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解说,恶搞最高,邪恶吐槽, 非喜勿入
本吐槽不适合玻璃心、NC粉

WB http://weibo.com/2443487602/
分站 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节目单
神魔情海魔涛 魔云战韬

霹雳斩魔录19剧情+吐槽*心思缜密的圣战之局

雪爵挂点精灵退隐,天迹调查玄尊陵寝意外被关,老昙与元筝逃出风穴又遇逼杀

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霹雳斩魔录


第19章

为护同伴,雪爵吃下日神的精灵禁元,以日神功体单挑地冥。两人打得不可开交,傀一则趁机进入精灵天下的封印之中,追击逃窜的精灵们,日天返身挡招,傀一却不甘放弃,终被藏身暗处的精灵一掌轰出。雪爵豁尽全力,与地冥殊死搏斗,最后一击与地冥双双吐血。然而这点伤对地冥来说根本不足道哉,只要伤得不是他的[死门],便是无碍。而雪爵已经力尽力竭,终于败亡,但想到保护了大家,也算死而无憾了。此番下到黄泉,能与日神兄弟重聚,也是美事。 

傀一向地冥报告追击失败,地冥只是冷笑,精灵天下看来还有余孽。又吩咐傀一将雪爵的尸体打包快递送到冷飘渺家,就算六一节的礼物吧。

(从这段可以看出,地冥与天迹一样,都有个类似[罩门]的弱点存在。[罩门]是非常致命的弱点,一捅就会完蛋,地冥会知道天迹的罩门,可见有三种情况:

1.天迹曾经非常信任地冥

2.地冥从天迹那里套出的消息(可能性非常小)

3.地冥的罩门与天迹的一致或者位置相反(可能性大)

如果是第3种情况,则可进一步映证天迹与地冥如同镜像反射般的密切关系)

迷失的精灵们终于找到回家的路,精灵天下也不算全盘的悲剧,雪爵终于完成日神的嘱托,可以安心的上路了。

(精灵天下种群甚多,被玄尊玩弄的其实只是其中一部分,所以将来还是可以再出的。重出的精灵天下,可以与人类、魔界联合,共同坑击饿货,形成多战线联动的盛况,毕竟玄尊是那样一个心思缜密、力量惊人且势力庞大的可怕BOSS)



鬼麒主暗中围观,万剑之巅很热闹,剑琅琊重走老爸当年路,要与剑儒履行当年的剑约。然而剑儒认为剑琅琊啥也不知,所以开打前,要先说一段故事——

数百年前的万剑之巅,剑儒与疯魔念着牛B的诗号从天而降,各展B格。

那时的剑儒的面部皮肤还很光滑,没长褶子,疯魔剑上缺则是标准帅哥,走的是皮草路线。二人都各自打败一千个对手,这才迎来此次的总决赛。二人都想着打败对方,成为人生赢家,却不料刚撸了袖子准备开扁,天边传来更装B的大招[天转乾坤]。 

论装B绝对没有人能胜得过玄尊,以龙凤护法开道,玄尊霸气下凡,一招化解剑儒与疯魔的极招,顿时惊呆二人。

(应龙与鳞凤真是惨,不仅要看守大门,还得帮玄尊装B)

(注意是[将临],也就是饿货还没有大举进犯,玄尊就知道饿货在示流岛活动了)

玄尊以[饿货将临]为由,打断二人单挑,要求剑儒与疯魔为保护世界而出剑。说到饿货,剑儒知道似乎就是最近出现的[庞大邪气],玄尊表示就是这个。为了战胜饿货,玄尊欲集结正义的剑者,剑儒与疯魔即是玄尊看上的人才。 

剑儒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疯魔却兴趣缺缺,但架不住激将之法,最后仍是答应了。玄尊与二人约定,七天之后在示流岛刷[屠龙圣战]副本。

(这段透露几个重要的信息:

1.饿货的根据地是在示流岛,之后才渐渐在苦境活动,但因时日尚短,所以剑儒并不知道这是饿货,只以[庞大邪气]代称。

2.玄尊对饿货的认知超过所有人的了解

3.示流岛[末日圣战]即是[屠龙圣战],也就是说,饿货是只龙

 这里要回顾一下之前的剧情,仙魔鏖鋒第11章,叹希奇找到一本《搜奇录》,这本书使叹稀奇注意到斩年与席断虹,并一路追查至封剑塔的记载,发现了关键线索,惨被剑咫尺灭口。

《搜奇录》残篇,名单第一个就是日神的[曙光之源],然后是无忧子的[移心六叶],应许月湾的[释灵宝鉴],何必求全半完人的[乾坤无量诀],斩年、席断虹的[斩风虹流],接下来的条目似乎被划掉,所以很不清楚,似是有个[元史]字。

根据之后剧情透露的线索可知:

1.寄昙说调查得知,夸幻之父与单锋剑之间毫无联系

2.鬼麒主承认是他将浩星探龙变成夸胖

3.地冥则背下了玩弄精灵天下的黑锅,将受王变成弃神类的是鬼麒主

4.席断虹是贺兰剑族遗民,与应龙是同族

其实这并非真相,真相只差一步曝光,那就是鬼麒主这个马甲,以及地冥这个背锅侠身后,真正的幕后黑手是玄尊。

1.对单锋剑有兴趣的是玄尊,因为在早在挑选圣战的的战士前,玄尊就做了很多调查,贺兰剑族就是被坑惨的一族

2.鬼麒主就是玄尊的一半魂魄,所以是他暗中将洗星探龙变成夸胖,引发了[古原争霸]剧情

3.雪藏一脉对饿货=血黯有克制之能,所以玄尊先下为强,指使地冥在明处坑害精灵,他则披上皮暗中把受王变成了弃神类

《搜奇录》的作者,应该是玄尊。为了完成庞大的计划,玄尊写下了这本笔记,记录在案的人物都是有可利用之处的,并且最终都被坑害。那么依据这个节奏,接下来剧中将出现新角色[无忧子],因为他的[移心六叶]也曾被惦记,而无上市的半完人,则被坑了[乾坤无量诀]。

从本章的线索来看,就对应上了之前的线索——玄尊确实各方网罗人才,特别是剑界高手。而这场所谓的末日圣战,其实不过是玄尊的一次愚弄世人的表演。玄尊何以对出身示流岛的饿货如此了解,并且要花费多年心思搜罗人才,还写下一本《搜奇录》,这就是最大的疑点。而饿货的形象是龙,则进一步增加了是[八歧]的可能,因为龙与蛇的形象相差不大并且更有B格,布袋戏亦忌讳蛇,所以饿货是龙很科学)

剑琅琊想知道疯魔参与圣战之后的故事,但剑儒却说她还不够格,剑琅琊当场暴起,举剑快攻。然而剑儒亦非易与,他并不出剑,而是拿老秦当代打,剑琅琊也确实实力不差,但相比剑儒,又是差距甚大。最后剑琅琊被削断一缕头发,只得吞败,剑儒开出条件,只要找齐七张剑帖,这才要说出实情。

剑琅琊气鼓鼓的离开了,为了得到更多线索,邪天子与老秦布局,要继续向剑琅琊套近乎。

(剑儒真是好人,为免剑琅琊遭遇危险,所以才不告知她真相,当然,这样也可以避免透露更多线索,方便拖戏) 

鬼麒主围观甚久,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屠龙圣战, 这段往事与白骨扇,为何无法对圣雄动手,甚有牵连,必须继续关注。嗯,就这样办~ 

这话的意思是说,之所以无法砍死圣雄,是因为屠龙圣战与白骨扇有关。记得鬼麒主当时卸磨杀驴要砍圣雄,是扇子突然出了点小问题,而这原因与是与受王搅局有关。就目前的线索来说,圣雄唯一有身价的身份就是[狼辰四曜],而狼辰学刀法又是在梦中,所以[四狼]应该是泥婆暗界的领导梦不觉的打手候补。梦不觉大约是想培养四狼,最后得到一个最强打手,作为抗击饿货的先锋。所以四狼对饿货相关应该也有些许克制作用,所以无论是白骨扇还是屠龙圣战相关,比如说狱龙刀,都无法攻击圣雄以及其他的[四曜]。另外,狱龙刀极有可能是鬼麒主早前打开阴界(泥婆暗界)时盗取。



正当元筝掏出小刀要干坏事的时候,狂风瞬起,风兽躲闪不及,坠落在地。寄昙说与元筝摔了下仰八叉,老昙爬起身来,先问了风兽是否安好,风兽则迁怒于元筝,一头顶向他的小腰。元筝自然是不能吃亏,怒骂不止,结果又挨了风兽的雷击。老云细细观察,认为风兽不是无故发怒,而是方才那阵狂风是因元筝而起。

元筝不想说明实情,风兽也懒得与他一般见识,似是发现啥米,风兽指引着老昙离开了,元筝只得跟上。

(与老昙互相的元筝总算恢复了淘气娃的本色,还挺可爱。按照剧本,老昙会慢慢的教元筝重新做人,再加上古小月的心灵鸡汤,元筝定会良心发现,成为正道栋梁牺牲自己解决风灾——套路都知道了,岂非无聊?)



肖流光与独眼刀者的单挑毫无紧张感,二人各自展示了特效,然后路过的圣雄打断,结束武斗。独眼刀者二话不说,转身负刀离开,圣雄与肖流光同时感到不对劲,因为在独眼刀者身上,感应不到[狼辰]刀者间的共鸣。 

肖:谁要跟他感应,你我是好基友,自然契合,与狼辰无关~来吧!

圣:啥?

肖:说好的,再次见面,咱要不可描述。

圣:可现在我只对他感兴趣,88~

肖流光气得发抖,圣雄的审美就这样?!

(肖流光给人的感觉就是基佬啊,可惜圣雄对他兴趣不大==

[狼辰四曜]的故事也进展太慢,并且套路明显,圣雄现在尚未雄起,实力虽是最弱,也不会有人找他麻烦。最后能集齐四曜通关的人就是圣雄,所以深爱他的肖流光必定会为圣雄牺牲,现在每集一表白就是为今后的煽情铺垫,后续发展用膝盖都能想到)



天迹再次翻阅玄尊笔记,却发现惊人事实!

天:当年风之谷被灭的真相,竟然!

云:啥?

天:竟然!

云:快说!

天:竟然没写在上面……

云:信不信我揍你,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说这个?!

天;那你脱呀~~

(被天迹[欺负]的云尊) 

云徽子气到不行,可天迹这个欠抽的家伙还在不断挑衅。

云:你……

天:很英俊么?观众都知道,你不用羡慕。

云:你!

天:很可爱嘛,粉丝都知道,你学不来的。

云:你实在太过分啦!!!!!!!!

云徽子气得再次暴了男高音,偏偏又不能揍天迹,毕竟他是奉天的真爱。云徽子的咆哮声之大,远在大门口看门的应龙鳞凤都听到了,可见云尊之盛怒,可始作俑者却乐不可支,抚着嘴笑个不停。

云:你这是在浪费观众的时间知道嘛?!

天:没办法啊,这档60集才刚刚演了1/3,我不努力卖萌怎么办呢~

事已至此,如果毫无进展也说不过去,天迹灵机一动,决定去带上云徽子一起去开启玄尊陵寝,找寻法儒漏掉的线索。天迹决定独自进入陵寝,云徽子只要放风就好,虽是百般不愿,但架不住天迹怂恿,云徽子只能答应了。

玄尊陵寝大门早已修缮完毕,可见云徽子办事效率极高,所以这次也万分小心,千万不要损坏大门才好。天迹与云徽子同运[天地行风]之招,终于缓缓打开了大门。

大门开了,从内中涌出不少黑色烟雾,也许是上次法儒焚烧后留下的。只是运使[天地行风]开个门而已,天迹竟也累得气喘吁吁,汗流不止,果然其体内饿货还在持续削弱天迹的体力吧。

喘得很有节奏

按照约定,天迹独自进入调查,云徽子则留下来把风。云徽子再三叮嘱,希望天迹速度快些,若是被看门的应龙与鳞凤发现,云徽子竟然做这种愚蠢的事情,就颜面无存了。天迹只感师弟啰嗦,表示一定会很快出来,师兄弟之间那种轻松愉悦的气氛非常的萌。

陵寝内脏污一片,看来云徽子只给修了大门,却没有打扫内部。天迹一路寻找,忍不住又怪奉天太傻,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付之一炬,总会留下痕迹的。四处翻找的天迹,终于在某处发现个小木盒。外间云徽子催促不断,天迹只感啰嗦,他还想再找找有没有别的线索,可这个师弟却不断催促。

天:别吵啦,我会出来的嘛,难道我会傻到自己把自己关起来嘛~~~

话音刚落,大门已缓缓合拢了,天迹顿感悲剧,无法直视。

天: 阿西巴!难道我真的跟观众说的一样笨,笨到把自己关起来?! 

(是滴XD这么说来,以前被封天堂之门,也是自己关的吧?) 

天迹决定接受自己是个傻瓜的设定,但现在的问题是,该怎么出去?

(这张看起神奇的年轻了20岁不止)   

这里既没吃也没喝,天迹一秒也待不下去,可是又无法自行脱出困境,只能央求云徽子快去找奉天来救命。云徽子想不到要在这种情况下去请君奉天,但考虑到天迹的实际情况,也只能如此。天迹亦懊恼不已,为何自己这般脱线,连一件事都办不好呢?

(啥都办好了还要法儒作啥~)

反正暂时也出不去了,天迹就打开了木盒,只见内中存放着的,是几张黄色的纸。 

天:这是……限量版高级无漂白草纸? 

(这段天迹极尽卖萌之能事,非常的可爱,对杀时间来说,也是非常有效的)  



剑琅琊来到茶馆喝茶,按照老秦的布计,由金蛾人与摩弗罗扮演恶霸,邪天子闪亮登场,以红包打败他俩,再掏出花束告白,但没料却只得到迎面而来的茶水一杯,以及[差评]两字。剑琅琊只感厌烦,她素手一拍桌面,强大的冲击波袭卷而来,邪天子机智的弯腰闪过,金蛾人与摩弗罗却躲闪不及,被揍翻在地。

(噗哈哈哈哈哈) 

剑琅琊起身,抓起孤星泪的手与他一同离开,身后邪天子顿时惊呆,难以致信。就着悲情的气氛,邪天子拍了首MV,虽然屡次遭拒,但邪天子仍有信心拿下剑琅琊。这时老秦收到市长来信,要求金蛾人与摩弗罗送一件东西去定风居。



百姓们为了躲避风灾走投无路,正巧云忘归与御均衡路过,邀请众人到德风古道暂避,却不料遭遇风灾袭击。狂风如刃,威力比之前更强,云忘归压力顿生,幸得玉贵妃出手相助,这才逃过一劫。玉贵妃确实是事必躬亲的好领导,不忍属下犯险,所以亲自出手,又叮嘱云忘归注意疗伤,切勿轻放。

云:算我欠你一次,有啥要求尽管提。

玉:你本来就得听我的啊,专心工作吧~

云:公务与私情怎可混为一谈……

(云忘归对玉贵妃有私情,但玉贵妃却只当云忘归是同事==)

风势威力还越发强劲,只是目前尚无破解风灾之法,还需等待法儒的消息。玉贵妃指示众人小心疗伤,之后再外出救灾。儒门接纳受灾百姓,这是重回群众路线的标志,对瓦解盛世归圆的统治有重要意义。



傀一C纵着雪爵的尸体刺杀冷飘渺,失败后遁走。抱着雪爵的尸体,冷飘渺悲伤不已。  

狩宇三尊终是葬在一处,冷飘渺忆起与雪爵相识的那一刻,悲伤更盛。血黯源头实力强大,只凭冷飘渺一人是无法对抗的,若能完成秋瑟剑,或许还有一搏的可能,可是天织主哪能坐视老公牺牲自己,这种保护世界的重伤,不该由我们小咖来担当。 

天:这么伟大的责任交给别人吧,无论是天迹、人觉、法儒,这些正道谁都可以,你不许喂剑!

冷:天迹忙着卖萌翻书。

天:人觉呢?

冷:听说他在家没了食欲,并且身份可疑。

天:法儒总可以指望吧,那么强!

冷:他变家里蹲了。

天:…… 

天织主苦口婆心,以前是冷飘渺劝她放下仇恨,如今却反过来了。正道们行事缓慢,冷飘渺却难忘复仇之心,天织主劝得了一次两次,能劝得三次四次么?冷飘渺的牺牲不可避免,天织主终将孤独一人。



剑咫尺至今无法接受遂无端这个兄弟,剑儒想到与庭三帖,希望他俩能兄弟齐心才好。可是无论遂无端如何示好,剑咫尺总难忘记他独占母爱以至于妒忌难消,只是这种事剑儒再说也是无用,只能希望剑咫尺早日打开心结。剑儒又叮嘱二人,若是遇到个女娃(剑琅琊)前来挑衅,定要全力以赴以免挨揍。

(其实剑咫尺的妒忌毫无道理,遂无端还是婴儿时就与席断虹分离,算起来剑咫尺还多与席断虹相处了几年。剑咫尺被控制,成为单锋罪者,遂无端为此背锅N年,直到最近还洗清嫌疑。认真算起来,遂无端并不欠剑咫尺什么的,席断虹疼爱遂无端也无可厚非,毕竟是失而复得的儿砸,只是席断虹一直以为斩获已挂点,这才一直没想到剑咫尺就是亲儿砸。所以剑咫尺怨恨席断虹、妒忌遂无端都是一时想不通啊)



元筝被困风穴,地冥并无救他脱困的意思,乐寻远便得机会,趁机抱上地冥的腿。之前傀一想成为风灾开启人,地冥没有应允,如今看来,地冥是疼爱傀一,所以才没答应,因为风灾开启人注定是要牺牲的。乐寻远善于审时度势,既然地冥想将元筝除之后快,不给正道破解风灾的机会。乐寻远投其所好,自告奋勇由他亲自完成,也可报之前被欺之仇。为了杜绝古聘逸坏事,傀一又将C纵之物交与乐寻远,如此一来,乐寻远又能再次灭了顶头上司,走向另一个巅峰。  



风兽带着老昙与元筝来到父母的埋骨之地,此处狂风更加剧烈,深渊处的山壁上还刻有风族古文字,记载着风兽祖龙含恨而死,尸化风穴,故而埋葬于此。此山谷只进不出,所以运送尸体的人业已陪葬。老昙想到脱困之法,与元筝、风兽一同努力,此次能成功么?



法儒仍然在家叹气,想起某人的话,就更加萎靡了。  

[如果这一切的灾祸,其实根本是云海仙门所为呢?]

这句话的声音并非法儒,听来很年轻,亦非天迹,更非玉贵妃,因为他不明内情;也不是真人觉,因为他早年被关,蝴蝶骨被锁,玄尊肯定不会给他元神出窍的机会;也不是云徽子,声音明显不同。排除来去,并非法儒身边已出场的人,所以法儒在这段时间,应该去见过某人,并非全无动作。此人身份不明却颇有智商,且分析之后得出[幕后黑后是仙门内部之人]的结论,也许以后会出场。

玉贵妃来时,法儒又在发愣,遂向其报告了近日风灾以及救灾事宜。法儒指示继续救灾,玉贵妃他气色太差,脸也不圆润了,不免担心,但法儒并不放在心上,只叮嘱玉贵妃专心工作。亚父这般逞强,玉贵妃也是无奈,只望法儒好生休养,勿要胡思乱想。

(玉贵妃好强势,法儒在他面前就是一受==)

正当此时,圣气沛然,一条青龙盘旋而下,之后化作人身,正是应龙无忌。应龙恭敬上前向法儒尊贺请安,听闻法儒被称为[少主],玉贵妃眸子眯起,法儒竟还有他不知道的身份。

法儒却十分蛋定,只问何故来此,应龙顾忌在侧的玉贵妃,面有难色。

玉:这可是我的地盘啊,你赶紧的说。

法:说吧,这是我干儿砸。

于是应龙便将天迹被关入陵寝之事约略说明。

玉:天迹前辈咋这么与众不同,噗。

应:云尊现在束手无策,请皇子出手相助。

(这里又称法儒为[皇子],难道仙门还有皇位要继承?)

事已至此,救人为先,应龙变作龙身,由法儒骑乘而上,带着少主回仙门去了。玉贵妃只得仰望,虽然他希望法儒能留在儒门,但显然法儒的B格太高,小小儒门又怎能供得起这尊大仙?

(法儒又要涨B格了吧,又是[少主]又是[皇子],哪天喊玄尊[父皇]也不奇怪啦)



三舍之战使古小月扬名,剑随风仍是默默无闻,所以有些惆怅。安达晴玉安慰他不要烦恼,毕竟安达都承蒙剑随风所救,所以晴玉心存感激。 

(晴玉似对剑随风有点意思) 

秋山笑英的弟弟光一从护国寺来,路遇两人便聊了几句,此番夺回护国寺,百姓只知有古小月,却不知秋山君相在背后的努力。只因百姓们对秋山与永升王已生成见,所以无论做什么都不得好评,想来君相已经惯了。为政与行侠不同,行侠需要的武力,为政需要的脑力,更多的时候,会遇到两难之境。剑随风听到,只希望自己不要遇到这种为难的时刻才好。

(==这样说就一定会遇到)



剑琅琊会带走孤星泪,是因为他很安静,不像邪天子那厮,实在太吵闹。剑琅琊需要一个安静的帮手,但尚未开工,就遭遇了风灾肆虐,想来也不会有啥危险。

非宝正天宙之间怀念故去的女友晚晴,就人叫唤[剑非刀],非宝改名已久,究竟是谁呢?仙脚之下,独眼刀者——刀皇霍飞雄,他找非宝所为何事呢?

(难道非宝也是狼辰之一?可是他的狼呢,被大玉烤了吃么?)



圣雄行走在黑暗的树林中,独眼刀者所说的[祸狼]究竟是啥意思,他至今未能参透。狼辰刀竞已现变数,杀妻灭基血海深仇亦未能报,圣雄表示虽然现在还没雄起,但总有一日会雄起复仇的。

正当此时,鬼麒主乘坐着的狱龙从天而降,找到圣雄欲报封刀之仇,肖流光及时杀出,要与基友一起除恶。 

(鬼麒主真是辛苦,四处赶场,制造矛盾) 



元筝与老昙脱出风穴,又遇乐寻远领兵围攻,正是气空竭之时,危机四伏。乐寻远谎称是[阴虚]杀了[元筝],这可使元筝百口莫辩,正是坑人者人衡坑之,栽在乐寻远手里,元筝也算不亏。但老昙视必不会看着元筝死在眼前,毕竟改造这个孩子是他最近的课题。地冥暗中围观,甚感愉悦,他会有何动作,请看下集。 


OVER

评论(102)
热度(21)
© 冷露非秋 | Powered by LOFTER