我永远不能原谅你,永远不能!

说罢手中用力,天迹肚痛心痛,哪里都痛,只恨法儒不再信任。

天迹:奉天,我没有……

非宝来时,天迹玉体横陈,不断哀求着[奉天,奉天,你听我解释],非宝不断呼唤,终于唤醒天迹。天迹自恶梦中醒来,猛得上前抱住了非宝,他依偎在非宝怀中,颤抖的手抓紧了非宝的白发。 

 

天迹:非宝,我好怕!

非宝: 前辈…… 

天迹:不行,男男授授不亲!

终于想起应该避嫌的天迹,迅速离开了非宝的怀抱,但后者已经脸红了,毕竟多年没有抱过女朋友。非宝说明情况,来到天宙之间,天迹就在地上呻吟,唤了好久才醒,于是天迹知晓自己是心神不宁了。天宙之间布有[心魔之海]阵法,能使人想起内心深处的恐惧,而天迹在修电视的时候,想起地冥的暗示,所以引发心魔。

天迹:都怪地冥胡扯,害我想歪了。

非宝:那前辈梦到啥?

天迹:没什么,没什么。

非宝:可是宝宝听到前辈一直喊法儒的名字。

天迹:其实我是梦到偷吃奉天的香肠,结果东窗事发,所以一直让他听我解释。非宝,我饿了……

非宝:我去做饭,前辈等着!

(美貌的非宝真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温柔体帖,与大玉非常相衬咧)

支开了非宝,天迹暗自思量,这幻术竟能让他梦到奉天因玄尊之事逼杀,实是诡异。这次被地冥害得在非宝面前失了面子,天迹气不打一气来,而这恶梦也暴露出天迹心中,有强烈的[会被法儒抛弃]的恐惧。 

这时摩弗罗与金蛾人来告之风灾已起,天迹闻此,又是恼了。这个地冥,为何就是不得消停!

(其实天迹仍是中了幻术,应该是傀一离开前布下的,只是为了不让非宝担心,所以天迹才说是自己布下的阵法。这次的捅刀梗最终仍是选择了最无聊的方向前进,怪可惜的) 



迫于女儿的淫威,蝴蝶君只能放水,最后输给了小月。北丰侯看出有诈,小月分明就是蝴蝶君的女儿,只是事已至此,不便反悔,只能退出护国寺。 

(本来看出有诈,比赛应该作废才对嘛,北丰侯真是好说话) 

蝴蝶君决定退还定金,到手的钱都飞了,忍不住泪目。此番胜利,鼓舞人心,小月机智勇敢,夺回了护国寺,真是睿智。

(可饿货竟然没有趁机攻城,真是浪费大好时机))

示流岛西境芒漠中,有一座漠龙城,这里是北北P军之首,前任尊王长乐王的居城。  

不同于永升王的文官打扮,长乐王一幅武将之姿,闻之三舍之战终是失利,不村感慨秋山笑英机智无比。 但北丰侯却对此结果愤愤不平,正当此时,天空白色龙影显现,又有一道剑气划破长空,正是西鸣侯的[神光御剑令]。 

西鸣候的剑招有龙又名[神光御剑令],明显与天照大神有关,因为北西P军皆信奉天照,所以这很科学。但此剑招[神光御剑令] 却很容易让人想起天迹诗号中的[神光毓逍遥],这似乎又暗示了天迹与天照之间的关联。 

虽然三舍之战可以认败,但西鸣侯却不打算放过蝴蝶君,此次便要寻个理由,去找他的麻烦。

(西鸣侯信奉天照大神,所以其剑气是白龙,招数是[神光御剑令]。地冥与天迹一体两面,剑气都是白色的龙,这里进一步佐证了天迹+地冥=天照)



自打听了鬼麒主的话,冷飘渺就想要殉剑报仇,雪爵与天织主哪里会肯,所以不断开导,希望他别做傻事。如今精灵凋敝,三尊只剩下雪爵一人,他向冷飘渺借了秋瑟剑,想要去救回日天。

(冷飘渺也是崩了,之前劝天织主放下女儿的仇,可他自己却放下不雪藏一脉的仇)



玉贵妃回到家中,法儒一眼就看出他动过真气,玉贵妃便将经过约略说明。敬天怀是名门之后,玉贵妃却从他的剑中品味一股悲伤之感背负家族荣耀,也许是因为背负甚多,所以压力山大吧。玉贵妃复又想起自己,自幼受法儒关爱,又有义父义母的疼爱,幸福无比,只是那日自凤儒那里得到线索,鬼麒主竟唤其为[儿砸],故而玉贵妃心里七上八下。法儒闻此断然否认,玉贵妃是正义之士,是奉天一手养的乖宝,与鬼麒主这厮毫无关联。

法儒反应甚大,玉贵妃有些吃惊,但法儒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玉贵妃也没办法。

(法儒这般否认,明显此事是真,玉贵妃确实是鬼麒主=玄尊的儿砸,两人是兄弟)

至于回忆中的玉箫,玉贵妃仍不知其身份,法儒认为时机未到,以后再行告知。此次出使仁宇明圣,确定了未来的友好合作关系,此乃大幸,法儒亦感欣慰。今日法儒心情尚好,玉贵妃便问出几日来一直想问的问题,法儒究竟因何事烦心?

法儒却不想进行这个话题,于是玉贵妃也没了法子。这时御均衡来报告风灾之事,玉贵妃便去忙了,此时也非纠结身世之机,法儒却有了一丝奇怪之感,因为地冥所安排的灾害顺序,竟让法儒感到如此熟悉…… 

(目前已发生的五灾的顺序:血闇结界、焦土魔宇、神州地裂、血闇冥WEN、风灾,法儒是在老爸玄尊的书房有见过相关记载么?) 



第五灾成功开启,元筝却与老昙跌入深潭,生死不明。乐寻远与日天回到家中,对此结果都平静的接受了,说到底他二人对元筝都没甚感情,所以并不在意其性命。元筝不在,盛世归圆由乐寻远与日天处理事务,二人命阅千旬与烟霞剑侣等去查看各处难民定居点。日天想着若元筝回不来,就取而代之,但乐寻远明显志存高远,并不满足于只做傀儡。

而此时的元筝与老昙身在深潭之下,元筝出言不逊,惹得老昙不悦,元筝会被拍死么?



云忘归与御均衡外出巡视,结果遇上风灾,他俩能保住小命么?



庭三帖来蹭饭,虽是厚面上门,却要作出不好意思的模样。人觉让他别这样言不由衷,庭三帖顿时对这样的人觉有了陌生之感,因为人觉以前不会这样说话的。

(庭三帖与人觉十分亲密,既然他感觉人觉变了,确实敏感。现在这只人觉,不过是玄尊的马甲,并非真正的人觉)

这时地冥盛怒而来,质问为何自己身上会有人觉留下的暗伤。

而在一处黑暗的甬道内,鬼麒主暗笑道,再来的一切,皆准备收成了~

牢中被禁锢的人,有着一头黄白挑染的长发,他双肩被贯穿,动弹不得。此人即是真正的人觉非常君,将他囚禁的,即是鬼麒主=假货人觉=玄尊。

假人觉与鬼麒主是一伙的,他俩都是玄尊的马甲。玄尊有意暴露[人觉],又将真人觉囚禁PALY,明显是留之有用。鬼麒主说这次的事件将导致[玄黄三乘友情触礁],所以玄尊是打算抛弃[人觉]这个马甲,挑动[玄黄三乘]内斗,待地冥认定[事实],便要将这个真正的人觉拉出去背锅,承受地冥与天迹的怒火了——玄尊真是太阴毒了!


OVER

评论(118)
热度(21)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